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一十七章:好心当作驴肝肺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肖尧为新郎官和新娘子着想,不想让他俩多喝酒,怕把他俩喝醉了。这是好事,可周三却被他的好意,给弄得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肖尧做兄弟,那绝对是够处,亦可谓两肋插刀。可他那满肚子坏水,适当的时候,也会让做兄弟的吃不了兜着走。周三今天的状况,就是属于适当的时候,他不得不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我可以顺从你的意思不喝醉,但你必须把你的馊主意,改成了什么主意告诉我,否则,我这心里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事一定得先保密,说出来就没有神秘感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妹妹,赶紧的,给哥倒酒,倒满满的,我还是自己把自己喝醉的好”

    周敏被他哥一叠声的催她倒酒弄得莫名其妙,拿着酒瓶站在那犹豫。就连晓晴,也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倒酒啊,傻站着干嘛?你要是不怕受罪,你就不喝。”

    周三那略带夸张的表情和紧张的语气,引得一屋子人都看了过来。周三一看如愿的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,连忙发出声明:

    “各位老少爷们,阿姨、姐姐、妹妹们。我周三今天的大喜日子,我这兄弟憋了一肚子坏水,不知道要怎样来整我,于其担惊受怕,不如一醉方休。你们大家做个见证,这都是他逼我的。”

    周三就像大街上打把势卖艺的江湖艺人一样,突如其来的一番演说,引得笑声一片,把院子里都惊得不少人向屋里观看。

    肖尧没想到周三会来这一手,他连忙站起否认。

    “大家别听他在这胡说八道,我是好心好意不让他喝醉,新娘子都可以作证。他完全是倒打一耙,把我的好心当做驴肝肺了。”

    这边这样热闹,院子里有不少人都挤了进来。大家都看到了新娘点头,说明肖尧说的是大实话。两桌的老者,看着眼前青年人起哄,一改刚刚郁闷的气氛,都满脸带笑期待下文。

    “好心?你赶紧把你那好心收回去,我担当不起,你要是兄弟,就把你刚刚说的话,一字不漏的再说一遍,让大家看看你的好心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再说一遍吧,我们都没听见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有这么牛逼,我得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周三这一说,更是勾起了众人的好奇心,一句话能逼得新郎要自己灌醉自己,这可得好好学学,以后喝酒用得着。

    肖尧还在考虑,周敏却来维护哥哥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:我本来是想把你灌醉,可是现在我改变馊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听,这话没毛病啊,很光明磊落的把自己的坏心思坦露出来,改变了馊主意,就是不会再把你灌醉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新郎官,你这太邪乎了吧?要是有人改变了想灌醉我的馊主意,我感激来不及呢。看来这小伙子说的没错。你就是把人家的好心当做驴肝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还以为是什么话,把你新郎官着急成那样,至于吗?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数落,周三心里是有苦说不出,他们那样大众化的理解,是没错,但和肖尧打交道久了,他这话里的音,周三可是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也不是说就完全每人去反向理解,但今天的日子,就是要共同对付新郎官和新娘的,谁也不会帮着新郎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说风凉话,谁有本事叫他说出又改了什么馊主意,我就自罚三杯。”

    “新郎官,说来说去,你还是想把自己灌醉啊?你就是想,也别把我们套进去啊。”

    一场中午的酒席,就在这样毫无结局的辩论中结束,饭后,近道的大部分亲友都回转,但年轻人基本都留了下来,肖尧若不是为了晚上闹洞房,也都有了去意。

    下午和大家玩了一会扑克,肖尧独自一人溜了出去,花费了不少的时间,等他归来时,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笑容。

    晚上的酒席,只摆了六桌,吃饭的除了肖尧一行和送亲的人,就是周三的一些朋友和汽水厂的员工。这还是周敏硬性叫来的,说家里备的菜多,不吃就是浪费。

    周书记老两口累了一天,晚餐都没喝酒,很随意的吃了点晚饭就躲清静去了。这下子山上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,一个一个都小秃子打伞----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都还惦记着晚饭后闹洞房,几乎没人去刻意拼酒,虽说个个都喝了不少,但没人喝醉。这顿晚饭也用了不少时间,等大家都老母猪吃酒糟----酒足饭饱后,大戏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这时候了,你该透露一下你的馊主意了吧?毕竟咱俩是兄弟,你让我心里有底好吗?”

