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六十三章 无尽忧伤和哀愁

时间:2018-07-0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星光下,刚刚遭受过肖尧狂风暴雨摧残的田倩,秀发凌乱,娇喘不断,婀娜的身姿更加的朦胧迷人,就像个跌落在人间的天使。

    肖尧再次上前,抱着她不言不语,一动不动,只是双臂用力再用力,久久不放。

    感受到肖尧的心情,田倩自然的环抱住他的腰身,也不动。

    此时她暗暗决定,不管将来是什么样的后果,即使他以后不再爱她,不再喜欢她,她也不会再随意的去伤害他。她要做他的女人,做他知冷知热更知心的女人。

    静儿睡得迷迷糊糊醒来时,顺手摸到*上身的肖尧躺在身边,触手凉凉的,很光滑也很舒服。她把头抬起来,枕在肖尧的胸口上。在她还想再去做个美梦的时候,却听到外面有动静。

    若是她一个人在家睡觉,她听到动静一定会害怕。可有肖哥哥在身边,她胆子大的很。她没有惊动肖尧,而是轻手轻脚的起来,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堂屋里没人,大门敞开着,田倩正在门外,轻轻的搓洗着衣服。

    “田姐姐,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?又在洗衣服啊?”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,别吵醒了你爷爷和哥哥。”

    正在聚精会神洗衣服的田倩,被静儿说话吓得一个激灵,看到静儿出来,连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他们只准备在这过一夜,也就只带了一套换洗衣服。白天来时穿的,晚上洗澡才换下,刚才肖尧的上衣铺在地上,弄的都是泥土和绿色草浆,她不连夜洗净,明天不好解释。

    田倩不在屋里洗衣服,就是怕惊醒了爷爷,也想让过度劳累后的肖尧安稳的睡觉,没想到静儿却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咋不睡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听到有声音才起来看看的,肖哥哥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田倩费力的搓洗着绿色的草浆,揉搓几下,又对着灯光看看,接着再搓。肖尧醒来没关系,她就怕把爷爷惊醒了。她心里越急,那绿色污迹就是越洗不净。

    “说话小声点,别把爷爷惊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会,我爷爷耳朵有点背,我们说话,他就是醒着,离远了也听不见。你白天没看到他和肖哥哥说话,老是问来问去的吗?”

    人老了,各项器官功能都会衰退,爷爷也不列外。只不过,不是最亲近的人,一时难以发现罢了。田倩白天只顾忙里忙外,哪里有心观察?此时听到静儿这么一说,心里的紧张感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田姐姐,我妈洗这个的时候,是用盐洗的,几下就搓掉了,没你那么费劲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田倩又搓了几下绿色污迹没洗掉,在那叹气,静儿看着不理解,说话也带着不屑。

    田倩家里有两个嫂嫂,除了因兴趣跟着她们学会了做菜以外,像刷锅、洗衣、扫地一类的家务活,她还真做的不多。

    这会小手搓的酸疼,再听到静儿那鄙夷的语气,田倩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啊?你以为我愿意这么费劲啊?都是你哥哥害的,我都搓累死了,还不快去给我拿点盐来。”

    静儿早就看出,这是肖尧晚上才穿的衣服,她答应一声,屁颠屁颠的跑去拿来一小把盐。

    田倩用手沾了一点抹在污迹处,只搓三两下就看不出来了。她心里一喜,又接着去洗其它的污迹。

    “田姐姐,肖哥哥在草埂上打滚了吗?怎么弄得到处都是草浆啊?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打什么滚啊?他神经病犯了啊打滚,还不是为你抓萤火虫弄得?”

    静儿被田倩一顿呵斥,弄得满头雾水,抓萤火虫的时候,她也没见到肖哥哥摔跤啊,怎么上衣背后有那么多草浆呢?

    看到静儿满眼都是疑惑,田倩心想这小丫头可不好骗,得找个理由让她闭嘴,真要让她说出去,这解释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猜的对,不过你哥不让说。其实这不是抓萤火虫弄得,是他吃坏了肚子。你睡觉后,他跑田里去拉稀,看不清路,摔倒在田埂上,所以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坏了肚子?我今天和哥哥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啊,我怎么没事?”

    即便田倩顺着静儿的话,编造一个谎言,静儿还是跟着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没事了,你睡在外面,你哥哥就是怕你着凉,都把你抱到床上去了,他在外面着凉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身体那么棒都着凉了,你怎么没着凉?你也拉肚子吗?”

