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一十三章:哭不出来咋流泪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肖尧一见周三的动作,就连忙闪到人群里,嘴还不干不净的说道:

    “哎哎,大家看啊,这可稀奇了,新郎官这是要打人啦,大家有见过这么霸道的新郎官吗?”

    “算啦,算啦,新郎官,三天无老少,你别惹他为好,今晚上还有闹洞房,你要是惹急了他,晚上就有你好受的了。”

    周三也就拿拿架势,吓唬吓唬肖尧解气。现在听得好友一劝,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,这家伙,满肚子坏水。惹他性起,晚上绝无好果子吃,现在一切还是要以忍为贵。

    不说这边两人嘻斗,紧闭的大门,终于被无数的红包撬开。放爆竹时,疯抢撒落糖果的孩童,也把地上的糖果捡拾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他们嘴里吃着,手里抓着,口袋里装着,一脸的满足,闹哄哄一起围拢上来,整个大门被堵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都别在这挡着,没见过你爹你娘结婚啊?赶紧的,抢糖去。”

    和周三同来的人,说着话,又向远处撒了几把糖果,把孩子们都支应开,周三这才能顺利夸进大门。

    拥挤的房间里,满是女孩和女眷,肖尧想进去也插不进脚,只得站在门外。早就埋伏在房间里的范芳菲和小爱等人,都在门缝里抢得了红包,虽然面值不大,但大家都是为了图个喜庆。

    闺房里的晓晴,也早已经穿戴整齐。为晓晴“开脸”的妇人还没离去,正陪着晓晴的母亲在“哭嫁”。

    “开脸”,是传统的婚俗之一。指婚礼前为新娘修饰梳妆脸面。古时的女子,一生只开脸一次,表示已婚,是旧时女子嫁人的标志之一。

    开脸有上轿前在女家进行,也有娶到男家后进行。开脸人必须是父母子女双全的妇人,用新镊子、五色丝线或钱币等操作。开脸后,是要给开脸人赏封红包的。

    “哭嫁”一词,现在的年轻人很少听到。这也是旧时的习俗,在女孩子出嫁前,女孩子或家人要哭上几回。

    “哭嫁”习俗,根据地区不同,形式也不一样,在这里,是母亲抱着女儿哭。有的地方,是姑娘自己哭,甚至提前半月就哭。如果不哭,会被讥笑没有教养,有的还要遭母亲的痛打。

    好在这里“哭嫁”,只在出嫁当天哭,不像有的地方,最多要哭上几个月。

    当时有不少人家,如果家里的男孩找不到老婆,就把姐姐或者妹妹和人家交换,哥哥娶了别人家的女儿,姐姐或妹妹就要嫁给那家的儿子。

    那时的家庭,为了给儿子娶媳妇,以女儿的终生幸福做交易,做女儿的,哪里还有人权可言?

    如有家里的姐妹极端不愿意,到了结婚那天,几乎是被来迎亲队拖走的,就算女孩哭的呼天抢地,也没人敢管,看着女儿如此的不甘,做母亲的再铁石心肠,也会为女儿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可今天晓晴母亲的“哭嫁”,也仅仅就是为了应个景。

    她在那没流一滴眼泪的嚎啕,开脸婆坐边上毫无诚意的劝慰,晓晴却没心没肺的、满脸喜悦的在东张西望,还不时的和身边姐妹闲聊两句。这“哭嫁”一词,早就失去了往日的意义,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哭嫁哭了半天,怎么没有流眼泪啊?新姑爷都进门了。”

    晓晴的大表姐进来报信,一看姑妈干嚎了半天,竟然没有流泪,她非常吃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心里不难过,哭不出来,你叫我咋流泪?”

    女儿嫁个好人家,不管对方的家庭,还是对方的人品相貌,晓晴母亲都喜欢的很,她哪里会难过?正是老话说的: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欢喜。

    “你不难过?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把闺女养这么大,从今往后,就是别人家的人了,再也不能在你身边天天伺候陪着你了。姑姑,你心里真的好受吗?”

    干嚎半天没有流出一滴眼泪的晓晴妈和晓晴,被大表姐这一煽情,两人的眼睛都红了,母女二人对视一眼,很快相拥大哭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晓晴啊,你以后可要经常回来看看妈啊,妈把你养这么大,吃尽了苦头,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,你可不能没良心,呜呜呜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妈妈,不会的,我只要有时间,就回来看望你和爸爸。”

    这戏剧性的一幕,可把开脸婆给急坏了,新娘脸上的擦脸粉和胭脂红,可是架不住泪水冲刷的啊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别哭了,新郎官进来了,让他找鞋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慌慌张张的进来喊了一句,晓晴赶紧轻轻的沾去脸上的泪珠,她妈妈的哭声也戛然而止,慌乱的抹着满脸的泪水。

