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三十四章:探访黑山仙人洞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肖尧虽是闭上了眼睛,但他那从鼻孔呼出的深深叹息,小玲还是听到了。她不理解肖尧为啥会这样,也没有问,房间里一时只有她摇动纸扇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小玲,别扇了,你困吗?你要困了,你来睡觉,我给你扇扇。”

    本来有点睡意的肖尧,此时却突然完全没了困意。连续的阴雨天,天气也不是很热,他阻止了小玲继续为他扇风。

    “我不困也不热,你要是睡不着,就给我讲讲你那个同学,为啥为了一件衣服哭啊?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小玲随手把挡在眼前的刘海,往耳边顺顺,那娇俏柔美的动作,看得肖尧心神恍惚,他差点没忍住要把小玲搂在怀里亲吻的欲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这眼神好吓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玲,下次要是有人再对你说东道西的,你就给他点颜色看看。别管他是我的同学还是朋友,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。”

    等着听故事的小玲,被肖尧突然冒出的话给说晕了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谁在我面前说啥啊,你听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要谁说?那个贺席林,今天嘴里不干不净,传出去会损害你的名声。他要是今晚再敢喊你弟媳妇,你就给他两个大耳刮子,让他长点教训。”

    小玲一听此话,心里立即明白了,但她理解差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老同学之间的事,我可管不着,他爱叫啥叫啥,大小我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明白呢?这不是大小的事,我要是告诉他,说我们之间的关系,不是他想的那样,我怕伤了你不高兴?你说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小玲这下懂了,她哀怨的而看了肖尧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?你可不要忘了,你答应过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,我答应过你什么话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肖尧懵逼了,他一点也想不起来。小玲口里那“答应”的是什么话。

    “你别想耍赖?那是在周镇,在静儿的房间里,你对我说:要是将来没人娶你,我就娶你。这才一年,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?”

    人的一生会说多少话,绝对没有人能做出统计。谁又能记得住自己有口无心说过的话呢?这往往就会造成说的人是有口无心,而听的人却是的一辈子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肖尧一听小玲说出这话,挺身坐起,开心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不说,我还真忘了。可是你也不想想,那是有个前提啊。我们家小玲长的这么漂亮水灵,又是那么贤惠,都说一家养女百家求,你就是千家求、万家求也有,怎么会没人娶你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记住你刚刚说的话,我是你们家的小玲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感情肖尧说了这么多,小玲就听了五个字。她一边柔声的呢喃,一边轻轻的依偎到肖尧的怀里。肖尧想推开她,可真不忍伤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他俩之间的事,虽说双方家长没有坐到一起谈定,但在厂里,已经属于公开的秘密。小玲的那些女同事,就没少拿她和肖尧的关系开过玩笑。

    而小玲也从不否定或者纠正这一点,虽说没有最终落实,但她打心底里乐意。

    “小玲,你刚刚不是要听我那同学的糗事吗?我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佳丽在怀,肖尧内心一阵悸动,他可没有柳下惠的定力,但他又不敢有啥动作,就赶忙找借口,来化解这满屋春色。

    在周镇和肖尧爷爷家的时候,局限于当时的条件,他俩虽多次同床而眠,可肖尧却从来没敢对她起过歪心思,此时在厂里,肖尧就更不敢对她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,我就这样听。”

    小玲闻着肖尧那久违的体味,不愿就此移开,还把俏头在肖尧怀里拱了拱,闭上眼睛,等待肖尧的下文。

    肖尧的目的没得到,小玲反而半躺到他的怀里,偎的更紧。秀发上檀香皂的淡淡香味,伴随着她那少女独有的体香,强烈的刺激着正当青春年少的肖尧。

    男性的荷尔蒙爆发,弄得肖尧喘气粗重,心跳加快。某些不听话的部位,也蠢蠢欲动。以前没碰过女人,不知女人是啥滋味的时候,他还不会产生联想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不再是懵懂无知,算得上是半个老手了。他这会有贼心、没贼胆的感觉,令他是相当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呃,小玲你听我说,你这样我难受,我们还是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要说肖尧心里不想把小玲那样,那是假话,可是他不敢。若是换个场景,小玲若是也不反抗,他现在是绝对做不到目前的假正经。

    “我不,我喜欢这样。”

    小玲没有遵从肖尧的意见,罕见的任性一次。她听到了肖尧心脏激烈的跳动声,也感受到了他身体的异样。她那秀美的俊脸,已经烧的火烫火烫,心也跟着肖尧心跳的节奏,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薄薄的衬衣,此时就像没穿一样,肖尧感受着胸口传来的热度,还有那半球的柔软,肖尧苦逼往上坐坐,想拉开一点点距离。

