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五十二章:绝迹美味叫打蹿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小玲在王佳佳走后,看到肖母也回房休息了,就对着肖尧的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。肖尧一咕隆坐起来,催她赶紧换上。

    “你穿上这件衣服,我就想象出织女下凡是什么模样了,就是还少了飘动的广袖和漫舞的轻纱。”

    小玲从肖玉的房间换好衣服出来,肖尧看着在屋里背景灯光映衬下,小玲美丽而又妖娆的倩影,由衷的赞叹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能上天,我就把你带到月亮里去,除了你的家人,谁也不让见。”

    小玲听着肖尧的赞美,心里却有点不满意。只因刚刚王佳佳在这里的时候,她细心的发现,他俩的眼神不对劲,还有就是肖尧也许是不经意的肢体动作。他的身体的宁愿离自己远点,更靠近王佳佳。

    她的话里,带着明显的不满,肖尧不知道哪里又得罪她了,他伸手要拉小玲坐到身边,小玲却一转身,坐是坐在她身边,可给他一个后背。

    “你想啥?有什么事,直接说出来,这里只有我们俩,何必憋着?”

    肖尧用手扳过她的肩头,想看到她的脸。小玲顺势歪靠在他的背上,低头喃喃说道:

    “你身边有那么多的女孩子,你以后看我多了、看腻了,就不喜欢我了。”

    佳人就在眼前,又是温香满怀,肖尧不说话,他用手指抬起小玲的下巴,就想用行动来安慰她,也是要满足他那偷香的欲念。

    可就在肖尧的嘴巴要接近小玲的嘴唇时,小玲用手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亲过几个女孩子?以前的事情,我可以不计较,你要是亲了我,以后就要保证不再亲别人。我可不愿意你像小蜜蜂一样,亲了这朵花,又去亲其它。”

    小玲其实是在矫情,但她这一个要求和比喻,让肖尧一下觉得兴趣黯然。他能坐到吗?回答是否定的。就算他保证不主动去亲吻别的女孩,可是在周镇的何碧香和田倩,这两人,他就拒绝不了。

    肖尧失去了亲吻小玲的欲望,他放开抱着小玲的双臂,无力的仰躺下,继续看着漫天的星斗。正好在此时,天边有一颗流星急速的划过,留下瞬间灿烂的尾艳。

    “不到那一天,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?也许等不到那一天,我就像刚刚的流星一样,消失在茫茫的夜空,在尘世间也无影无踪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脑海里一阵晕眩。他有太多的放不下,黄莉在医院羞愤的离去,吴靓媛考上技校,也不知去向,王佳佳更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。

    眼前的小玲,周镇的周敏、何碧香与田倩,他越想越是头大。没有小玲的提议,他一直没有把这“专一”二字当回事,现在他多少明白了一点,没有哪个女孩子,喜欢滥情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在肖尧想来,他不是要霸占这些女孩,他这是想尽自己的力量,去爱护和珍惜自己身边的女孩,他现在还不懂取舍。他可以在特定的情形下,答应和她们任何一个女孩结婚,只要她快乐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小玲没想到她一个可怜的要求,会惹得肖尧说出那样令她心疼的话。她那对肖尧满腔的爱意和柔情,无处宣泄。

    她伸手捂住肖尧的嘴,不让他再说下去,把俏头枕在肖尧的胸口上,无声的泪水,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小玲是强忍着没有哭出声,可她的泪水,很快就把肖尧的胸前打湿。那暖暖的潮湿,在他胸前的单衣上扩散开来,肖尧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小玲,你怎么哭啦?”

    肖尧扳过小玲的脸,就这屋里的灯光,他看到了小玲的脸上,已经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别这么说,你说了我心里好难受,都是我不好。呜呜呜……。”

    小玲强压着自己的哭声,她可不敢让睡在后面厢屋的肖母听到。

    “你呀,好好的,哭的这么伤心干嘛?你说的没错,我只是看到流星,才说出心里的感慨,我们不都像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。”

    小玲再次用手捂住了肖尧的嘴,她这次捂着就不松手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知道吗?我在厂里听说你被打伤了,我心里就像刀搅一样难受,可是,厂长又不让我去医院看你,我每天都在心里念叨,想着你快点好起来。你刚刚说的那些话,我的心又好疼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不出话,只能拿眼睛看着小玲那娇嫩的嘴唇,在上下蠕动说话。他就搞不明白了,这女人的心不是肉长的?听几句丧气话也会疼?他真想搬开小玲捂着嘴的手掌,拥她在怀,吻她的小嘴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,肖尧一想到她的要求,就没了那种冲动的欲望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快被你捂死我啦,难道你想谋杀亲夫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把你捂死了,我就跟你一块。”

