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二十一章:惹祸皆因栀子花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肖尧看着黄莉远去,又无比心疼的看看手里的花,苦笑着进到店里,他看看方存建理完了没有。方存建见肖尧手里抓着一大把栀子花,随口说道:

    “真香,你哪来的这么多花?”

    “是黄莉给的。你拿去吧,我去镇上转转,你理完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不知出于什么心情,肖尧不忍看着这些花,枯萎在自己手里,他把花递给方存建后,就闷闷不乐的离开理发店,漫无目的来到大河埂上闲逛。

    他独自逛了一会又觉无趣,就信步来到张晓雅家。小雅的父母和小爱都在,他们留肖尧一起吃了晚饭,才让肖尧回校。

    回到学校,天刚擦黑,肖尧又来到校后操场锻炼了一会,直到天完全黑了,这才去小渠边洗了洗,又来到教室。他此时不想去马校长办公室,就是不愿再看到黄莉采摘下来的栀子花。

    可他刚进教室门,王佳佳就从座位上站起来,迎面拦住了他,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才回来?曹老师让你不管什么时候回来,立即去他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着急找我干嘛?出了什么事?我可没惹他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可从来没舍得在这样大众场合呵斥过肖尧,他也被王佳佳的语气和神态吓着了。可他这段时间真没做啥坏事,也没违反学校纪律啊。

    “叫你去你就去,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推了肖尧一把,就像押送犯人一样,把肖尧看押到到曹老师的宿舍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在马校长办公室等你。”

    到了门口,王佳佳丢下一句话,自己却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曹老师的办公室兼宿舍里,黄莉坐在屋子的一角,满脸的泪痕,方存建垂头丧气的低头不语,曹老师看着两人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哪只手递花给他了?左手递的,我斩左手,右手递的,我斩右手。有你这样做事的吗?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,还没等他完全进屋,黄莉就泣不成声的责问起来。她那断然决然的态度和后面一句哀怨的口气,让肖尧心里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“肖尧,这件事影响很坏,也传遍了学校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把事情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原来,方存建接过肖尧递来的栀子花,在理完头后,就兴致勃勃的回到学校,他手里拿着栀子花,到处宣扬,逢人便说黄莉给他送了栀子花。

    他不但说黄莉给他送花,还添油加醋的向别人解说这栀子花的花语:你们知道吗?这栀子花,是代表坚强永恒的爱,是一生的守候的爱,是女孩最美的寄托;是永恒的爱与约定。

    本来男生是没人相信的,可当大家获悉黄莉回校,确实带来了很多栀子花时,也就将信将疑了。后来女同学再加入议论,这假话说多了也就成了真话。

    很多的事情,当事人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。方存建在食堂、操场和宿舍大肆宣扬,直到晚饭前,王佳佳和黄莉才得知,黄莉一气之下,就在班上找到方存建和他理论,但方存建一口咬定,说是肖尧说的。

    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送花这事,越说越邪乎,弄得纷纷扬扬。最后闹到班主任这里,黄莉说自己根本就没见方存建,而方存建只说是肖尧说的,这让曹老师也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学校不允许在校学生谈恋爱,这是当时的校风,也是校领导的硬性规定。自己班级出了这件事,他作为班主任,不但脸上无光,也是教育无方。

    他把方存建和黄莉叫到办公室,但就是找不到罪魁祸首肖尧。这才在班上下了命令,让肖尧随到随去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的花,你凭什么给他?他也配?”

    听完肖尧的解说,黄莉抬起肿胀发红的眼睛,厉声的谴责起来。根据肖尧原封不动的说法,曹老师和黄莉都明白,这是方存建将错就错,故意夸大其词宣扬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看着花枯萎在我的手里,又不能扔了,就只能随手给他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,你满脑子都是浆糊吗?”

