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八十二章 不偷不抢不犯法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周敏哭着跑出公社大院,她没跑回家,而是一路向着静儿母亲的住处跑来。她心里的苦无人可说,只有小惠阿姨一本青色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还正在和范芳菲等人聊天,突然看到周敏哭着跑来,这可把她吓坏了。从办厂认识到现在,阿姨可是一次也没见到周敏哭过,即使在厂里最忙、最累、最艰苦的时刻,她也是笑着应对一切困难。

    “周敏,你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小惠阿姨,你看他,他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周敏一头扑进小惠阿姨的怀里,就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,找自己的母亲撑腰一样,她一边哭着,一边说着,回头看了一眼一直不敢追到身边的肖尧,再次把头埋进阿姨怀里,伤心的哭泣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,阿姨给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一手挽住周敏,一手拍着她的后背,用肢体行为和语言,同时安慰着她。

    这一幕,可把屋里的几个女孩弄懵了。他俩不是说要谈工作上的事吗?这才一会,怎么就弄成这样?大家心里都在瞎猜,但没有一个人开口询问。甚至还有人心里美滋滋的,这还不是一个两个的。

    这到不是他们讨厌周敏,而是各自都有各自的小心思,不可对外人言。

    肖尧不紧不慢的追到门口,见周敏在阿姨的安慰下,情绪平静了许多,他站在门口就不进来。满屋子的人,除了周敏,都把齐刷刷的目光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看我,我没欺负她,就是哪句话把她说毛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对她都瞎说了什么啊?姑娘家脸皮薄,你是男孩子,别说话都不知轻重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带着埋怨,她这时候,必须要帮周敏说话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和她说了那么多,我真不知道哪句话得罪她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不是胡说,他是没搞清,具体是哪句话把她惹哭了。听到肖尧还在推辞责任,周敏一抬头。

    “你哪句话都得罪我了,你把你刚刚说的话,有本事再对阿姨说一遍,我们在这累死累活,扒心扒肝的,你倒好,一句赚钱赔本多大事啊,就撩了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这里的八卦,把在食堂闲聊的钱爷爷父子也惊动了过来。看到肖尧站在门口,钱爷爷伸手一拉他的衣角,轻声说道:

    “傻小子,还不走?等着开批斗会啊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下反应过来,抬腿就溜。看到父亲把肖尧支棱走了,钱叔叔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“爸,这事情还没说清楚,你叫他走了咋办?”

    钱爷爷一把拽住儿子,拉了就走。

    “他傻你也傻,这事说不清楚。你没听到他说他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吗?这男人啊,和女人不一样,男人就是图个嘴上痛快,说过就忘,而女人呢,是句句当真,格外用心,你能说得清吗?”

    看到儿子还是不明白自己说的话,钱爷爷连忙催到:

    “走走走,走快点,咱爷俩也不趟这浑水,三个女人一房,里面都两房了,离远点,耳朵清净。”

    该走的走了,不该走的也走了。就剩下原先满屋的女人,外加一个刚来的周敏。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大眼瞪大眼,都是美丽眼,却一时都无语。

    寂静了好一段时间,小惠阿姨才打破宁静,让周敏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通。周敏据实把她认为的重点,以她理解的正反两面加以解说,肖尧当然被大家一致认为是罪不可恕。

    若不是老爷子见机的快,肖尧若是还在当面,那一顿炮轰加批斗,是决不能幸免的。

    肖尧溜出厂门,不敢回到办公室去,他怕大部队跟去找茬,就慢慢晃到镇外,又神使鬼差的来到了那颗大榕树下,呆呆的站在大树底下,显得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才不久,田倩找了过来,她远远的见到肖尧独自站那发呆,心里酸酸的。

    “肖尧。”

