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六十八章:今朝有酒今朝醉

时间:2018-07-12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肖尧拒绝周敏报账,周敏只能作罢。遇到这样信任你的老板,你还能要求怎样?亏了钱,没说她一声不是,目前最让她难心的欠账难题,他又一点没有推辞的接手了,周敏还能再要求他必须对账吗?

    时隔不久,阿姨和何碧香以及田倩、袁鸢一起走了过来。她们两手都端着饭菜,见到周敏在这,阿姨热情的招呼到:

    “小敏,你就别去了,我们这够吃了,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周厂长,估计你在这,我们也为你准备了一份。”

    周敏也不客气,点点头,和大家伙一起把两张办公桌合并在一起,摆上饭菜。静儿听到外面闹哄哄的,也丢下课本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,肖哥哥买了电风扇,我在里面做作业,一点也不热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你何姐姐早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静儿没有抢到第一个向母亲报到新奇,心里不服,小嘴一噘说道: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我们明天不回城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肖尧,怎么明天又不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。”

    肖尧和周敏商量,是不想让阿姨她们知道他去要账的事,等他走了在说也不迟,省得他们做无谓的担心。

    可他俩没想到隔门有耳,静儿虽是断断续续,只听个大概,但她还是听出肖尧明天有事,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阿姨也不是糊涂人,她见肖尧张口不说,就知道周敏对他说了什么。可她没有怨怪她,为了这笔钱,周敏好长时间,都是寝食难安,愁眉苦脸的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想好了怎么办吗?杨姐也很着急,再不要回来,厂里都快揭不开锅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周敏说资金周转勉强还能维持,肖尧没想到她还是避重就轻了。他看向周敏的目光,带着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说了,工人工资和加班费,一点都不能少,必须准时发给工人,现在大家伙的钱比厂里还多,周厂长也不愿扣罚工资用作周转,还不让说出去,现在只有我们这小范围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帮着周敏向肖尧解说了一下,肖尧伸手示意大家坐下。

    “吃饭,吃饭。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无米敲米桶。明天要不回来钱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拉扯买来的引线排插,把电风扇移到外间,让大家在风扇下吃饭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都是女人,肖尧可不想让她们为这些事担心。作为一个男人,若是让女人吃饭都不安心,那他这个男人,也太无能了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没酒啊,你要喝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静儿,没酒哥哥就不喝了。这么多好吃的菜,我们使劲吃饭多好。”

    随着静儿和肖尧开心的对话,大家也一扫刚刚阴霾的情绪,纷纷落座吃饭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爸先吃了在看厂子,他叫你今晚和我们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哥哥才买了电风扇,我晚上睡这凉快啊。”

    钱叔叔还不知道静儿明天不走,他想静儿这一去,不到放寒假是不会回来了,他想让静儿晚上过去,再对孩子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人都是惯坏的,没有条件,能吃苦耐劳,创造条件;有了条件,就会贪图安逸。静儿小小年纪,也知道夏日的夜晚,睡在电风扇下才是一种享受。更别说她在城里,早已经享受惯了。

    当时的电风扇,还属于一种奢侈品,就是有钱买,很多人也舍不得花那电费。祖祖辈辈过夏天,不都是用扇子扇扇?不也过了这么多年吗?

    “静儿,听话,你快要回去了,你爸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

    静儿看到母亲那不忍的目光,这次她一点没有违背的意思。

    饭后大家随便聊了一会,都去了厂里。周敏安排的加班,都是在每天晚饭后稍作休息,就去工作。

    周敏本来是的安排,是晚饭后几人一起来向肖尧报账,既然肖尧不愿听,她也没再给自己找事做,许久没和肖尧单独在一起,她也就假公济私一回。

    他俩在大家都去加班后,留下静儿在屋里看书,二人在大院散步聊天。

    周敏心里很纠结,有关公社要派驻党支部成员进厂一事,父亲的交代是要严格保密,她现在不敢违背。周书记还特别叮嘱过,那属于上级机密,没有决定下来之前,不得外泄。

    肖尧一边和周敏聊着,一边也在等着,期待她说出公社要往厂里派人的事。他可不相信周敏会不知道,杨姐能知道的事,她如果还没得到消息,那她父亲还怎么做公社的一把手?

