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一十四章:单打独斗无人理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,

    在大表哥想来,自己的表妹婿,不但在这一带是公家人,他自身也会武功。不管怎样,结婚这大事,哪怕就是双方打个头破血流,也不能给别人让道,坏了彩头。

    可肖尧过来没有帮助自己,竟然让对方来划条道,他一气之下,就昨天被打嘴巴的事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说什么屁话?他们有什么资格划道?”

    静!现场一时鸦雀无声。没和对方怎样,自己先内斗起来。张晓雅、周薇爱和静儿,都吃惊得稍稍长大了嘴巴。肖尧的眼里,暴露出想要吃人的凶光,浑身迸发出凌厉的杀气。

    这也是晓晴这个大表哥一直狂傲惯了,才出口成脏。可他在骂完后,立即就醒悟过来了,再看到肖尧的情形,也吓得身体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骂他们。特么再不让开,就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大表哥说着。,也不等对方有任何反应,他首先就冲了上去。于其站这被肖尧打嘴巴,还不如去和对方混战,那样也许可以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大表哥这想法,其实是想错了,肖尧真要打他,就不会给他有辩解的机会,但肖尧刚刚并没有动手,那就说明他已经暂时忍了,但不会就此了结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抄家伙。”

    见到大表哥已经带人冲上来,对方的新郎官一声大喊,双方人马,立即混战起来。一时间,有人用扁担相互撞击,也有人头低头在一起互摔,更有两人抱成一团在地上翻滚。

    你别看大家混战成一团,但那是有规矩可言的,一个是双方不会下死手,另一个就是不会去碰对方的嫁妆和女人。

    除非有一种例外,那就是双方新娘子怼上了,真到这时候,那就很热闹了,其余人都不会参与,各自站在一方,为自己这边的新娘子助威呐喊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情景,只是听说,十年难遇,基本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混战,肖尧一动没动。可他不想参与,不带表对方会放过他。这不,一个家伙见肖尧空手站着,也把手里的扁担一扔,直接徒手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肖尧嘿嘿一乐,他把三个女孩往身后推去,并挥手示意她们躲远点。冲过来这人长得很壮实,可他的动作倒是很可爱,他老远就张开双臂,看来是想把肖尧抱住。

    肖尧可不愿跟他比摔跤,他很清楚,做农活的人,都有一把力气,真要抱在一起,他虽说不一定会输,但滚到地上就是一身泥,他可不想灰头土脸的去参加婚礼。

    就在那人快要抱住肖尧的一刹那,肖尧一个快速闪身,让过坦克一样冲击而来的身躯,来到那人的身后,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,来了个借力打力,四两拨千斤。

    那人猝不及防,随着惯性,“轰”的一声,一个狗吃屎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呸,呸。”

    虽然地上没屎,但那人也弄了一嘴灰土。他一边“呸”着嘴里的土,一边抬头找人。可站在她眼前的,却是三个娇艳靓丽的美女。他“嘿嘿”一笑,非常难为情的说道:

    “是我大意了,人呢?他不是我对手。”

    可他说完,看到的却是三双特别鄙视的目光,就连那最小的女孩,也对他撇撇娇嫩的小嘴。

    等他回头再看时,只见他原本认为最好对付的小伙子,已经冲入战群。

    在混战中,肖尧对付这些只懂出苦力的人,恰如虎入羊群,狐入鸡舍。不到一会功夫,就将对方除了新郎以外的男人,全部放到在地,被各自的对手压制,不能起身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打了,我们输了,这就给你们让道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新郎官,见自己这边大势已去,只得认命。打输了让道不丑,也不会损失气运。这不知道是谁、更不知道是在什么年代传下的混账话,就这样一直延续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!让道归让道,但我要和他单打独斗。”

    首先来收拾肖尧的家伙心里不服,这算什么嘛?他还没参加战斗,一上来就栽了个狗吃屎,这等他爬起来,战斗就结束了,哪有这样的好事?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不是说你不动手的吗?他先打你,你是自卫,可那些人没打你,你干嘛要打人家?”

