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二十五章:围殴痛打落水狗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距离黄莉转学没有多久,就到了六月底,期末考试也即将来临就在六月最后一天,肖尧复习功课一夜没睡,天一亮,他就拿着英语书,到东边打水机房的小渠边河埂上,去背英文单词。

    等他觉得差不多到了吃早饭的时候,他穿着拖鞋回到寝室门口,想换了鞋子吃早饭。

    “肖尧,快,有村民在打我们学校的同学,你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教导主任余老师看到肖尧,急忙招呼他去救学校同学,可他情急之下,没有告诉肖尧地址。

    “就在校后操场外的马路上,你快去,我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看到教导主任如此急切,肖尧也不敢怠慢,他来不及换掉鞋子,穿着拖鞋就跑向操场。

    他来到操场入口,就看到在西边的马路上有十来个人,手里拿着各式农具,在围攻毒打一个学生。肖尧也是忙中有错,操场和马路之间,隔着一条一米多宽的水沟,肖尧跑到操场西边尽头,被水沟拦住。

    到这时候她已经看清了,那个被围攻的学生,正是自己的铁杆好友卫旗。那些村民,正不管死活的围殴他,虽时都有被打重伤的可能。

    肖尧没有时间再绕过水沟,他后腿距离,一个助跑,高高跃起,生生跳过了水沟,直接来到马路上。可她在跃起的时候,他的一双拖鞋在他落地时,已经和他的脚分离,掉落在马路上。

    肖尧越过水沟,离着打架的地点还有几十米的距离,他光着脚,忍着疼,向前跑去。耳边就听有人说道:

    “这家伙来了,听说他会武,我们还要多喊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经常看到他在操场上练,多带些家伙。”

    肖尧只顾想着去救人,根本没去理会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,别打,有什么事,等老师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肖尧冲进战圈,随手拽开几个围殴卫旗的村民,把他拉起,护在自己的身后。就在这档口,一条皮带兜头抽向肖尧,肖尧举手挡住,但被皮带缠绕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还没等肖尧抽开手,又一条皮带迎面抽来,肖尧只得用另一只手去挡架。如此一来,肖尧两条手臂同时被缠住,手握皮带的人分别尽力向两边拽,肖尧一时门户大开。

    看着再次迎头落下秧杈,肖尧无法闪身,只得歪头斜身避让。但他双手被缠住,活动受到限制,锋利的秧杈尖端,擦着肖尧前额的头皮划过。

    一道深达半个厘米,长约三吋的裂口,鲜血狂涌而下,触目惊心。裂口处顿时涌出大量的鲜血,遮盖了肖尧的双眼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摆脱两根皮带缠绕的过程中,肖尧又听到脑后生风,他赶紧矮身,想要躲过后面的偷袭,但为时已晚,同样是一根皮带的铁质裤带头,弯曲过来,击中肖尧的嘴部。

    击打肖尧的皮带,是当时非常流行的一种军用皮带,属于日常用品,也可在打架斗殴中,作为软武器使用。肖尧在家中和学校各有一条,但他很少系在腰上。

    后面偷袭肖尧的皮带头,直接打断了肖尧的三颗牙齿,那力度可想而知。瞬时灌满口腔的血水,肖尧都没来得及吐出,直接随同断牙,咽进胃里。

    可这些人还不肯罢休,除了几根皮带,很多人手里还拿着扁担、泥锹,锄头,秧杈等农具,一窝蜂冲了过来,这是要把他往死里打的节奏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肖尧不想还手都不行,他伸手抹去脸上遮住双眼的血水,抬手架住一根攻击他头顶的扁担。

    不知是扁担不结实,还是使用扁担的人用力太猛,在肖尧架住扁担的一刻,扁担和肖尧手臂的接触点断开,断掉的扁担稍,砸在肖尧的眉梢上。

    肖尧此时顾不得剧痛的小手臂和砸中的眉头,他随手抓住来不及回撤的扁担,顺势一带,闪身靠近拿扁担的人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转身应敌,他脚下踩上一块尖锐的石头,一阵剧痛传来,使他身形一晃,被拿扁担的家伙,一个膝盖拱腰,光脚站在石子路面上的肖尧,踉跄着滚倒在路中央。

    肖尧身上最大的弱点,就在脚底板。打小练习站桩和排打功,也没练过脚底。他从来不敢光着脚走路,哪怕就是在土路和烂泥路上都不行。

    他一光脚走路,就会护痛、护痒,根本难以行走,这会又是在有很多尖锐石头的路面上,他更是立足不稳,根本就发挥不出有效的还击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肖尧才正真体会到,什么叫好汉难敌四手,恶虎还怕群狼。先前围攻卫旗的村民,不过十来个人,而这时候,加入围攻他的人数,已达二十多人。