    “嗯,呃。我和他是在三年前的夏天,也是在暑假期间,他老头上班的公社,过了河不远就有一座山,他不知从哪听来,传说那山上有个仙人洞。他来约我去玩,我就骑着自行车,和他一到去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分开自己的注意力,肖尧赶紧向小玲说起了他和贺席林的一次探险。

    贺席林的父亲,就在袁鸢他们那个公社当书记,过了河就是阮银所在的县,也是五洋镇三县交汇之一。贺席林每次去他父亲工作的地方,必经肖尧家门口。所以,他也经常到肖尧家玩。

    那一年的暑假,他一早来到肖尧家,神秘兮兮的说:

    “肖尧,我上次在我爸那听人说,过了河不远,就有一座黑山,山上有个仙人洞,那人说那洞很神奇,也很灵验,我俩一起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又来骗我出苦力,骑车带你去你爸那,找个借口来诳我吧?”

    肖尧疑似被他骗过,嘴上不得不谨慎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嘛?上次也不是骗你,是我们去迟了,人家表演结束了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虽说怀疑,但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就骑上车,带着他一起去他父亲的公社。贺席林这次确实也是很想去看看仙人洞。他把母亲让送给父亲的衣服放下,就催着肖尧和他一起出发。

    “看,就是河对面的那座山,人家说了,没过河,在渡口就能看到黑山。”

    肖尧他们的老家附近,几乎看不到山,果湖中间两座不高的山,都是很奇缺的存在。他兴致勃勃的和贺席林过了河,就打听去往黑山的路。

    俗话说:看山近,跑死马。他俩一路走一路打听,用了两个小时左右才来到山脚下。他俩来到山下的一户人家,把自行车存放在此。

    “大叔,听说这山上有个仙人洞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肖尧一边给家主递上香烟,一边随口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们上去,不要乱说话,要虔诚。惊怒了神灵,会有大祸临头的。”

    大叔看他俩太年轻,又不像是老实本分的农村孩子,就善意的提醒。肖尧满口答应,再怎么说,这趟没有白来,最起码可以看到仙人洞的风采。

    他和贺席林与大叔告辞,满心欢喜的开始爬山。

    现在的景区,登山路都修了台阶,登山就如闲庭信步。他俩爬的山路,可都是原始的小道。山上树林茂密,荆棘纵生。有时要边走边折断树枝或者藤条,才能前进。

    肖尧和贺席林一人手里拿着一根折断的树枝,一路走,一路打草惊蛇,驱赶着看不见的危险。好在黑山不高,也没看见毒蛇野兽,走的很是顺利。

    可就算如此,他俩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登上山顶。

    山顶很平坦,就像是人为在山顶修了一段笔直的大道,上面长满绿莹莹的野草,更像是大道上铺了一层绿色的地毯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山头,山顶上景色一览无余,山脚下远方的县城,都看得很清楚。山风吹过,带来一阵舒心的凉爽,他俩兴奋地在山顶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洞呢?”

    正在忘乎所以的肖尧猛然想起,他俩是来看仙人洞的,可这都到山顶了,也没发现一个山洞啊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哪知道?我也是第一次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贺席林很憋屈也很失望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没有啊,大叔还让我们要敬重神灵,不要惹怒神灵,这就说明仙人洞是肯定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“怪就怪我们上来前,没问问洞在什么地方。山这么大,我们就顺一条小路上来,要是在那个拐角边上错过了,我们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特意为了看仙人洞而来,现在两人都到山顶了,还不见仙人洞的影子,不郁闷才怪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会,听那大叔的口气,这附近,肯定会时不时有人来这山洞,那就一定会有路。哪怕是小路,就算人迹罕至,也会有迹可寻。可我们来时,都没看到有岔道,只能说明我们还没走到。”

    两人商定一会,决定继续往前,向着山的另一面前进。两人摸索着一边走路,一边寻找。又是好一会,两人走累了,就来到三块巨石的下面休息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这就是仙人洞?”

    贺席林坐在巨石的下面,抬头看了看由三块巨石交叉支撑,形成的一个很大的缝隙。在拐角处,还有人烧香、点蜡烛的残余,里面石壁上还有不少字迹。

    肖尧赶紧起身前去查看,可不是是吗,里面石壁上写着很清楚的三个字:“仙人洞”。

    这下可真是印证了一句古话,叫做:不见黄河心不死,见了黄河把泪落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