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六十九章:爱是无尽心难舍

时间:2018-07-12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静儿发泄了心中的不满,肖尧一味的让步,静儿又想得寸进尺了。她看看何碧香与田倩,拉着肖尧弯下腰,在他耳边悄悄说道: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晚上留我在你这睡觉,好吗?我睡妈妈那,会很热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哄着静儿,做着让步的肖尧一下傻眼了。他不敢答应,也不能答应,可他又不忍心拒绝。

    他现在最后悔的是当时没买两台电风扇,没给小惠阿姨房间装个插座。要不然,他可以直接把自己的电风扇拿去给静儿用。

    静儿虽是说的小声,但何碧香和田倩也都听到了,这时见肖尧一脸的为难,何碧香就上前为他解围。

    “静儿,爸爸让你去陪他,是他想和你多呆在一起,你也不要急着过去,可以在这扇凉快了再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的折中想法说完,还没等静儿回答,小惠阿姨已经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,静儿想在这多凉快一会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忍静儿现在就走,见到小惠阿姨,就开口为她求情。阿姨见静儿不自觉的往肖尧身边靠近了些,嘴角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要是不想去,妈妈也不强迫你。不过,你回去之前,你爸要和你说说话,你今晚不过去陪你爸,明天晚上也得过去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阿姨把选择权交给静儿自己,静儿歪头想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那我还是今晚过去吧,老师说过:当日事当日了,当天的作业,睡觉之前必须完成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静儿十分坚决的拉着妈妈就走。小惠阿姨回头笑着对大家点点头,跟着静儿就走了出去。在她们娘儿俩走后没多久,田倩也找个借口离开,把空间留给了肖尧和何碧香两人。

    “田倩和你说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看着她离去,何碧香想到了她有事要找肖尧谈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她看上了一个小木匠,她家也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扯,她的心事,我还能不知道?她怎么会看上别人?”

    肖尧真没想到何碧香会突然发怒。她料定肖尧是不想告诉她真相,怪他不该拿这个理由,来冤枉田倩。

    “我没胡扯,不信,你自己问问她。”

    见到肖尧看向自己那诚实的眼神,何碧香不得不信了。

    可她想不通,田倩虽然这些天一直心事重重,可没有在她面前透露出一点对肖尧的不满,她怎么会突然就看上别人了呢?难道是因为自己和肖尧的关系,她不愿再夹在中间和肖尧来往了吗?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怎么说?她看上别人,人家家里也愿意,我有什么资格去阻拦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,她可是你的女人,你就这么不上心?”

    何碧香又生气了,她不但生气,还带着伤心。她也是肖尧的女人,他对田倩的态度,不也能验证将来,他对待自己的态度吗?

    “姐,你别生气,我不是不上心,我是没办法阻止。我问她讨厌不讨厌那个小木匠,她说不讨厌,不讨厌就是喜欢,你让我还怎么说?她是我的女人,可她有她的自由,难道你让我去和那个小木匠决斗?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这件事,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照你这么说,我要是喜欢上了什么人,你也同样会放手?”

    何碧香说话时的眼睛,一眨不眨的盯着肖尧,她想观察出肖尧脸上极其细微的变化。可让她失望的是,肖尧听了,脸上没有任何惊异的表情,只是无限落寞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总有一天,你们都会一个一个的离开我。现在这世道,我没有办法把你们都霸占在身边,那我也就没有权利去限制你们喜欢谁,一切也只能顺其自然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些话,说的很伤感,语调也很无奈。他说完就伸手拿取毛巾等物,何碧香想插手帮忙,肖尧没让,他自己拿好物品,独自出去洗澡。

    大院里的黑,他没有觉察,心里的无限惆怅和落寞,让他完全没有意识到,向来不敢独自走黑路的他,竟然没有去想象那脑海里恐怖的画面。

    何碧香傻呆了好久,没有特殊情况,她们都是下了班洗澡。她现在的脑海里,就如一团乱麻,搞不清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来了,怎么三两句话,就造成这样的局面?

    她想离开这里,可双腿犹如灌铅一样沉重,让她迈不开脚步。留下来,又不知道如何面对洗澡回来的肖尧。她的心,此刻很乱很乱。

    她和田倩一样很矛盾,她俩每次在和肖尧亲热过后,都会在矛盾中,度过那一段艰难的时间。她俩既害怕例假不来,又希望例假不来。

    但每次她俩的例假,都是前后脚的到来,她看得出田倩那几天的失望和窃喜,也知道自己的心境和她一样,无出左右。那一份困惑,说不清、道不明。

    “姐,电风扇都开着,你怎么不去吹电风扇啊?”

