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咸鱼坐忘心得 第四章 坐忘无上心经

时间:2017-12-05作者:饭

    北海手中印章本该盖在叶北入学邀请上,却诡异地转了一个方向,生生转过90度的夹角,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冲去,那个方向正是南桐雨入学邀请所在的方向!

    印章之中发生的突变,正是由于印章的一个特性——会选择天赋更加好的入学邀请进行验证。

    这番印章的折转的之中,很直白地说明了一个问题,叶北的天赋不如南桐雨。

    南桐雨,一个才入学的新生,却能让鲲鹏道君送行,让道盟盟主叶知秋多番告诫,不是没有缘由的,她乃是道盟少见无上道体——人皇体,从很早就闻名于修行界,世间四方势力的大人物,不论是道盟,光子时代,失乐园还是墓陵,都对她有着极其高的评价,有人更是称之为下一任的叶知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会吸引走印章,也就没有什么疑问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南桐雨美目中有着歉意,身子微微恭谦,觉得造成这样的情景对叶北十分的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也的确是这样,叶北费尽心思,乃至动用了幻术,却不敌南桐雨什么都不做的就吸引来印章,的确是打脸,虽然南桐雨不是故意的,但是对于正常的年轻人来说,这是有损颜面的。

    一直插科打诨的叶北这时候少见的没有出声,他看着转折的印章竟然是怔怔出神,没有丝毫无赖道士的模样。

    眼神中流露的是少见的怅然若失,但是又转瞬即逝,并不被人所看见。

    叶北假作什么都没有发生,好似被根本不存在脸面一样,满不在乎地笑道,“天赋不如人,献丑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印章朝着南桐雨的入学邀请飞去,叶北的眼神没有丝毫的自怨自艾,反倒是轻松了许多,如道府的一条只要八角晶石的咸鱼的眼神,有着一种解脱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这眼神并没有维持多久,随着印章在飞向南桐雨的途中,轻微的摇晃,左右摇摆不定,似是要改变原来的方向,另外选择其他人一样,而这个他人,似乎就是之前的叶北!

    这一刻,叶北的眼神变了,从轻松散漫逐渐地变成一种常人从来不曾见过的模样,如同漆黑之夜的深邃和低沉,让人望了就会陷进去的恐怖空洞,像是无穷星空中未知巨兽的瞳孔,欲择人而噬的死寂眼神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叶北的身形动了,做龙虎之形,威势陡然而增加。这是道家的搏击之术,以天地间走兽为师,学其神形,可化身为龙虎。

    手臂肘部微微弯曲,目光如鹰隼,以龙虎神形引动身躯力量。

    叶北拉近了和南桐雨的距离,对着南桐雨毫无征兆地一掌拍去,掌风呼呼作响,这一掌要是拍实了,怕是连一块巨岩都能粉碎。

    南桐雨疑惑地看了叶北一眼,似乎不明白叶北为什么好主动攻击她,她不打算伤到叶北,毕竟她乃是人皇体,与道盟上古之主一个体质,拥有无尽力量。

    她略略后退一步,左肩一移,避开了叶北的这一击锋芒,同时望向了叶北,要是叶北打算接着进攻,她也得做好防御。

    可叶北的那边并没有接着进攻的动作,他手中一张入学邀请单子散发出蓝晶色的光芒,在光芒中入学邀请化作了一个手环,戴在了叶北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接待处的印章,在叶北攻击的时候,脱离原来轨迹,盖在了叶北的入学邀请上,叶北成为了第一个接受盖章的人。

    叶北眼眸之中的怪异顷刻间消失,不让人察觉,他再度回到了原先老好人整日插科打诨的模样,“印章第一个选择了我,真是不好意思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南桐雨微微一愣,脑袋微微一歪,随即了解了叶北的意图,叶北是为了争夺印章的第一次盖印,叶北行为有些下作,可她也不恼,只是甜甜一笑地说道,“真是恭喜你了,叶...北同学吗?”

    微风拂过,将南桐雨银白色的发梢打乱,下午余辉撒在叶北的身上,让南桐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天使,很是为了他人着想。

    叶北咸鱼傲然一笑,之前的肃杀一下子消失无踪,无耻地应承下来南桐雨的恭喜,“哪里哪里。”

    一只手挥了挥,“既然报道的事情处理好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叶北洒脱地朝着上神学院内走去。

    人群中职业为勇者,且性格暴躁的斗篷男沉声对着叶北说道,“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是吗?装作洒脱搞怪来博人眼球?我要你跟这位女士道歉!”

