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四十七章:语重心长敲警钟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为肖尧打开房门的小玲,此时正穿着那件薄如蝉翼的连衣裙。洁白晶莹的肌肤,在连衣裙里面,透着健康诱人的光泽,内衣清晰可见,。肖尧情不自禁的的连吞几次口水,他后腿一步,都不敢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吃惊的模样,小玲很得意,可见到他后退,她心里没底了。

    “喜欢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还不进来,把蚊子都放进了。”

    小玲一把将肖尧拽进房间,随手推上房门。

    在肖尧进门的一瞬间,一阵扑鼻的香气,迎面而来。肖尧可从来不是什么好鸟,在这美色和幽香的双重刺激下,他那被凉水刚刚冷静下来的酒劲,又骚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双手扶住小玲的香肩,定定的看着小玲那娇羞不胜脸庞,一把将她紧紧搂进怀里。这是他第一次,真正的拥抱小玲。

    此时的小玲,就像一个温顺的羔羊,没做丝毫反抗。她“咽咛”一声,顺着肖尧的手势,就歪倒在他的怀里,把还湿漉漉的头,埋在他的胸口,享受着他那滚烫而又有力的拥抱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想用下巴,推开小玲的头,要进一步亲吻她的时候,门口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小玲,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他俩吓得抱在一起,一动没敢动,小玲忍住惊慌,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厂长让我来问问,看你们回来没有,二公子呢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,我在换衣服,他去水塘游泳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玲赶忙撒个谎,也同时解释了自己不开门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在新盖的大车间乘凉,他回来你叫他去一趟,厂长在等他。”

    肖尧和小玲都听出,来人是厂里最年轻的采购员朱久勇的声音。他也是个农村长大的孩子,虽说他初中毕业就没念书,文化水平很一般,但他那一张小嘴是能说会道,为人处世特别圆滑。

    在他那帅气的脸上,永远带着笑容,和长辈说话,都是微微弓着腰应答,对小孩也是和蔼可亲。那真是逢人讲人话,遇鬼讲鬼话,来到天上讲神话,带着孩子讲童话。全厂从上到下,就没一个讨厌他的。

    朱久勇说完后,就自顾走了,肖尧想亲吻小玲的欲望,也被惊得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就说我游泳没回来,先探探我爸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看把你吓得,肯定只是叫我们去问问情况,再等会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小玲很期待刚刚的情节再连续下去,她主动的靠进肖尧怀里。可肖尧这时候,心里光想着抗命这一关怎么过。他只把小玲抱了一下,就让她去把衣服换掉。

    小玲也很失望,但她知道肖尧惧父,不敢耽搁太久,只好让他到门外稍等,自己换了衣服和他一同去见肖尧的爸爸。

    还没没完全建成使用的大车间里,几十人一溜排开,坐在巨大的电风扇前面.扇叶传出轰鸣的声音,让两人交谈都难听见。

    这电风扇是肖尧父亲亲手做的扇叶,安装在一个三千瓦的电动机上面,通上三相电源,风力至少达到七八级,离得近的人都站立不住,在这风力下,一个蚊子也坚持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到了晚间,大家没事都喜欢到这里来吹风乘凉,凉爽后再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和小玲到来,肖父起身来到外面,肖尧站那不敢说话,肖父也不理他,直接问了小玲几句。

    小玲就说陪肖尧看完牙齿,在镇上吃了饭,下午看了场电影,后来被肖尧同学遇到,非要叫吃了晚饭才给回来。

    肖父听完点点头,看都没看肖尧,就又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肖尧觉得,哪怕老爸就是瞪他一眼或者骂他一句,也比这样不凶不问好的多。他很想过去吹吹风,但又觉着不自在,也担心他父亲问他什么,想想还是早走为妙。

    小玲见她父亲也在厂长身边,就跟过去,在她父亲耳边说了些什么,由于风太大,小玲爸爸只听了个大概,就点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小玲转身又回到大车间门外的肖尧身旁,招呼他跟自己一到离开了大车间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今晚不用去作蹋王师傅了,我刚跟我爸说了,让你晚上睡我那,我去我爸那睡,他自己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吧?你爸那么大岁数,干了一天活,累都累坏了,你还让他出去睡觉?要不,我去跟你爸睡,省得他往外跑和别人挤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厂里,除了不愿和他父亲一起睡觉,他跟谁睡觉都不在乎。可小玲看着他摇摇头,很认真的说到:

    “王师傅早上才说的,我可不敢让你跟我爸睡,我爸可没王师傅那么强壮的身体,万一被你踢着怎的,我找谁说理去?”

