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咸鱼坐忘心得 第二章 嫖女昌的李白大诗仙

时间:2017-12-05作者:饭

    洋芋面上没有表情,但嘴角有着轻蔑的笑容,“现在求我还有用吗?要是真的想要看北海的小裤裤,就自己踏出那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秋日萧瑟更胜以往,如暮冬之寒,这景象绝不是偶然,而是洋芋,这位上神学院二年级学生动用了神通,她在暗中作祟,鼓动叶北内心最为原始的欲望。

    叶北心中微微一惊,心中魔障丛生,各种鬼魅的声音跳出来诱惑叶北犯罪,让叶北有一种不去窥视北海小裤裤就不罢休的冲动。

    洋芋嘴角的笑意淡淡褪去,注视着叶北的眼神放在了别处,不把叶北放在心上,原来她以为叶北能在不被察觉到的情况下近身到她和北海身边,是一个不简单的入学新生,出手试探一番,想不到叶北马上着了她的道,不免心中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眼看叶北双目通红,嘴角边口水都要留下来,马上就要被欲望支配,成为偷窥他人小裤裤的下作之物。

    在紧要关头,叶北咬紧牙关,大喊了一声,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一股浩然正气由叶北身上轰然降下。

    双眼中的猩红消失,兽性流逝,清明回归灵台,眼中一点灵光归来,叶北又变回了那条道府中无所适从的咸鱼,悠哉闲适,怡然自得,口中道音不绝于缕,“偷窥是不可能偷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偷窥,上府学院的人都超好的,讲话又好听,我超喜欢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以上便是叶北修炼的功法坐忘心经的自创总诀,这要是被创出坐忘心经的司马承祯大仙人听见,大仙人指不定要从仙界跳回来对着叶北的狗头一整猛拍。

    叶北挣脱洋芋的神通,让洋芋重新对叶北起了一点兴趣,眉目流光流转回到叶北身上,似乎想要对叶北接着出手。

    一直乖巧可人的北海没好气地看了洋芋一样,小手一拉洋芋,责怪地看了洋芋一样。

    洋芋耸了耸肩,放弃了继续逗弄叶北,只是对叶北的兴趣倒是还在。

    北海阻止了洋芋继续无理取闹,平伏了一下情绪,这才细声细语对着叶北说道,“学弟,快点把你的入学通知给我们吧,要是今天没有报道,可要到学校的校务处处理这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叶北总算是想起来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,挠挠头嘿嘿一笑,和洋芋一番作对,让他有点记起在道府时期和几位仙师的相爱相杀,不免觉得有些意思,不过正事他也不能不做,在怀中摸索起入学邀请。

    不过叶北的摸索和常人又有点不同,一开始摸索也的确是摸索,叶北一只手放在怀中搅动,但后面,这搅动的幅度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粗鲁,从摸索到了掏的程度,就像济公抓身上泥丸一样,时间也是越发的长。

    叶北嘴里嘟囔着,“我感觉马上就能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差不多整只手臂都伸到了长衫里,被人看到了都会觉得磕碜,觉得有辱道士之名。

    唯有北海轻声说道,“学弟,你慢慢找,我们不急。”

    叶北这条咸鱼终于是老脸一红,平日里的懒散今日也算是被克制了一番,遇上北海这样贴心的学姐,是叶北没有想到的事情,这样的温柔让叶北有些不适应,反倒是洋芋这样的前辈叶北会更加擅长应付。

    等叶北从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入学邀请,叶北的后面,居然是排起了队伍,下午的时间,能聚集那么多人,可想而知叶北到底摸了多久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也是忍不住喊道,“吔屎啦,那个臭道士。”

    叶北讪讪一笑,但心中毫无羞愧,要是有羞愧之意,那是堕了道府咸鱼的名声,叶北是决然不会干这种事情的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既然大家都是这个时间段来的,大抵都是咸鱼,装什么大尾巴狼。

    一个戴着眼镜拿着书不停念的书呆子,一个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的勇者,一个手臂上缠绕着白色绷带的中二病少年。

    叶北心中不由笑出了声,这群人说不定连他这个道府咸鱼都比不上呢,都是些什么角色,一看都是些问题少年。

    递出手中皱巴巴的入学邀请,人群的骚动还没有停止,尤其那个读书人,满口之乎者也,讲得叶北脑壳疼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真没有见过比你动作还要慢的道士!”

    一群人不停说道,对叶北的不满寓于言表。

    叶北一副老好人的模样,也不生气,只是四十四点五度角仰望天空,“世间当真寂寞如雪,一群人竟然无一人能看出我的一番动作是为了测试你们的耐性,可悲,可叹。”

    一群吃瓜群众听着叶北的话,气的差点吐血,这个邋遢悠哉的臭道士,怕是个假道士哦!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想不出来,道盟的道士怎么会有叶北这样不正经的家伙,衣服邋遢也就算了,居然还当着众人的面装逼,你道士的无为呢?被狗吃了吗?

    也许是看不下去叶北的夜郎自大。

    排队长龙里的书呆子跳出来,对着叶北开口就念了首诗,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?”

    这是道盟十二宗族圣的手段,以读书入道,念诵诗词论语,能让人心神明悟,不受凡尘干扰,最适合治理叶北这种老油条。

    可这对叶北咸鱼根本无用,在道盟不知道有多少圣修士对叶北说道文采,想让叶北浪子回头,然而在道府呆了几载,叶北还是那个叶北,没有丝毫改变。

    面对书呆子的诗词,叶北含笑而语,“床前一个叫明月的姑娘把衣服脱的光光,她雪白的皮肤好似地上的冰霜一样光洁。”

    书呆子满脸愕然,差点血都给吐出来,指着叶北你你叫了几句,在一旁捶胸顿足好不气恼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无语,好好的一首古代诗仙李白的《静夜思》开头两句诗词,被叶北这个道士糟蹋成这样,他就不怕诗仙李白从棺材板里跳出来吗?李白好歹也是道盟的人物啊,和叶北的道家有些渊源。

    见着众人满脸的凝重,叶北还以为这群人对《静夜思》不理解。

    觉得自己才智过人,有些喜上心头,当下又开口解释道,“此诗后两句为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意思是抬头看着叫明月的姑娘,低头想着在故乡的妻子。这首诗代表了大诗仙李白嫖女昌时复杂的思想感情,既有嫖女昌时男人的兴奋,又有对家乡妻子的愧疚。”

    叶北解释了整首的《静夜思》,众人脸都黑了,还没有见过这么黑自家真人的道士!你家祖师哪个山头的,敢这么屌?连大诗仙李白都敢黑?

    叶北大概是玩到了兴头上,把众人的黑脸视若无睹,接着说道,“所以说我就很羡慕想李白这样的大诗仙,人又帅,又有才华,还会嫖女昌,我这条咸鱼根本比不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,无耻老贼!”众人皆是骂道,“大诗仙李白才没有去过那种地方,也没有嫖女昌。”

    叶北摸了摸鼻子,有些尴尬,打着哈哈不再和众人胡搅蛮缠,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了北海。

    北海接过叶北的入学邀请,一只手捂着额头,似乎也是被叶北的说辞搞得有点头疼,性格温和如北海都是这副模样,叶北的混劲也是少有人能受得了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