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五十一章:牛郎织女鹊桥会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朱习焕是在家里吃过饭赶来的,他本想来和肖尧说几句话就回家,可到了这里,却发现肖尧睡着了。小玲和肖母都不让他走,非要留他在这吃晚饭。

    眼看晚饭时间已到,他很着急回去,但小玲就是不让她去喊肖尧起来,他只能无可奈何的等着。

    听到客厅的对话,肖尧晃晃脑袋,强打精神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不点,你什么时候来了?”

    肖尧一声喊,朱习焕立即跑了过来,小玲也随后跟进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,吵吵吵。非要把他吵醒才满意,这下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来了都两个多小时了,就是睡午觉也早该睡够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小玲的埋怨,朱习焕委屈的辩解一下,他说完又对着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这些天,我爸妈一直催我来看看你,本来我三姐也想来,可我大姐家里农活忙,前天就把孩子丢在我家,她一个人要带两个小孩子,一步都离不开,只好我一个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好好的吗?早知道你要来,我下午绕道从你家走就好了,也省得你跑一趟。我们也是刚从思路镇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朱习焕看看小玲,他对她很不熟悉,想对肖尧说话,又有些不愿当着她的面。小玲看着他小小的人儿,鬼精鬼精的欲语还休,眼里充满不屑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要说就说,不说拉倒,我是不会出去的。屁大的小孩,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,你说谁屁大?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朱习焕对王佳佳和黄莉她们可以忍,可她们谁也没这样说他是屁大的孩子啊?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,小玲是厂里派来给肖尧送菜的,他没看不起她,反被她小瞧了,这叫他如何不生气?要不是在肖尧家,他直接就要和小玲翻脸了。

    “小不点,她在这没关系,有什么事你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眼看朱习焕要急眼了,肖尧赶忙出言制止了斗鸡一样的朱习焕。可肖尧虽是发话了,但小玲见朱习焕那硬着脖子、龇着毛的模样,却是“嗤嗤”的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好男不和女斗。”

    朱习焕没有先说要干嘛,而是忿忿不平的自我安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男?就你这小豆芽似的,还好男?别人走路快点,都怕能把你踩断了,还不和女斗?你斗得过谁呀?”

    可能是小玲觉得小小的朱习焕长得好玩,她一反常态,不依不饶的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懒得理你,我三姐说,你要是在家闲得慌,就让你跟我一起到我家玩玩。”

    朱习焕一气,也不避讳小玲了,直接就把话挑明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他刚回来,哪有力气去你家?”

    没等肖尧开口,小玲直接就给否决了,肖尧只得苦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算老几啊?你说不行就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算老几也比你大,这里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还没平息的火苗,眼看又要烧将起来,肖尧觉得这俩就像是天生的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你俩咋回事?这刚见面就吵?我就纳闷了,平常都很温和的脾气,怎么撞到一起都变成火脾气了?你俩前世有仇啊?”

    他俩倒不是前世有仇,而是一直在客厅就话不投机。一个急着要喊肖尧起来,一个就是不让。两个多小时,就这样来回斗下来。

    肖母在厨房准备饭菜,他俩又不敢大声,这憋着的气,现在都一股爆发了。看到两人被自己说的不吱声,肖尧稳稳情绪。

    “朱习焕,你回去后跟你三姐说,现在不行。过两天我还要去五洋镇安牙齿,以后要是有机会,我就去你家玩玩。”

    小玲看着朱习焕人长得个小瘦弱,但相貌还是很精致的,由此判断,他三姐也必定是个小美人,她很不放心的问道:

    “你三姐给你大姐带孩子,她自己的孩子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呀?我三姐还没结婚,连对象都没谈,哪来的孩子?”

    本来朱习焕不想再搭理小玲,可她这一问,又把他的火气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刚刚说,你三姐一个人要带两个孩子吗?你大姐一下生个双胞胎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他还有个最小的弟弟,排行老六,他在家是老四,下面还有个小妹妹。他三姐应该是带弟弟和大姐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肖尧真没想到,他一醒来就当到现在的消防员,一次又一次的要来灭火。小玲听了肖尧详细的解说,心里就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三姐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,叫他去玩什么玩?也不怕三亲四邻的说闲话?”

    “切,要你管?你出阁了吗?你到他家来,就不怕别人说闲话?”

