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五百章:解剖恶心吐光光

时间:2018-05-03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远远观望的人群,相互站立的很拥挤。肖尧带着人往圈子里插,自然引起前面正在伸长脖子,使劲往前看的人群不快,场面一时骚动起来,还有人被挤得站立不稳,抱怨声和责骂声不断传出。

    可等他们看到是一帮小青年在捣乱时时,又赶紧闭嘴。毕竟肖尧他们这群青年,人多势众,若不起、躲得起。不是有句话叫做:退一步海阔天空吗。

    肖尧也不在乎别人的责骂,只管领头一路斜插进去,一直来到最前围栏的警戒线边,紧跟着的几人,也陆续把警戒线边缘占领。

    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就在他们刚刚站下,准备大开眼界之时,在警戒线中央,两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,和一帮警察,已经忙碌完毕,收拾好一应工具,起身往警戒线外走去。

    在这块小田地的中间,拉了整整一圈的警戒线,围绕出一个近百平米的空地,虽然周围站满围观的人群,但没人敢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空地的中间,一个简易的竹编凉床,孤零零的横在潮湿的泥地上。凉床被一整块白布覆盖,只看到带着泥土的四条竹腿。男尸被那白布,从头到脚,覆盖得严严实实,只有人形躺在白布下。

    “完了,来晚了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惋惜的说了一声,此时,围观的人群,已经开始撤离。肖尧也很懊恼,按照朱习焕的说法,估计是要在下午才开始解剖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些法医和警察,竟然这么敬业,加班加点,连午饭都不吃,就这样把活干完了。人群撤离的速度越来越快,不多久,只剩下一些和肖尧等人一样,来晚了而不甘的数十人。

    “肖尧,走吧。”

    方存建见肖尧站那还不走,就过来拉了他一下。此时警察已经走远,不知去向,丢下的尸体,也不知会让什么人来处理,人群也已经散了,再等下去是毫无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跑了这么远的路,就是想要来看解剖尸体,可是到了却什么也没看到,肖尧很不甘心。他看看眼前的警戒线,伸手一按,就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肖尧,别进去。”

    方存建没想到他不但没和自己回转,反而越界进了警戒区,他在出声阻止肖尧的同时,赶紧用目光四下打量,看看有没有留在现场看护尸体的人,来找肖尧麻烦。

    肖尧一进禁区,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中央凉床旁边,他站立下来,先把周围看了一圈,见没人前来阻止,他放心的蹲下,一手慢慢掀起那盖着尸体的白布。

    (下面描写有点恐怖,胆小莫看。)

    随着肖尧的手慢慢的抬起,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,传说中开膛破肚的现况。离开原位,凌乱的各种内脏,堆在尸体的胸腔上,散发出难闻的恶臭。

    刚刚肖尧他们,是站在上风口,没有闻到尸体腐烂的气味,而这时,一股刺鼻的,几能令人昏厥的尸臭,混合着福尔马林水的味道,一下充满了肖尧的鼻腔。

    那些杂乱放置的内脏,没有一丝血水,不但带着恶臭,还泛着令人恶心的淡绿和暗褐色。尸体的皮肤也是一样的情景,在肖尧的恍惚中,皮肤上似乎还长满了绿毛衣(苔藓)。

    尸体的一双脚趾头,已经腐烂得开始脱肉,那阴森森的脚趾头白骨下面,就是尚未掉下的糜烂腐肉,发霉发黑。

    整个尸体下面,没有血水,只有大量的尸水,顺着尸体身下竹编凉床的缝隙,慢慢的滴落到下面的泥土里。

    说起来慢,其实很快。肖尧在掀起白布看了一眼后,向来胆小的他就赶紧松手,放下白布,他有些失神的看向也跟着进入警戒线的几个人,默默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夏骄焕也跟进来了,他见肖尧没等他们到来就放下白布走人,心里很是不甘。可肖尧没搭理他,直接走出禁区。

    没有跟风进去的朱习焕,看到肖尧失魂落魄的跨过警戒线,身体有些摇晃,他赶紧上前扶住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肖尧还是没说话,强忍着胃里的剧烈翻滚,点点头表示回答,然后顺手一拉朱习焕的手,就顺着来路返回。他那一拉,明显是不让朱习焕再去探看尸体的意思。

    夏骄焕几人见肖尧不答话,直接走人,谁也没有胆量再去先开白布,只好无奈的跟着回返。可肖尧还没坚持走到石子路,就在田间小道上,大吐特吐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敢开口说话,就是想强忍过去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,不愿把中午才吃进肚子的食物,从进口原路退回。但是,忍到现在,他还是忍无可忍,直接浇灌了田里的油菜。

