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四十九章:镇日无心镇日闲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小玲到来,为儿子送来鱼肉和菜蔬,肖母非常高兴,她赶忙招呼小玲坐下歇息,又喊肖尧起来。

    肖尧回到家两天,虽说在无聊之时可以去找王佳佳玩玩,但这两日天气晴好,她家事情太多,又要忙农田里的农活,还要洗这洗那,趁着大太阳天晒霉,肖尧也不好老是耽误她的时间。

    昨晚睡得太晚,小玲到来时,肖尧还在睡懒觉。这会被母亲叫醒,看到小玲,他心里一喜,连忙洗漱完毕,和小玲一起吃早饭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可以不走吗?我一个人在家都都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边吃一边想挽留小玲在这陪他。可小玲看看肖母,只把头摇摇,没说话,继续低头吃早饭。

    “厂里要是不忙,你就留下来,他这两天不是我看着,早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母亲心疼儿子,看他整天没事两头窜,心里不忍,可又不放心他外出,老是在家做作业也怕他累着,能有个同龄相仿的小玲陪他一起说说话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肖母也是打心眼里喜欢小玲,虽说她没有肖尧爸爸那样急切想把小玲定为儿媳,但那份喜欢,也不是装的。

    “你又没有具体工作要做,有那么忙吗?”

    看到小玲摇头,肖尧很无奈。她不来没有希望就算了,这下带来了希望,也带来了失望。他三口两口吃完,郁闷的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小玲摇头,不是说她不能留下来陪肖尧,而是说她没有对厂长说清楚,心里没底。她见肖尧不开心的走了,也赶忙吃完,对这肖母点点头,就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最西边的房间里,肖尧无聊的拿出书本,准备做他唯一可做之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还要回厂吗?你还是趁着凉快早点回去吧,耽搁久了就太热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想着反正你不能陪我,不如早走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要回去啊,我只是在早上来的时候,没有告诉厂长,不知道要不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听有门,赶紧拉着坐下。

    “那还回去啥?我俩今天出去玩去,路都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热的天,去哪玩啊?晒都晒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玲只想和肖尧呆在一起,她可不想陪着肖尧乱跑。就在这房间,就这二人世界,她就感觉挺好。

    “路上能骑车了,我带你去思路镇玩,顺便拿一些东西回来。”

    呆不住的肖尧,是想尽快去把录音机拿回来,无聊的时候,听听音乐才好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小玲见肖尧执意要出去,她想想反正是和他在一起,到哪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晚上回来吗?我带了换洗衣服呢。”

    小玲这一问,彻底暴露了她来到这里就没打算走的意图。肖尧眼带邪魅的看着她,嘴角挂着阴险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啊,我一早来的时候,确实没和你爸打招呼。你要是不留我,我就回去。这大热天,带着换洗衣服,也是有备无患啊。”

    小玲被肖尧看得有些慌张,眼睛不敢直视他的目光。可她这一娇柔胆怯辩解,以及那捎带委屈而忸怩的姿态,惹得肖尧兽性大发,他一把抱住小玲,就想在她那娇嫩的嘴唇啃上一口。

    “别,门开着呢,我去帮阿姨洗菜。”

    小玲赶紧躲开肖尧乱拱的嘴,她不是不愿,而是真的害怕,她怕肖尧的妈妈看到了,会说她一个女孩不检点。

    看到小玲挣扎不让,肖尧也就冷静了下来,他可不愿对小玲用强。

    “算啦,我们中午不在家吃,我去跟老娘说一声,晚上回来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生气吧?”

    肖尧松开环抱小玲的双臂,小玲一阵失落。她担心肖尧生气,主动在肖尧的脸蛋上亲了一口,立即羞红脸低头不敢再看肖尧。

    肖尧的单车,在学校放假时,被同学送到了小爱家里,他俩在和肖母说明情况后,推着肖玉的单车,一起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“停,停,快停下。”

    刚过那一段前面破圩的河埂,坐在车后的小玲,赶忙喊住了肖尧。肖尧不知小玲要干什么,只得坐在车上用脚支撑住地面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从厂里经过,要是被你爸看到了,我怎么说?”

    骑车从大路去思路中学,综合厂是必经之地。小玲心里没底,不上班,跑出去玩,还正大光明的从厂里经过,这不是找不自在吗?

