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零六章:出言不逊吞苦果

时间:2018-05-09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苏老三被三个美女同时呵斥,立即低眉顺目,点头哈腰道:

    “哦,哦,不叫,不叫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一滑稽的场景,没有一人敢笑,肖尧强忍住笑意,看向东倒西歪的一帮人,冷冷的问道:

    “谁是领头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

    不等苏老三指认,小爱伸手指向刚刚极度侮辱、谩骂她的那个人。肖尧转头看看苏家老大和老二。

    “守着门,一个都别让出去。”

    一声吩咐后,肖尧慢慢走向小爱指出的混蛋。那人到此时还不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,那他就别混了。

    苏老三在三个美女面前,都低三下四,苏老大和苏老二,也很顺从眼前小伙子指派,站到门前做了门神,他们这是踢到钢板上了。他连忙对着苏老三求情道:

    “三哥,三哥,我不知道她们是你朋友。不知者不怪,你就绕过我们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个响亮的耳光,抽在刚刚求饶的嘴巴上,嘴巴内侧的软肉,和坚硬的牙齿猛烈撞击,鲜血立即顺着他的嘴角涌出。

    “小师父,我来,别脏了您的手。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准备再次下狠手时,苏老三赶紧上前,一脚就把那人踹到在地。这一脚看似凶狠,但一点也没有伤害到被打之人。

    肖尧看在眼里,不禁眉头一皱。苏老三此举,明显是怕自己把这人给打伤了,所以才借机踹开了他。想到这里,肖尧不再动手,回身来到范芳菲三人面前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周微爱抢先添油加醋的把事情过程说了一遍,她此时已经气得把王佳佳和黄莉对她的嘱托,丢在了脑后,巴不得肖尧把眼前这些流氓,狠狠的教训一顿。

    “小爱,这些人都还有谁嘴巴不干净了?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问话,那些说过脏话的人,都赶紧把头低了下去,生怕被这个小美女给指认出来。周微爱随手指点,张晓雅和范芳菲在后面补充,说过脏话的人,几乎一个不漏被点出,

    就连那个自称冤枉,被打了一拳的人也在其中。他见小美女放过自己,却被大美女指出,连忙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我没说脏话,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,这里的事,与我一点也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说吗?你说过的话,难道你不记得了?真是脸上无肉,坏到骨头。”

    小雅和小爱也许当时人多嘴杂不记得这瘦条条的家伙,可范芳菲却恨透了他。

    因为他那时色眯眯的看着范芳菲,对身边人说:要玩就玩那个大的,那一对大号,玩起来才过瘾。你说,范芳菲此时能放过他吗?

    无关的人得到肖尧的放行,都如释重负的走了出去,不少人赶紧溜之大吉,但也有人留下在门口观望。

    苏老大和苏老二等无关的人走完,随手把店门关了起来,站在门口的人,失望的掉头另寻他处。

    留在屋子还有里十多人,但此时他们一个个如霜打的茄子,没有了生气,屏声静气的等候发落。

    苏老三一上来就连打带骂,那是他被当时的情景气急了,等他意识到眼前被他打倒在地人的身份时,他知道此事不能只顾出气,不想后果。

    这个带头调戏三个美女的家伙叫唐楚生,有人叫他“牛皮糖”,更有恨他的人叫他“唐畜生”。原本也就是在码头一带瞎混的,不上眼的小混混。

    他的舅舅,和当地派出所的所长,是多年的好友,他舅舅可不想这个外甥就此瞎混下去。于是,在他舅舅的多次他求情下,所长让唐楚生进入派出所所辖的联防队。

    几经折腾,唐楚生由一个小队员,混到了码头小队的小队长,负责这一带小商贩的治安费收理。就是像苏老三他们这样的苦力,每月也照样要交一定的治安费。

    虽说唐楚生没啥能耐,也不经打,但他毕竟带有一定的官方身份,在平常的费用收取时,也会象征性的对苏老三兄弟给予照顾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唐楚生心地善良,而是他知道苏老三兄弟厉害,想着以后万一有事,还指望他们兄弟给他帮帮场子。

