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四十六章:君子之交淡如水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就在小玲提醒肖尧少喝酒的时候,乔艳和梅丽对视了一眼,嘴巴张的老大。

    “小玲姐,你刚刚叫他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?我叫他肖尧啊,我一直就是这么叫的,难道……。”

    小玲被问的莫名其妙,而一直没多话的梅丽却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肖尧,你是那个肖尧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,我不知道你说哪个肖尧,反正我名字就叫肖尧。”

    梅丽问的突兀,肖尧回答就跟没回答一样。大家都搞不清这两个美女是咋了,一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你是不是在五洋中学念过书?我们一届的理科班,原来也有一个叫肖尧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原来就在五洋中学念书,后来转学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本想否定,他在五洋中学读书时间不长,打架闹事没停过,更没什么好名誉。可没等他说话,小玲已经坐实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,我原来是在这里念过书,只不过这个……那个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真的是你啊?哈哈哈,我们也算是同学啊。我们俩念文科,又不住校,听说过好多有关你的事,就是没见过。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,你现在在哪念书啊?”

    梅丽这一气说了许多,把刚刚的那些矜持全部丢光光,眼里满是崇拜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犯花痴了吧?有本事,你就和他喝一满杯。”

    乔艳见梅丽两眼放光,失去了少女应有的节操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喝就喝,你以为我不敢啊?最起码开学了,我能和同学说我见到他啦,还喝了一杯酒。”

    梅丽不理睬还在边上站着,等着和肖尧喝酒的男孩,让斟酒的把自己喝了一半的酒杯斟满,端起酒杯,冲着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早就听说过你,老师在课堂上也说过,你带领住宿生绝食,不吃霉烂的早饭,是正义之举。还听同学说你和社会青年打架。只是一直没见过你,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肖尧非常尴尬的笑笑,和梅丽共饮一杯。他只记得当时所有的老师,对他可没好脸色,没想到还有老师背下夸他。继梅丽之后,乔艳也满满的敬了肖尧一杯,场面气氛瞬间活跃不少。

    这就是现实版的男孩不坏,女孩不爱。倒不是说她俩的爱与情爱有关,只能说是一种爱戴与羡佩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不知道,我们班有个男同学,在听老师说过你绝食的事情之后,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说,你那天不带头,他就带头闹了。后来都被同学们骂的得了孤独症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说,就你那瘦格狼筋样,他一个人能打你两个,哈哈哈。可惜现在放假了,要不我真想把他叫来,看看他是怎么打你两个的。”

    乔艳和梅丽,你一言我一语,说的别人都插不上嘴。虽然肖尧听得多说的少,她俩和肖尧说的是越来越热乎。什么听说,什么传说,有的没的,都一股脑的搬出来说说。

    “肖尧,他们说你打架是为了英雄救美,看人家小女孩长得漂亮,就谎称是你同学,你就为她打抱不平,才被迫转学的,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肖尧想不到这女孩子八卦起来,一点也不亚于老阿姨。小玲也不知道具体情况,她也好奇注目倾听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听人家瞎说,那女生真的是我同学,小学初中都是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一点都不老实,还想隐瞒?我们见过那个女孩,是初三的,你都高中了和她怎么是同学?”

    肖尧只得一边和别人喝酒,一边把他和吴靓媛的关系,仔细的叙说一遍,充分满足了她俩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在哪?她那又粗又黑又长的辫子,太惹人喜欢了,我就是没那耐心,不然,我也留长长的。”

    乔艳摸了摸了她自己那齐耳的短发,眼里带着向往。其实她那短短的头发,非常适合她的脸型,发梢带着自然向内弯曲的弧度,优雅而又柔顺。

    “我也好久没见到她了,不知道她复读考技校考上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不提到吴靓媛,肖尧在心里都差不多快把她忘记了。现在一提起,他很懊悔上次和王佳佳出院回家,就应该顺便到她家看看,当时他是有想过,但不知出于什么想法,就没前去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大家都说,她是你女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咳,咳咳。”

    赵平忽然猛烈的干咳起来,打断了梅丽后面还没说出口的话。梅丽好像忽然明白了,她看看小玲再看看肖尧。

    “干咳无痰,要死不难。你咳什么咳?她有男朋友的,也和我是同学,他曾经写信,委托我多多照应她。你的思想,就不能光明一点?”

