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四十八章:要把太阳跺下山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顾师傅在临行前,给女儿点好蚊香。他一个微小的捶腰的动作,把小玲心疼的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爸,你的腰又疼了吗?要是不行,你那工作就换了吧,厂长不是早就说要给你换工作吗?你干嘛不愿意啊?”

    “我哪是不愿意啊?可我除了会干车床,车车零件,其它的我哪会啊?总不能换下来吃闲饭吧?干了这么多年,这要是闲下来啊,我还真怕身子会生锈的。放心吧,爸没事。”

    顾师傅说着,走出房间,等着小玲从里面拴好门后,这才来到隔壁找董师傅一起睡觉。董师傅和小玲爸一样,也是个老师傅了。

    他的女儿董芸,在初中和肖尧还是同学。但她可能就是肖尧所有的女同学中,最恨肖尧的一个特殊例外。只要见到肖尧,她就立即躲得远远的,也从不让肖尧靠近她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刚上初中时,他俩都在厂里吃饭,肖尧看到从屋檐下的麻雀窝里,掉了只还没长毛的小麻雀下来,就拿在手里喂食。

    董芸远远看到,就问他在干什么,肖尧看看她没说话,继续往小麻雀嘴里塞米粒。

    董芸好奇的靠近想瞧瞧,肖尧把米塞进肉红色的小麻雀嘴里后,向着董芸伸出手掌给她看。

    “哎吆,妈呀。”

    谁知董芸看到后,一声惊叫,拔腿就跑,那叫喊声充满了恐惧。肖尧不明就里,跟在后面追着问道:

    “董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董芸没跑几步,脚下发软,一个踉跄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,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董芸脸色煞白,眼里泪水狂涌,满脸冷汗直流。她狂喊着,对着肖尧是一边摇手,一边支撑着坐在地上的身体向后急退。

    肖尧被吓得站住了,这边的情景,也引来了很多的围观者。董师傅一见是自己的女儿倒在地上,他急忙冲出人群,赶忙上前扶起董芸。

    “小芸,怎么了?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女儿的模样,董师傅又心疼又着急,问话的声音都变了调。董芸一下钻进父亲的怀里,用颤抖的手指着肖尧,再也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董师傅看向肖尧的眼里,充满了怒火。肖尧茫然的看着瞪着自己的董师傅,不知道作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肖父的一声断喝,把肖尧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没干什么,她要看麻雀,我就给她看一下,她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董师傅这时也看到了肖尧手里拿着没长毛的、粉红色肉嘟嘟的小麻雀幼崽,眼里冒出的怒火更甚。

    “她在家里连*雀都害怕,怎么会要看你手里的小麻雀?”

    面对父亲的质疑,董芸却在慌乱中哭着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在干嘛,就走了过去,这知道他把……。”

    董芸说着,都不敢用眼去看肖尧。

    “还不给我扔了,这么大人了,什么都玩。”

    肖父的语气,带着威严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可怜的肖尧不知道怎么扔,这么小的幼崽,只要扔出去,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吗?但他又不敢违背父亲的话,只好拿着麻雀跑开了,让大家觉得他是要把麻雀扔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自此之后,董芸只要看到肖尧,就躲得老远,好像肖尧手里永远都会拿着麻雀一样。而肖尧后来在等大家散去后,找了个梯子,又把那个可怜的小麻雀,放回了窝里。

    董师傅开门见到顾师傅过来,热情的询问一下,得知情况后,就把顾师傅让进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呀,幸亏你闺女没让他来跟你睡,难道没听到老王说吗?带他睡觉,一不小心会受伤的哈哈。”

    老董看顾师傅不知道,就把今天听到老王诉苦的事情说了一遍,顾师傅也是乐得哈哈哈大笑。两个老伙子在一起几十年,天天都见面,没多话,也没女人那么多的八卦,随便聊了几句,就同床就寝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饭后,别人都有事情要做,肖尧在厂里呆着无聊,他想去找贺席林玩,又怕耽误他的工作,他想来想去,他还是向父亲告辞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,我能天天给你弄点好吃的补补身子,回家肉都买不到,干嘛急着回去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书包都没带,这里晚上睡觉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父亲舍不得让他走,小玲也在一旁用目光挽留他。可他是个呆不住的主,要不是天气原因,他都想到省城去玩玩了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没精打采的坚持要走,肖父让老王把早上买的肉和鸡蛋,都让肖尧带上。

