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腊八祭母

时间:2018-06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腊月初八,是家家户户喝腊八粥的日子,一为纪念传统节日,二为传承祭祀祖先。

    而从前两年的腊月初八开始,这腊八粥,我就没喝出滋味。这一天,是家母永远离开我的日子。

    年1月17日,星期日,农历腊月初八,下午三时二十六分。妈妈,你在看了儿子最后一眼之后,永远闭上了那舍不得闭上的眼睛。

    您走的是那么的安详,那么的心安理得。只因为,您的最后一眼,看到的是您最为牵挂的儿子。

    儿抱着您没有了呼吸的身体,许久没有流过的泪水,完全遮住了我的双眼。

    儿从小顽皮,虽没忤逆与您,但数次离家出走,在儿音信全无的日子,您无助的求签算命,祝儿无恙,盼儿早归,多次哭干了您的泪水。

    儿历劫多次,虽没命短早夭,但命悬一线,溺水、车祸、大火、重伤,每每惊断了您的灵魂。您那事后的谆谆教诲,后怕的眼神,至今让儿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儿行千里母担忧,千里之外儿思母。因父早故,儿为了赚钱,离开您十几年,在外打拼。您为儿子的成绩而骄傲,您为儿子的辛苦而心酸。

    冬天到了,您来电,要多穿衣服;天气热了,您来电,别在中午出门;快年终了,您说:来回人多不方便。那边忙,就不要回来过年,家里有你姐,我挺好的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后悔药,若是时间可以回头,儿愿过清苦的生活,儿愿在您的身边,在您的膝下,早晚承欢,哪怕是忤逆您,招您骂。

    世上难得是醒悟,儿给您的钱,您都没用,您想要儿子的陪伴,却在违心的拒绝。

    在您病重的日子,姐问您:要叫儿子回来吗?您摇摇头说:

    他在外忙,不容易。我这病,不是一时半会的事,别打搅他。

    可您这边在摇头,那边已经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妈妈,知道吗?儿子得知此情,心如刀绞,纵然给我天下又如何?

    做化疗的时候,病房都是女性,按医院规定,儿不能在病房陪您过夜。

    白天,儿守在您的病床前,您忍住病疼的折磨,脸上布满笑容。您对儿有说不完的话,唠不尽的嗑。

    您知儿怕黑,没到傍晚,您就催我回宾馆,说有护工照料即可。可是您那舍不得我离去的眼神,却出卖了您的心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最长的一次,你就让我陪您一个月多点。两年多的时间,您赶走我多次,一年内,在北京和合肥之间,我来回跑了九趟。

    你逢人就夸儿子孝顺,给了您花不完的钱,买了您穿不完的衣服、戴不尽的首饰,儿亦常为此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可儿子在打理您的遗物时,我知道,儿子错了,儿子不孝!您能带走的,只是那颗常年思念儿子的心,也随着一缕青烟,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祖国被称之为母亲,可见母爱的伟大,人人都只有唯一的母亲。熙熙攘攘的利来利往,买不来慈母之爱;金山银山,换不回人间亲情。

    谨以此文,祝母亲在天国安好!我要告诉您:妈妈,我挺好的,别再牵挂儿子。

    敬请各位读者,常回家看看,常回家伴伴。别再如我,空留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。

    ----三秋堂,搁笔于2018年1月24日,腊月初八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