    “我乐意,我来是工作需要。”

    眼看一场嘴斗又要开场,可巧这时候,肖尧母亲来解围,叫他们一起去吃晚饭。

    当然啦,这两个人在肖尧面前敢斗嘴,当着肖母的面,就像没事人一样,该吃吃,该喝喝,应有的礼节,一点都不落下。

    朱习焕刚吃完,就急着离去,肖尧想让他明天再走,可他说现在赶回去来得及,要不明天又要耽误一上午的农活。

    肖尧知他家里小孩多,自留地的庄稼,就靠他和母亲做,也就不再挽留。他把朱习焕叫到房间,硬是塞给他一百元钱,让他回家给弟弟、妹妹买点好吃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刚刚说啥?”

    朱习焕刚走,一向不问肖尧闲事的小玲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她疑心病犯了,怀疑他俩所说,一定和他三姐有关。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,他家里小孩多,经济特别紧张。我没时间去,给他点钱,回去买东西给弟弟妹妹吃。”

    肖尧没有隐瞒,小玲“哦”了一声,也不再多问。看到肖尧如此有善心,她在心里对肖尧更喜欢了。

    晚饭后,辛劳了一天的王佳佳,也过来坐了一会,她和小玲一起坐在屋外的凉床上聊天。过来几个毛头小子想来看电视,但见到电视都没插电,磨叽了一会又走了。

    在农忙季节,大人是没有精力晚上还来看电视的。肖尧更不愿看满是雪花点的黑白电视,他也坐到凉床上,和王佳佳与小玲两人有一答没一答瞎聊。

    夜幕徐徐降临,红霞渐渐隐去。广袤的乡村大地,格外空旷。暮色逐渐弥漫开来,田野里散发着温湿的潮气。映照在水面上的霞光,也慢慢的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远方的村舍、树木,近处的稻苗、花草,都在这似烟似雾环境下,显得虚无缥缈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璀璨的天空,星光闪烁。一弯新月,偷偷露出优雅的银色弧线。悬挂在西天;初夜的晚风,带着丝丝的热度,四下搜寻凉爽的地方。萤火虫在田间,草丛,屋前、屋后,不紧不慢的玩着捉迷藏。

    屋前周围的花草,尽情释放着诱人的香味。深邃的夜空中,一条云朵一样的银河斜跨南北。他们三人说着说着,就讨论起牛郎织女的传说。

    牛郎织女为中国古代著名的民间神话爱情故事,是从牵牛星和织女星的星名衍化而来。

    故事主要讲述了孤儿牛郎,依靠哥嫂过活。但嫂子为人尖酸刻薄,经常虐待他。他被迫分家出来,仅得到一头老牛,过着自耕自食的日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条牛很有灵性。有一天,天上织女和几个仙女下凡游玩,在河里洗澡,老牛鼓动牛郎前去看看,并且告诉他,如果天亮之前仙女们不回去,那就只能留在凡间了。

    于是,牛郎待在河边偷看几个仙女洗澡。他发现其中最小的仙女很漂亮,心中顿生爱意。想起老牛的话,牛郎悄悄拿走了小仙女的衣服。

    仙女们洗好澡准备返回天庭,小仙女发现衣服不见了,只能留下来。

    牛郎制造了跟小仙女的邂逅,他们很谈得来,相互倾诉了各自的难处,织女也心生怜悯,爱上了憨厚诚实的牛郎,后来便做了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婚后,他们男耕女织,生了一儿一女,生活十分美满幸福。不料天帝查知此事,命令王母娘娘带着天兵天将,押解织女回天庭受审。

    老牛不忍他们妻离子散,忍痛触断头上的牛角,变成一只小船,让牛郎挑着儿女,乘船追赶。眼看就要追上织女了,王母娘娘忽然拔下头上的金钗,使出法力,在天空划出了一条波涛滚滚的银河。

    牛角化成的小船,无法越过带着王母娘娘法力的银河,牛郎只能在河边与织女遥望对泣。

    他俩坚贞的爱情,感动了喜鹊。此时,无数喜鹊,铺天盖地的飞来,用身体搭成一道跨越天河的鹊桥,让牛郎织女在天河上相会。

    最后天帝无奈,只好允许牛郎织女每年农历七月初七,在天河上会面一次,喜鹊也会在那时集体为他俩搭桥,所以,在农历七月初七之后,喜鹊头顶都会掉了毛。

    以后,每年的七月初七,牛郎织女鹊桥会,也就成了现在中国的情人节。

    他们感叹了一番牛郎和织女,也恨王母娘娘的无情。王佳佳在叹息声中离去。她明天还要起早干活,聊一会就只能回去睡觉了。而肖尧和小玲,却是在下午休息好了,这时一点睡意也无。

    王佳佳走后,肖尧把自己平躺在凉床上,仰面看着天空出神,小玲坐在她身边,用手里的芭蕉扇,不时驱赶着蚊虫。她真的很希望,这样的夜晚再多点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