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二十六章:歇斯底里不讲理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傍晚时分,躺在病床上的肖尧,醒来的第一眼,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母亲。他见妈妈两眼红肿,满脸担忧。赶紧脸带笑容,就想对妈妈说:妈妈别担心,我没事。

    可他嘴巴刚要动,就是一阵剧痛传来,把他那满脸的笑容,都疼得扭曲变了形。肖母赶紧让肖尧不要乱动,并伸手为儿子抹平紧皱的眉头。

    在肖母的身后,站着王佳佳和张晓雅、小爱等人,她们的眼睛都红红的,脸上也都带着满满的心疼和担忧。

    在肖尧来医院的路上,就遇到了张晓雅和小爱,她俩看到几个男同学,背着满身是血,再度陷入昏迷的肖尧,只吓魂飞天。,两人既不去上课,也没有到校请假,直接就跟着来到医院。

    而马校长也是第一时间,安排人去通知肖尧的父母,肖尧现在情况不明,于公于私他都有及时告知肖尧父母的义务。

    王佳佳还是在肖尧被送往医院时,她才得知消息的。这消息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,差点没把她吓傻了。她把回去通知肖尧父母的事,义不容辞的揽了下来,是朱骑车带她一同赶去的。

    肖母这天正好也在厂里,见到王佳佳和一个同学特意来送信,说肖尧被打赏送去医院,做母亲的一下就慌了神,他不顾一切的让肖父放下手里的工作,带着几个工人,开车连忙赶到思路镇医院。

    等他到来时,肖尧已经做完了手术,人事不知的躺在病房里打吊。,她看到儿子那被鲜血浸透的衬衣,简直就要发疯了,她对着几个工人吼道:

    “你们快去省城,去通知他三叔,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要他们偿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冷静,不要这么沉不住气,医生不是说了吗,孩子现在只是失血太多,一时昏睡,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冷静?我儿子是去劝架的,又不是去打架的,把我孩子打成这样,你还要我冷静?要是我儿子有啥不测,我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平常非常和蔼的肖母,见到儿子躺在床上昏迷不醒,她变的有点歇斯底里,蛮不讲理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:孩子都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,做母亲的,宁愿自己受到伤害,也不愿看到自己的孩子受伤,这就是天下所有父母的心,这就是上为下的“真心”。

    “马校长都说的很清楚,参与打人的,一个也跑不掉,派出所已经给医院出具了证明文件,现在一切都等孩子好了再说,你再闹下去,让马校长怎么办?”

    肖父不是不心疼自己的儿子,正所谓:知子莫若父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儿子,不会无理找人麻烦。可是他作为一个男人,不得不从大局着想。毕竟这是是在学校发生的,如果撇开马校长,私自去处理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听说肖尧只是暂时昏迷,没有生命危险,肖父在医院待到午后,就先行回厂了。毕竟那么一个综合厂,几百号人,他必需回厂主持工作。

    见到母亲那满脸的担忧,肖尧心里很惭愧。自己长这么大了,没有时常在母亲跟前尽孝,反而让老母亲担惊受累,他不能说话,只能用打着夹板的手,拉住母亲的手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肖尧,全班同学都来看过你了,只是你昏迷不醒,他们又都回校了。他们说还会再来看你,让你好好养伤。曹老师也来过了,他说你放心,要是赶不上考试,你可以不用参加考试,一切以你养好伤为主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告诉肖尧这些,是想让他记住同学的一片情、一份心。肖尧点点头,但就这一下,带动了伤口,他疼得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她说你听着就好了,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肖尧妈妈赶紧吩咐,伤在儿子的身,疼在母亲的心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这两个妹妹,从早上到现在,一直不吃不喝不离开,我们怎么说也没用,大嫂说她俩,她们也只推说不饿不想吃,你得管管她俩。”

    听到王佳佳紧跟着就来告状,张晓雅和小爱急的直翻眼。可王佳佳理都不理她俩,一气把话说完。肖尧听了又是心疼又是宽心,他用眼神示意她俩尽快去吃饭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去吃晚饭,这里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你跟她俩一起去吃,回头给我带点,我在这看着他。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的眼色,她们都懂。王佳佳听肖母让她走,她反而催着肖母和张晓雅与小爱一起走。其实她也一直没吃东西,就是现在,她也没有一点胃口。她这样说,只不过是让肖母心里有点安慰。

    肖母怕她们在这争来争去的,引得肖尧着急,就不再和王佳佳客气,转身带着张晓雅和小爱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阿姨,这是您未来的儿媳妇吧?你儿子好福气,她照料你儿子可细致啦。”

