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三十七章:不做事才不犯错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没等肖尧和小玲吃完,肖父已经和分厂的叔叔一起走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厂里最年轻的司机安子。

    “你吃完了就和安子一起走,你到镇上去看牙齿,安子在河这边装货,你别在镇上贪玩,让安子久等。”

    肖尧本来真想着到了镇上,看过牙齿就去找赵平他们玩玩,可父亲这些话,把他的计划给搅黄了。他点点头,一口起喝完面前的绿豆粥,抓起一个米饺就走。

    “厂长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小玲看肖尧急吼吼的出门,她胆怯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,厂长这有我们在呢,你就放心去玩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几个叔叔哪能不知道小玲的心思?他们一起鼓捣小玲跟着肖尧一起走。可小玲却是等看到肖父也微笑着点头了,这才满面羞红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薇爱那天和张晓雅送走肖尧后,想叫小雅陪她一起去省城,可小雅说小爱去了还不知要在省城呆多久,就拒绝了她的邀请纠缠。

    自从思路镇这条土路铺上石子后,每天都有班车来往,晴通雨阻的现象一去不复返。小爱在肖尧走后,邀约小雅不成,当天就乘车去了省城。

    不过,小爱这是第一次独自前往,她一路都带着小心,没有和肖尧在一起那样心里踏实。好在这一路上平安无事,顺利到达。她在家里呆了两天,就做了两天的作业。

    她这天实在无聊,也不想做作业,就去找范芳菲玩。
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一个人来了?你肖尧哥哥呢?”

    看到周薇爱独自前来,范芳菲很是吃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一个人不能来找你玩吗?我看你是想我哥哥吧?你要是不欢迎我,我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哥哥又怎么啦?你不是和你哥哥形影不离的吗?你俩不会吵架了吧?”

    范芳菲伸手拉住作势要走的小爱,问出心里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跟哥哥吵架?你也太会联想了。肖尧哥哥被人打伤了,住院快一个月,他才出院回家,我就只好自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说什么?他被打伤了?还住院住了一个月?谁能把他伤得这么重?你可别瞎说诳我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被小爱的一句话,就给吓得两腿发软,她一连声的发问,就想得到小爱的一个否定。

    “我没瞎说,呜呜呜……芳菲姐,哥哥这次差点被人打死,几十人打他一个人,我在上学路上,遇到同学送他上医院,他浑身都是血,我当时就吓得浑身发抖,都走不动路了。呜呜呜呜……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一想到当时见到肖尧的场景,,就难过得不得了,她一边哭着,一边把事发的过程,对范芳菲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那他额头上和嘴巴上留下疤痕了吗?会不会看着好吓人啊?”

    “你才好吓人呢,哥哥还是那样,就是……就是少了三颗门牙,说话怪怪的,管不住风。你要是见到了,可不许取笑他。”

    小爱不满的怼了范芳菲一句,范芳菲这才放心的拍拍她那丰满的胸口,轻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没破相就好,没破相就好。那这事就这样完了?你肖尧哥哥也没说要不要报仇?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没说,佳佳姐不让我们在他面前提报仇的事,说是学校出面解决了。还说牵涉到什么老红军的后代,是一场误会。可能是不让哥哥报仇,具体如何我也不是太清楚。这些话,我们都没敢对哥哥说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听小爱说完最嘴一撇,轻蔑的说道:

    “误会?误会能把人打的重伤住院一个月?还不是官官相护,要是一般老百姓,敢下这么重的手?”

    “芳菲姐,我也不想肖尧哥哥去报仇,现在他人没事了,打他的人,也都赔了钱。他再去报仇,又打来打去,对谁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是担心肖尧的安危,她在肖尧面前还没敢说这些话,但在范芳菲面前,她吐露了自己的心声。

    范芳菲看着这个平常牙尖嘴利的小美人,此时知道轻重了,她心里一暖。范芳菲伸手拉着小爱的手,一只手在她俊俏的脸上抚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小爱真的长大了,也懂事了,难怪肖尧那么喜欢你。你不但人长得漂亮,心地还这么善良。你能这么想,说明你是真的成熟了,也是真的在爱惜他。只要你们联合起来反对他报仇,阻止他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肖尧哥哥把黄莉姐气跑了。后来好多天,她再也没来医院看哥哥。我看得出来,肖尧哥哥临走的时候,心里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小爱这句话,在范芳菲听来,一点也不亚于她听到肖尧被打伤的消息。她赶忙追问小爱,他俩为什么会闹翻了。

