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八十九章 人外有人天外天

时间:2018-04-22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狡兔都能有三窟,安峰可比兔子聪明多了。他曾经被小偷偷过,如今出门都学乖了。他身上带的钱,一直分装在不同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那个小弟来搜身,只掏走了外衣口袋的钱,还有差不多数目的钱,在内衣口袋,没有被搜走。

    肖尧跟着大家来到厂门口,何碧香就在后面拉了一下他的衣角,肖尧知道了她的意思,就厂门口和阿姨等人告别,两人说直接去朋友家睡觉。

    静儿不想肖尧走,还想跟他一起去。但被阿姨柔声劝阻了。她心疼肖尧这晚,又是打架又是敲诈,一定累坏了。

    肖尧与何碧香提前来到杨姐的住处,既不开灯,也不说话,就在黑暗里拥吻起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,大院里传来脚步声,还有范芳菲和小爱的对话声,她俩也快速洗完,过来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今晚我不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等听到小爱她们的关门声,何碧香压抑住被肖尧拥吻而勃发的激情,推开她的双臂,挣脱开,站了起来。月光斜照进屋里的地面,肖尧看到了她一脸的哀怨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刚刚还好好的,我又没得罪你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看到肖尧一脸的迷茫,轻声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想陪你吗?可是,你总不能把人家祸害了,就撇在一边不管不问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咋啦?”

    见到肖尧还在发懵,何碧香无限温情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田倩,我也是女人,我知道她的心思,我不知道就算了,可是,我知道你俩的事,我就不能独霸着你,那样对她不公平,我可不想她将来恨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肖尧的意思没说出来,他的心,已经被何碧香的柔情和大度给融化了。何碧香知道他要说啥,可是后面是田倩已经在厂里睡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是来是去的,你们男人,你就是想着洞房夜夜换新娘吗?我已经和她说好了,让她晚上过来陪你。不过,我可警告你,不许你像前天晚上那样对待她,明天一早,她就要起来先走,你等我来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说完,就要离去,肖尧一步上前,从后面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何姐,你干嘛对我这么好?你就一点也不吃醋?”

    “傻瓜,是你对我好,我才对你好的。我是女人,是女人就会吃醋,我还不是为了你?谁叫你不明不暗的就把人家给祸害了,我总不能怪她吧?我觉得,她比我还可怜,你可要好好待她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说着就分开肖尧的环抱,轻轻的打开门,悄然离去。肖尧站那像木桩一样动都没动,他被何碧香的行为给感动了,也被她的话给震慑了。

    可怜,多可怕的字眼。他得到的这两个女人,他可一点也没想到她俩会可怜。他的第一个女人,竟然还被一个自称可怜的女人去可怜。这叫他心灵,如何不受到重重的撞击。

    “肖尧,等急了吗?”

    一道丽影,悠然扑进还傻站的肖尧怀里,一缕香气,飘进肖尧的鼻腔。田倩像幽灵一样飘忽进来,轻轻的在他耳边呢喃一句,紧紧的搂住肖尧不放手。

    肖尧回抱住田倩那柔软的腰肢,脑海里还在回响着“可怜”二字。

    田倩见肖尧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激情和冲动,也不说话,她有点搞不懂,但也没问。她就像一个乖巧又温顺的小白兔,只有依恋,不会索取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肖尧,簇拥着田倩进到里间,他打开灯,仔细的端详着田倩。

    “你后天跟我回家,我带你去见我爸妈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肖尧想了许多,要想解脱田倩的可怜,他只有娶她,而想要娶她的第一步,就是要见家长,得到父母的认可。至于其他人,他暂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田倩听明白了,只是她不敢相信。她感觉到自己的头很晕。这突然来临的幸福,她有点受不住。何姐在饭店回来路上,让她洗完之后到厕所等她,她就按耐不住内心的狂喜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肖尧的话,差点没把她幸福的晕死。田倩没时间再说话,她身子无力一歪,把肖尧带倒在床上,两片娇唇,狠狠的盖在肖尧的嘴上。

