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三十一章:严防死守不惜命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在那通讯极其匮乏的年代,不出门,你都不知道邻村发生的事。而古时所传的“秀才不出门,便知天下事”,在肖尧看来那完全就是瞎扯。说难听点,这句话是在拍秀才的马屁,给秀才戴高帽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那只不过是因为秀才通过学习,掌握了相关的知识,知晓过去的历史,对未来有一定的前瞻和预判性,而对眼下的事情,秀才足不出户,岂能尽知?

    从肖尧家,到父亲工厂所在的公社机关位置,要经过一条内河,要在这条河埂上走约上百米,跨过用涵洞建成的不是桥的路面,才能到达。

    这条河埂,距离肖尧家,也不过就两里多地。肖尧还没走上河埂,远远就看到河埂上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小伙子,这里现在不能通过。”

    没等肖尧靠近,就有人过来拦住肖尧,不让他再往前走。

    肖尧站下,看着眼前忙碌的人群。他们有的在用麻包装上土,往河埂上堆积,也有的在挖泥挑土,加高河埂,还有人拿着大木板,粗木桩,抢修一段快要倒塌的河埂。

    “我很快就可以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看清楚了,他要经过的地方,现在没有倒塌,只是有很多人在加固加高。

    “再快也不行,谁知道这圩埂什么时候就破了,那会出人命的。快回去,我没时间在这和你啰嗦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耐烦了,他呵斥了肖尧以后,就连忙转身加入了护圩的行动之中。肖尧不死心,他先站那不动,等那人不再注意他了,他又往前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高高的河埂拦着,肖尧看不见河面,但那激流彭拜,河水咆哮的声音,他听得清清楚楚,令人不寒而栗,他心生退意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转身回家的时候,却听到远方“轰”一声巨响,肖尧抬眼看去,在他需要路过的河埂前段,汹涌的河水奔腾而下,瞬间冲入河埂下的农田,势不可挡的狂涌向低洼处。

    “是管涌的地方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圩破了,有人冲下去了,快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到下面,到下面,快快快。”

    惊叫声和呼救声不绝于耳,有经验的人,连忙带人往破圩水流的下游去救人。

    肖尧所占的位置稍高,是连接两个公社之间的交通要道。但这时水也漫了上来,从盖过脚面到淹过半尺多高的胶靴。肖尧赶紧把裤管高高挽起,水很快就没过他的小腿肚,他赶紧把狐狸呵斥回家。

    肖尧顾不得胶靴进水,他拔腿就向破圩的下游跑去救人,他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    好在这条河,只是一条在干旱时,用于引水浇灌农田的小内河。 破圩的下方,是大片广阔的农田,水势很快就散开,涌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没等肖尧赶到,随着河埂被一同冲下的两人,已经在大家的及时营救下,只是多喝了几口浑浊的河水,再就是被刚开始的激流冲的晕头转向,有点神志不清,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要先找到管涌位置堵住,你们非说下面要破,先抢险。”

    “这边不是安排人在找吗?没找到源头怎么堵?谁知道还没找到就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管涌”是水在大坝土壤孔隙中的流速增大,引起土的细颗粒被冲刷带走的现象,也有是在河水处于低水位时,一些小动物的洞穴所形成。

    “千里大堤,毁于蚁穴。”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上级命令严防死守的圩破了,这些不惜生命,日夜守护在圩埂上的人,这会相互埋怨起来。

    这圩一破,水位下降,险情是得到了解除,可农田里的庄家损失就大了,他们少不了要挨上级领导的一顿训斥。

    肖尧没帮上忙,趟着齐膝深得水,肖尧继续往厂区出发,这时险情已解除,也没人有闲心来阻止他过河了。

    肖尧出院回家,由于天气原因,肖父在见到肖尧进厂才知道。他看着儿子又是生龙活虎的站在自己的眼前,老怀大慰。

    “老王啊,中午多加两道荤菜。”

    肖尧来到厂里,只是到他父亲这报个到,顺便把进水的胶靴换掉。在他转身走后,肖厂长立即吩咐小食堂的师傅,中午给儿子加餐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还疼吗?”

    小玲看着肖尧那缺少三颗牙齿的口腔,心里很难过。在肖尧住院期间,她多次想去看望,可肖父一直不让,只说他现在没事,她也不敢不告而辞。

    “傻瓜,早就好了,是医院不让我出院,要不我早就回来。他们把那些没用的补药,使劲塞给我吃。我估计他们是卖不掉,逮着我这个冤大头就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会埋汰人,人家医生还不是为你好?”

