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三十九章:老太太和姑奶奶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周薇爱要拿自己的秘密,来讹范芳菲一顿佳肴,可范芳菲还没转化过来的情绪,顺口又骂了肖尧一句,周薇爱这下不干了。

    刚刚你骂他,是因为误会,也是为了爱怜自己,可现在小爱都说了,你还骂,这下小爱就不原谅她了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要是再骂肖尧哥哥,我以后永远都不和你玩了。我现在不想和你一起吃饭,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还没脱去小孩的天性,脸色说变就变。她可不是说着玩的,话没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姐姐错了,刚刚不是还在气头上吗?你今晚在这陪我,我明天带你去公园划船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见小爱真的生气了,她连忙赔礼道歉外加一个诱惑,周薇爱立即转怒为喜,跟着她一起走进剧场边上的一家小饭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二哥,小师傅报仇这事,我等不及,你俩要是不愿去,我就自己去,我不说是为了小师傅报仇去的,我找到那些人,就直接找他们茬,把他们狠狠的打一顿完事,要不然,我这心里憋屈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,你怎么说话呢?你要去为小师傅报仇,我们俩能袖手旁观吗?只要你想好了,我们就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和小爱刚一离开。苏老三就急不可耐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他不想让范芳菲和小爱知道自己要去为肖尧报仇,怕她俩知道了会阻拦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回到镇上,去找几个兄弟一起,先让他们发生摩擦,然后就可以撇开小师傅这件事,为他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苏老二见大哥和三弟都急着要去报仇,他也说出了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干嘛要找镇上的兄弟啊?就我们兄弟仨,还怕他们那一帮小混混不成?”

    苏老三根本就不想把为肖尧报仇的事假手他人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想错了,我们仨去,要是有人知道肖尧就是你小师傅,那不是为小师傅报仇也说不清,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找镇上兄弟,就是为了拖上他们,以后就是有人怀疑,也不能硬栽赃到小师傅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二弟说的在理,如果我们从这带人回去,那真要查起来,肖尧还是有嫌疑。家里那边就好多了,碗口不离锅边破,附近人打打闹闹正常。”

    三兄弟就此说妥,苏老三明天就要回去报仇。苏老大和老二合计一下也行,正好趁现在不忙,此事也是早解决早好。

    雨天路滑的石子路,肖尧和小玲坐在车上特别不舒服,颠簸的厉害不说,车子还左右滑行,小玲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多次歪倒在肖尧怀里。

    “安子,你会不会开车啊?我明明看到有平点的地,你非要走大石头上面轧,骨头都快被你颠散架了。你要不行,就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?你又没学过,开沟里去咋办?我师傅说了,下雨天,平坦积水的地方,下面泥土被雨水泡软了,容易塌陷。这雨天要从高的地方走,这样就不会把车轮陷下去,虽说颠簸的厉害,但安全的多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知道这理论对不对,但他确实没有学过开车,虽说短距离的玩过,那只是过把瘾,但这上路还真没干过,更别说在这雨后湿滑的石子路上了。

    由于车子摇晃的厉害,后来肖尧干脆就把小玲抱在怀里,不让她来回倒了。安子坏坏的一边开车,一边偷偷的笑。

    “你装完货就回去吧,别等我们了,我在镇上个吃个饭,自己走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厂长都交代了,要我带你一起回去的,你要是跑了,厂长找我要人,我到哪找你去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河边,肖尧一下车,就让安子装完货自己回去。肖尧想的是如此颠着难受,不如他自己走回去。不绕道,还近多了,他是真不想再受这罪了。

    可安子一口就回绝了,他哪里放心?他必须严格执行厂长的交代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就等,我反正是要到下午才回去,你要不着急,就慢慢等。小玲,我俩走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肖尧的德行,俗话说: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。离开了老头的势力范围,他就敢随心所欲。至于回去会受到什么样惩罚,他自会找理由、编谎言,得过且过。只要不犯大错,大不了罚跪一会。

    “装好你就回去吧,我们这去看牙,也不知道要不要排队,你放心,有我跟着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说的啊,到时候厂长要是怪我,你可别……。”

    小玲见肖尧耍起了无赖,知道他是不会着急回厂的,只好给安子吃个定心丸。安子也是拿肖尧没法,只得无可奈何的答应。

    小玲也想多和肖尧在外面玩玩,她一年到头,很少有机会出来。更难得的还是和肖尧单独一起,就算是没有按照厂长的要求按时回去,但她觉得自己回去解释一下,也没什么不可。

    雨季河水暴涨,一般小渡船码头都停运了,可这里是十里八乡进镇的聚集地。两人上了渡船,肖尧见渡船尾部,装上了柴油机做动力,船老大只要握好渡船的方向把柄,不用再费力划船了。