    黄莉见肖尧很随意的就把自己的一片心给转交了,解释起来还那么的蛮不在乎,她气得骂了肖尧一句,起身捂着脸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方存建,今天的事情,你做得太过分了,不但没这事,就是有,你也不该如此张扬。我严重怀疑你的品性有问题。你回去吧,明天回家通知你父母,准备办理转学。”

    “曹老师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多说,这是学校规定,我可不想开除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曹老师和方存建的对话,肖尧的心也凉了半截,特别是曹老师最后一句:这是学校规定,我可不想开除你。肖尧听了都两眼发黑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你和黄莉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,我和她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?没什么事,一个女孩子会给你送花?小道消息的传闻,我可以当做没听见,但现在闹到这个份上,你让我这班主任还怎么当?你老实告诉我,你到底有没有和黄莉谈恋爱?”

    曹老师真是急眼了,他一改往日的稳健,对着肖尧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,有……。”

    肖尧嘴上含糊不清的回应着,心里却像十五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的。他在思蒙,怎样说才会对黄莉有利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有还是没?我单独找黄莉谈过了,她可都承认了。难道你还不如人家女孩子敢做敢当吗?”

    “有,可她不愿意,也不敢。是我死皮赖脸缠着她的。她怕传出去影响不好,才暗地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逼得肖尧如此回答,曹老师堆满一脸得意的笑容。他在心里暗道:就你这小样,还想跟我斗?你还嫩了点。

    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找黄莉私下谈过,只不过是恐吓肖尧而已,没想到效果奇佳。

    得到了肖尧的肯定答复,曹老师在心里也很纠结。黄莉是他班上的学习委员,即使忽略她靓丽的外表,也一向品学兼优,他怎么舍得让她转学走?

    可他作为执教多年的老师,深知学生在校谈恋爱的危害,现在若是不把她和肖尧分开,不说肖尧,对黄莉就是不负责任,那等于是害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在这大包大揽的,只要你敢于承认,后面的事情,你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从曹老师办公室出来,径直来到马校长的办公室,王佳佳正气鼓鼓的在里面等他。黄莉早先来过,她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怎么说你?就是把花扔水里,也不能把花给他吧?他那样的人,你还不知道?你看现在这事闹的,住校生都知道了,明天马校长肯定会知道,你说咋办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会这样啊?早知道,我挖个荡把花埋了,学学黛玉葬花,也不遭这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点良心吗?是你遭罪还是她遭罪?这从傍晚到现在,她就哭个不停,眼睛都哭肿了,你还说你遭罪?”

    肖尧被王佳佳质问,心里很不服,他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,至于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,完全是方存建单方面炫耀造成的。只要置之不理,也不会如此发展下来。

    “她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问?她不想让你看到她现在的样子,回宿舍睡觉了。黄莉回来就对我说,她是在镇上遇到你的,你当时怎么不和她一起回来?你俩要是一起回来,不就没这事了?”

    肖尧见王佳佳一脸的不甘心,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想些啥,他也有点疲倦,就想回寝室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意兴阑珊的想走,王佳佳赶忙追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还能怎么办?不让我在这念书,再转学呗,反正我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这么破罐子破摔的吊儿郎当样,王佳佳心里一阵难过,她费尽心思,把肖尧弄到和她同一所学校读书,可没想到仅仅一年,他就又要面临转学。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这么看着我吧?又不是生离死别的,再看,我可不敢保证我也会让你转学了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看着肖尧那幽怨的眼神,被肖尧这一调侃,立即改变成娇羞还怒,她明白肖尧说这话的含义,上次他对她粗暴的侵犯,她可是回味了很多次。

    “你敢!没心没肺的,就会胡作非为。她今天受了很大的打击,你明天要好好安慰安慰她。”

    谁知此事没过两天,方存建在没有告别的情况下,就悄悄的转学走了,而肖尧也在这天晚饭后,听到和黄莉同住在河对面的同学司耀连说,他和黄莉也办好了转学手续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消息,让肖尧有点猝不及防,他急忙找到王佳佳和黄莉,急切的询问司耀连所说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黄莉看着肖尧,眼里虽是充满不舍,但还是肯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跟曹老师说了,是我缠着你不放,不怪你吗?走,我俩一起找他去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别闹了,不关曹老师的事。不知道是谁将这事传到了黄莉爸爸耳朵里,是她爸爸把他俩一起转到百重中学去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下傻眼了,惊动了黄莉的爸爸,这就是无法改变的事实。至于到底是谁向黄莉父亲告的密,肖尧一直也无从知晓,永远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