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八十七章:藏奸耍滑脑洞开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令人意外的收获,这是在场的人都想不到的。此时,周敏她们也已经来到大厅,得知他们能凑齐四千块钱,心里反而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这钱咱不能拿,会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周敏把肖尧拉到一边,说出了自己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犯法?他们欺负你们就不犯法?有钱不赚三分罪,送上门来的,不要白不要,要了也白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什么计划,还能实行吗?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执迷不悟,周敏只得岔开话题,不想和他争论。肖尧狡黠的一笑,慢条斯理的说道:

    “计划有变,但本质照旧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就回到安峰面前,伸手把他拽起来,弯腰解开他腿上的板凳,也把他已经麻木无知觉的手指解开。完全松绑后,又把他推到一边的板凳上坐下。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,这话一点不假。他才说出还有钱,这待遇立马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来个热毛巾,再给他来碗热乎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今晚得了便宜的老板,真是随叫随到,殷勤的不得了。俗话说,千里做官都只为财,何况他是开饭店的?多算的几百元钱,可够他辛辛苦苦干个把月的。

    “你叫峰哥?我看得出,你是个练家子,也是个江湖中人。我不羞辱你,你也别找不自在。你若好好的,咱俩还有得斗,但你伤了,就不是我对手。好好擦擦,恢复一下,咱俩细谈。”

    老板拧了一条热毛巾过来,肖尧指指安峰,安峰接过,擦掉嘴上的污血和脸上的赃物。一边擦,一边看着肖尧不说话。

    周三和阿姨等人,不知道肖尧葫芦里要卖什么药,都一言不发,看着肖尧在那表演。

    “来了,阳春面一碗。”

    伙计嘴里一声长呼,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,放到安峰面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阳春面”,名字虽好听,其实就是白开水煮面条,里面连一片菜叶、一颗葱都没有。就是面条入水煮熟,放点油盐即可。

    要是放在往日,安峰是看都不会看这清汤下面的。但今晚不一样,他现在是又冷又饿,他也顾不得计较许多,有吃总比饿着强。他忍着缺牙裂嘴的痛楚,很快就把还烫人的面条吃完。

    肖尧看着他吃完,见他还意犹未尽,但肖尧没那么好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峰哥,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,你说,你们欺负她们,我让你们赔她们每人五百,多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多。”

    安峰本不想回答,但看到肖尧那渐渐不善的眼光,他只好回应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他的心里话。按他想法,如果是什么人敢欺负他身边的女子,一人赔一千都不行,他之所以这么想,只因为他是有钱人。

    “嗯,你还算敞亮。你们把他解开,跟着两个人,同他一起回家取钱。记着,别耍花活,半个小时不回,我就打断一条腿,这里有二十二条腿,你不着急就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肖尧没说先打断谁的腿,那十个人一下都着急了,一叠声的说自己的钱,放在包里什么位置,生怕他找不到,耽误了时间,自己的腿遭殃。

    这里严石刚在两个兄弟的护送下出门,肖尧就吩咐老板拿来纸笔,让安峰写认罪状。

    “我不写,你打也打了,罚也罚了,还要我写什么认罪状?你想让我们坐牢吗?”

    “坐牢?哈哈哈,你想多了。我叫你写,只是让你把事情的经过写下来,再认个错,言明这些补偿,是你们自愿给的就行,你刚刚也敞亮的说了,每人五百不多。你要是不写,那我们就还原前景。”

    “还原前景?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安峰认为肖尧还要来再打一场,他现在可没有一点斗志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就是再把你绑起来,扔到外面,钱我也不要了,冻你们一夜,冻不死,算你们命大,那碗面条,就当我做好人好事,送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看到肖尧在那藏奸耍滑,脑洞大开,她眼里满是鄙夷的目光。他这里都叫人去取钱,又来说钱不要了。还恬不知耻说自己做好人好事,他这时候要是好人,那天下就都是好人没坏人了。

    范芳菲目光虽是鄙视,但心里却越发喜欢的紧,因为她信奉雷锋同志曾经说过一句名言:

    对待同志,要像春天般温暖,对待工作,要像夏天一样火热,对待个人主义,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,对待敌人,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。

    肖尧此时正是这样做的,只不过方法有点真小人假君子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好,我可以写,但你要保证,这不是送我们进局子的证据?”