    小玲对肖尧的歪理谬论很不赞同,在他俩继续瞎聊的时候,厂里下班时间到了,不少的年轻工人,早就见到肖尧伤后归来,但苦于在工作时间不能离岗,这一下班,都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人一多嘴就杂,这个问他伤势如何了,那个问他为啥被打伤了,也有人愤愤不平,怂恿肖尧去找回场子。一时间,七嘴八舌不停口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你们就不能说些好听的?谁要再敢撺掇他去报复,我立即就去告诉厂长,直接把他赶回家。”

    小玲听着听着就觉得不是那话了,她在肖尧父亲身边工作,知道这事马校长来找厂长谈过。她对于这些男同事鼓动肖尧报仇很不满,这其中的关键,她还是担心肖尧的安危。

    小玲一句话,浇灭了大家的煽风点火,他们又不敢对小玲怎样,毕竟她说的在理,只得悻悻的一一和肖尧道别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别听他们瞎咧咧,马校长来和你爸说过这事,具体怎么样我不清楚,但我听到你爸说这事他就不插手了,完全按照学校的意思来办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医院也听到一些风声,说是这次参与打架的人,全部都被记录在案,肖尧的医疗费用 ,都由他们按照医院要求,全额支付,至于后续赔偿,肖尧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但参与打架的人,都没有被抓。原因是肖尧的同学有错在先。他是在早读时,嫌路边的大鹅叫声吵了他,,他就拿起石头去砸,撵的一群鹅到处乱扑腾。

    养鹅的主人家赶来理论,他不但不收敛,最后还和主人家因言语冒犯动了手。而肖尧赶来时,他们一时认为肖尧是要来帮着同学打架的。

    这些村民,有不少人见过肖尧在操场练武,他们就来个先下手为强,在肖尧完全没有打架意识的情形下,众人一哄而上,把肖尧打伤。

    在这群人里,有六个人是亲兄弟,他们是一个老红军后代,其中有两个还是退伍军人。县里武装部也出面,和学校协商化解此事,要求控制事态发展,避免扩大影响,造成不良后果。

    肖尧当时在医院,先是只顾养伤,后来又是疯玩,听到这些杂乱无章的传说,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,他自己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小玲见她对肖尧说过之后,肖尧沉思不语,就上前拉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走吧,该吃饭了。这件事,你就别管了,你爸爸和马校长,会给你找回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道?这世上有多少公道?别人给你的公道,那不是公道,只能叫委曲求全。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如此回话,小玲的心情一下沉重下来,她知道肖尧不会就此善罢甘休,她看着走出房间的肖尧背影,心里暗暗决定,这事她得告密。

    小食堂,是厂里领导吃饭和接待外来客户的餐厅。这时候里面十分热闹,几个分厂的厂长,知道肖尧回来了,都放弃了外面的应酬,一起过来见见大难不死二公子。

    虽说这些人都是老熟人,肖尧背下和王叔、蔡叔的关系也很融洽,可他最不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吃饭,一来和他们在一起吃饭,肖父必定在场,还有就是晚辈和长辈一起就餐,肖尧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肖尧进门,少不得和这些叔叔还有个别阿姨一一见礼,回答他们那一句又一句的问题和问候,然后就是王师傅进来,摆满一桌佳肴,大家一起喝酒,庆贺肖尧安然归来。

    呆在医院快一个月,肖尧滴酒未沾,虽说他没有酒瘾,但他有点酒量,长时间不喝,闻到酒香,他也有点想喝了。

    这下肖尧也顾不得父亲在场,主动向在场的每一个人敬酒,都是一口一杯,喝得那叫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肖尧,刚出院,你慢点喝,少喝点。”

    全桌只有小玲和肖尧是晚辈,一同坐在酒席下首,她见肖尧左一杯右一杯的喝起来没完,怕他喝多了伤身,好意的提醒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,我没事,好久没喝了,今天我就和叔叔阿姨们喝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二公子,你今天要是喝个什么好歹,我可担戴不起。我俩喝过两杯了,我酒量不行,你别再找我喝。”

    酒席上唯一的阿姨,见到肖尧在说话时,肖厂长的眉头微皱了一下,她赶忙把自己摘开。

    “二子,小玲说的对,你不要再喝了。她是为你好,都多大的人了,好话歹话都分不清。”

    肖父一开口,肖尧一下就萎了,他看看小玲,不过也就看看,连瞪眼都不敢。

    “还有,打架这件事,以后你就不要再问了,也不许去报复人家。你三叔要来,都被我拦住了。静儿和你爷爷那边,我没让人说出去,爷爷和奶奶年纪大了,这事瞒着他们更好。”

    不给喝酒,肖尧已经很不开心,现在父亲又在这宣布不让他报仇,肖尧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