    小爱把知道的事情经过,对范芳菲讲述了一遍。范芳菲一下就陷入了沉思。但她想了半天,也没捋出个头绪。

    按照小爱说的理解,谁都会认为问题是出在那盆元宵上。可关键是,肖尧先是因为元宵难吃,才当众给扔了。但最后让张晓雅带话,又说那盆元宵很好吃,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

    这内里的原因,就连当时在场的王佳佳都没搞明白,范芳菲要是听了小爱一说,就能想明白那才怪呢。所以,范芳菲只得叹息一声道:

    “我怎么也想不通,他好好的为啥要扔了那盆元宵?按照我对他的了解,就算是黄莉做的元宵特别难以下咽,他最多说出来,也不会那么当众伤害黄莉的脸面,这里面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因素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芳菲姐。我和小雅也是这么说的。别说是黄莉姐,就是我和小雅做错了什么事,哥哥根本就不会发火,还会笑嘻嘻的安慰我们说,谁做事都会出错,只有不做事的人才不会犯错。”

    她俩为了肖尧和黄莉的事讨论半天,也说不个所以然,范芳菲干脆不再说这事,她带着忧心问道:

    “你肖尧哥哥在你们面前,一点也没有透露要不要报仇的心思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先是不能说话也不能吃东西,以后好了,就整天到晚和我们以及去看他的同学。听音乐、打扑克,都玩疯了,一句也没提过报仇的事。就是有人提起打架这事,他也一笑带过,不愿谈起。”

    小爱一边思索一边摇头,她确实没有听到一点,有关肖尧要不要去报仇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小爱,这不对劲。我要是猜的不错,他肯定会去报仇的。而且他就是不想让你们担心,才不会让你们任何人知道。他那脾气,无缘无故的被人打成重伤,怎么会轻易饶了那些人?”

    听到范芳菲语气里带着紧张,小爱也跟着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啊?除非我们天天跟着他,可是,这可能吗?芳菲姐,你确定你猜的不会错?”

    “我敢肯定没错,他不但会报仇,很可能他还会自己一个人去报仇。那样他就危险了,走,我们去找苏老三他们,告诉他们这事,看看他们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毕竟是一介女流,她对这事的判断还可以,你叫她想着如何猜测实施过程,那是她万万想不通的。去找苏家兄弟,也是她目前唯一能想到去帮肖尧的一条路。

    小爱听她说的邪乎,也是关心则乱,跟着范芳菲就一起来找苏家兄弟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大雨不断,河水暴涨,引得河道水流喘急,航运基本处于停滞状态。

    范芳菲和小爱找来时,苏家兄弟和一帮搬运工无事可做,正围着一张破桌子在大呼小叫的耍牌玩。

    两个美女的到来,自然引起一屋子男人的惊讶,可他们中有不少人都是认识她俩的,也就没人敢出言不逊。大家都抱着吃不到天鹅肉,但欣赏欣赏美丽的天鹅,也是很养眼的想法,一齐向着二人行注目礼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看什么看?我小师娘你们都不认识啊?再看我把你们眼珠子都挖出来。都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苏老三对着众人一阵呵斥,驱散了满屋子热血沸腾的男人,点头哈腰的对着范芳菲和小爱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苏老三,你下次要再敢说芳菲姐是你小师娘,我就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说对,小师娘不是小师娘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本来心思很沉,这会听到小爱和苏老三的对话,她不由得心情大好,她对着小爱假装生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我不是小师娘,难道你是小师娘啊?”

    范芳菲这话是对小爱说的,可苏老三以为是范芳菲在责问他,他赶忙接口道:

    “是是,是是,都是,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苏老三,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小爱气得正要发飙,范芳菲已经笑得捂不住嘴了,她连忙打岔。

    “小爱,不说这个,我们来是谈正事的,这些话你跟他扯不清。”

    苏老三听范芳菲这样说他,嘴上一点没动,心里却是活络开了,你们跟我扯不清?我才不想跟你们扯清呢。

    你们这些在小师傅身边的女孩子,有一个算一个,都是我的姑奶奶,这要你们不反对,我叫谁小师娘都是叫,又不会少了一块肉。

    苏老三在心里的想法,她俩如何能知?范芳菲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招呼小爱坐下。苏老大和老二听她要说正事,也已经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范芳菲让小爱把肖尧被打伤住院的事,再次对苏家兄弟说一遍。可还没等小爱说话,苏老三就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