    新娘的鞋,早就被大家藏在晓晴的闺房里,新郎官只有找到鞋子,给新娘穿上,再让新娘站在装满撘脚米的斗上,由新郎官背到大门外,才能落地去新郎官家。

    这一斗撘脚米,是从男方带来八升半的米,加上女方拿出一升半的糠,放在一起凑成一斗,寓意为新娘从糠萝跳到米萝,预示着未来的日子会越过越好。

    而不让新娘子脚沾地出门,就是在女儿出嫁之时,不能带走娘家的财气。

    周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还是在晓晴目光的指引下,才将她的一双红色新鞋,在不同的地方找到。

    周三在众女的嬉笑声中,弯腰屈膝、规规矩矩的帮晓晴穿好新鞋,然后扶她站在装满米糠的圆柱形斗上,转身背着头戴红色鲜花、一身红衣,娇艳无比的新娘,满怀喜悦的一步一步走出张队长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鞭炮声再次响彻云霄,一对新人,在一帮男男女女的簇拥下,浩浩荡荡的顺着大路,向着周镇进发。

    一直躲着不露面的张队长,直到迎亲和送亲的队伍走远,才走出来与妻子一起,招待前来庆贺的亲朋好友和乡里乡亲。

    看着他虽是满脸笑容,可那一双发红的眼睛,掩饰不住的惆怅,出卖了张队长真实的心情。

    俗话说: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,这话一点不假。从今以后,他的女儿再也不会跟他争抢桌上好吃的菜肴了。

    新娘坐在系着绸布大红花的崭新自行车上,手扶坐垫,听着大家的赞美之言,娇面含春。新郎官一路推行,对男同胞不时的艳词荤语,打着哈哈,眉花眼笑,特别随和。

    刚走到半途,一行人几乎同时看到远远的前方,迎面走来另一支迎亲队伍。那只队伍,也看到了这边人数,要比他们人数多了一倍以上,就停在原地不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停下,我带几个人,去叫他们让道。”

    跟在送亲队伍里的大表哥,当仁不让的开始发号施令。他在说话时,故意很随意的把目光从肖尧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肖尧可不想在这事上充大头,人家也是婚礼,他不是没遇到过这事,他可不想去坏别人的好事。他装作没听见也没看见,很听话的随着队伍站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时农村办婚礼的时期,和现在也差不多,不外呼是“五一”、“十一”、“元旦”和春节,所以,结婚时路上相遇是很平常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都是用车队迎亲,路上遇到,各自靠右行即可。可与现在不同的是,那时的乡村土路,本就不宽,迎亲送亲的队伍里,要抬着大型家具,如有对面相遇,必须要有一方让道。

    即使路面够宽,到最后还会演变成抢上风,双方大打出手也不少见。大表哥眼见自己这队伍人强马壮,自然不会让对方先行。

    他见肖尧对他的话无动于衷,也没在意,带着几个抬家具的人就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你就不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周兄,还要我去吗?咱要是不想依仗人多欺负人,我还是建议两个新郎官单打独斗,那样看着才过瘾。”

    肖尧拿话激将周三,周三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周三心里也很复杂,他在这一带,是公社里的干事,若是和人斗殴抢道,传出去好说不好听。他有心主动让道,但又抹不开这风俗和传说,让道,就等于把财气和运气都让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你不用出手,你去看看行吗?”

    晓晴见周三一脸为难,她又担心大表哥太莽撞,真弄出事,她也于心不安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三嫂,你就别叫我老板啦,新娘子开了金口,我自当领命。”

    可肖尧这里还没抬脚,张晓雅、周薇爱和静儿都跟了上来。肖尧一脸苦笑,好言安慰道:

    “你们别跟着,我就是去看看,不会和人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,来之前,佳佳姐对我说了,你到那我就跟到哪,要我看着你,不许你耍横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好好,你爱跟不跟,随你便。”

    肖尧还真拿她们没办法,小爱这尚方宝剑,她在有选择的使用,肖尧又能奈她何?

    没等肖尧来到近前,大表哥已经向对方大发淫威,连骂带威胁,逼着对方往小道上让路。对方也毫不示弱,坚守阵地不退。虽然还没动手,但已经僵持起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对方站定后,发现周三这边虽然人多,但绝大部分都是女孩,男人的数量都差不多,所以也就不再有先前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大表哥回头见到肖尧带着三个美女过来,就是眉头一皱,暗里鄙视这小子时时刻刻都离不开美女,要是真打起来,这几个女孩就是累赘。

    “对面的朋友,我们总不能都站这不走,吉时可不等人啊。你们划条道,我们尽快解决好不好?”

    肖尧看双方都不讲话,这是在干耗时间,他就想知道对方有啥想法。

    谁知他这一开口,就惹怒了大表哥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