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二十三章:月光下的小竹林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孤单的夕阳,很不甘的渐渐西沉,在落日的余辉里,一对小青年,在不算宽阔的石子路上,慢慢的前行。在他们背后的晚霞,也是那么无奈的逐渐失去霞光,归于原色。

    失去太阳光的反射,天边的晚霞,逐渐没了耀眼的色彩。变成了灰的,白的,还有暗黑的。总之,借来的光辉只是一时,而永恒的明亮,却难免一世孤独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走了一天了,早点回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走过百重小桥,刚到中学门口,肖尧就催黄莉回去。他也想早点走,趁着天色没黑赶到思路镇。可黄莉不回话也不撒手,挽着肖尧的左臂不放。

    “送君千里终有一别,你明天还要上课呢。别到了新学校,把成绩掉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报到,不上课也不要请假,你别催我,我想回去,就会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对于肖尧的再次催促,黄莉明显不高兴了,她也知道肖尧这是为她着想,可他这份情,她不要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轮圆月,迎面升起,在远方的树梢上,显得很大很亮,是那么晶莹皎洁,为眼前依依不舍的一对恋人,照亮脚下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十几啊?月亮还挺圆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了差不多一天的路,该说的都说了,不该说的也说了。有人说,恋人之间,有说不完的话,聊不尽的话题,但大多数都应该和肖尧现在一样,是在无话找话。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十五、就是十六,你看它那么圆,可惜我们却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他俩此时已经走了很远,黄莉说到这里很伤感。她那娇小的身材,在这月光下,更显得柔弱、单薄。肖尧把单车掉过头,对她说道:

    “你坐上来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黄莉这次没有拒绝,她温顺的坐上后座,紧紧地抱住肖尧那健壮的腰身,把俏头依偎在他那厚实的背上。虽说这动作,没有第一次时那样的惶恐和羞涩,但那满满的幸福感,却是丝毫没有减弱。

    两人漫步和骑车的速度,那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可还没等肖尧骑车带着黄莉到中学门口,黄莉在后面喃喃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我现在还不想回去,我还没坐够。你掉头,骑到我们刚刚回来的前面,那里有一片竹林,我们到那里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困?不累吗?”

    肖尧嘴里问着,但没有停车,直接骑着在路上兜转车身,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月色下的竹林里,一片安宁。被竹叶撕碎的月光,斑驳的撒落在竹子的身上和根部,显得那么凄凉和无奈。轻轻的一阵微风划过竹林,那“唦唦”的声音,更是存托出竹林的寂静。

    “你没带烟吗?”

    “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天我都没见你抽烟,我想看你抽烟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搞不懂黄莉为何突然会说这样的话,他本来就抽的不多,一般都是在看到别人抽烟的时候,才会带动他的那一点点的烟瘾。

    他今天双手一直都被占用,两次吃饭,都在赶时间,他哪有那份闲情逸致的功夫来抽烟?

    此时被黄莉一提,他到是有了抽烟的欲望,即便不想抽,他也会满足黄莉这个愿望的。

    “在学校,我每天白天能看到你,晚上也时常梦到你,哪怕我们不说一句话,我也很满足。可是以后,我就只能在梦里见到你了,我只能把梦里的你,也当做白天的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肖尧吐出的眼圈,黄莉心神惶惑,她无法表达现在的心情。肖尧被她这样一说,也弄得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斜靠在一根竹子上,单手把黄莉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黄莉,你别这样说,这里又不是很远,我骑车一个多小时就能到,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把还没抽几口的烟卷,掐灭在竹竿上,双手抱住黄莉,就想亲吻。

    “不要,等和你分手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从来不拒绝肖尧亲吻的她,这次没有让肖尧得逞。她给出的条件,让肖尧一惊。

    “分手?为啥?”

    肖尧把黄莉的分手理解岔了,黄莉见他如此吃惊,心里非常安慰。

    “傻瓜,你不是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吗?难道我俩就在这路上走一辈子?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现在就送你回去,到小桥上。”

    竹林里,在斑驳月光下的黄莉,此时是娇羞无限,肖尧也难以抑制他那想亲吻她的欲望,急切的想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“里面是什么人?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竹林外一声断喝,打断了这一对恋人的卿卿我我。肖尧眉头深皱,他俩躲在竹林深处你侬我侬,没招谁惹谁,这时候来打搅他,他可不乐意。