    小玲说话忘情不松手,肖尧实在是被捂得难受,他只得扒开小玲的手,随口的调侃了一下。听到肖尧的用词,小玲很开心,她也舒适的侧躺下来,斜依在肖尧的身边。

    等待的夜晚是难熬的,苦苦盼望的黎明,会久等不来;而情人的夜晚,又是那么的短暂,时间在不经意间流逝的飞快。

    夜深露重,直到一阵困意袭来,小玲才在肖尧的催促中,很不情愿的自去安息。

    小玲回到肖玉的房间,感觉自己还没睡着,天就已经放亮了,她强打精神起床,来到后面厨房,协助肖母一起做早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多睡一会?我自己一个人做就行了。你们昨晚在外面乘凉,睡得那么晚,你们年轻人,不睡好觉会头晕。”

    人上了年纪,虽说体力跟不上,但相应的瞌睡就少,肖尧和小玲睡觉的时候,肖母都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行的,昨天下午睡了,没什么瞌睡。”

    小玲在说话时,还情不自禁的的打了个哈欠。她强撑着,是不想被她认为的未来婆婆,把她看成是个懒惰的儿媳。

    “快去吧,你看你,都困成什么样啦,别硬撑了,去睡个回笼觉,等你们醒了再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肖母强行把小玲推离厨房,拿出糯米面和籼米面等物,不急不忙的调合起来。肖尧喜欢吃黏食,她要给儿子和小玲,做一顿奢侈的早餐---打蹿。

    “打蹿”是那时农村碰到红、白喜事和新屋上梁一类的家庭大事,才做一种的早点。往往是很多的亲朋好友,三邻四舍一同前来庆贺,做起来都是很大的份量。

    “打蹿”是用一半籼米面加一半糯米面混合调匀,然后烧一大锅开水,把混合好的面,倒入锅内。通常都是力气大的男人在灶上揣面,妇女在灶下烧火,就这样边烧边揣,二十分钟左右,面就成熟了。

    然后,再将还有点烫手的调合面,搓成一个个像小孩玩的玻璃球大小的圆球。在搓的时候,因为热面很粘手,所以要用鸡蛋清润手,搓完后再下锅用油炸。

    一个个白玉一样的圆球,在滚油锅里上下翻腾,蹿上蹿下,炸熟后又变成金黄色,煞是好看。高温的油香,能飘满整个村庄,特别勾引人的食欲。

    做好的“打蹿”,吃到嘴里,里嫰外脆,特别爽口。大家都争先恐后,一拥而上。别看做了一大锅面,但就是供不应求。很多时候,绝大多数人都是吃的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小玲被肖母推出厨房,她想回到肖玉的房间继续睡觉,可又想去看看肖尧,脚步就不由自主的走到了肖尧的门前,她伸手轻轻一推,门开了。

    夜不闭户,是当时农村夏季的普遍现象。屋里用了蚊帐的,直接都是房门洞开,让夜晚的凉风,无挡无碍的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真正热的时候,甚至有不少人,就在自家屋外或者打谷场,用凉床支上蚊帐,露天而眠。

    夏季的早晨,十分凉爽宜人,肖尧此时在床上睡得正香,小玲轻手轻脚的来到床边,看到熟睡中的肖尧,她此时连一点倦意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肖尧被母亲油炸“打蹿”的香味刺激醒来,他皱皱鼻子,睁眼就看到小玲坐在床边,他二话不说,伸手就将小玲抱住,压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快放开,起来洗洗吃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小玲由着肖尧温存了一阵,这才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。你不睡觉,坐我这干嘛?”

    肖尧第一句感叹,有着双重意思。小玲却只认为肖尧是在说她,她娇羞着挣扎起来,不回答肖尧的问话,直接就去为肖尧拿牙刷挤上牙膏,伺候他洗漱。

    “我家这二子,只要闻到香味,不用喊就会起床。小玲,你别等他了,先来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您一个人做这么麻烦的打蹿,也不让我帮您。”

    看到桌上一盆金黄色的“打蹿”,小玲很自责,她知道做这东西的程序,那是人手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麻烦,虽说步骤不能少,可我做的少,用柴火就省事多了。”

    肖母一边说着,一边再次把炸好的一盆“打蹿”,用油捞子捞起,放到桌上的盆子里。就在肖母转身再去忙活时,肖尧从院里擦完脸进来,急不可耐的伸手抓着就吃。

    (注:本章“打蹿”的配料和制作流程,由文中王佳佳提供,秋堂再次表示感谢。)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