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六十章:话不投机半句多

时间:2018-07-02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听得老板说出红帽就是指像他们汽水厂这样挂靠政府的企业,肖尧一脸的不在乎。他对着老板端起酒杯,先干之后说道:

    “摘就摘呗,只是摘帽子,又不是摘脑袋,你那么紧张干吗?还那么鬼鬼祟祟的,这有什么大不了的?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。喝酒喝酒,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唉,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啊。你办这个厂,做的是甩手掌柜,当然不知道做事的艰难,这要是又不让办了,家里少了收入不说,辛辛苦苦支起来的家当,不又白瞎了吗。”

    老板看到肖尧那满不在乎的架势,知道自己对他诉苦是找和尚借梳子---找错对象了。他唉声叹气的喝光一杯酒,拿起酒瓶,又给肖尧和自己都满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,戴红帽子的,又不是你一家。还没影的事,你就杞人忧天。就算是天掉下来了,还有大个子顶着。你这酒店才多少家当,不办还可以家用,有必要这样吗?你这么操心的活着,累不累啊?”

    老板被肖尧说的憋闷不已,本想他是省城来的,肯定会有自己不知道的消息,谁知道这说了比没说还要郁闷,没打听到消息不说,还被他饱汉不知饿汉饥的一顿教育。

    啥叫酒逢知己千杯少,啥叫话不投机半句多。老板这下是深有体会了。恰好在老板又一次和肖尧喝完酒后,店里来了几个客人,老板嘱咐肖尧先喝着,他抬脚就像逃一样的跑去忙活了。

    肖尧见他走了,酒也没喝倒一半,静儿和田倩都才吃过晚饭,也就吃点菜喝点汽水消暑。肖尧赶紧也吃了饭,找老板结账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今天这顿算我请你,下次你来了再给钱。”

    老板不要肖尧结账,肖尧坚持要付账。他可不愿吃人的嘴短,拿人的手短。老板这是在经营,这个不收钱,那个不给钱,叫人家还怎么开得下去?

    老板见实在推却不过,别人还在等着炒菜,他也没时间和肖尧掰扯,就象征性的让肖尧给五元钱,肖尧知道,那一瓶酒都不止五元钱,他丢给老板一张十元票子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就会浪费,一顿饭,都够我们一家人一个月的伙食费了。”

    刚走出饭店,田倩就抱怨起来。她是一个节俭惯了的人,见到肖尧不让她做饭,就这样花了她近半个月的工资,咋能不心疼?肖尧笑着在她的俏鼻子上刮了一下,也不言语。

    三人回到办公室没一会,周敏和阿姨等人都下班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喝酒了,周敏不满的看了田倩一眼。田倩知道,自己没按照她的吩咐去做饭,又陪肖尧去吃饭,还让肖尧这么热的天喝酒,引起她的不快很正常,她连忙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我来的时候,他就和静儿走到大院门口,要出去吃,我阻拦不住,到了饭店,肖尧本不喝酒,是老板非让他喝的。”

    田倩这番解释,倒不是完全是为了洗脱自己,她是不想让周敏误会肖尧贪酒。

    “老板说他请肖哥哥吃饭,不要肖哥哥给钱,可肖哥哥非要给。”

    静儿也跑到母亲面前,数落肖尧的不是。阿姨笑笑,不让静儿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没喝多吧?现在可以说说,为什么这么久才来吗?”

    周敏这一问,大家都不再言语,等候肖尧的回答。周敏也不是不让肖尧喝酒,只是心疼他,这么热的天不说,她是担心他乘车劳累,又是空腹喝酒伤身体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那么期待的目光,肖尧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实话实说吧,他有点放不下自己的面子。撒个谎吧,这么多人,还有钱叔叔和小惠阿姨在场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其实,没什么……,我只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今天刚来,又喝了酒,一定累了。我们就不打搅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你赶紧洗洗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周敏见肖尧吞吞吐吐的,知道肖尧不想当众说出来。她打断肖尧的话,体谅他给他解围。可肖尧心里一下就冒火了,问话是你问的,自己刚想找个折中的办法解说一下,你又说算了,这不折腾人吗?

    “我说没什么就是没什么,只是在学校和人打架了嘛。”

    在肖尧想来,即便他现在不说,明天还要像过堂一样被问一次,而且还会引起大家晚上不必要的猜忌。

    “打架?打架要打这么久吗?你这是攻克堡垒啊?还是抢占山头啊?”