    静儿还是不停的追问,田倩气得直翻白眼,

    “你才拉肚子呢,我哪里像你哥哥那样使劲吃肉,荤菜吃多了油腻重,才容易受凉闹肚子,这点常识都不懂,你书都念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我们上课,老师可没教过这个,我哪里知道啊,现在我懂了。以后我会看着哥哥,不让他多吃肉再受凉。”

    田倩没想到这一抱怨,静儿却信了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哥哥不让说,我告诉你了,你可别说出去,为了你哥哥的面子。对谁都不要说,你哥的脸面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啦。田姐姐,你这么晚了还不睡觉,还在为哥哥洗衣服,你对肖哥哥那么好,是不是喜欢我哥哥啊?”

    听到静儿这个问话,田倩深深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是喜欢你哥哥啊,你妈妈和你,还有你爷爷和厂里那些人,不都喜欢他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喜欢,不是妈妈和爷爷的喜欢,我是问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喜欢哥哥,就是……就是想做他媳妇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还处在懵懂少女时期的静儿,实在分不清怎样去解释这喜欢才合理,只好说出自己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唉,静儿,你还小,什么都不懂,你呀,要是不长大,就这样生活多好,那就没有烦恼了。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,许多事,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坏了,你和周姐姐她们都一样,想做哥哥的媳妇,就让我不要长大。我不想许多事,但我一定要快快长大,我长大了,才能做哥哥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对田倩说她不要长大才好,静儿很不高兴。可她这话,却像是一瓢冷水,对着田倩当头浇下。把她刚刚和肖尧激情后的想法,又浇得松动了。她甩甩洗完衣服那酸胀的双手,爱抚的拉住静儿。

    “静儿,姐姐对你说的都不是坏话,你心地那么善良,又是那么单纯,就像一个快乐的天使。我是担心,等你长大了,你哥哥带给你的,只是无尽的忧伤和哀愁。”

    静儿此时也沉默了,她虽弄不清楚也不赞同田倩的话,但她听得出,田姐姐的话是真诚的。田倩把洗好的衣服又用清水漂洗一下,晾晒到绳子上。

    “田姐姐,你就跟我们一起睡吧,我妈他们房间有蚊子,还没有蚊帐,不能睡。”

    得到静儿的提醒,田倩才想起临来时,小惠阿姨说过,他们房间的蚊帐在柜子里,晚上要睡就先支起来。但这时再来支蚊帐,也太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田姐姐,你别担心,有好几个姐姐,都跟我一起陪着肖哥哥睡过觉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静儿看到田倩在犹豫,以为她在担心自己会出去乱说,这才不敢去睡觉。

    “哦,那静儿跟我说说,都是哪几个姐姐陪你和哥哥睡觉了啊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告诉你呢,我能对你说,也就会对其他人说,你是在考验我。我困了,你要不干,我就进去睡啦。”

    “小机灵鬼,你不怕挤我怕啥?”

    肖尧也是真的累了,她俩上床一顿折腾,把他还往中间移了点位置,都没弄醒他。

    肖尧的这一次野欢,加上心理因素,可说是身心俱疲,睡觉进入了假死状态,从来不打呼噜的他,时不时的也传出呼噜声和呓语。

    人的一生中,睡眠占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,它与人体健康与否有着密切关系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睡眠决定着生活的质量。

    睡眠不但能消除疲劳,恢复体力,它对于保护人的心理健康,与维护人的正常生理活动也极其重要。

    充足的睡眠,是最好的自我修复,生理学研究说,人只有处于深度睡眠,大脑才能合成促进身体生长发育的要素。这就是那些因为长期睡眠不足的男孩女孩,会成熟较晚,个子也较矮的原因。

    肖尧这一觉,完全放松下来,这是一个难得的深度睡眠,早上醒来,他自我感觉从身体到心理,都是无比的畅快。

    他见到静儿和田倩都香甜的睡在自己的身侧,一点都没敢惊动,起身来到屋外,赤膊练起了拳脚。

    早起的爷爷,已经趁着天凉到田里劳作去了。大约半个多小时后,肖尧练得满身是汗,过剩的精力得到了释放,他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肖尧回身,转眼看到晒在绳子上的衣服,想到昨晚野外的旖旎,心境一下掉落千丈。

    他疾步来到后院,一边自己用力压井水,一边弯腰低头,用冰冷的井水淋头,驱赶心头的烦躁。巨热和巨冷的转换,让他的皮肤激起了一层粗糙的鸡皮疙瘩,他不禁打了个冷颤外加一个响亮的喷嚏。

    “这大早上的又不热,你干嘛用井水淋头啊?就不怕冻感冒了吗?”

    肖尧抬起头,就看到田倩就在自己的眼前。只不过他那穿过满脸井水的目光,看得田倩心里怦怦直跳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