    竹林外的这条石子路,是黄莉她们所在县城通往五洋镇的。五洋镇是千年古镇,位于三县交汇之处,这三个县城,都有通往古镇的道路。

    五洋镇虽说是属于肖尧身处的县城,可相对于其它两个县城,距离却是最远的。古镇又跨过思路河,就像是一块飞地,完全被另外两个县的地界包围。

    那时的地痞流氓,屁精王八贼,比比皆是。不管什么时候,特别是在晚间,他们三个一群、五个一伙,有事没事就在外瞎晃悠。

    但那时的这些人,基本上不会去做偷鸡摸狗,偷吃扒拿之事,只是到处显威,找存在感。

    竹林外的几人,就是晚上闲来无事,在路上耍威风,路过竹林时,看到竹林外停放着一辆自行车,听到里面有男女说话,以为他们是在里面做那苟且之事,这才大喊一声,想来找找乐子。

    肖尧让黄莉呆在里面别动,他寒着脸走了出来。看到眼前站着五个人,心里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你们走你们的,我不想和你们啰嗦。”

    “吆呵,看你满脸不高兴,干坏事还不让人说?把那女的叫出来,屁大的小孩,就知道钻竹林干坏事,还有没有家教啊?”

    其实,这片竹林里,竹子盘根错节,长势比较密实,根本就没有能让两人共同坐下的空地。否则,肖尧也不会累了一天,只是斜靠在竹子上和黄莉聊天。

    肖尧这时被人这么义正辞严的辱骂加教训,他是火气上涌。若不是考虑到这是在黄莉的家乡,肖尧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动手教训这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他隐忍不发,那几人见他独自一人不说,还是那么小小年纪,就越来越放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是舍不得还是不敢啊?你要是不让她出来,我们就进去把她拖出来,顺便教教你怎么玩女人?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啊呜,臭小子,你敢动手?”

    几人一同大笑,*的笑声,刺痛了肖尧的耳膜。肖尧此时已经是忍无可忍,那又何须再忍?肖尧这次不是用掌,而是直接一拳,重击在说脏话那人的嘴巴上。

    “打他,打他,一起上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不想活了,在我的地盘上,你还敢动手?”

    一轮圆月,高高的挂在半空,皎洁明媚的月光下,碎石凄凄的路面上,一场恶斗拉开序幕。肖尧不敢离开竹林的入口,他守住位置,既可防备腹背受敌,又可阻拦住想要进去对黄莉不利的人。

    那几人见肖尧只管攻击冲上去的人,不敢离开位置追击,也知晓了肖尧的意图,有两人就绕开正面,从另一个方位,想要进入竹林。

    本来双方只是偶然相遇,口角上的争执,无冤无仇,肖尧只想让他们知难而退。可这会他们一分兵,肖尧着急了,为了不让他们发现黄莉,立即加重了出拳的力度。

    他着急是因为这里离黄莉家不算太远,他怕难免这几人里有认识她的,肖尧可不想让他们看见黄莉,这个险他不能冒。

    “别出来!”

    肖尧在回头观察之际,看到黄莉不放心他,不顾一切的想要过来。他大喝一声后,随即冲进三人的包围圈,连续两拳,击中两人的眼眶,紧跟着又是一脚,踢得最后一人仰面倒下。

    在人多的情况下,肖尧不敢前出,担心背后受到攻击,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。可他们这一分兵,眼前三人,对肖尧来说已经够不成威吓。

    他攻击对方的眼睛,也是怕他们认出黄莉,以后传扬出去,损害黄莉的名誉。被击中眼睛的两人,头晕眼发黑,两人都双手捂眼,蹲到在地。

    肖尧正要对踢倒在地的那人,采取同样的封眼方法,去打击那人的眼睛。准备绕道的两人,见情形急转直下,也折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肖尧又回头看了一下黄莉,见她站在竹林边,但背转了过去,知道她领会自己的意思,这才又和攻击回来的两人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仅剩的两人被肖尧打的节节败退,眼看不敌,被踢到的那人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别打啦,别打啦,我们认怂。”

    这人倒也识趣,打不过就直接认怂,而不是说认输。

    “滚!现在!立刻!马上!”

    已经被肖尧打的鼻青眼肿,十分狼狈的后两人,见肖尧停手不打,这才急忙扶起还蹲着的两人,伙同认怂之人,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月光下,肖尧也很狼狈,衣服扣子被撕扯开,掉的一个不剩,在他强行攻击两人眼睛之时,那个被他踢了一脚的人,也攻击见效,肖尧的左脸,被他重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对战后两人时,肖尧没有下重手,相互对打之中,也受了点小伤,上身的衣服,也被扯烂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