    肖尧自然要和船老大寒暄一阵,也胡扯解释一番门牙为何掉落。小玲想不到肖尧和开船的人还如此熟悉,连过河费是怎么也不收。

    过了河,沿着古老的街道,他俩一路寻找着肖父说的那个私人牙医诊所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快看,在那。”

    过了田岸楼,小玲眼尖,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斜插的门楣的三角旗,上面一个“牙”字,在随风飘荡。

    正如小玲所说,诊所里有不少人在等着。肖尧性子急,再看只有一个老医生,带着一个帮手,在给个人拔牙、诊断,进度很慢。排队的都是老人和小孩,他就不愿再等了。

    “小玲,我们先走,下午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谁知道下午人会不会更多啊。你要着急,你在外面转转,我来帮你排队。”

    小玲很清楚他们是来干啥的,回去晚点不要紧,要是今天没把该做的事做了,那她回去也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是来做模子的吧?你别着急,我一会就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老医生一眼看到肖尧缺失的三颗门牙,就知道就是上次肖厂长来咨询过的孩子。年纪轻轻的,想掉一颗门牙都不容易,除非外力至伤,少有一下缺失三颗门牙的。

    来他这里看牙的人,一般都是老人和小孩,小孩是牙齿不齐或是虫牙、脱牙不掉来拔除,老人是到了年龄,牙根不稳,牙齿坏了脱落,安装假牙。

    “做模子?我是来装假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哪有第一次来就能装假牙的?小玲,你去调碗石膏。”

    就在小玲吃惊的想要搭话的时候,只听那个助手清脆的答道: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了一笑,感情这里的女助手也叫小玲。他对着小玲一挑眉毛,意思不言自明,那就是说她别自作多情。小玲看着肖尧那得意的嘴脸,气得一噘嘴,别过脸去不理他。

    刚进来时,肖尧还没注意这个女助手,现在听她和小玲同名,就特意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小玲穿着白大褂,罩住了稍微显胖的身材,年龄应该比身边的小玲大上好几岁。

    一个硕大的口罩,虽是遮住了她大半个脸,但那白净细腻的皮肤,还是很引人注目。她那弯如初三月牙的细眉,和清澈灵动的眼睛,可以想象出,这也是个不亚于身边小玲的美女。

    特别是她刚刚搭话时清脆甜美的声音,更让肖尧难以忘怀,他很想知道,这个助手小玲,取下口罩,会是怎样的一个美女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就是个大色鬼。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长时间把目光盯在女助手身上,小玲气得低声骂了一句。肖尧尴尬的赶紧收回目光,对着忙碌的老医生问道:

    “大爷,这做模子要石膏干嘛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到时候你就知道啦。不过你叫我大爷可不行,你是不是姓肖啊?综合厂的肖厂长是你父亲吧?他得叫我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个人发出的声音,小玲和肖尧同样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我是你老太太,我父亲就是你老祖宗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没等肖尧和小玲缓过劲,老医生快乐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,老太太,你是怎么知道我姓肖的?”

    肖尧很憋屈,虽说心里还怀疑,可是他在这就是孙子第八号,论起辈分,他不得不认账。

    “你爸早就来过啦,把你的情况跟我说了,问我能不能把你牙齿还原,怎样才能把你的牙齿搞好。这上为下啊,都是真心,又怎能不操心?可你就有再多的钱,也只能装假牙,你可把你老头心疼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调好了。”

    清脆悦耳的声音再次传来,肖尧一下又吃惊了。

    “爸?老太太,她是您女儿?”

    肖尧已经不自觉的用上了尊称。

    “是啊哈哈,你得叫她姑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,姑奶奶好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。我刚听你叫她小玲,我和她小名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玲和她父亲一样爱笑,可能是不好意思,让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小伙子叫姑奶奶,小玲婉转的重申了一下自己的小名。

    看着肖尧满脸的懊丧和尴尬,小玲捂着嘴,在一边眉花眼笑的。不过,这次没等肖尧有机会报复小玲,老太太已经端着一碗石膏,招呼肖尧坐到屋角的一个凳子上。

    姑奶奶小玲,拿来一个铁皮做的牙托,把碗里调的粘稠的石膏,用一个竹片,填满牙托凹槽处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