    在大家簇拥着一对新人进入洞房时,周三脚步都不抬,他一边被别人推着前进,一边向肖尧哀求。

    “我都不急,你着什么急啊?马上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闹洞房的时候,一般是没有娘家人参与的。大表哥酒后昏睡了一下午,晚上也没什么人找他喝酒,吃过晚饭,就和送亲的人一道,被安排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节目,都要有个主持人,今晚我毛遂自荐,就来当这个主持人,大家没意见的话,我要首先来定个惩罚制度,不管是谁,都必须遵守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就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惩罚严厉点,不能轻饶了他。”

    在这参加闹洞房的人,没几个不认识肖尧,他的建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。

    “你这叫什么话?我跟你有仇啊?还不能轻饶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这时候还敢凶我?你胆子也太大了,一会就有你好看。哈哈哈”

    闹哄哄一阵嘈杂,肖尧也不制止,闹洞房嘛,越热闹越好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也出个节目行吗?”

    范芳菲看着大家在争吵,悄悄的对着肖尧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那太行了。你先留着别说,一会定下规矩,再开始。你们也想想,有什么损人的招都使出来。”

    肖尧愉快的答应了范芳菲,还来动员张晓雅和小爱他们也加入,可他说的话就不好听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才不向你那样会损人呢,有招也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还是小爱可爱,你们这哥哥就是个损人的祖宗,你们可别向他学。”

    周三耳朵尖,小爱的话声音并不大,可他却听到了,正所谓对他有利,他听得格外清楚。

    “新郎官,我要是你啊,现在绝对不像你这样说话。我教你,不管谁说什么,你现在只能说两个字,就是好好好,是是是,其他话,多一个字也不要说,我真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的好心,这次没被周三当做驴肝肺,他很是认真的点点头,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大家静一静,我宣布一下惩罚要点,很简单,就是在场的人,如果大多数人,对新郎新娘的节目表现不满意,那就要一口气喝完一瓶汽水。唯一可以宽恕的,就是新娘的可以让新郎代喝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惩罚?我一晚上能喝十瓶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喝了酒,我还想喝几瓶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宣布的惩罚,大家都很失望。唯有周三在心里美滋滋的,什么叫兄弟?这就是兄弟!说是惩罚,其实就是变相的犒赏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满意,可以保留意见,谁有好主意,也可以提出,但最后的决定权在我,反正我是认定喝汽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提什么意见?太霸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新郎官,你和新娘子同意这样的惩罚吗?”

    “同意,同意,我举双手同意。”

    肖尧看看角落里发牢骚的人不加理睬,周三是满脸的得意,晓晴也羞涩的点点头表示认可。

    “不争了,还是开始第一个节目吧,新郎敬烟,新娘点烟,让我们先抽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来,接着。”

    周三立即应允,生怕肖尧被人说的动心,改变了惩罚的程序。但他递出的烟,没人伸手。他一下反应过来,乖乖的递到那人张开的嘴里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松开手的时候,那人嘴没动,没有叨住,那颗烟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递烟都不恭敬,罚一瓶。每掉一根烟,就罚一瓶。”

    刚开始,肖尧就宣布了惩罚令。

    “你那嘴是锅洞啊?就不能合拢一下?”

    虽说周三很乐意喝汽水,可这刚开始就被罚,他面子上过不去,气得给了那兄弟一句。

    “恶语伤人,再加一瓶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我错了,来,我一气喝两瓶。”

    小瓶装的汽水,一瓶大约三百毫升,周三喝的是心满意得,喝完他得意的抹了一下嘴,看向肖尧的目光,满满都是感激。真舒服啊,正好解渴。

    再次给人递烟的时候,周三学乖了,他把烟卷,塞进别人的嘴丫,晃晃不会掉,这才松手。直到散完一圈,再也没有掉下来的了。

    新娘子这时候跟在后面,准备用火柴给每一个嘴上叼着香烟的人点烟。

    “新娘子,你可要小心哦,一根火柴点一个人,如果没划着火柴,罚一瓶,一根火柴烧完,没点着烟,也要罚一瓶。”

    晓晴见肖尧那不怀好意的提醒,她转身来到肖尧面前给他先点,可她推开抽屉式的火柴盒,心里就一阵惊慌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