    肖尧一说打架,在场的人开始基本都信了。可周敏这一反问,大家又都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要是不想说,我们就不问了。静儿,走,明天再来和肖哥哥玩,给他早点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今天不走,晚上就和肖哥哥睡行吗?”

    对于静儿的恳求,小惠阿姨很为难。静儿这么多天,每天都在念叨她的肖哥哥,这会要是强行不同意,她怕伤了静儿的心。

    可是,静儿毕竟是个女孩子,也长大了,肖尧更不是她血缘上的亲哥哥。她只得把求助的目光,看向肖尧。

    “静儿,跟妈妈回去睡觉吧,哥哥今天累了,晚上要好好休息,明天我就带你回家看爷爷去,好吗?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保证晚上不吵你睡觉,我还能给你扇风。肖哥哥,你就让静儿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静儿一反常态的铁了心不想走,肖尧也一时也狠不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惠姐,你累了一天了,你们先回去睡吧。他今天刚来,就让静儿在这多陪陪她哥哥也好,她要是愿意,到时候我送她回去,不愿意也没关系,我就在这陪她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见肖尧和小惠阿姨两人都骑虎难下,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虽说这里面,也有她为自己考虑的成分,但不失为当下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钱叔叔和小惠阿姨看看静儿,见她一点也没有改变初衷的意思,只得叹息一声,随着大家各自回去。

    别说静儿是个很在乎肖尧的人了,就是小猫、小狗,许久不见自己的主人,初见主人回来,都会撒欢好久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真的是打架了吗?你这么久没来,我们都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姐,你带静儿先去洗洗吧,回来我们再细说。”

    火车和长途汽车都没有空调,肖尧坐了一下午的车,浑身都湿透了好几回,这会身上就像结了一层壳似的难受。他让何碧香和静儿去洗洗,自己也急着要去水塘洗澡。

    何碧香从柜子里里找出肖尧的衣服,并把毛巾和香皂包在一起递给肖尧,又拿出自己的衣服,带静儿一起去往厂里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等肖尧畅快的在水塘里游会泳带洗澡回来,何碧香和静儿已经等在房间里,只不过田倩也在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香吗?妈妈怕有蚊子咬我,给我洒了花露水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进门,静儿就跑了过来,不用闻,那一阵扑鼻的香气,就充满了肖尧的鼻腔。

    “嗯,静儿真香,这一屋子都香喷喷的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宠溺的抱起娇嫩的静儿,用自己的脸揉着静儿的长发。

    “快放下,你也是,别一会又把你俩都折腾一身汗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说着,用手里的芭蕉扇为他俩扇风。田倩看着眼前一对如此亲热的兄妹,心里羡慕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我们三个人了,能说吗?”

    田倩手里也拿个芭蕉扇,她一会给自己扇几下,一会帮肖尧和静儿扇几下。房间里的小屋,用了纱门纱窗,这前面办公室还是有蚊子的,不过,这时她们点上了蚊香。

    面对着眼前三个和自己关系非常特殊的女人,肖尧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在他拿出火柴准备点火时,静儿乖巧的拿了过去,划着给肖尧点上。

    肖尧深深的吸了一口烟,把浓浓的烟雾吐出来。在眼前翻滚的烟圈中,肖尧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在校外的石子路上,被几十人围殴的场景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盯着吐出的烟圈,脸色越来越严峻,目光也变得狠厉起来。何碧香和田倩都感到此时的肖尧,让她俩好陌生,还带着一些惧怕。即使她俩都见过肖尧打架时的目光,但也没有此时吓人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。”

    静儿一声喊,再次不顾天热,投进肖尧的怀抱。肖尧此时的眼光,静儿也只在上海收容所时,一群人欺负她的时候见过,那时肖尧为了要保护她,而准备发出凶狠出击的前兆。

    “静儿,过来。”

    田倩怕他俩挤在一起热,也莫名其妙的有点怕肖尧会对静儿不利。然而,田倩的担心是多余的,在静儿那一声喊叫后,肖尧的脸色和目光,立即就变得和蔼慈祥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就是打架了,在放假前就打了,我被打伤,住了有一个月的医院,出院后又恢复了一段时间,所以这么久没来,我是等完全好了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伤哪了?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哪里打伤了啊?”

    “快让我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静儿在问话的时候,眼里已经有泪水了。何碧香却是在问话的同时,就用手来掀肖尧的外衣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这不都好了吗。你们别担心,都过去了。我刚刚那么多人不想说,就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在这三个人的面前,肖尧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隐瞒任何事情,包括自己的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