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二十二章:十八相送都不止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肖尧心里很不爽,他搞不明白,为什么黄莉爸爸要借着自己是老师的身份,同时把司耀连也转过去。他想问,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,反正已经是他改变不了的事情,那也就只能顺其自然了。

    这件栀子花事件。三个当事人,唯独肖尧没有受到处罚,这当中有什么猫腻,肖尧不得而知。但他总觉得,是自己的一个行为不慎,最终害了黄莉。

    而方存建虽说是咎由自取,但他临行没有向肖尧告辞,这让肖尧心里也产生不小的内疚。

    这一夜,王佳佳和肖尧,一起陪着黄莉说了很多也聊了很久,两人都不舍黄莉离去,可她父命难违,再加上栀子花事件,闹得满校风雨。黄莉在此,也会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,她也有一走了之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一直聊了很久,肖尧决定第二天不上课,送黄莉去新学校。但他们也没有聊通宵,毕竟明天还有几十里路要走,王佳佳还得上课。

    在第二天的早饭后,司耀连挑着自己的床单被子和箱子,肖尧把黄莉的物品,全部码放在自行车上,他推着单车,没有一点顾忌和黄莉并肩而行,大大方方的为黄莉送行。

    在路上,他们迎面遇到张晓雅和和周薇爱骑车过来,她俩急忙下来询问,黄莉和她俩低语了几句,她俩要求一起送她,被肖尧一口回绝了。

    司耀连挑着担子,远远的在前面独自行走。他俩在后面推着单车,不急不缓的前行。在此时,肖尧的脑海里,竟然想到一个古老的故事,那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十八里相送。

    “从我们学校到百重中学,恐怕十八公里都不止吧?”

    “听人说,离我们家有小三十里,你要是走不动,我……我自己行。”

    肖尧突然问起路程, 黄莉还以为他担心路太远,走不动。但她后面的一句话,说的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从我们学校到你家,差不多有七、八公里。这点路,我怎么会走不动?我是在想,我送你比梁山伯送祝英台还远的多。”

    黄莉一听肖尧拿这个悲剧来比喻,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不满的埋怨起来: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说点好话?尽说这些不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肖尧心里也一惊,这故事里的一对有情人,生不能同床,死后才同穴。到最后,是化蝶相随。凄美的爱情故事,千古流传。

    不过,肖尧倒是没想太多,反而一脸嬉笑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还能说出来什么好话?一句话都把你说转学了,我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”

    这次黄莉没有接话,他们已经到了思路镇的渡口,司耀连站在码头,回头看着他俩慢慢靠近。黄莉走近肖尧左边,一同站在那等候渡船。

    司耀连在班上,是属于不被人注意的角色,他不但面像长得很老实,平常和同学之间接触也不多,即使和大家在一起,也很少说话。

    肖尧一路走,就一路在后面不断的看他,对于黄莉父亲如何知道这件事,肖尧怎么也想不通。这当中没有休息天,如果隔了一个星期天,肖尧肯定会怀疑就是他告的密。

    可他和黄莉同时转到同一所学校,又不能不让肖尧怀疑。肖尧也问了他为何转学,他只是说百重中学附近有他家亲戚,不用住校,还说虽然离家远一点,但不用过河,也更方便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老实人,肖尧也没法多问。他现在很后悔,那次偷到司耀连的情书,没有打开看看,肖尧到现在也没弄清楚,他那封情书是写给谁的?

    当时要不是心理作怪,要当什么正人君子,他现在也没这么纠结了。现在想想,都偷人家情书换包子吃了,这正人君子还存在吗?

    看到肖尧和黄莉来到近前停下,司耀连反而把目光投向河面。

    “司耀连,过了河,你来推车,我帮你挑担子,给你换换肩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挑担不行,我推车也不麻利,你们走得慢,我累了,还可以歇歇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肖尧对他发出的善意,司耀连头也不回的否决了,也难得说了这么多。肖尧真想问他上次的情书是写给谁的,可话到嘴边又不问了,很明显,就是问了也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过了河,有两条道可以去往百重中学,一条道是从黄莉家经过,路窄,但要近许多,还有一条就是大路,就像是一个直角三角形,两条直角的边是大路,而斜边就是小路。

    按照肖尧的想法,推着单车走大路,虽然绕路,但要好走得多。但对于司耀连来说,走小路大路都一样,但大路就远多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想从家里过一下,顺便换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黄莉这一要求,决定了他们必须要走小路,肖尧也没多说,点点头,就跟着司耀连一起,走向右手边的小路。肖尧心想着,到了她家,也许可以打听一下是谁来告密的。

