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一十五章:道不同不相为谋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最令周书记夫妇激动的,当属新娘子双手端着茶杯,恭恭敬敬的举到面前,改口称呼他俩“爸”和“妈”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一改口,他俩从以前的叔叔、阿姨,正式成了晓晴的公公、婆婆,二老当真是喜上眉梢。他们赶忙掏出提前预备好的红包,赏给称心的儿媳。

    拜堂仪式结束,所有来客,都被安排到布置好的酒席前落座。三间敞开的客厅,摆了满满的六桌,院子里也挤挤摆了十桌。

    周敏早已经把每人的座位落实下来,在她的指引下,都是相识的人围坐在一起。这样,就不会让彼此生疏的来客,同坐一桌,显得落寞。

    屋里的六桌,都是受人尊重的老者和周书记的同僚,还有就是女方的送亲人员以及准备撂过墙的红媒。肖尧他们作为远道而来的贵客,也被安置在其中。

    肖尧坐在位于大堂中间的一桌上,他还没坐下就已经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桌,除了他们一起来的五个人外,就是小惠阿姨、何碧香、田倩、袁鸢,按照每桌十人算,剩下的一个位置,肖尧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。

    感情他来喝喜酒,他这一桌,就他一个男人,这叫他还怎么喝酒?他急忙喊道:

    “周敏,周敏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忙死了,你有什么事,这么大呼小叫的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换一桌吧,我是来喝喜酒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很无奈,他那意思是:我来喝喜酒,你不把我安排和周三的弟兄们坐一起,这酒还怎么喝啊?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傻子,我当然知道你是来喝喜酒的,你想喝酒,在哪不能喝啊?干嘛要换一桌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,我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赶紧坐下,我还忙着呢。每桌都安排好了,没有多余位置,你就踏踏实实的在这喝吧。”

    周敏说完,就头也不回的走了。看到肖尧的请求被拒绝,这一桌女孩却是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“肖尧,客随主便,今天人多,你就不要给小敏添麻烦了,我们今天都陪你喝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肖尧哥哥,我们一人陪你喝一杯,你就要喝头十杯,你还怕喝不好吗?”

    阿姨相劝,小爱立即拉拢统一战线,静儿坐在身边,可怜兮兮的看着肖尧,拽着他坐下。这会就是有座位,他都走不掉了。

    那时办婚宴,很少有去酒店的,一来是在酒店浪费,二来是都去了酒店,家里就很冷清,一点也没有婚庆的热闹气氛。

    在家里办酒席,所有的桌椅板凳和饮食器具,都是从家门口邻居家临时借用,婚宴一结束,再一一查清归还。

    锅灶不够,就搭建临时火炉。至于厨师,那个个都是附近做家常菜的好手,只要没有特殊情况,都会热心过来帮厨。

    所有的大菜,都提前烧好了,这边一叫上菜,那里热热就成,速度一点也不比酒店慢。酒席桌上吃不完的菜,所有邻居都可以打包分享端回家,绝对不会浪费。

    民俗相传,在任何宴席上,必须有四道菜上桌,来宾方可动手吃喝。在开席前,司仪让周书记说了一些客气话,一对新人致谢,最后不外呼就是让大家吃好喝好,不醉不归。

    肖尧这一桌,阿姨和何碧香坐在上首,肖尧带着静儿和小爱,坐在一席,范芳菲和田倩、张晓雅坐在二席,下首位暂时只有袁鸢独坐。

    但在开席伊始,周敏终于忙完,匆匆赶来坐下,她是要来担任这一桌的酒司令的。

    这十几桌酒席,每桌都有一个和大家相对熟悉的晚辈,担任酒司令一角,负责他这一桌人的吃喝,随时给喝空酒杯的人斟酒。

    座位有座位的讲究,倒酒也有倒酒的规矩。座位是论资排辈,客分远近;倒酒是从上到下,先老后幼。

    周敏把第一轮酒为大家斟满后,又拿出一瓶饮料,给静儿倒上。

    “静儿,虽说你也是个小大人了,但姐姐不能让你喝酒,我一会也陪你喝饮料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敏,你和静儿还客气什么?这一桌说起来都不是外人,大家想怎么喝怎么喝,想和什么就喝什么,不必拘泥礼节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见周敏对静儿都那么客气,干脆一下就把话说开,毕竟这一桌,就她一个属于长辈,她怕其他人都放不开。

    “好,小惠姐说了,那我们就先一起敬她一杯酒,然后就各自为战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也是阿姨平时在一起叫惯了,可大家听起来都有点别扭,但没人反对她的建议。于是,大家一起站起来,共同敬酒。

    “真是怪了啊,那一桌都是美女,只有一个男孩坐那?太不协调了。”

    “喝酒,喝酒,这是主人家安排的,管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们这边一起敬酒,引起了大家的注意,有人就在边上奇怪的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肖尧也听到了,可是……他真无话可说。所有的桌上,要么都是男的,要么都是女的,仅仅有一桌男女混坐,那也是男女各占一半。

    肖尧尴尬啊,这真是何等的尴尬。可他除了尴尬还是尴尬,没有一点办法可想。他总不能现在就拍拍屁股走人吧?

