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六十六章 满屋悲伤要暴走

时间:2018-07-0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小惠阿姨为她俩放下凳子的声音很重,发泄着内心的不满。

    她们在一起也算是无话不说。可今天,小惠阿姨在她俩面前一会哭一会笑的,也算是被她俩抓着了短处,今后少不得会拿出来取笑她,阿姨多少带点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不要你俩来帮他说话,我家孩子,我还能不比你俩了解他?他那么在乎静儿,我还巴不得呢,我怎么会生自家孩子的气?”

    阿姨话里连续申明肖尧是自家孩子,暗含着自己在她俩面前是长辈,以后不要拿她今天的短处当笑话的意思。袁鸢听了无所谓,她一直都是尊称阿姨,当然不会没大没小的和阿姨开玩笑。

    可何碧香就不乐意了,自己早先也是称她阿姨的,是她自己说大不了几岁,叫阿姨别扭,这会又来装老一辈,这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小惠姐,你自家孩子不离口,是不是以后也要我改口啊,他虽是我弟弟,但是你让我喊你小惠姐的,我也喊顺口了,再叫我改回来,怕是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叫你改口,你自己愿意怎么叫是你的事,她哥不在这,你爱咋叫咋叫,她哥在这,你自己看着办。这做什么事都要分场合,要有眼力见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们那,真是三个女人一房,这有什么好吵的?各亲各叫,亲连亲,还连到北京,到时候叫都叫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钱叔叔打断了何碧香和阿姨的争论,袁鸢不想再打搅钱叔叔他俩休息,就顺口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肖尧的心境也渐渐的平复下来。只要他回去能把爷爷『奶』『奶』劝慰好,静儿在哪读书,在他看来,这都不是事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拉肚子好了吗?”

    静儿直到这时候,才想起昨晚田倩说他拉肚子的事。这时候边上没别人,就他们三人,她赶紧关心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拉肚子?你怎么知道我拉肚子了?”

    肖尧被静儿突然问出无厘头的话,弄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昨晚不是拉肚子,在田埂上摔可一跤,弄得衣服上都是草浆,我连夜帮你洗了吗?你还不让我说出去,可我在洗衣服时候,静儿起来了,我就告诉她了。”

    田倩急的连咳两声,赶忙过来圆场。

    “哦,哦,我现在好了,你告诉了静儿也不对我说一声,我还想瞒着她呢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拉肚子有什么好隐瞒的?就算你摔倒田埂上面,那又不是丢脸的事。”

    肖尧已经猜到,田倩昨晚编排谎言,应付了静儿。此时,他被静儿说的白眼白张搞不清状况,但他只能竖着静儿的话语,忍着田倩的埋汰,不敢随便去否定静儿。

    肖尧打着哈哈,附和着静儿说话,就算静儿说他摔倒在自己拉稀的上面,他也只能认了。静儿见肖尧老是点头哈腰的应承,感觉有什么不对,拿一双大眼在他俩身上扫来扫去,场面一时尴尬无比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真的要明天就走吗?你就是不愿让静儿回来读书,也不要做的这么绝吧?”

    何碧香一回来,看到肖尧就跟没事人一样,就对着他脸不是脸,鼻子不是鼻子的数落起来。

    “何姐姐,我妈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问你妈啊?我还以为你有了哥哥,就不要妈妈了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没有搭话,何碧香又把火气撒到静儿头上。看到静儿被何碧香说的眼圈发红,袁鸢赶忙说道:

    “静儿,你妈没事了,你最好让你哥哥等几天再走。”

    静儿抬起头看着肖尧,她没有开口,只把恳求的目光,定格在哥哥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怕把静儿热着,我今天下午就走了。你们谁也别说了,我们明天一早准时走。”

    肖尧现在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,但这件事,他必须要速战速决,一点也不敢耽误。要不了多久就开学了,爷爷『奶』『奶』要是同意静儿转学,他就要在开学前,把静儿的转学的手续,全面落实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也太霸道了,你就是她亲哥哥,也没你这样做的,最起码也要尊重父母的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姐,我不是不尊重钱叔叔和阿姨的意见,我有我的难处,爷爷、『奶』『奶』本来生活的好好的,我给他们送去了静儿。爷爷『奶』『奶』看静儿那么重,来的时候,还要我早点带静儿回去,他们都想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没送静儿去,也就算了。可在一起生活习惯了,才在二老膝下承欢一年多点,我又把静儿生生的从老人家身边夺走,我怎么交代啊?”

