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零二章:充满酸味被讥讽

时间:2018-05-0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王佳佳看着朱习焕离开,这才走向自己班上,还没进教室,她就听到班上的男生在大声讨论凶杀案的事,还说油菜田死去的男尸,一定是他作恶太多若来的报应。

    王佳佳来到自己的座位,悄悄的坐下来继续听着男生的海侃,她想从他们的聊天里,听出一些有关肖尧被惊吓的端倪。

    作为班上的美女,虽说没人敢惹王佳佳,但见到她坐在一边静听,几个男生聊天的劲头更足,想象力更加丰富。

    他们的口才,一个赛过一个利索,比课堂上老师让回答问题,就麻利多了,用口若悬河来比喻这几人的现状,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咦?肖尧说去宿舍倒茶,怎么到现在还不过来?”

    “你瞎操什么心?他现在有独立的学习空间,还有不止一位美女伴读加辅导,要你操的哪门子的心?人家有钱就是拽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王佳佳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想要起身离去的时候,她听到一个男生发出了疑问,而跟着说话的人,就是肖尧的死党方存建,而他的话里,充满着酸味。

    王佳佳本来就对方存建有成见,此时听他话里透着玄机,这摆明不是他不如肖尧,只不过没他家庭有钱而已。他和王佳佳曾经有过节,这话不就是说给她听的吗?王佳佳气得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人家再拽,也不会做下三滥的事。更不会像某些人敢做不敢为,让人背黑锅,还尽在背后说些风凉话,这人跟人怎么比?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呢?谁做下三滥的事,让别人背黑锅了?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王佳佳是在方存建说话后开口的,大家当然知道这话是针对谁的。方存建一下就接受不了,直接向王佳佳质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嚷嚷啥?你这么大声,吓唬谁呢?谁做的谁心里明白,我有指名道姓说你吗?别人都不说话,凭什么你来指责我?难道说是你做贼心虚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在我后面接话的,我有理由怀疑你就是在说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聪明,自诩才高八斗,但你不要太自负了,你说完话,别人就不能说话?一说话就是针对你?那你也太高看自己了。是不是我们在你面前说话,也要喊报告?我看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”

    王佳佳说完,理也不理被她起得目瞪口呆的方存建,顺着去往男生宿舍的路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早就说过,咱们班的美女,都是带刺的玫瑰,没事千万别去招惹。好男不和女斗,她说一句,你听了就完,何必去计较?这下伤的够惨吧?吸取教训吧,以后好自为之哦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一走,就有男生幸灾乐祸起来,方存建还想狡辩,但见事主已经离开,多说徒增烦恼,反而让人更加笑话,只好偃旗息鼓,再也没兴趣去说杀人案了。

    王佳佳按照自己的臆想,顺着肖尧常走的路,来到男生寝室门口,她在门外四下查看起来。刚刚和小不点一起来都没发现,肖尧用来喝茶的杯子,远远的躺在门外的泥地上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拿起地上的小瓷杯,发现还是完好无损,再看向黑洞洞的宿舍里面,她心里有了答案,她认定,就是那黑暗吓着了肖尧。

    王佳佳毫无察觉的苦笑了一下,她实在想不通,像肖尧那样胆大包天的人,怎么就会怕黑?即使再胆小怕黑的人,也不至于像他今晚,会被吓成那样吧?

    只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,这是让王佳佳十分纠结的事。问他又不能问,可是不搞明白,她以后怎样去防范呢?

    持续的高烧,让肖尧进入到昏睡状态。黄莉一边不断的给肖尧掉换着凉毛巾,一边焦急的等着王佳佳的归来。

    王佳佳满怀着心事,回到办公室。黄莉仍然坐在床边,看到她进来,心里踏实多了。
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这边再说说朱习焕。他自出校门,就一路不停的狂奔,初春夜晚的凉意,丝毫压不住他狂涌而下的汗水,没等他到达镇医院,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。

    等他急急忙忙找到值班医生,要来购买退烧药时,方才知道由于心急出发,兜里竟然没有一分钱。

    他急忙掉头,骑上单车,又向张晓雅家奔去。

    小雅和小爱还没睡觉,见到小不点满身是汗,急急忙忙的跑来,她俩着实被吓得不轻。待问明原委,获悉是来要钱为肖尧买药,这就更把她俩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你快说,肖尧哥哥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,是王佳佳到班上找我,让我以最快速度到医院给他买退烧药,她们现在急等着我买药回去给他吃呢。”