    正在给肖尧查看伤势,更换营养水的小护士,见到肖母和张晓雅、小爱进来,满脸带笑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弄错啦,她是我表妹,和我们是一个村子的,他俩是同学,她现在是一只脚跨进门槛里啦。”

    听到肖母的解释,王佳佳是一脸的幽怨,即使将来做不成你儿媳妇,哪怕就是现在被人误会一下,她心里都甜丝丝的,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可肖尧母亲的这一只脚跨进门槛,也正是王佳佳心里的真实写照,想进进不得,想出也舍不得。

    小护士一下闹个大红脸,她带着歉意和惋惜,看看王佳佳那娇俏妩媚的俊脸,整理好手里的器械,冲着肖母点点头走了出去。张晓雅和周薇爱,却在一边心里偷着乐。

    “佳佳,你快吃吧,一会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大嫂,你也累了一天了,她们家有空床,你晚上去她们家睡觉。我在这陪着他,晚上困了,我就在那张床上休息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此时一心想单独陪着肖尧,她想赶紧把肖母和张晓雅她们支走。这个病房有两张床位,另一张床,到现在还没有人来。

    “佳佳姐,让小雅带伯母去睡觉吧,我在这和你一起陪着肖尧哥哥,我俩可以轮流守夜啊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说的合情合理,肖母看到儿子现在确实没事了,心里她也踏实下来。有她们在这守夜,她也放心。肖尧现在是不能说也不能动,看着他们在这商量,脸上连笑容都不敢露出。

    “伯母,您跟我到我家去吧,就怕地方小,委屈了您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打心底不想回家,可是她被小爱抢了先,又不能不顾及肖母的身体,小雅只好邀请肖母和他一起走。

    肖尧母亲犹豫了一下,但想想还是跟着张晓雅一起走了。只不过,那临行前的千叮咛、万嘱咐,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可她们走了没一会,朱习焕和王岩等也在晚饭后再次赶了过来,卫旗也和夏骄环等几个同班男同学,随后到来。

    肖尧看着他们,不说话也不能动,急得满脸是汉,小爱急忙用毛巾为他擦汗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没事了,你们在这,他不能和你们说话干着急,你们还是回去吧。回校顺便告诉同学们,过几天就要考试,等考完试,他也好些了再来看他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心疼肖尧,也顾不得客气,直接就让他们走人。不过她说的很在理,大家也没有见怪,对着床上的肖尧摆摆手,随即便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,来人你也不要管,早点养好了,就可以和大家说话聊天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大家一走,小爱赶紧安慰肖尧,边说边拿起芭蕉扇给肖尧扇风。就这样,她俩衣不解带,相互替换,整夜看护着肖尧。

    第二天,肖尧妈妈见他一时无发好转,王佳佳和张晓雅、小爱都不去上学,有她们三人在此照料,她在这里也帮上忙,插不上手。她心里还惦记着家里养着的家畜,就先回家看看,隔天再来。

    没俩天,就到了周末,已经转学走了的黄莉,不知从哪得知消息,匆匆来到病房看望肖尧,见到他头上打着绷带,嘴上贴着封口的纱布巴子,手臂上打着夹板,虚弱的躺在病床上,难过的珠泪涟涟。

    她要求留下在这里看护肖尧,但被王佳佳一番的苦口劝说,到了晚间,才很不放心的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连续几天,肖尧不能吃也不能喝,只靠输入营养水保持生命所需。肖尧都觉得他的胃快干瘪了,而口里和鼻腔那浓重的药水味,也折磨了他好几天,让他以后对医院的气味是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等到这天医生来帮他取掉封嘴的巴子,说不用再换药巴的时候,他深深的叹口气,终于可以解除封口了。

    周薇爱这里一听医生说不用再封口,而且可以进食的时候,她赶紧跑回去,说要炖鸡汤来给肖尧补补。可肖尧等她一走,只说嘴里太淡,还有怪味,就忍不住急着要吃东西。

    这不中不晌的,到哪有吃的?王佳佳无奈,只得来到医院外边的豆腐店,给他买了两块带有咸味思路镇的酱油干,这也是思路镇的一大特色产品。

    许久没吃食物的肖尧,一口咬下,只觉得比往常的山珍海味还要好吃。他狼吞虎咽,不顾王佳佳要他慢点吃慢点吃的一再提醒,没几下就把两块吃完,嘴里还一叠声的再要,王佳佳只得再去买来几块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