    肖尧也只能说到这里了,他不敢说回去有多大把握,能说服两位老人同意静儿转学。如果爷爷和『奶』『奶』就是不同意静儿走,他是不会再把静儿带回来的,只能先让静儿在那读书,以后再慢慢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小弟,就是你不想静儿转回来,但开学还有一段时间,你也不要这么急嘛。”

    听了肖尧的解释,何碧香的语气明显缓和了下来,这里面的情节,她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不离开肖爷爷和『奶』『奶』,我喜欢在城里念书。我没念书的时候,一年到头也很少和爸妈在一起的,都是爷爷带着我在外面到处讨饭。要不是哥哥和肖爷爷让我上学,我也许还在讨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离开爷爷和『奶』『奶』,他们会伤心的。怕我热了,爷爷都没电风扇,给我买来一台。,冬天夜里,『奶』『奶』经常过来给我掖被子。往年的冬天,我就是冻得浑身发抖,也没有被子盖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肖姐姐,我也考不了全年级第一名,我上课有好多不懂的地方,都是肖姐姐来教我的,这么好的爷爷、『奶』『奶』和姐姐,我才不要转回来念书呢。呜呜呜……。”

    静儿说着说着,就抑制不住的哭了,何碧香和田倩、袁鸢,都被静儿说的留下了眼泪。静儿还是小孩子的天『性』,但谁真的对她好,谁真的在乎她,她都明白的很,也就会依赖谁、贪恋谁。

    可阿姨和钱叔叔不是不爱静儿,只是能力有限,更受家庭环境所『逼』,做不到而已。但静儿这小小年纪,又怎能完全理解?

    静儿在那低泣,几个女的陪着落泪。看到满屋子都是悲伤的气氛,肖尧急的要暴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完没完?不就是转个学校念书吗?我都不记得我转了多少回了,都要像你们这样,我还不早哭死了?该干嘛干嘛去,好好的午觉不睡,下午干活困死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最后一句话,是毫不避讳的对着田倩说的。田倩知他所指,心头一甜,娇羞满面。低着头,不敢搭腔。

    她这一动作虽是自然而然,但何碧香和袁鸢都注意到了。何碧香自不必说,但袁鸢见肖尧直指田倩,她却做出如此羞涩的举动,心里一惊。难道说她和他……?

    袁鸢也是过来人,十分懂得女孩子的心思,她想这可能『性』很大。接着她又联想到自己和肖尧同在拖轮上,共济一个小床取暖的情景,她的脸也红了。

    “田倩,走吧,我们回去还能睡会,今晚肯定要加班的。”

    袁鸢见到何碧香投来疑『惑』的目光,赶紧先拉着田倩逃离。她和肖尧没什么,但何碧香认真追问起来,自己还真是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要不说女人心细呢,本来袁鸢脸红,何碧香还只是怀疑,在想是啥原因,但此时她拉着田倩一跑,何碧香立即就想到她是做贼心虚。在两人离开后,何碧香把目光,从两人的背影上移向肖尧。

    肖尧可没注意到这些细节的变化,他见两人在自己的催促下都走了,耳朵根一清静,心情立即就好转不少。他见何碧香用怪异的目光看向自己,还以为他身上有什么不对,连忙低头自查。

    “姐,我身上有什么吗?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发问,静儿也过来帮忙查看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什么也没有,就是不知道你心里,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说着直接走进里间,她可没肖尧和静儿那么休闲,她要小睡一会,一会就该上班了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困吗?要不要进去睡一会?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不困,我想去看看妈妈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外面烈日当头,有心想陪静儿一起去,但刚刚他觉察到何碧香的态度有问题,就转身到里面把何碧香的遮阳帽拿出来给静儿戴上。

    “静儿,别和妈妈说转学的事,等……。”

    静儿还在等肖尧继续说,可肖尧却没有继续说下去。他把静儿拉着走到门口,看着她暴热的阳光下,走出大院。

    目送静儿离开后,肖尧回到小间。何碧香躺在床上,不停的用扇子给自己扇风。听到肖尧进来也不理他,她没睡着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肖尧站那想问话,他搞不懂刚刚何碧香的话所指何事,嘴唇动了动又没问出来。他没坐一会,一狠劲,转身走出办公室。也没管晒不晒的,直接往镇上走去。

    等着肖尧来开口说话的何碧香,听到他转身离开,不知他要干什么去,心理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