    “就你伟大,说的比唱的还好听。看在兄弟份上,我不戳穿你,你还来咒我?喝酒喝酒,你那些事,我听都难得听。”

    肖尧和赵平各饮一杯后,他见三个女孩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,知道赵平的话,引起她们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听他胡说,他酒喝多了,我有什么事情怕他戳穿的?再说了:朋友妻不可欺,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德底线,这天下好女孩多得是,难道我会和我的同学去抢一个女孩吗?”

    肖尧也是有点喝得头晕,但大道理说的一点不错。可他说赵平是酒喝多了胡说,他怎么会乐意?

    “肖老弟,我胡说不胡说,你心里有数,我看是你喝多了吧,要不要我今晚再给你去订个房间啊?”

    赵平这话,给孬子都能听出来话里的含义,小玲一下看着肖尧不说话,眼里泪光闪烁。赵平觉得自己玩笑开大了,赶紧补充道:

    “我们说着玩笑话,那个弟……小玲你别往心里去啊。”

    小玲在听到赵平话的一瞬间,倒不是气得流泪,她是在为自己委屈。

    “小玲,你别听他的,那次是特殊情况,我和同学来到这里走不掉,没有地方休息,才让他帮忙的。你又不是不知道,就是休息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话也许小玲没听出所以,但一句:你又不是不知道。却让小玲一下回味过来,自己不也和他一起睡过觉吗?正如肖尧说的,就是休息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不是休息,我又不是你什么人,才不管你那些乌七八糟的事。”

    集聚的乌云散去,酒席也接近尾声。赵平因考虑到肖尧和小玲回去,还有几公里的路要走,也就催促大家早早结束。

    夏季白天长,夜晚短,太阳下山很迟。此时也还七点不到,如果肖尧和小玲走快点,在天黑以前赶回去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一个星期后来,可不要不声不响的就走了,你要来找我俩。我们还没聊够呢。”

    临别之际,梅丽和乔艳都是意犹未尽,她们获悉肖尧还要来安装假牙,就想着这下次再接着聊。

    “行,下次来,我请你们吃饭,到时候大家再聚聚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话时拍拍赵平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没你那时间,你晚上要回去,我白天要工作,你们读书人聊的,我也搭不上腔,你要是晚上不走,你就找我,要走,就别找我。”

    虽说这一顿大家也都喝了不少,但赵平明显没有尽兴,话里带着不甘。肖尧没搭理他,和大家告别之后,拉着小玲就赶往河边,他可不想过不了河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下次来,我还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两人刚离开,小玲就不放心的叮嘱起来。肖尧很随意的点点头,他可不管她是不是陪着一起来,他现在是酒在使劲,人热得难受,只想赶紧过河回家。

    渡船此时就靠在这边,船上只有船老大一人,他看到肖尧过来,笑哈哈的说到:

    “你说你晚上要回去,到现在才来,我还以为你晚上不走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等我?”

    肖尧心里一阵感动,来的时候,他是对他说吃过饭回家,没想到耽误到现在,他还在等他。

    “我反正回家也没事,到这时候,要回家的都早过河了,我准备再等一会,你不来我也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客气话,肖尧只把感激埋在心里。一条渡船,只为他俩过河等到现在,这份真挚的情意,不是一个“谢”字,就能代表的。

    “他人真好,你们俩是不是有很深的交情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除了过河,我们就没有时间交往。最早还是他帮我的,也许这就叫君子之交淡如水吧?”

    过了河,走过一段河埂上的石子路,他俩顺着直达厂区的近道,在天黑之前,很快来到厂里。

    “小玲,回去怎么说?咱俩统一一下口径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肖尧又开始害怕了。将在外,君命可以有所不受,这一回来,还是少不了要受到处罚的,可小玲却满不在乎的说:

    “要什么统一?就实话实说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在外肖尧可以毫无顾忌,但一到父亲面前,他就没注意了。小玲一拉肖尧,疾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厂区,他俩没看到一个人。两人直接来到小玲的房间,肖尧拿了衣服就要出去,他要到外边的水塘洗澡加游泳。小玲也没阻拦,还拿了快香皂递给他。

    等肖尧畅快的游泳回来,再次进到小玲的房间时,出现在肖尧眼前的小玲,让他不由得瞪大了双眼,从喉咙里传出的吞咽之声,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