    然而,肖尧一到黄莉啊,肖尧的小心思就没了指望,她家没一个人在家,农忙季节,都干活去了。由于时间关系,黄莉也没敢说留肖尧在她家吃饭,她匆匆换了被子和床单,就与肖尧一同启程。

    “真不好意思,你到我家来,一口开水都没喝上,到前面集上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在经过司耀连家门口时,他已经在等着他俩了,他也不说话,看他俩过来,就提前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司耀连,都到你家门口了,也不让我进去坐坐喝口水?”

    肖尧不是真要喝水,只不过看司耀连不等他俩到门口就走,故意来调侃他。

    “我家太乱,没开水,前面不远就有小集,可以买水喝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渴了,我到别人家问问,给你找点开水。”

    黄莉信以为真,眼里满是歉意。肖尧笑着摇摇头,三人一同走向村外的小路。等他们几人在一个小集上吃过饭,来到百重中学时,已经快到下午放学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黄莉没有直接去学校,她父亲把她安置在百重中学西边,一个临近的小学住宿。这个小学与百重中学之间,仅仅隔着一条小河,从百重中学南边校门出来右转,跨过小桥,就到了一排小学老师的宿舍。

    黄莉好像对这里很熟悉,她直接就来到一个房间门前,拿出钥匙打开门锁。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条桌,外加一条板凳,没有其它任何设施,可以说简陋到极点。

    铺床叠被,对女孩子来说,是很简单的事情。肖尧和司耀连没等多久,黄莉就整理好了床铺。

    “我二舅家还在前面一点,你们去吗?”

    “你歇歇吧,我骑车带他过去,”

    “他挑担子怎么带?”

    黄莉怕肖尧累了,也不想让肖尧走,可肖尧想知道司耀连在这的住处,他要去看看。而司耀连在这等着不走,可能就是不给他俩留下独处的时间,是想让肖尧和他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我先骑上,你坐后面把胆子挑肩上顺直,不要挂到别人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,就跨到自行车上,支撑好,让司耀连坐稳,这才双脚一用力,单车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“司耀连,你和黄莉都是新转学来的,以后在这,她有什么事,你要多照应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不用你说,我也会的。这里有很多我们原来初中的同学,没人敢欺生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司耀连回答,竟然用了一个“敢”字,这让肖尧对他一下就改变了往常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对来这个学校,很有把握,难道有靠山?”

    司耀连知道自己口误,引起了肖尧的怀疑,他想了半天才说道:

    “黄莉住的地方,是她父亲原来同事的宿舍,百重中学的老师,也有很多是黄莉爸爸的朋友和同学,谁敢欺负她?”

    没走多远,司耀连就说前面拐个弯就到了,这里离黄莉的住处确实不远,就算是步行,也只要大约十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“你进去把东西放下,我们回去叫黄莉一起吃个晚饭,吃完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肖尧停下单车,他要赶时间,人都没下车。等司耀连下车后,他一边掉头一边吩咐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不在这住一晚再走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吃过就回去,今天还不知道曹老师会不会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司耀连犹豫了一下,他懒懒的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你和黄莉去吃吧。中午吃饭,你就不让我付钱。这晚饭,想必你也不会让我出钱,我就不去吃了。我也累了,晚上就在舅舅家吃,省得来回跑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他说的也有理,远道无轻担,他也不再勉强,招呼一声,就独自返回了。

    黄莉在肖尧和司耀连走后,她也确实很累了,就和衣躺在床上休息,等着他俩归来。可她开门见肖尧只是一个人回来,她在关上房门后,就一头就钻进肖尧怀里,紧紧的抱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。”

    肖尧想告诉她,我们赶快去吃饭,他要急着回校,可黄莉直接不让他说话,就这样低头静静地抱着肖尧。肖尧也反手拥抱住她,心里一阵难受。

    此时无声胜有声,他俩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,就这样拥抱良久良久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对司耀连都说了,以后他会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,我不要……。”

    黄莉欲说又止,肖尧也不问她,拉着她就出去。

    “来的时候,我就看到了,过了桥,往回走一点点就有家卖吃的,我们先去吃饱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路上推着载满货物的单车,可把肖尧累坏了,中午匆匆忙忙的又没吃多少,他现在感觉很饿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