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一十六章:临时改变馊主意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肖尧的态度,即使小惠阿姨知道昨天他俩之间的事,但也不能理解。周敏更搞不懂,肖尧怎么会对晓晴的娘家人如此无礼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你叫他怎么吞回去?他比你大,先来敬你酒,是看得起你。你这样做法,是不是太不尽人情啦。”

    坐在首席的一位老者,都看不惯肖尧的做法了。不过,他的话,还是给肖尧留了情面。面对老者的指责,肖尧可不敢怠慢,他端起面前的酒杯,来到老者面前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可否容我先敬您一杯酒赔罪,然后,我再向大家解释,若是我错了,我自裁三杯。”

    老者见肖尧对待前者是那么倨傲,而面对自己的指责又如此敬畏,他心知他俩之间有着隔阂,这才“呵呵”一笑道:

    “赔罪不敢当,我酒量不行,今就舍命陪君子,再来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肖尧弯腰,降低自己酒杯的位置,用酒杯口和老者的杯底相互碰了一下,然后双手捧杯,抢先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伙子,你不是不懂规矩啊,看来你们之间矛盾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老者从肖尧与他碰杯的过程,以及肖尧刚刚的态度,完全明白了肖尧不是不懂规矩、不近人情之人。他把酒杯喝干之后,非常期待肖尧说出他和大表哥之间的故事。

    而在肖尧前去向老者赔罪的时候,张晓雅已经靠近周敏,在她耳边低声细语。小爱也不甘落后,向小惠阿姨诉说发生在送亲路上,他们在后面不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老者的话一说完,最急的就是这个大表哥了,他可不愿把自己的糗事,被肖尧当众公布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们年轻人之间有点小误会,那很正常,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?你都七老八十了,就别瞎打听了,与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不会尊重人的大表哥,即使偶尔装一下,后面立即就露出了原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,目无尊长,冥顽不灵,朽木不可雕也。”

    老者先是被肖尧抬得高高在上,现在被大表哥几句话仍在臭水沟里,气得他是吹胡子瞪眼。肖尧看都不看大表哥那可恶的嘴脸,连忙安慰老者坐下。

    此时,负责老者这一桌的酒司令,已经将肖尧的空杯再次满上,肖尧端起酒杯,带着歉意说道:

    “诸位长辈,小的酒量有限,不能一一敬酒,我这杯喝干,你们老人家都随意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,仍然是双手捧杯,一饮而尽,并把杯底向大家展示了一下,然后弯腰致谢。

    肖尧喝完这一桌,又来到位于上首的另一桌,用同样的方法敬酒。

    尊敬的话语,恭敬的态度,致敬的行为,让位于上首两桌的老者老怀大慰,一致夸赞肖尧有礼有节。

    肖尧带着得意的笑容,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,对着大家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大表哥和肖尧对待老人不同的态度,有着如此强烈的反差。都把刚刚肖尧对待大表哥的无礼,报以理解,一致认为他活该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堆笑的肖尧,周敏不无好气的埋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故意?我这是必须的。难道我过去敬酒,两桌的老人,我还能就敬一个?那我成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不说肖尧暗里藏针,回敬了大表哥想灌醉他的意图。只说大表哥被老者骂了之后,闷闷不乐的回到自己的座位,心里不爽到极点。

    都说酒醉心明,况且此时大表哥还没喝醉,他暗悔自己一时妄语,造成现在的被动局面。可他尽管冥思苦想,一时也想不到扭转局面的好计谋,只能在那喝闷酒。

    外面的新人敬酒,不一会也结束了。晓晴回到堂屋,看到大表哥一脸的落寞,完全不像平时那趾高气扬的模样,心里微微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晓晴在路过大表哥桌位的时候,悄悄的拉了一下周三的手臂,对他向大表哥努嘴。周三顺眼望去,见其情形,立即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昨晚的事,没人对他说,今天路上的事,他离得远,看得见动作,听不见说话,可以说也不知情。虽说大表哥在邻县是托关系,找人才弄了个办事员干干,但那好歹也是在县委大院工作的公务员。

    即使他这个身份不说,他也是晓晴娘家的大表哥,于情于理,周三也不能怠慢了他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,你这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新郎官来啦,我没啥,来来来,我们兄弟俩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见到周三前来问询,大表哥一扫脸上的阴霾,热情的拉着周三就来喝酒,周三不好推脱,接过大表哥端来的不知谁的酒,小饮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喝干了,你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大表哥一仰脖子,喝了满满一杯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,他不能多喝,这还有一家人呢,他喝多了怎么办?你也少喝点。”