    两人在大院内各怀心事,聊天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不上主题。

    “周敏,我这次来之前就想好了,我们和公社四六分成的事,我打算放弃。我早已经说过,我的六成,有两成是给静儿家的,还有四成,我想把其中两成给你,剩下两成,给何姐和田倩一人一成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是在怪我把厂里做亏本了吗?就是现在,只要把外面的欠款全部收回来,收支也还有盈余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刚开始说的时候,周敏就长大了嘴巴,但她没有打断,听完后,更是搞不清他的葫芦里,到底装了什么药?

    “我哪里有怪你的意思?我也不知道你端午时间会赔钱。我来之前,在家里就写好了协议。我上次要是被打死了,这边还留下未了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肖尧一时失口,说出来还在住院时心中的想法。他认为自己在这边已经说过了打架之事,一时放松了戒备,没在意周敏还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而此时既然已经说出来了,他再想否认,也圆不过来谎。肖尧只好再把被打伤住院的事情,又来重复一遍。听得周敏是又心疼、又生气,更多的是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她心有余悸的上前抱住肖尧,带着埋怨的口吻说道: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改改你那冲动的毛病吗?不管什么事,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往前冲,你万一要是有个好歹,别说你还有父母家人,你叫我们怎么办?你叫静儿和阿姨他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毛主席逝世了,地球还不照转?国家还不照样?像我这样的小人物,死了就死了,大不了我家人和你们会伤心一段时间。时间一久,谁还记得谁啊?”

    这段话里,肖尧发泄着心里的不满。你要是真的那么在乎我,干嘛不说出厂里即将面临的大事?可他一看到周敏已经被气得在流泪,心中又是不忍,赶忙改换语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这个厂会有多大发展,但我会在协议里补充,只要厂里经营走下坡路,日不付出之时,你就要及时关闭。不要再投入,我提出的分成,不参与赔偿。把厂房和设备,通通交割给公社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的分成,你爱给谁给谁。”

    周敏也在生气,他无情的话语,让她心如刀绞。抱着他的双手,也早已松开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我不管,反正我是给你们了。这有没有钱分,主动权也在你手里。不过,我只是背下告诉你,你知道就行了,对阿姨他们都不要说。你有办不了的事,我是不会推辞的,表面一切照旧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抛砖引玉,也在给周敏放心话,那就是你说出来,我是不会泄露出去的。

    他也想直接问周敏,可是那不但违背了自己的心意,也让周敏不好回答。有还是没有这码事,她不主动说,他就不能问。

    周敏再聪明,也想不到肖尧会获悉她父亲千叮咛、万嘱咐的机密大事。她不但谨记父亲的吩咐,也是担心肖尧的性格,害怕他一听到这事就爆发,她可不想引起全厂职工不必要的惶恐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,还会经常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,傻瓜,有你们在这,我能舍得不来吗?”

    周敏要的就是这句话,得到肖尧的肯定,她又情不自禁的依偎到肖尧身边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来,其他的,你想怎样都行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肖尧知道,周敏是不会再说公社往厂里派人的事了。他轻轻的叹口气,陪着她亦步亦趋的走出大院。

    他两在外面走了很久,周敏估计厂里加班快下班了,二人才来到厂里。周敏是个闲不住的人,她一进厂门,就丢下肖尧忙事去了。肖尧只得等何碧香下班后,跟着她和田倩一同回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静儿一人在办公室做作业,等她遇到难题,要来询问肖尧,打开房门看不见肖哥哥,她早就按耐不住了。这时看到肖尧他们进来,小嘴委屈的直扁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们走了,也不告诉我一声,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,要是来了坏人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都怪哥哥,我和你周姐姐是到厂里去了,怕打搅静儿学习,这才没有对你说一声。哥哥下次一定改,到哪都先对静儿说一声,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肖哥哥,你一定要记住你今天晚上说的话哦,有何姐姐和田姐姐作证,不许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不耍赖,不耍赖,一定,一定。”

    静儿一脸的满足,那快哭的表情,瞬间堆满笑容。何碧香和田倩看着眼前的肖尧,在静儿面前那么顺从,要说心里一点不吃醋,那是不可能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