    “田倩?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

    肖尧转身看到是田倩,他很吃惊,这里离厂,至少有两三里路,还很偏僻。那么大的镇子,不是知道他在这,一般是不会找到这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这,我走到镇子外,就想来看看。小爱和静儿到办公室没找到你,我就一个人出来找找看。肖尧,你别怪她,其实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怪她,我知道,你想说她是为我好,我就搞不明白了?你们怎么都要把自己的想法,强加到别人头上?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你好,你再为别人好,要别人乐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肖尧很粗暴的打断了田倩的话,田倩没有生气,反而靠到他的身侧,喃喃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不想强加你什么,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的。你也许不知道,我们百姓家庭,只要吃得饱穿的暖,能平平静静的过上安稳日子,那就是福分。什么高官厚禄,富贵荣华,也不是我们百姓人家敢去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是百姓人家,我就想按照我自己的习性过日子,不偷不抢,不犯法,不丧德,有吃有喝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田倩的话,让肖尧产生了共鸣,他爱怜的环抱住她纤细的腰肢。田倩有点紧张的四下张望一番,看到没人,这才乖巧的任由他抱着不动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也该想想啊,她为了这个厂,真是的很累很尽心。厂里厂外,都靠她一个人支撑,就拿年前来说,好多的机关单位,用了各种借口,都想来捞点好处,她都一概按照你的安排送礼,多要一块糕点都不给。若不是她父亲是书记,一般人根本应付不下来。还有人没得到要求,要来关停我们厂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她怎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田倩见肖尧那么吃惊的样子,温柔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她说了,你在念书,要心无二用,厂里这些烦心事,不让大家对你说,她还威吓我们说,你脾气暴,要是让你知道,把事情闹大,真的被人把厂关了,我们都要失业。所以啊,就连阿姨都不敢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敢对我说?你就不怕我把事情闹大了,让你失业?”

    肖尧故意逗着田倩,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搂在怀里的娇躯。

    “你不和她闹,我才不会告诉你呢。我知道你不会去闹,她不让我们告诉你,只是不想你闹心,再说了,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告诉你,就是让你要多体谅她,多关心她,知道她是真心在帮你。因为她……”

    田倩后面两个字没说,但肖尧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田倩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吧,时间久了,大家又要到处找你。”

    有了肖尧这一句话,田倩觉得她怎么做都值了。她心里暗暗决定,只要肖尧这辈子不嫌弃她,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。可往往一个人的想法,都是美好的,而现实,却恰恰是意想不到的残酷。

    看到田倩和肖尧一前一后的归来,周敏一直担着的心,也放了下来。她也怕自己这样一来,若是把肖尧气跑了,那就事与愿违了。

    “周敏,其实都是误会,我说的那些混账话,都是小和尚念经,有口无心,你就当我说话是放屁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真恶心,一点都不讲文明。”

    肖尧带着脏话的检讨,被静儿鄙夷的指责,引得众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己说的,我可不敢把老板的话当……”

    周敏一下卡壳,刚刚准备洗耳恭听的众人,再次笑了起来。静儿赶紧跑到肖尧身边,摇晃着他的一条手臂撒娇道: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见过小和尚念经吗?我长这么大,还没见过真和尚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下次哥哥到省城,一定带你到寺庙去看看真和尚,让你看看小和尚是怎么念经的。”

    风雨过后见彩虹,在这欢笑声里,周敏也把以前所受的委屈,释放得一干二净。阿姨见到一场误会就此瓦解,她也很开心,就招呼着众人一起到食堂,准备明天过十五的大菜。

    周三吃完午饭,就找了镇上的两个兄弟,让他俩帮自己挨个的给在家的兄弟送信,邀约大家晚上到酒店一聚。他自己也早早到饭店,预约了两间包厢,定了两桌酒席。

    周敏晚上邀请钱爷爷和叔叔一起到饭店吃饭,可老爷子坚决不去,只说自己年纪大了,和年轻人搅在一堆,自己别扭,大家都洒脱不起来。钱叔叔也以不能喝酒为由,坚辞不去。

    周敏拿他俩没辙,只好生拉硬拽,把阿姨拖着一起来到酒店。

    当肖尧他们来到饭店时,周三还没归来。他最后一站是到静儿的村庄接晓晴,被周三安排出去叫人的两个兄弟早早回来,等在饭店迎客。

    从这两位兄弟的口中,肖尧得知周三晚上安排了两桌,他就带着阿姨他们一同进到一间较小的包厢,饭店拿来瓜子、小糖等物,让大家坐着喝茶应景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左右,周三带着晓晴进门,他特意向小惠阿姨问了好,又和大家招呼一下之后,就把晓晴留下,拉着肖尧一起去了大包厢。

    饭店老板早已备好了应有的酒菜,在问及周三人员到齐之后,立即上菜,大包厢一桌全是男人,小包厢一桌全是美女,男人喝白酒,女人喝红酒,互不牵扯,各自为战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