    周薇爱这样说,不仅仅是对肖尧参战不满,而是认为他的参战,间接的帮了那个大表哥的忙,她心里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是怕他们打得火气,大家有个闪失,都是大喜的日子,何必弄得头破血流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。”

    那人见他要求单打独斗,肖尧根本没有理会,反而在向小姑娘解释。他也听懂了肖尧话里的意思,自在嗓子里“呃”了一下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远远观望的周三等人,见到对方把嫁妆抬向路边小道,知道对方让行了,也不再耽搁,一起动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妈妈,肖哥哥一个人就把他们全部打败了。”

    静儿不等肖尧回答阿姨的问话,就连忙为肖尧表功。阿姨见肖尧和原先没什么两样,一直揪着的心,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周干事?怎么是你啊?早知道还干什么仗啊?我直接给你让道,还落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新郎官,一见这边过来的新郎官是周三,连忙上前打招呼。周三看着眼前之人很面熟,可是他叫不出来名字,只得谦虚的笑道: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是你,这下得罪了。谢谢!”

    时间不等人,双方又不是很熟,也没啥好多说的,在相互客气一番后,还是周三这边先行。因为对方已经把嫁妆抬离了大路,再说其它就是假客套,真虚伪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,他站那好好的,你去惹他干嘛?要不然我们肯定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他那么厉害啊?”

    “那女孩说的话,你听到了吗?他本来是不动手的,都是你引起的。还要跟人家单打独斗?人家理都不带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你们别怪他,他也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,即使他不动手,我们也不一定会赢,时间不早了,我们还是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他们走过之后,后面传来一阵议论声。

    大表哥刚刚再次见识到了肖尧的功夫,到这时候,他心里还是惴惴不安,紧紧跟随在周三的身边,生怕肖尧还惦记着他那句话,突然给他来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此事过后,迎亲队伍一路顺风,欢天喜地的来到周三家。

    一路上,只跟随左右而不需搀扶新娘子的何碧香和田倩两人,赶忙上前搀扶着新娘子去跨火盆。

    其实,民间所有的风俗,一切的传统做法,都可以归结为“趋吉避凶、祈求吉祥”,所以“跨火盆”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人们普片认为:火是至阳至刚的东西,能烧尽一切的污秽。而女子属阴,传说容易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所以跨过火盆,就会把身后带来的不干净的东西烧的干干净净,有一火两断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次,火又可以引申为红火和兴旺,所以,跨火盆还有表达以后日子红火,人丁兴旺的意思。

    接下来,新娘在跨过火盆进大门的时候,一定要高抬脚,轻放步,那是绝对不能把脚落在门槛上的。

    民间迷信,家居处都有神灵。门有门神,灶有灶神。就是门坎上有门神镇守,因为各有各的用处,所以似乎各有各的本领,皆不能慢待,都要敬重。

    所以新娘子进男家门时,特别忌讳触犯各种神灵,尤其是门坎处,要最为小心。

    新娘子是绝对不能用脚踏在门坎上的,据说会触怒门神。门坎在民间又称门限,那是一家之界。是门里门外,家里家外的分野。

    即使平时有人进出家门时,也禁忌踩踏门坎,会被认为是对这家主人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新娘身上,注意她有没有去踩踏门槛,至于乱哄哄的人群有没人踩上去,就不会有人去关心了。

    周三原先的卧室,被装修成婚房,房门上一副对联:佳偶百年遇;知音千里逢,门头横批:凤缔良缘。

    进得门来,天花板上,是张灯结彩,五彩斑斓、闪闪发光的油彩纸,从屋顶的四角,对角悬挂,交汇处,形成一个带有美妙弧度的交叉,吊灯正在其下方,连成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墙壁四周,用白石灰水刷的平整光亮,还贴了不少喜庆祝福的画册。整个洞房,大红色为基调,就连吊灯的灯光,也是粉红色的灯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作现在,恐怕会极少有人,把卧室使用粉红色的灯,真要还有,那就只能是嘿嘿了。

    迎亲回来没多久,就听司仪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吉时已到,新郎、新娘拜天地!”

    新婚夫妻拜天地,这是数千年来,中国永远不变的婚礼程序,也是很多不同风俗的一个最大的共同点。甚至连细节也都是: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,送入洞房。

    此时,端坐在高堂两边的周书记和夫人,那叫一个开心。由于保养得当,周书记那平时很少见的皱纹,也布满了平时比较严肃的脸庞,周伯母的嘴巴,都未曾合拢过,若是在冬季,估计牙齿受风都会疼。

    周三和晓晴这一对新人,在司仪的倡导下,随着他的口令,做着相应的动作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