    叶北背对这种人的身形一滞,转过头,脸上依然保持淡笑,“抱歉,可能我与你相性不和让你心生不喜,但是我并不认错,闲适咸鱼乃我之道,道不可破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叶北也不顾众人如何,独自离去,要是腰间挂着装着酒的酒葫芦袋子,叶北怕是会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南桐雨看着叶北离去的方向,眨了眨眼睛,觉得叶北这个有些个古怪劲,但也不至于讨厌,只是觉得这人很有意思,玉指卷了卷秀发。

    勇者生着闷气站回队伍中,南桐雨则接着开始印章对入学邀请的验证。

    印章上还残留着叶北的信息,上面的晶蓝色光亮,记录这叶北的个人修道信息。

    姓名:叶北。

    这是南桐雨在之前就看见过得,所以能叫出叶北的名字。

    排队中的人也看见了叶北的姓名,不由一个个叫起来,以后遇上这个叫叶北的道士,一定要叫他好看。

    南桐雨听到众人的叫骂,捂嘴一笑,更加觉得叶北这个人有趣,难不成生来就有这般天赋不成。

    蓝光下还有一段叶北的信息,南桐雨也耐着性子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称号:道府老油条,有一连三十天不到道府上课记录,望上神学院方面能给予重视。

    南桐雨不由又是一笑,道府的老仙师可都是出了名的古板,居然敢逃他们的课,想想老仙师吹胡子瞪眼的样子,南桐雨都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称号二:道府八咸之首,从不主动和人争斗,善幻术,认怂快,欺软怕硬,好不威风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说道,“善幻术,认怂快,这点倒是没有错。看上就是这么一个货色。”

    南桐雨又是捂嘴偷笑一声,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笑了,自己觉醒了人皇体后,和儿时的那个人分离,就没怎么笑过了,想到儿时那人,南桐雨脸上有些幸福,可幸福之中又透露一点伤感,南桐雨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能再次与儿时那人相遇。

    今天能遇见这么一个搞笑古怪的人,让南桐雨深藏在心中的伤感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南桐雨今天真的很开心,因为遇见了像叶北这么古怪搞笑的人,他就像是生来便这么有意思一样。

    南桐雨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过,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儿时一样。

    可当印章中露出叶北最后的信息时,像是天使一样惹人怜爱的南桐雨的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消失,转而是露出了极其委屈和被欺负了的表情容貌,柔弱的肩膀发颤,似乎难以压制心中的情愫。

    她望着叶北离开的方向,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,那泪珠像是一颗颗璀璨的珍珠,晶莹剔透,连成一条线,滑落脸盘,“坐忘心经,修炼的是坐忘心经,不会错的,一定是你,从小时候起,就一直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坐忘心经...”

    一群人被印章中蓝光照射出的东西吓到了,那蓝光的底部,正正方方写着六个大字——坐忘无上心经!

    “坐忘无上心经不是道盟不可修行之法吗?传说中每一个修行过坐忘无上心经的人会忘却过去,甚至会忘记情感和自我,称谓太上忘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个人...”

    众人联想之前的叶北,根本不像一个太上忘情之人,古怪搞笑,像是天生就这么有意思一样。

    但印章是不可能骗人,它乃是世间四大势力光子时代的高科技产物,不可能出错,它说叶北是坐忘无上心经的修行者,叶北就是必然是一个坐忘经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众人想到这,再接连想着叶北之前古怪搞笑的模样,心中莫名有着惧意,同时他们大约也清楚了最为真实得叶北的面目。

    那个令人发笑的叶北,全然是假的,他在愚弄众人,同时也在愚弄自己。

    以古怪搞笑为掩饰,藏己身失忆之悲,以笑对人生,压太上忘情之苦!

    看似游戏人生轻松洒脱,实则心如死灰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搞怪好笑,天赋如此?并不是这样,真正的叶北可能从来都不曾笑过。

    一开始出手的勇士双手交叉置架在胸前,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说道,“果然没有看错,那个印章,最后抛弃了南桐雨朝着叶北的飞去,只是叶北出手让人以为印章选中了叶北。”

    走远了的叶北打了一个哈气,似乎预见了有人在背后说他,脸上带着笑意,“何为坐忘?”

    “敬信、断缘、收心、简事、真观、泰定、得道。“

    ”乃可坐忘长生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