    看到大表哥纠缠周三不放,晓晴赶忙帮着说话。大表哥脸上,又堆满了不乐意,周三一看他的脸色不对,赶紧喝光手里的残酒,含笑说了几句,带着晓晴来到肖尧这边桌上落座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把静儿叫到身边,周三就坐到肖尧身旁,晓晴顺势就坐到只有两人坐的周敏一侧。

    新郎和新娘,那绝对是今天的主角,周三来到此桌就坐,完全是因为他俩在这都好安置,这也是周敏先前有意安排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俩刚一坐下,邻桌的大表哥就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妹妹、妹夫,你俩到我们这边来,挤着贵客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话说的很在理,但因为先前发生的事,在场的所有人,都知道他的心思不会那样纯。

    晓晴看看他们一桌全是男青年,满脸都是为难的表情。她那个大表姐,可能是因为张队长觉得送亲女孩太多,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被留下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和肖老弟怎么挤,他也没辙。有地方给他坐,他就该知足啦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周三这话虽是带着玩笑,但也从话里的含义,诠释了他和肖尧的关系非同一般。可是这个大表哥,却完全没有听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和他算什么兄弟?咱们才是真正的兄弟,你那些边皮的兄弟,从今开始,都得往后靠靠啦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一句话让人笑,一句话让人跳,大表哥这话,一棍子打倒了一大片。他刚刚才把老一辈得罪了,现在又把小一辈一扫光,这不会说话,可真是比吃屎都难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两席的老人,都鄙夷的摇摇头,而满屋的小青年虽是都不高兴,但碍于场合,也没人计较。但他这话可让晓晴难堪极了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,你喝多了吧?没有肖老板,我和三哥根本就不可能认识,你又哪里能认识三哥呢?”

    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,晓晴这是在给大表哥解释,也是在给他下台的台阶。可他继续胡说道:

    “姻缘是上天注定,有没有他毫无关系。你说,你是认他做兄弟,还是认我做兄弟?”

    到此时,大表哥真的显出了醉态,他站在那摇晃不停。肖尧等人一直不作声,看着大表哥在那耍酒疯。周三怕事态发展下去,与大家脸上都不好看,赶紧顺着他说道:

    “我认你,认你。你喝多了,先下去休息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,喜酒不醉人,你都不知道吗?昨天我骂了他,他给我一个大嘴巴,今天我又骂了他,他屁都没敢放一个,不信你问问他?我醉了吗?”

    酒壮怂人胆是一点都不错,肖尧没好当场揭露的话,他现在自己说了个痛快。在他的脑海里,只是记住了周三说认他做兄弟的话,有周三在,他可不怕肖尧。

    周三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肖尧,肖尧只得苦笑着点点头。见到肖尧很大方的承认了,周三心里一阵悲凉。自从和肖尧认识以来,他深知肖尧的性格,可以受屈但绝不受辱。

    大表哥连骂他两次,他现在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喝酒,这在周三的眼里就是奇迹。可他知道原因,都是为了他的婚事,肖尧没有伤他,更是看在兄弟的份上,他才会一忍再忍。

    周三有心上前直接把这个敢侮辱自己兄弟的家伙掐出去。可碍着身边人的面子,毕竟晓晴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这时,和大表哥同桌的人见到周三脸色阴沉,晓晴眼里已经浸满泪花。他们赶紧连拉带拽,把大表哥弄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大家该喝喝,该吃吃,不要被醉酒之人的胡言乱语,坏了喝酒的好心情,也都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一直冷眼旁观没有说话的周书记,见到大表哥被人带着离去,赶忙招呼大家继续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的情意,哥哥我领下了,我们俩共同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本来是想把你灌醉,可是现在我改变馊主意了,我们满桌喝一杯完事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把拦住已经把酒杯举到嘴边的新郎官,招呼阿姨她们同引一杯,就算喝酒结束。这对新婚二人来说,绝对是照顾,可是肖尧的话,却让周三不敢领情。

    他这改变了的馊主意,难道会改为好主意吗?这不可能,剩下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比这馊主意还要馊得多的主意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