    肖尧没想到自己的好心,反到被小玲看成是恐怖,他也不再坚持,又不是要他自己去找地方睡觉,何必放着好好的单人不睡,在这大热天去和别人挤。

    小玲的父亲,在综合厂还没成立的时候,就是公社维修站的一个技术工,专门从事车床精加工,属于综合厂的元老级员工。

    顾师傅在老维修站里,就有一间自己独立的小宿舍,在肖父过来把厂子合并之后,他的宿舍还是原封没动。

    原来的老维修站,和顾师傅一样的技术工还有一个,大家都叫他董师傅,他也和顾师傅一样有间小宿舍,就在隔壁。小玲也就是由此考虑,才想自己去父亲房间睡觉的。

    小玲把肖尧安排到自己的房间,为他准备好开水和扇子,就离开了。她怕时间久了被父亲责骂,更怕万一和肖尧亲昵被父亲看出端倪,所以她根本就没敢多做逗留。

    小玲回到大车间,找他父亲拿来房间钥匙,自己就去往老厂区的小宿舍。

    “小玲,这么黑,路又不好走,我给你打着电筒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小玲刚走到大车间转角,朱久勇拿着手电追了上来。小玲一点也没觉得意外,更没想他这么做有什么不妥,连忙说声:谢谢。然后就在他的护送下,来到几百米开外的小宿舍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小玲打开了房门,看他还站在后面不走,就随口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,我没事,把你送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朱久勇说完,还没动步,小玲有点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要有什么事,就明天再说吧,我要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小玲可不想让别人看到这黑灯瞎火的,她和一个男孩独处在一起。有道是:

    小家碧玉珍爱羽,误留小本终害己。

    羞愤一怒径自去,终老不闻佳人期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如此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己的名誉,到后来还是难免被肖尧一场误会。

    小玲的话,等于是下了逐客令。朱久勇知道自己太唐突了,他赶紧顺口说道:

    “我就是在等你关门,你把们关上了,我走了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小玲心里一阵惭愧,她回头歉意的对着朱久勇笑笑,再次说了声“谢谢”。小玲关好房门,躺在父亲的床上,回忆着今天和肖尧在一起的时光,脸上布满幸福的娇羞。

    “呯呯。”

    敲门声把小玲从回忆中拉回现实,她眉头紧皱,这时候谁来敲门?难道还是朱久勇?小玲心里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小玲一听是爸爸的声音,赶忙下床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爸?不是说好了,让你跟别人去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听错了,我以为你说是让肖尧在这跟我睡。”

    家风严谨,为人古板的顾师傅,在女儿面前,难得现出一些慈爱姿态。但他回答过后,并没有离开,而是来到房间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跟他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爸,我们还那样,你就别问了。”

    顾师傅看着自己女儿把娇怯的模样,心里微微一叹。父母对女儿再好、再舍不得,这一长大了,她还是要飞了。

    “小玲,你是女孩子,他们家没有提出定亲,我们家就更不能先提,免得给人口舌。你和他在一起交往,要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了,你快去睡觉吧,都累了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小玲见她爸爸还想说什么,就赶紧催他去休息。可顾师傅想了想,还是说道:

    “那小子性子野,他要是欺负你,你就告诉我,别什么都依着他。你要是吃了亏,我们做父母的都抬不起头。”

    小玲爸本想说的更明了一些,可他毕竟是做父亲的,好多话又不能直接说出口。他只能语重心长的旁敲侧击,提醒小玲。他看着小玲身上穿的新衣服,心里在想着该如何敲敲女儿的警钟。

    “爸,你想多了,他没有欺负我,我感觉他就像个大男孩一样,处处都要人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衣服?”

    顾师傅想说她不该接受肖尧给她买的东西,可是已经穿在女儿身了,他再不愿意也不可能退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他非要给我买的,我不要,他就不高兴。他自己也买了,顺便给我买的。”

    小玲突出顺便的意思,就是希望她爸爸不要在这衣服上多想,没必要过分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能掌握分寸就好,你早点睡吧,我去董师傅那,和他对付一晚。”

    顾师傅说着,弯腰捡起地上的蚊香架,从抽屉里拿出一盘蚊香给点上。老房子,密封性能差,屋里少不得有几只蚊子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