    “回家打点井水泡着,隔天,我再让人给你送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严父不带表不爱孩子,父爱如山,他们往往所表现出来的爱,只是一份厚重。而这时,肖尧却能感受到,来自父亲那关爱的贴心温暖。

    “厂长,过几天,他还要去按牙齿的。”

    小玲看着肖尧远去的孤独背影,真想开口让她陪着肖尧一起回家,可是她不能说,只能这样来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你这两天把手头事情忙完,后天再给他送点菜。这天气,用井水冰也只能吃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的。”

    小玲欢快的答应着走了,肖父心里也很高兴。他慢慢的走到精加工车间,看到顾师傅正在车床边弯腰加工零件,就来到他身边,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厂长,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顾师傅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着急要吗?不着急就歇歇,咱老哥俩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这弄好了,我帮你把它做完。”

    董师傅赶紧接过话头,厂长特意来找,那是肯定有事的。

    肖父把小玲爸爸带到办公室,亲自给他倒上茶水,又给他递上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小玲呢?咋不来倒茶?”

    顾师傅觉得自己孩子没有做好本分工作,心里老大不安。

    “她去分厂登记去了,就我自己来。你年纪比我大,我给你倒杯茶,这不是应该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你也不要太惯着她,要严格要求,不然她就会骄傲的。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顾师傅嘴上是这么说,可他心里对自己的女儿,那才真是骄傲的。

    “我俩今天谈谈私事,你看小玲和我家儿子,他俩的关系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肖父对厂里的每一个工人都十分了解,他知道顾师傅是一个严谨古板的家道中人,还真担心他看不惯肖尧。

    “唉,你不说,我也不好提起。其实啊,她妈在家,都有好几拨人来提亲了,可她妈只要一说这事,小玲就跟她妈急,女孩大了不由娘啊。”

    顾师傅这话里,暗藏着两重含义,第一,我家孩子这么优秀,不愁嫁不到好人家,可以随便挑的。第二,就是回答了肖父的问话,只要小玲愿意,我们做父母,不会干涉。

    肖父从顾师傅的话里,也听出了他没有看不惯肖尧,心里稍安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男方,按道理这些话,我们早该说出来,可你也知道,我家小子还一直在读书,我是想等他毕业了再落实他的亲事,可眼下这两个孩子,走的太近了。我们做上人的,心里不能不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肖父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担心,他对自己的儿子太了解了,这世上就没他不敢干的事,万一要是一个不留神,他给你弄出个什么事来,你让他们老一辈在厂里如何相处?

    顾师傅见厂长能如此考虑,心下甚慰。但他可不愿表露出急吼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孩子们的事,我想他们会有分寸的,肖尧年轻,毛头小子,难免脾气有些急躁,做事冲动。但我家小玲,我还是有把握的。我想这事也不急在一时,待我抽空回家,跟她妈妈通个气。”

    顾师傅把话说的很婉转,但也含着你不放心你儿子,我很放心我女儿的意思。肖父看了看他那满带自信的脸色,在心里叹口气。

    肖父没好说,你再相信你女儿,但我家那孩子,可不是一般人能管的住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老哥俩聊聊,也就是让大家心里有个数,只要你不反对,至于具体该怎么做,还是让他妈和嫂夫人来操持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上人为儿女的亲事,首次交谈也就到此而止。随后又闲聊了一些其它杂事,两人欢心而别。

    天公作美,肖尧走后,连续晴了两天。到了第三天上午,小玲一早起来,就催着让老王赶紧去买鱼、卖肉,什么蔬菜、豆腐、千张结,买了满满一大溜。

    她陪着老王,把该带给肖尧的菜肴都买好,也不回厂和厂长打个招呼,直接从小集市就去肖尧家。

    真正长久不见,小玲还没这么期盼,这见了面,又有了期待,小玲这两天天天盼着太阳早点下山。有时候看着太阳西下,挂着天边就是不愿进入地平线,她恨不得上去一脚,把太阳跺下山去。

    小玲此时已经换上了另一套衣裙,包里还装着肖尧喜欢的那一套薄如蝉翼的裙子。她不回厂打招呼,就是不想听到厂长又有什么后续吩咐。反正厂长已经说过,让她今天给肖尧送菜,这不算违规。

    小玲手里提着满满的鱼、肉和蔬菜,两手都不空闲,不能交换休息。时间一久,她那娇嫩的小手,被细绳勒的血液不流畅,手指发乌。

    她没感觉到疼痛和麻木,也没想着放下休息休息,一刻不停的来到肖尧家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