菠萝网目录

咸鱼坐忘心得 第八章 道府八咸慢慢走

时间:2017-12-05作者:饭

    五禽神形乃是道盟医仙华佗所创,此神形与传统道盟神形不同,不以杀伐为主,而以养生为道。

    一虎,二鹿,三熊,四猿,五鸟为五禽五形,《养性延命录》曾有言,“任力为之,以汗出为度”,说修炼这神形,尽自己最大力量去修行,以汗液被排泄出来作为度量。

    可见,五禽神形并无多少攻伐之能,但能将五禽神形炼制大成者,百毒不侵,万法难破,有不死不灭之威能。

    不动明王神通则是来自道盟的佛宗,相传为佛宗不动尊菩萨所开创的佛家秘术。

    其中以十四根本印为神通基准,以四真言——优旺不动明王真言,优旺不动明王九字真言切日诀,不动明王火界咒,不动明王慈救咒搭建神通的桥梁,才造就了眼下的不动明王神通。

    传言之中,明王忿怒状可降伏一切恶魔,就连佛主都对其信任有加。

    遭受这样两种神形神通的包裹下,在叶北这个年纪段,不论是谁,不论你有何等的天才,都要遭受恐怖的创伤。

    神形掠地,却不似微风拂面,面庞会因为微风的清爽而感到快意,但是被神形低空掠过的地面,却会因为神形的威能逐渐化为碎末。

    叶北的身体,一点点被五禽神形吞吃,虎鹿熊猿鸟连番涌现,如林中神怪,有着骇人的面目。

    不动明王神通则呈凭怒状,光明在这刻成了大厄,所有人在不动明王的凭怒状下皆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共工台中的两大的神通大放异彩,要将人阻昆仑境之门外。

    反观叶北,形容枯槁,面色憔悴,双目中更是没有生气,如一尊泥雕,身上缠绕神形神通,全然无视,如一个凡人般,行走在其中。

    不要说共工台中的两大神通神形,就算是稍微练过拳的凡人,说不定都能一拳撂倒叶北。

    泰一立于共工台之外,他手中一轮大日到达了他的极限,他想要进入共工台中救一救叶北,不然很难想象这个状态的叶北会遭遇怎么样的大厄。

    可一切都来不及了,这一次的共工台,也许是感应到了泰一和叶北,两个人的同时侵入,它这一次展现的威能,是为两个人准备的。

    以前这个时候,泰一是绝对有时间进入到共工台帮忙叶北的,但是这一次。

    他只能看着叶北在凡人的状态下,被两门术吞噬殆尽。

    泰一凝望叶北被两门道术包裹,消失的位置,叹了一口气,“居然以自身为诱饵做到了这步,不得不说你是一个枭雄一般的人物,有那般沉重的城府,即使现在实力不足,未来也足以和我比肩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共工台吞噬上神学子,昆仑境已经多少年没有发生这种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共工台中的叶北,此刻已然被共工台之中的神形神通吞噬殆...,不对,叶北还有一个头裸露在五禽神形和明王不动神通外面。

    这条咸鱼似乎脑子清明了过来,面对共工台的神形,像条死鱼一样挣扎着。

    泰一摇了摇头,心道这个时候自己要是进入怕是也要遭遇大厄,自己救不了叶北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叶北的头也消失在了共工台,叶北总算是被共工台吞噬殆...,不对,还有一只脚在外面。

    泰一这个时候眉毛不自觉的抽了抽,心中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,这个如枭雄一般有着极深城府的男人,难不成。。。

    再过了一会,叶北的脚缩进了众多神通的包裹中,叶北总算是又一次被共工台吞噬殆...,等一下,这个傻逼怎么已经蹦跶着从两门神通里完全跑了出来!!!

    泰一瞠目结舌!心中大声道,这个男人,果然不是简单的人物,他刚刚所做的这一切怕是有着算计,只是自己没有看出来。还在共工台中无缘无故地出手,暴露了自己来到上神学院后从来不曾动用的大日。

    泰一心中动容,这个男人,虽然表面上装的痴傻,可实际上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家伙。

    咸鱼叶北与昆仑境中脱险,一只手捂着屁股蛋子,毫无一个道士该有的风度,连声大呼,“我道府八咸叶北闯过多少的禁制陷阱,就算是你昆仑境共工台又如何,我同样也不可能栽在这里!”

