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八十章 口干舌燥吞积雪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田老伯虽说明知田倩此去。不会回来过十五,但他不想扫了女儿的兴。在点头答应后,就讪讪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晚饭在正常的时间点开席,考虑到大家晚上都要赶回周镇,田倩的哥哥和过来陪客的队长,都没有过分劝酒,肖尧也就随意应酬了几杯,很快就结束了晚餐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使尽浑身解数,费心扒肝做出来的晚餐,就这样草草结束,田倩的两个嫂嫂都显得很失落。虽然大家在吃的时候赞不绝口,但她俩还没来得及陪大家喝一杯,就已经撤酒吃饭了。

    一轮皓月当空,明媚皎洁月光下,肖尧几人和田倩,一同向田老伯和队长等人告别,踏上洒满银色月光的道路。

    月光下的农村夜景,比白天好看多了,洁白的月光,覆盖着皑皑的白雪,将整个天地。都罩上了朦胧的色彩,几人在夜色里缓缓前行,就像走在梦幻般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肖尧,芳菲姐的脚,可能受不了哦。”

    还没走到半个小时,何碧香赶上走在前面的肖尧,告知他范芳菲的情形,其实,她心里也很着急。肖尧回头看向范芳菲,只见她像个瘸子一样,一走一跛的摇晃着,艰难前行。

    范芳菲的脚板,在来时打的泡,虽说是被田倩的二嫂挑破了,但仅仅这一会的步行,又让她的脚磨的疼痛难行。

    “快上来,你怎么这么逞强啊?都不能走了也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肖尧转回到范芳菲的面前,弯腰做了要背她的姿势,口里责备起来。

    范芳菲一直就在怨恨自己的脚不争气,这群人里,比她大,比她小的都没事,就她一人落到这个地步。此时,再被肖尧责备,心里都委屈的想哭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背,我自己能走,大不了把这双脚走烂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方面是范芳菲倔强的性格使然,另一方面,她知道,这段路才刚刚开始,后面还有很远的路要走,她也担心肖尧受不了。远道没轻担,自己怎么说也有百十来斤。

    听到范芳菲赌气的话,肖尧顺手把想要越过自己独自前行的她,强行背了起来。范芳菲扭捏着还想挣脱下来,肖尧一拍她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别动,你想我俩都摔倒田里去啊。你是跟着我一起来玩的,你有啥事,我能不管吗?”

    肖尧这一巴掌虽说拍的不重,但说的话却让她的动作安静了下来。不过,她嘴里还是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吗?你这样背着我算啥?”

    肖尧听了“噗嗤”一笑,感情她还在为来时的事情怄气呢。

    “你说算啥?我感觉我现在就是《西游记》里的猪八戒。”

    肖尧自称是猪八戒,引得小爱和静儿她们一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猪八戒可好玩了,又傻、又奔、又丑。”

    “静儿,你哥哥说他是猪八戒,就没按好心,在占芳菲姐的便宜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说话,范芳菲却不说了。这猪八戒背媳妇的典故,谁个不知道啊?她很想下来,不让肖尧再背她,可是双脚解放后的舒适感,让她产生了不愿再吃二次苦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没被他背过,只不过这次是边上人太多罢了。有福不享那才是傻子,她把自己被挤压的变形厉害的双峰,移动下位置,干脆稳当当的趴在肖尧的脊梁上享受起来。

    田倩说是带大家绕大路走,但这路,想两人并行都难,只不过比那不到一尺宽田间小道,宽了两三倍而已,大家都还是成一条直线,蹒跚前行。

    田倩照顾着静儿,在头前带路,小爱紧跟其后,何碧香走在最后,随时防止肖尧背着范芳菲摔倒。

    肖尧背着范芳菲并不觉得累,只不过被她那一对压扁的柔软,老是在自己的后背上揉来揉去,弄得他心思不纯,心神恍惚。这不,还没走多久,他就觉得浑身发热,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要是累了,就歇会,要不我来帮你背会。”

    发觉到肖尧的异常,何碧香赶紧在后面追问。她是真心疼肖尧,若不是自己体力不行,她都愿意替他来背。

    “我不累,就是口渴了,晚上喝酒喝的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说话,让在前方带路的田倩她们都停了下来。肖尧也把范芳菲暂时放下,拿眼在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现在到哪找水给你喝啊?要不,你在这等着,我和田倩姐姐到附近村庄去找。”

    听说肖尧渴了,小爱也跟着着急。静儿看着肖尧不语,眼里满是同情。

    肖尧终于看到一处比较干净的雪面,他走过去,用手扒拉开表面冻结的一层雪,抓起下面的雪,就往嘴里塞。月光下,粘在他嘴边的雪花,就像长了白色的胡须一样。

    “肖尧……别……能吃吗?”

