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八十一章 爱怎拿起放得下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周三见肖尧意兴阑珊的退席,也不再强留,肖尧的酒量他不是不知道,但对于今天这样的场合,周三自己都待不下去,何况是他?

    其实,这半道退席,是一个很不礼貌的行为,但肖尧实在是不愿再应酬下去。周书记面子上,也很宽容的示意肖尧不必勉强,但他心里多少有点膈应,产生了一种烂泥扶不上墙的念头。

    正在周敏房间有说有笑的几个女孩,见到肖尧进来,都很高兴。静儿最先站起来,拉着肖尧坐到自己的身边,用自己的筷子夹起一块肉,塞到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们昨天下午去田倩家拜年,怎么不来喊我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准备昨天上午来你这拜年,今天约你一起去她家,可是睡过头了,吃过饭大家没地方玩,就去了她家,不是拜年,就是玩玩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肖尧话一说完,就看到范芳菲、小爱和静儿,都投来奇怪的目光,又同时转头去看何碧香,肖尧才明白,自己刚刚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谎言就是谎言,不要别人戳穿,自己往往在不经意中,就会现出狐狸的尾巴。何碧香只得嗔怨的看看肖尧苦笑,脸色也羞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昨天不是说,你和何姐姐是到镇子外面玩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朋友家睡觉,还能睡过头了?”

    静儿和小爱连续发问,把肖尧头都问大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睡过头了,然后又出去玩了会嘛。”

    周敏和田倩见肖尧无力的狡辩,搞不清他们这些对话的意思,而范芳菲却在一边脸带微笑,就像看戏一样,看着肖尧蹩脚的演出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不说这些,肖尧,你是喝酒还是喝饮料?”

    周敏见肖尧心虚,立即圆场,她可不愿肖尧在自己家被逼得太难看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我知道你今天中午受屈了,晚上我把兄弟们约约,到饭店好好喝一顿。”

    周三一步进门,为了弥补心里对肖尧的歉意,他提出了这样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好,我也有此意,就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时间。你最好能把黄班头和曹老板都叫来,我也好好感谢感谢他们。我现在就不喝酒了,晚上再喝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你把晓晴也叫来,这么多天没见,我都想三嫂了。”

    周三见妹妹直接就称呼晓晴为三嫂,拿眼瞪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还没过门就瞎喊什么?也不怕别人笑话?”

    “我怕谁笑话?这里就是芳菲姐第一次登门,我也不是没见过,你还装什么大头蒜?别以为你对三嫂做了什么我不知道,你们男人,真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周三见妹妹好像真的知道什么,他心虚了,赶紧答应下来就溜。可刚刚周敏骂她三哥,把肖尧也带骂了,在周三落荒而逃之后,房间里十二只眼睛,都把目光定在肖尧身上,看得他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菜凉了,吃菜、吃菜,大家吃菜啊。”

    外面呆着别扭,来到房间挨骂,肖尧今天算是知道啥叫四处碰壁了。

    这一顿憋屈的饭后,肖尧等人回到办公室,周敏也跟了过来。当她说要把厂里年前生产的状况,向肖尧做一番汇报时,大家见到他俩要谈工作,都相继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,周敏看着她们刚走出公社大院,就随手把门关上,转身扑进肖尧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谈工作吗?你……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不等肖尧问完,嘴巴已经被封住了。一阵热吻过后,周敏才放开肖尧。她脸上带着激情后的红晕,到自己的办公桌里,拿出一些资料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说你十六走,能多呆两天吗?厂里工人十八上班,你要是能和大家聊几句再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肯定不行,我们学校十八就正式上课,我到省城就要回家,我父母还在那等我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看到周敏满脸的失望,肖尧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周敏,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,静儿的一个什么舅爷爷,我前天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他,他想找我合作,去他们镇上办厂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了?在哪?”

    周敏见肖尧谈到正事,一下就将刚刚的失落忘掉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推到你身上了,他年后可能会来找你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真是的,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推,这我能做的了主吗?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这甩手掌柜的,把合作办厂的事都推给自己,她不抱怨才怪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嘛,我还没说完呢。我的意思是,不能和他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合作你还让他来找我?你直接说不行不就好了?你这不是让我做恶人吗?”