    何以解愁,唯有杜康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喝慢点,少喝点?上面的两桌,还要去敬酒,一会新人也要来敬酒,你就不怕喝醉啦?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和大家喝酒,是酒到杯干,周敏不满的埋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给你吃块红烧肉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看出来肖尧情绪不高,光喝酒,很少动筷子,静儿也乖巧的不多说话,时不时的夹菜给他吃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可不能喝醉了,我们还要回去上课的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也很担心,可她一句话就把肖尧点醒了。是啊,他是来喝喜酒的不假,但他们一起来这几人,除了范芳菲无所谓,明天一早,都要回去上学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说,我还真忘了这茬,好吧,我不再喝了,留点量等敬酒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里喝酒是缓和了下来,可院子里就太热闹了。院子里没有长辈在场约束,也没有什么领导要顾忌,那什么猜拳、敲杠、梨板田(两人对喝大满杯),通通出手,吵得不亦说乎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来玩玩?”

    肖尧本就是好玩之人,他被院子的嬉笑叫喊,弄得心痒痒,就对着周敏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敏不说话,只对着上首的两桌噘噘嘴,示意有老长辈在,他们不可太放肆。肖尧歪头看看,一脸的沮丧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垂头丧气的模样,大家都会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多久,新郎和新娘,在周书记夫妇的陪同下,挨桌敬酒,不过一桌就是共饮一杯完事。他们先把上首两桌敬过后,就来到了肖尧他们这一桌。

    肖尧本想刁难刁难这个新郎官和新娘子,可是,周书记却首先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今天这个婚礼,我们全家和晓晴都要感谢你,我先单独和你喝一杯,这杯酒,就当我代表全家,对你表示感谢,下面我们再和你们一桌共饮。”

    在这新人敬酒的程序里,周书记只是唯一和肖尧单独喝酒,这等于是给了肖尧一份特殊的荣耀。而周书记的话,在客厅里的六桌人,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肖尧也只得安耐住心里要刁难一对新人的想法,在同饮一杯后,恭敬的礼送他们去下一敬酒。

    许多人听了周书记的话不明就里,更多人却在心里表示不服,这其中就有晓晴的大表哥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夸张吗?书记那做法,等于是向他敬酒,他配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没看到他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,不就是抢道出了点力吗,?他要不在,我们也一样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在周三一家去到院子敬酒后,屋里又议论起来。大表哥对周书记这样重视肖尧,心里很不满。此时,他喝了不少的酒,把上午的事情,已经丢在脑后。

    酒壮怂人胆,他的本性又开始显露了。只见他端起酒杯,晃晃悠悠的来到肖尧这一桌。

    “呃,肖尧是吧?你身手不错,不过,我表妹的婚事,你出多大力,你自己清楚,周书记那么说,只是看在你远道而来的份上,你还年轻,可不能理解错了。我也看你远道而来,也敬你一杯,干了。”

    大表哥说完,就一口把酒喝干。他这一招很毒辣,既把周书记的感谢给淡化了,又能引导别人都来敬酒,这满屋子人,一桌来两三个人,就能把肖尧给灌醉了。

    再者说,他比肖尧年长不少,又来个先干为敬,肖尧若是不喝,那就是严重失礼,喝了他这一个,其他人就更不能不喝,他这是要让肖尧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可他不知道的是,肖尧可不是愿意按套路出牌的人。就在他把就喝完,看着肖尧,等肖尧喝酒之时,肖尧却冷冷的说道:

    “呵呵,常言说得好: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我和你可没喝酒的必要,你刚刚喝的这杯酒,就算你自裁,我就当你把上午的话吞回去了。咱俩到此两清,你哪凉快到哪去,别来骚扰我们。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肖尧这一番讥讽,比掌掴大表哥的脸还要让人难以接受,整个大堂,一时鸦雀无声。就连小惠阿姨也吃惊得睁大双眼。

    她根本没想到,肖尧会这么不给晓晴大表哥的面子,毕竟他是新娘子的娘家人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