    见到肖尧如此,其他人没啥觉得不对,可范芳菲就难受了,要不是为了背自己,他也不至于渴了要来吃冰雪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咋不能吃?我在学校就常吃,比这更好吃的,就是冰冻溜子,锻炼热了,就像夏天吃冰棒一样爽。你们谁渴了?要不要也来吃几口?很好吃的,雪化了还甜甜的。”

    他在那蹲着边吃边说笑,这边的几个女孩,都拿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几口雪吃下来,不但解渴,还压制了肖尧那不健康的心火,他愉快的跑回来,再次背起范芳菲。

    “我走一会你再背吧,让你也多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吧,我又不是背不动,你就别客气啦,走人。”

    晚间行路,本就没白天好走,这下又是绕走大路,比下午来时还要远,他们就这样走走停停,快到半夜才来到厂里。

    睡在值班室的钱爷爷,看到他们这时才回来,就要去喊儿子媳妇起来为他们烧热水洗洗。何碧香连忙拦住,说不要惊动他们,让老爷子继续睡觉,她自己来就行。

    范芳菲在洗完过后,拒绝了肖尧的相送,扶着小爱的肩膀,提前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田倩磨磨唧唧的想跟着肖尧,但她没说出口。静儿走累了,洗洗过后,就不想动,田倩问她要不要去父母那睡,她看着肖尧不语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爸妈已经睡着了,你也累坏了,晚上和田倩姐姐一起睡好吗?不用再跟着我们跑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静儿,你早早睡觉,我们明天一早就过来,带你去周敏姐姐家拜年。”

    看到何碧香的话不起作用,肖尧赶紧来给她承诺。静儿这才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哪?远不远?”

    “不远,是我一个朋友家。你带静儿赶紧睡吧,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田倩不死心,可是没办法,谁让她在这里没有朋友呢?

    肖尧狠心没带静儿一起来,心里还想着昨晚的好事,他也想好了,今晚不能像昨晚那样无节制,要悠着点,不能再耽误明天的安排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和何碧香一起躺下,他再要来重温旧梦的时候,何碧香却一反常态,坚决不让肖尧得逞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狠心,你也不能不顾及身体,今晚你要好好休息,明天晚上回好好补偿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一次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被范芳菲趴在背上,弄得欲罢不能的肖尧,哪里想到现在何碧香会拒绝他?可是他的“就一次”也被她无情的挡在失望之中。

    何碧香有她的想法,可肖尧一下就耍起了小性子,他身子一转,背对着何碧香,气呼呼的不吱声就睡。

    何碧香看着他生气的背影,心里很想妥协,但她没有,为了不伤害他,她该坚持的一定会坚持。

    这次何碧香学乖了,她一大早警醒,把肖尧叫起,也不洗漱,拉着肖尧就来到办公室,范芳菲和小爱都还没起床,就被他俩来喊醒了。

    “早没你们早,晚没你们晚,这才几点啊?”

    小爱被吵醒,嘴里不停的抱怨,肖尧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早啦,我们吃完早饭,就去周敏家。”

    每年过年,周敏就和肖尧一样,被家里来客弄得不胜其烦。只不过她比肖尧好一点,那就是不需要在吃饭时,向来客敬酒,那是周三的事。

    大哥、二哥每年回来吃年饭,初一在镇子里拜完年,年初二就都去拜望岳父岳母了。

    肖尧他们一行人过来拜年时,周敏家已经来了几个客人。有亲戚也有周书记的同僚。肖尧他们属于晚辈一行的客人,人数又多,桌子坐不下,周敏在他们寒暄完之后,直接把几人带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周三忙得是两头照应,老一辈不敢怠慢,肖尧他们又不能冷落。在这边坐着聊几句,又要到那边添茶倒水,忙得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肖尧见到这种情况,就不想在这吃饭,可他受不了周敏和周三的热情挽留,只得留下。到了午饭时间,人多挤择,范芳菲和何碧香她们都不愿上桌就坐,只有肖尧被强拉上去喝酒。

    周敏也不陪客,就在房间摆了一张小桌子,分了一些菜肴,六个女孩有说有笑,吃喝的比肖尧畅快多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桌上,有亲戚又有当官的,而且肖尧都不熟悉,他不认生,但也不想多掺和,喝了几杯酒后,就借故自己酒量不行退席。

    这种别扭的宴席,肖尧是最懒得参与。不熟悉的人之间,往往说的都是客套话,恭维话,满满的虚情假意,晚辈与不熟悉的长辈在一起,说的那些话,就更是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虚夸与敬捧之词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