    肖尧把主题说完,看到周敏一脸都是哀怨,俊美的小脸,布满愁怨,心里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直接说,他们那镇子,离我们这不远,也在我们的销售范围内,我们没必要自己投资来跟自己竞争。我让你说,这叫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,也叫夫唱妇随嘛。”

    “去,谁跟你夫唱妇随,也不知道害臊。”

    女孩在恋爱时,基本上都是口是心非。周敏嘴上在反驳,可那娇羞的模样,却看得肖尧情不自禁的又抱着她拥吻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正事还没办呢。”

    谁知肖尧正吻得来劲,却被她一把推开了。不是周敏不乐意,而是肖尧在拥吻她的时候,双手有点不老实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那你赶紧办正事。我就纳闷了,你要的时候,就没有正事,我要来,你就要办正事。其实这狗屁正事,我根本就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阴谋没得逞,肖尧有点恼怒。周敏可不想迁就他胡来,也没有理睬他的小脾气。直接摊开账本,一条一条对着肖尧做起说明。

    什么叫左耳听右耳出,肖尧此时就是这个德行。你说你的,他根本就没上心去听。等到周敏啰里啰嗦的说了半天,他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完了?”

    “完啦,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周敏忽然听到肖尧带有怀疑的问话,还以为他看到了账上有问题。谁知肖尧伸个懒腰,仿佛解脱似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啥都不想知道,我就不是搞企业的料。以后这些令人头昏的数字,什么公家的、私人的烦事,你还是别对我说了,听了我头都大。”

    周敏这时候才知道,肖尧根本就没她的汇报当回事。感情自己口干舌燥说半天,都是白说了。她气得把资料整理好,往抽屉一放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事都不管,难道这厂,是我一个人的?你到好,年前吩咐这样,必须那样,到头来,我们做完了,告诉你一声你都嫌烦,真是文官噘噘嘴,武官跑断腿,到了还不落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对厂里工作的态度,彻底激怒了周敏。往日辛苦一点就算了,可最起码你得尊重别人的劳动吧?不说要什么功劳,这苦劳你得承情吧?

    反观现在,肖尧不但不承情,反而表现出很不耐烦架势,这让周敏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自有文字记载几千年来,有多少人,知道情为何物?又有多少人,对情能够拿得起放得下?我们不能说理智的爱不是爱,物质的爱不是真情。但拿得起放得下的爱,这就有待商榷。

    现在和肖尧当面的周敏,完全就不像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,而是面对单位里的上级一样,她可以随时把心里对肖尧的爱恋放到一边,处理正事。

    肖尧见她真的生气了,就要上前抱抱她,给她安慰,周敏一扭身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读书不努力,办厂不用心,什么都不在乎,你这么不求上进,以后还能干什么?难到你就想这样浑浑噩噩过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周敏是真生气,你不好学习,也就罢了,能有魄力到这办厂,也是极大的优点。可是,肖尧现在的表现,让周敏真是恨铁不成钢,她所爱的人哪能这样?

    “得得得,你怎么把我老爸那一套学来了?这亏本赚钱,多大的事啊,值得你这样来教育我吗?”

    肖尧最烦的就是别人说教,在父亲面前,他只有洗耳恭听的份,可是周敏就不行了,他那自由散漫的性格,还接受不了父母之外的人来训斥。

    肖尧说着,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,你要去哪?你别忘了,你还欠我一个赌约没还。”

    周敏不说,肖尧还真忘了。这都好久的事了,周敏今天还来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就是输你一个赌约吗?好大事啊,你说,要我怎么还?我首先声明,做不到的,你别逼我,大不了我把命陪你。”

    周敏在肖尧气头上,提起赌约,这让他很烦躁,可他不会耍赖,但那抵触心理,非常严重。他转身回来,懒散的坐到椅子上,吊儿郎当的翘起二郎腿,等候周敏说要怎么还赌约。

    周敏被肖尧气得眼圈发红,很快就泪流满面。她也就随口说说,只不过想让他不要走,哪里想到肖尧会这样说她,还要把命都抵上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时候再和肖尧谈下去,会越说越僵。她捂着脸,抽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面对强硬的人,肖尧一点不在乎,可是,只要女孩在他面前一哭,他就没辙。现在周敏哭着跑了,肖尧当场就抓瞎了,他想了一下,也跟着追了出去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