    朱习焕心里这个着急啊,要不是囊中羞涩,他怎么会来惹这两个小姑奶奶?她俩这一问起来就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“小爱,别问了,给他去买药,我们一起去看看,把书包带上,晚上就不回来了,省得明天上学又要来回跑。”

    得,张晓雅这么一说,朱习焕只能暗暗叫苦,王佳佳在他临行前特意交代,不要到外面乱说,这下倒好,把这两位惹去了,自己明天就等着挨训吧。

    但这时朱习焕顾不了许多,他拿过张晓雅递来的钱,转身夺门而去。

    朱习焕一走,张晓雅急忙推出单车,也顾不得女孩子晚间出门危险,更不敢去想今天才听说的奸杀案,先由周微爱骑着,一路向思路中学奔去。

    半道上,朱习焕从后面追赶上来,他见到两人真的连夜赶了过来,心里叫苦不迭。若是丢下她俩不管,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他可负不起那样的责任。

    邻村被杀的女子的事,才刚刚发生,他又怎么敢不顾这两个娇小的美女,独自离去?

    可是,若要陪着她俩一起走,那时间就要延缓不少,肖尧还等着退烧药退烧。王佳佳找他时那急切的心情,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张晓雅,你坐我车上来吧,这样我们会快些回到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叫你先走你就先走,我们随后就到。你还在那磨叽啥?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换为张晓雅在骑车,周微爱坐在车后,严词催促朱习焕先走。她俩也不想因为自己,耽误肖尧吃药的时间,关键是他们现在都不知道,肖尧到底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三人一路前行,张晓雅和周微爱不断催促,朱习焕磨磨蹭蹭,眼看离学校附近的村庄不远了,朱习焕这才答应着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正在焦急等待着小不点买药回来的王佳佳和黄莉二人,终于盼到朱习焕的到来,她俩赶紧把早已预备好的白开水拿来,叫醒昏睡的肖尧,给他把药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看你跑了一身汗,一定把你累坏了,快回去洗洗休息吧,他这吃了药,晚上应该没事了,有我们在这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。”

    朱习焕答应一声,就急忙走了。他不是不在乎肖尧,而是因为这里有王佳佳和黄莉在,他呆这也没用。他巴不得王佳佳赶紧让他走,后面跟着两颗雷,那可是说到就到啊。

    他一出门,都没敢走前路,推着自行车绕道操场,偷偷跑回寝室。

    就在朱习焕走出的前后脚,小爱敲敲门,也不等有人应答,顺手就推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这大晚上,怎么敢出来乱跑?”

    一见到肖尧这两个妹妹,王佳佳着实头疼,再加上现在已经很晚了,怎不叫她吃惊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怎么了?听小不点说他下午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发高烧了呢?”

    周微爱一边说着,一边急切的来到肖尧的床边,肖尧刚刚吃了药,还没睡着,见到两个妹妹连夜赶来,心里既感到安慰,又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“是朱习焕告诉你们的吧,看我明天怎么削他,我一点事都没有,被他弄得满城风雨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嘴唇都干裂了还说话,已经出血丝了。”

    黄莉抱怨起来,小爱连忙拿出手帕,倒上一些白开水打湿,轻轻的湿润着肖尧那干裂出现细微裂口的嘴唇。

    王佳佳看到张晓雅和周微爱都累的不成样子,心里非常敬佩。不管怎么说,能够在得知肖尧生病时,不顾自身安危,连夜赶来探视,这就是真,只要真心对待肖尧的人,王佳佳都会爱惜她们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赶来,你俩也累坏了,今晚就别回去了,到宿舍去睡我和黄莉的床,今晚上由我和黄莉来照料他,你们坐下喝口水,就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佳佳姐,黄莉姐,你们去睡觉,我们俩在这看着哥哥,我们就是去了,择床也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们说的,好像我快不行了,一个说照料,一个说看着,我在这歇会,就去宿舍睡觉,你们俩晚上就在这睡,记得明天早点起来,别被校长大人堵在屋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你这乌鸦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,尽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真想把你那咧嘴口子撕裂大大的,叫你满嘴跑火车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番话,引得众人空前团结,一致把枪口对准了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