    他俩拥吻许久后,之见衣衫乱飞,锦被波澜,无限春光,被月儿窥见。仅仅一会,月亮也害羞了,她悄悄的拉过一片云,遮住自己那洁白圆润的俏脸。

    年轻的男生,总会有更旺盛的精力,何况肖尧确实有很强的体魄。自从有了上次的经历,两人更加的亲密,准确的说,是那种从内心的亲密,延续到了身体。

    田倩第一次感觉到,为什么女人需要男人,男人的阳刚和强壮,对女人的诱惑是致命的,至少她是这样。而更多的,则是一种心理的感受,由心生爱慕而奉献,由性而更爱。

    她宁愿这样柔弱的被他征服,爱也一样,除了温柔的爱抚,她更爱他勇猛和刚烈,感受他在身上那种仿佛用不完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喜欢你,爱你,但我这次不去你家。我不知道你为啥这么急,要带我去见你父母,可我知道,现在还不是时候,等你毕业了,你要是还这么想,我就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床前的月光和屋顶的灯光,交相辉映,一床锦被,掩盖住两条刚刚经历过异常暴风雨而赤*裸的身体。田倩把俏头,压在肖尧那健壮的胸膛上,媚眼如丝。

    “田倩,我不想让你无谓的担心,也不想让你做无谓的牺牲,我要对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负任何责,你对我负责了,你对何姐怎么负责?我不想你为难,也不要你一时冲动就来娶我。我只想顺其自然,只要你不嫌弃我是农村的,不讨厌我粘着你,你怎么着都行,因为是你。”

    怀里的佳丽,如此的通情达理,无私的奉献,刻骨的爱恋,肖尧不知道说啥了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她,再抱紧她,把两颗心,贴的更近、更近一点。

    在农村,有个不成文的规则,,叫做月半大似年。十五这一天,也是钱爷爷家这么多年来,过得最热闹的一个正月十五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昨天就准备了的丰盛菜肴,没等到中午,就被来客比了下去,准备了一桌才,来了两桌客,这怎不让小惠阿姨急得到处乱串?

    那是因为,昨天晚上在一聚餐的兄弟和周三兄妹,都在上午,陆陆续续到来,给钱爷爷他老人家拜年。钱爷爷是笑得合不拢嘴,可阿姨就犯愁了。食堂里坐的地方是足够,可是,菜差的就太多了啊。

    “肖尧,怎么办,今天的菜不够,谁知道他们今天都来了,他们昨晚也不说,现在就是去现买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阿姨急得头上都冒汗,肖尧连忙安慰道:

    “阿姨,你就按照原来的做,我让他们再到饭店去叫些菜,到时候,一起送过来就成,来的都是晚辈,没那么多忌讳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,就把何碧香和范芳菲喊了过来,让她俩去负责此事,小爱也活蹦乱跳的跟着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肖尧安排好,阿姨也舒了口气,赶紧到厨房忙去了,田倩也热情的跟去帮厨,周敏和晓晴也不想和这一大帮男人聊天,喊着田倩等她们。只留下静儿,缠着肖尧一步不离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昨晚没来得及说,你跟安峰那一架,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赢的也是很侥幸啊。我昨晚回到家都在琢磨,要是我,不一定能赢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以后再遇到,我也没把握就能赢他。他昨天输就输在大意了那么一点点。他当时起身,如果直接用旋风腿攻击我,而不是仅仅站起来,那倒在地上的,八成就是我。不过,赢了就是赢了。”

    周三看着肖尧说话不带一点的后怕,他心里丫丫起来,赢了是不错,可是,你就不想想,输了会怎样吗?

    “肖老弟,你别得意。其实,他输的很冤,冤就冤在你的年龄上,你要是像我这年纪,我想他不会给你一丝机会,你也没那么容易得手,即使最后你能赢,那也是惨胜,你不会像现在这样晚好无损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只不过他犯了一个大忌,那就是狭技欺人。我三叔早就说过,欺我的人不如我,我欺人不如人,这也就是我当时的信念,他不输才怪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这一番交流,听得其他弟兄目瞪口呆,感情昨晚他们得了的一百块,是那么的惊险,差点他们就是鱼肉,人为刀俎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但是,如果我俩一起上,他是一点希望都没有。只不过,我不会帮你,你也不会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说?昨天没尽兴,喝的不痛快,今天中午,谁也不许装怂,喝死一个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酒席还没开始,肖尧已经在鼓劲,大家都随声附和,可静儿一听就来气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!你们要是把我哥哥喝死了,我就找你们赔,五百块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静儿一脸认真的娇俏,再次把谈话气氛引向顶峰。而范芳菲和何姐的归来,那就预示着一场斗酒大战,即将拉开序幕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