    共工台中的五禽神形与明王不动神通这时候离开了叶北身边,漂浮半空,如无头的苍蝇般毫无目标地在空中打转了一圈,好似根本没有发现叶北这个闯入者一样,直直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叶北背负双手,傲然立于共工台中,如遗世独立,却没有道家人那特有的仙气,明明身穿青色道袍,可露出半个屁股蛋子,只能让人联想到咸鱼两字。

    叶北的眉心,灵台发出明清之光,那是他运转体内坐忘心经,将自己身形淡化,为坐忘的一种,不让共工台察觉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也正迎合叶北的咸鱼之道,乃他成为道府八咸的立身之根本,叶北称之为道府八咸之慢慢走!

    这么一项绝技,不要说道府其他七咸是羡慕不已,就连泰一听了都想打人!

    还有人能这么运用自己功法的吗?你是一条咸鱼还是一个修道之人啊!

    泰一气得身体都有点发抖了,可内心中却对叶北更加忌惮不已,连与自己性命相关的功法都这般加以掩饰,让人以为自己只是一条咸鱼,这个人到底想要把自己伪装得多么人畜无害啊!这个人的城府到底是怎么铸就得,简直比神话之中的九天还要高深!

    实际上就是个白痴叶北,全然不知道他在泰一眼里,成了一个枭雄般恐怖的人物,他成功从五禽神形和明王不动神通中脱困,跟个没事人一样,散步在共工台中,那轻松写意的样子,就像是来郊游的。

    跟泰一一手执掌大日,与共工台抗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只是叶北还没有得意多久,又想起了往事,那段道德经的日子,身形又渐渐消瘦了下去。

    果然,这条咸鱼的本质还是咸鱼,根本不肯能又翻身的余地。

    泰一不知道叶北这副模样是不是装出来的,他想来叶北肯定是装出来,但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,“共工台的无根树还没有显现,不要放松警惕!”

    可惜叶北这时候早已想起了自己道德经的事情,脸色跟吃了一只死苍蝇,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,就算泰一在边上告诫,还是一副看破红尘模样,“罢了罢了,我只是一条咸鱼,有什么资格进入这昆仑境,还是回道盟多读一点十八禁,不对,是道德经吧,等有了些名头,再来上神学院不迟”

    叶北转身,居然打算就这么放弃了,放弃进入昆仑境的机会,这个重任梦寐以求的地方。这条咸鱼,怕不是说说而已,是真的就打算这么回到道盟,好接着购买新的十八禁书籍,毕竟是一条咸鱼,有这种想法无可否非。

    泰一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,几次张嘴后,想到叶北的为人,认为叶北怕是在道府有着深厚的基业,来到上神学院探视一番,觉得没有在这里扎根的必要,打算回到道府继续经营自己的基业,心中只觉得叶北这人让人越发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泰一十分郑重地说道,“每个人有自己的道,我相信你即使回到道府,也有很好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叶北转身,打算走出共工台,回到进入走廊的楼梯口。

    共工台中却起了波澜,只见刚刚消失了身形的神通神形,这一刻都冒了出来,好似在夹道欢迎大人物的到来。

    泰一收了手中大日,端正站立,不敢有丁点的大意马虎,看着共工台的中央。

    共工台中央处,本是没有任何东西的,一准无根树却凭空出现,长在了叶北的身后,树上没有树叶,唯有枝干,枝干延伸出去,遮天蔽日,让人心中震撼,可这棵树最叫人好奇的是,这棵树的树下,没有根,是一颗无根树。

    叶北第一时间发现了身后的异样,回过头,朝着无根树一鞠躬,“晚辈叶北,见过三丰道人。”

    叶北瞄了眼无根树的底部,发现那里真的没有根,不知为何心中一颤,但还是说出了一句话,“晚辈自知无能力留在昆仑境,望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无根树颤颤,没有其他作为。

    叶北以为无根树准许了,一步步从无根树身边经过,当叶北的肩膀与无根树处在一条直线时,无根树又颤了颤。

    叶北继续朝着共工台之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是我张三丰打不动拳了,还是你叶北变漂了?”

    无根树在叶北走离身边后,这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北身体僵直,吓得心肝都要跳出来,拼命转回去身子,摆了摆了手,“等等,我想通了三丰前辈,我要留在上神学院学习。”

    无根树百来树枝轻晃,“坐下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