    在他第二次被苏老三踹到之后,他正想发作,见到苏老三对着他又是歪嘴 、又是挤眼,他搞不清状况,也就按下怒火,静待事态发展。

    肖尧虽说听了小爱过分的诉说,但总体上,她们三人并没有受到实质侵害,心里的火气也降了不少。想想根据苏老三的那一脚,他要给名义上的徒弟赚足场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听着,现在,我一个一个来,是断胳膊还是断腿,由她们三人说了算,谁要敢乱动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,连胳膊带腿一起断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?敢在我们的地盘吆五喝六的。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没等这人说完,肖尧一个飞脚,就把那人踹飞。他闷哼一声,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场面一静,这人见到平时都对他们笑脸相迎的苏家兄弟不敢再打,他就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他对毛还没长齐的肖尧,可没有一点怕心。所以,在唐楚生都没说话的情况下,他跳出来装大尾巴狼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自找的,正好让肖尧来个杀鸡给猴看的表演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如此狠辣,在场的人都怕了,就连唐楚生也把恐惧的目光投向苏老三,期盼他求情的意味浓厚。可苏老三也不敢在肖尧气头上去开口,他只得暗暗乞求小师父不要下手太狠。

    “你,过来!”

    肖尧没有直接去找带头的唐楚生,而是把一个长相看似凶恶的家伙叫到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只是个打铁的,我没骂人,更没说难听话,我只说可惜这三朵花又要被揉碎了。要不是我身单力薄,我当时都想帮她们解围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?长成这样还身单力薄?还记得他说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肖尧重重的在那人肩头拍了两下,回头向范芳菲等人问道。可那么多人七嘴八舌的,她们哪里都能记得谁谁说了什么,只好都对肖尧摇摇头。

    肖尧托起那人的双手,那厚重的老茧,布满手心,这是长期抡大锤的力证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我不想冤枉了你。但你要是说了不该说的,自己去反悔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,是她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三人摇头,肖尧脸色就缓和下来,还放了那个面相凶恶之人,那个自称冤枉被打的人,赶紧又来解释。希望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,你说什么,我听得清清楚楚,你说要玩就要玩我这样大的,你……。你还想耍赖?”

    范芳菲一急,连错话带不该说的话都喷了出来,也把在场的所有人目光,引向她的特殊部位。她此时正被气的大喘气,那里正可谓波涛汹涌,起伏剧烈。

    肖尧看得心神恍惚,心里微微一笑,暗道:这家伙的眼光可是真毒,太有眼力见了。不过,他心想归心想,手上已经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,我真是被冤枉的。求你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躲都没躲过,瘦条条的手臂,被肖尧一把抓住手腕扭在背后,疼的他眼泪都快下来了,可那家伙嘴上还是死不承认。他心里很清楚,只要他承认了,那就怕要免不了断胳膊断腿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到时候,要你跪在我面前求饶。”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苏老三也不认识这家伙,他听到小爱的话,立即跟着喝令。只要能找到替死鬼,让小师父和师娘几人出了气,他不在乎是不是冤枉了这个家伙,更何况,他对小师娘的话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那瘦条条的人,其实没等苏老三发话,已经双膝发软,跪倒在范芳菲面前。肖尧松开手,他屈辱的低下了头,疼痛加被褥的泪水,混合在一起,滴落在早点店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他能不冤吗?只不过是来吃个早点,说了句心里话,就被如此虐待加羞辱,这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可他知道,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天理,道理也只在拳头大的人手里。他只能为自己的出言不逊,吞下苦果。

    “滚,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面对一个七尺的汉子,跪倒在自己的面前流泪,范芳菲也难以承受,她没等这人开口求饶,就直接让他滚蛋,这也等于给他留下了一丝丝的尊严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个被肖尧一脚踹倒的家伙,艰难的爬了起来,他蹭到唐楚生面前,低声发狠,希望他招呼兄弟们一起上,把眼前这个狂妄的小家伙制伏。

    “你们千万别乱来,就算把我们兄弟三全部加上,也不是我小师父对手。”

    苏老三再次阐明肖尧是他小师父,那他就说明他不会帮唐楚生,而是会帮小师父的。

    看到苏老三如此的态度,唐楚生知道事不可为,但他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不说话,他以后还要在这混呢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,今天只是一场误会,也才知道你是苏三哥的师父,若是早知如此,我们也不会出言无礼对待她们。冤家宜解不宜结,你画个道,兄弟我照做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按你这么说,今天要不是认识,那她们仨就只能认命了?我没有道,只要我她们放过你,就算你走运。我也不想让你们年起轻轻的,就折胳膊瘸腿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恬不知耻的话,他自己比别人年龄更小,竟然说别人年轻。他这么说,只不过是在甩包袱给范芳菲几人。他心知苏老三和他们关系不浅,也知道小爱不会轻易饶了他们。

    肖尧这样一说,不管后果怎么样,苏老三也埋怨不到他这个小师父头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