    但要是不从大路走,这里就不能过河,还要顺着这条河埂走一大段,才能走到马路上骑车。肖尧有点为难的看看前面刚堆起来的一段河埂,上面土质疏松,能推着单车前行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肖尧说出了困难,但小玲坚持不愿从厂里,肖尧无法,只得下来,顺着河埂,踏向没人脚印的新河埂,两人艰难的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其实根本没什么,从厂外面走,能不能遇到厂里人还打个问号,就是看到了又能怎样?你要是早说,我们就绕道从五洋镇走,现在绕回去就不划算了。”

    新修建的河埂,上面虽然晒干了,但人走上去,路下面发软,更别说还要推着单车了,过了这段新河埂,老埂上长满野草,有的露水还没干,走起来更费劲。

    “你无所谓,可我不行。我平常就不干活,人家干活都累死累活的,现在还跟你出去玩,他们看不到就算了,看到了影响不好不说,肯定会有人背下说难听话的。我可不想因为你,被别人说我搞特殊。”

    小玲的话不无道理,但要是换一个人,恐怕巴不得去显摆显摆,摆明和肖尧的关系,自己能够搞特殊。可她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,少了多少人背下的议论。

    接连两天没下雨,张晓雅的父母随队出去放映了,昨晚上也没回家。小雅今天也睡了个懒觉,等她起来收拾收拾,早饭时间早过了,她也没有胃口想吃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在家,也懒得做饭,只想等到中午,出去买点东西吃吃,对付一顿就得。她浑身懒懒的,也没心思看书写字,就把肖尧的录音机打开,坐那静静的听音乐。

    敞开的大门,出现肖尧的身影,张晓雅沉浸在邓丽君那《我只在乎你》的美妙歌声里,根本就没在意去看,有诗为证:

    镇日无心镇日闲,韶华匆匆苦也甜。

    喟叹情思藏心间,只把愁情埋韵律。

    “小雅,怎么傻楞着啊?家里来人都不看一眼?”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张晓雅一个晃神,看到肖尧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,她竟然激动的站起来就扑进肖尧怀里。要是小爱这样做,肖尧感觉还正常,可小雅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举动,肖尧被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小雅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张晓雅看到肖尧一脸的紧张,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见到小玲也进来了,她赶忙放开抱着肖尧的双手,满脸带笑的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玲姐,你们一起来了,还没吃饭吧?”

    张晓雅为了掩饰自己刚才的鲁莽,说了一句毫无意义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时候来,到哪吃饭去?你这是邓丽君的《我只在乎你》,刚刚是不是一个人在家想哥哥啊?”

    小玲看到了小雅刚刚的一切举动,但她一点也没有往心里去,她知道,肖尧对这两个妹妹外加静儿,那是看得有多重。

    “哪有啊,我就是在听音乐,没注意看人。我一个人在家,早上都没买菜,我们中午就去买点吃吧,让哥哥给我们买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小玲虽被说中心思,但她如何肯承认?就把话题岔开,她突然想起一事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上次看到苏老三和他两个哥哥,还有好多人,在集市上和打你的村里人打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打起来的吗?”

    肖尧眉头一皱,他倒是没想苏老三为自己报仇,而是想到这帮人到处惹事。

    “我先前不知道,后来听说是为了买菜不找五毛钱,一个说给的钱正好不用找,一个说没找,就这样打起来了。后来警察来了。苏老三他们那时站在边上,没被警察带走。听说是罚了村里人,真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五毛钱?就为了五毛钱打架?还惊动了警察?”

    肖尧搞不懂了,按照他对苏家兄弟的理解,他们不可能会为了五毛钱这么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面对肖尧的疑问,张晓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她一个女孩子,哪里会去把别人打架的事情,问清来龙去脉?

    “什么时间发生的?”

    张晓雅搞不清,肖尧也只好问她清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就大前天的事,参与打架的,听说是码头的装卸工。”

    肖尧有心想去打听一下,但听到是装卸工,肖尧心里基本就明白了,肯定是这些装卸工和村里人发生了纠纷,他们兄弟赶上,就帮了一把。

    肖尧自以为他理解对了,也就没想着再去打听。他想的是,只要到了省城,找到苏老三,就一切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和小玲在张晓雅家里稍坐休息,三人就去边上的小饭馆吃了饭。又来到小爱家,推出自己的单车,把该带的走的东西,都困好放在两部单车后面。

    张晓雅帮着他俩把东西困在车上,心里不是滋味,这才刚来,难道又要走了吗?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