    肖尧洗澡归来,见她还是站在原地没动,心里非常不安。他觉得自己刚刚不该对她那么冷落。田倩要离开他,何碧香又没有,自己怎么能如此对待她呢?

    “肖尧,只要你不讨厌我,嫌弃我,我是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    顺着肖尧温柔的虚扶,何碧香就像喃喃自语,她没有叫他小弟,用直呼其名,表达了她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姐,你又说傻话了,你就是离开我,我也不会讨厌你,嫌弃你,你是我姐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做你姐?有你这样对待姐姐的吗?”

    何碧香这次没生气,只是满面娇羞的斥责。肖尧的内心,顿时就不能淡定了,刚刚被冷水降压的荷尔蒙,像火山一眼爆发起来。他一把将何碧香抱到床上,手脚并用,嘴里还不饶人。

    “这姐不是那姐,你不要混为一谈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命就是水,只要你珍惜她、爱惜她,她就永远是清澈而又香甜的甘露。

    这一夜,何碧香尽情的向肖尧释放着她的温柔,用行动,表达着她发自心底里对他的爱。“爱”是什么?她不能全译,但她知道,“爱”是给予,“爱”是奉献,“爱”是她心里那无尽的不舍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赵大就按照周敏的吩咐,来到食堂等候肖尧。田倩也特意早起过来,为他俩特别做了早餐。

    肖尧打着哈欠过来,带着明显的疲倦。田倩知道原因,就在心里怪罪起何碧香来。明知道他今天要去外面办事,潜在的危险也不小,还不让他多睡会,一会再去找她算账。

    何碧香把肖尧叫起之后,她自己又懒懒的睡了过去。田倩也是想道做到,等她把肖尧和赵大伺候走后,就风风火火的来到办公室。她这一路无挡,直接推开两道门,进到办公室里面的小房间。

    新买的电风扇,还在桌子上不知疲倦的飞转着,再次进入梦想的何碧香,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。看着她如此不顾一切的贪睡,田倩又不忍心吵醒她了。

    她俏没声的坐在凳子上,一双眼,在何碧香身上和床上,不停的扫视。良久之后,她站起来走出去,轻轻的带上两道房门,就像她没有来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上车就陷入沉睡的肖尧,被赵大强行叫醒。他“哦”了一声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抬头打量一下四周,跟着赵大一起走下长途班车。他用双掌,揉搓下有点麻木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睡了多久啦?”

    “从我们厂到这里,差不多两小时。”

    集镇上很安静,只有不远处的早市,传来大呼小叫的售卖声。肖尧看到前面有一方池塘,急忙跑过去,等在池塘边,弯腰捧水,洗了一把带有印痕的脸。

    “嗨,赵大,你也来洗一下,真舒服。”

    冰凉的水,让肖尧一下清醒不少,赵大过来,抄了两把水洒在脸上,用衣角擦干。

    “欠我们钱的那家小卖部,就在早市里面的拐角处,他家生意挺好,就是拖着钱不给。去年我们就和他家做了,他都是按时给钱,挺守信用的,不然,也不会让他拖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这么说,他家去年还是守信誉的,就是今年才一直不给钱。那你有没有问他,是不是他家里有了什么变故,把我们的货款都挪用了呢?”

    肖尧做事,不怕你狠,就怕你怂。真要是他家有难处,不是赖账不给,肖尧还真不好狠心逼债。正所谓:慈不掌兵,义不掌财。

    人无横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。有钱人行善,大多不过是在赎罪。而无钱也行善之人,才是真正的善莫大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问,每次来,都是匆匆忙忙的,就是要钱,他说这次没有,等下次,我也是赶紧就回去了,没时间跟他多磨叽。不过,看他的情形,也不像家里有过什么三灾两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别咒人家,还三灾两难,谁家遇到一件倒霉事,都难以承受。人家就是没给钱,你也不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肖尧白了赵大一眼,他很清楚,赵大对这家非常不满。自从汽水厂开办以来,还没有因经营上的事,要老板出动过。他担心这次带着肖尧来要账,会让他产生对他兄弟俩办事不力的印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