    卫旗被肖尧护走,远远的站着不敢上前营救,虽说没人再攻击他,但他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?他都已经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肖尧一下到地,那些村民立即围了上来,就像痛打落水狗一样,把四周围实,拿着各色农具招呼。还有人捡起路边的砖头、石块,一通乱砸。

    躺倒在地的肖尧,这样反而更好的施展手脚。他眼观上方,手脚并用,使出乌龙绞柱,把攻击来的家伙一一挡住。

    趁着一个间隙,他从周围的人群里,用双腿夹住一人的脖子,卷到自己的身前,将他覆盖在自己的身上,阻挡众人的围攻。他在那人身下,随手一个锁喉,扣住了那人的喉管。

    “你们再不停手,我就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那人被肖尧紧紧扣住,吓得手足乱舞,喉骨上的剧痛,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,你们别打了,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那人艰难发出的求救声,虽说嗓音都变了味,但还是阻止了众人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有种你放开他,我和你单挑。”

    有人用这种话语,想来解救肖尧手中的人质。可肖尧此时失血过多,对这种不要脸的话,他已经无力再去计较,他只能用手里的人质,保护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在肖尧的身下,由于他多次使出乌龙绞柱,路面上形成了一个大面积的血染的圆圈。他身上的衣服,也被他自己的鲜血淋湿,白色的的确良衬衣,也被鲜血染成了红色,上面还站满了泥沙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手!你们无辜殴打我们学校的学生,还有没有王法了?同学们,把参与打人的人,全部记下来,我们报警,让警察来抓人。”

    马校长得到教导主任的通知,急匆匆的带着老师和学生赶来。但仅仅就这一个时间差,肖尧已经被重伤倒地。

    虽说村民在打架时都异常凶狠,可他们对于马校长和学校老师,还是非常尊敬的。听到马校长的话,参与打架的人,都一下做了鸟兽散。

    马校长急忙上前拉开肖尧手中的人质,把倒在血泊中,快要昏迷的肖尧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由于流血过多,肖尧的脑袋有些晕眩,可一看到马校长,他当即清醒了不少,在他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:糟了,这下要被父亲知道了。

    肖尧立即挣脱马校长的手,有些惊慌的说道:

    “校长,我没事,不是我先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,事情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马校长看着眼前就像血人一样的肖尧,心里非常担心。这肖尧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他如何向肖尧的父亲,自己的老朋友交代?他赶紧让教导主任安排人送肖尧去镇上医院,自己留下善后。

    肖尧为了逞强,拒绝了余主任要做担架抬他去医院的建议,在几个男同学的搀扶下,硬撑着走向思路镇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坚持走多远,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了。来到医院后,他是躺在手术台上,被缝针的剧痛,再次痛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绑着我?”

    他稍一清醒,就感觉到自己的四肢被捆绑在手术台上,头部也被人用大力按着,虽说牙齿不全,但他还是惊恐问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麻药,怕你乱动不能缝针,只好把你捆上。”

    肖尧无力的把僵硬着的脖颈耷拉下来,医院没麻药?这不是坑人吗?刚受伤的时候,他还不觉得有多疼,这时候的疼,是那么的清晰,正可谓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“你被打掉的的牙齿呢?有两个是连根掉了,拿来我可以为你缝上,还有一根是断掉了,剩一半牙根断在牙花肉里,我要把它挖出来,你忍着点,这比缝针可痛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牙齿?被我咽到肚子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做手术的医生听到肖尧这样说,也不再多话,直接把一块布盖在肖尧的嘴上,接下来,也不知道他用什么玩意,支撑开肖尧的嘴,肖尧的嘴被撑开到极限,不能合拢。

    这些做手术的医生,对于打架斗殴,受伤来做手术的人,没有一个医生会同情。这没麻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估计就是有,也不会给肖尧这样因打架受伤的人使用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潜意识里,你既然打架都不怕,做手术,这点痛,算什么?

    被五花大绑在手术台上的肖尧,此时的感觉,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,在一阵又一阵的剧痛中,他再次陷入了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等肖尧再次醒来时,他已经躺在一间病房的病床上,左手臂上打着吊针,整个嘴巴被一个纱布巴子封堵,右手臂被扁担砍过的地方,也打上了夹板,头上用纱布箍了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