    “太恶心了,太难闻了,太难看了,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吐光胃里的一切,肖尧感觉舒服多了,他脸色苍白的面对大家关切的目光,这才开口连说四个“太”字,来形容刚刚见到的场景。

    众人被肖尧说得一愣一愣的,因为谁也没见到真正的尸体,没人能反驳他的观点,但夏骄焕几人到了尸体边缘,唯一认可肖尧话里的一个“太”,那就是“太难闻了”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的黄莉和王佳佳,不知道肖尧提前吃完饭就走了。

    但她俩在打饭时没有见到肖尧,就找男同学打听了一下,这一问才知道,肖尧早已经把他们午饭后商量去哪玩的事,忘记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王佳佳听说了倒是习以为常,可黄莉就忍不住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佳佳,他这人怎么这样啊?就是要走,也该跟我们说一声,都在学校,又不是多远来不及通知。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失约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次?以后第三次,第四次都会有。你抱怨也没用,他这人就是这样没正行,只要事到临头,他就会冲动得忘记一切,只顾眼前,哪里会去想啥后顾之忧?”

    王佳佳这话里话外,充满着对肖尧的庇护。乍听起来是在批评肖尧,可是,你只要稍微一理解,那话里的含义就是:他就是那样的人,你要多多理解适应才好。

    黄莉哪能听不出王佳佳话里的含义,可是,她能怎样?她甚至在心里有了一种感觉,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么多年来,她对肖尧无理由的护短,才把肖尧惯坏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黄莉气呼呼的说道:

    “哼,他不去想后顾之忧,不代表就没有后顾之忧,回来我就找他好好算算他这两次失约的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看着黄莉那真的气红了的俏脸,还有那噘起来性感而又娇嫩的嘴唇,王佳佳微微一乐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巴不得你能把他算到正轨上来,就怕到时候你没算对账,反倒赔了嘴唇又折腰。”

    “王佳佳,你……都是怪你,肖尧这么浪荡不羁,就是被你宠坏了。你还嘴上说是代他母亲管束他,可你哪里真的狠心约束过他?都说妻贤夫祸少,有你这样,他会越来越无法无天的。”

    黄莉被王佳佳嘲弄得心神大乱,把心里毫无依据的想法,直接怼向王佳佳,还说了一句不该此时说出来的俗语。

    王佳佳可没有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机会,立即回怼: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老话说的对极了,就是妻贤夫祸少,没谁说女同学贤,男同学祸少。他以后会不会无法无天,那是他妻子的事情,我才不去瞎操心呢。”

    黄莉明知自己口误,已经处于下风,就忌口不语。这一场嘴仗打下来,以黄莉完败结束,她也不再多说,扯着王佳佳就去往寝室。

    肖尧浑身乏力的回到学校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。由于在去的时候急于赶路,大家都走了一身汗,肖尧空着肚子在床上休息一会,恢复一点体力后,就想着要去打水机房的水渠洗澡。

    带在学校的两套换洗衣服,今天都被王佳佳拿去洗了,按照今天的太阳,现在应该干了,他来到女生宿舍门口,看看自己的衣服干了没有。

    可他还没来得及伸手摸摸晾晒在绳子上的衣服,黄莉就从宿舍里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还知道回来?你把我们昨晚说好的事,都忘到爪哇国去了吧?”

    呆在寝室憋了半天的黄莉,从窗口见到肖尧过来,心里还挺高兴。可是,他一来就去树边的绳子上取衣服,明显不是来找自己赔礼解释的,气的她不由得责怪起来。

    “昨晚说好啥事了?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肖尧装聋作哑,而是昨晚真的没有说好啥事,只说今天午饭后商量去哪玩。可这些话,肖尧想不起来,也联系不到说好啥事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就在黄莉正要发火时,王佳佳走了出来,她一眼就看出肖尧脸色有点异样。可在王佳佳眼里,肖尧的一点变化,她也看得很重。

    黄莉刚刚也是由于生气,没有注意到肖尧脸色的变化,她此时一改愤怒的心情,立即向肖尧投来关切的目光。

    黄莉暗自责怪自己,怎么没有提前发现肖尧脸色异常,这也从另一个方面,说明自己对肖尧的关注度不及王佳佳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可能是走路累的,我刚刚睡了一会,现在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回话的语调,显得有气无力。人是铁饭是钢,吐光了胃里的食物,又在大太阳下走了很远的路,到现在肚子还是空空如也,有力气才怪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