    “这点你放心,我要是想送你们进局子,早就送了,还费这么大劲干嘛?”

    人在矮人檐下,不得不低头,傲娇一世的安峰,今晚算是认栽了。他拿起笔,就把事情的发生过程描述了一遍,也把自己自愿赔偿的事情一一写明。

    肖尧是看着他写的,可在他写完后,肖尧又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遍,他很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能把我的兄弟们放开,给他们弄点吃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把他们的手指解开,给他们活活血。”

    安峰见肖尧只是吩咐解开手指,心里大为光火。都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写完了,你也点头认可了,怎么还不愿放人?只是他还不敢发作。

    “你别不高兴,咱们事情还没谈完呢。我向你保证,只要事情谈结束,你们那桌酒席还没人动,我让老板给你们热热,你们接着吃,还免费的。”

    刚松开手指的十人,一听谈完就能吃,满桌酒菜都还没怎么动啊,他们都急切的希望峰哥赶紧和肖尧谈完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要谈?”

    安峰这时候觉得,自己掉到肖尧的陷阱里了。他警惕的看着肖尧,心里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“你看啊,第一次搜出的钱,我是赔了被你们打坏的桌椅板凳和锅碗瓢盆。多余的钱,你都看到了,还在那里,没谁动你们的。这我没说错吧?”

    是啊,多余的钱,一直就放在桌子上,安峰不知到肖尧想干什么,难道他会把这多余的钱退给自己?他会真是这样的好人?看着肖尧那狡诈的笑面,安峰打死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第二笔钱还没到,那是你们自愿赔偿女孩的精神损失费,四千块,多一分我也不会要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第三笔?”

    肖尧说了个第一、第二,搁谁都会想到肖尧还要说第三了,安峰也就是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“你太敞亮了,做人我得向你学习。”

    无耻,这是安峰内心发出的心声。你绕来绕去,不就是要榨干我们所有的钱吗?还在那冠冕堂皇的多一分也不要,我看你是少一分也不照才对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这第三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这么聪明,这第三你还能不知道吗?就是伤残的医疗费、误工费,营养费、补助费……还有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肖尧扳着手指头说了四个,实在编不下去了,就回头来问大伙。大家你望望我,我看看你,都摇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不过细和你算账,咱就马马虎虎,按人头,一人赔个五百,这不是讹你们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咋不去抢银行啊?”

    安峰实在是忍无可忍了,他抱着被肖尧在狠揍一顿的风险,也要发飙。你们伤残在哪?真正伤残的是我们还不好?

    你们一个个的能吃能喝,能跑能跳,还要逼我们赔治疗费,这还有王法吗?

    肖尧冷笑一声,眼角一看大厅墙上的挂钟,大声问道:

    “过去多少时间了?我看不动点真格的,他们就认为我是个老实人好说话。到时间了,拖一个过来,先打断一条腿再说。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发话,立即就过去两个兄弟,把困在一起的俩人解开,推搡着一人来到肖尧面前。

    “干嘛是我?为什么是我?凭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“再叫就把他的嘴堵上,这里抹布多得是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耐烦的扯过两条长凳,并排放在一起。他让两个兄弟把那人的一条腿,架在两个长凳面上。

    他又走到墙角,弯腰拿起一根断板凳腿,一步一步的慢慢走了回来,他也是在故意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“你讲不讲理?他家离的那么远,就算来回跑,半个小时都不一定够,你还真要那么做?”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兄弟,像上刑一样被控制着,眼看就要被肖尧残忍的打断一条腿,安峰再也不能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不会送你们进局子,那就不会送,我说不多要你们一分钱,就铁定不会多要。谁敢把我说过的话当耳旁风,那就试试看,我说道做到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边说着,一边在心里嘀咕,这都过去四十多分钟了,怎么还不回来?难道真要逼我动手?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?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不能这样做。都是爹生娘养的,你打断他的腿,叫他以后怎么办?谁家的孩子,父母不心疼啊?”

    休阿姨见肖尧越走越近,她的心都快跳出胸腔了。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肖尧这么冷血,她的内心在颤抖,比刚刚他们发生打架时,心里还要害怕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