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七十九章 旁敲侧击探真情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几人,不敢带着拜年的说词而来,但田家现在的接待,则完全是按照招待拜年贵客的标准来进行的。

    每人面前的半杯茶,飘荡着淡淡的清香,咸蛋适中的卤鸡蛋,也就是田倩嫂嫂口中的元宝,带着茶叶和五香的味道,让他们吃起来格外的爽口。

    在队长的呵斥下,围观的村民已经散去。得知肖尧几人已经吃过午饭,两位嫂嫂也是没有停下,因为晚饭也是要吃的。

    虽然肖尧极力推脱,说阿姨已经在家准备晚饭,但田倩的目光,让肖尧没了再拒绝的勇气。

    队长在这陪着说了几句后,就因家里有事离开。两位哥哥,也因有人等着他们玩牌而暂时告罪。

    肖尧抽身来到后面厨房,代表大家,给了两位嫂嫂每人十元钱,言明是给她俩孩子的压岁钱。又给田老伯和田伯母每人十元,只说这是大家共同孝敬二老的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和嫂嫂,一律拒绝不收,只说肖尧等人能来,就已经是祖上余荫,哪能再让他如此破费。即便肖尧说是给孩子的压岁钱,两个嫂子也说太多,收不得。

    就在几人拉扯不下的时候,田倩走了过来,她看到眼前场景,心里一乐,对着父母和嫂子说道:

    “爸,妈,嫂子,你们别拉来拉去的,看着让人着急。他给你们,你们就收着,你们嫌多啊,我还嫌少呢。这点钱,拢共加起来,还不够他在外面吃一顿饭的零头,你们跟他客气干嘛?”

    田倩一席话,是为肖尧解了围,可却让他陷入了更深的尴尬。她妈妈立即带着嗔怒埋怨起来: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怎么越来越没大没小的了?过年长一岁,都长到狗身上去了?他是你老板,就是衣食父母,没有你在他厂里上班,我们家哪年有今年年过的舒坦?有你这样对老板说话的吗?”

    看到母亲真的生气了,田倩伸了伸舌头,对着两个嫂子做个鬼脸,拉着肖尧就跑出厨房。

    “妈,你看妹妹和她的老板,是不是关系不一般啊?”

    田倩和肖尧一走,大嫂就问了起来。她二嫂也有同样的看法,也支棱起耳朵,等候田伯母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知子莫若父,知女莫若母。倩儿的心思,你们都看出来,我做娘的能不知道?可是,这不现实。他是城里人,即使他愿意,他的父母,又怎么会看得起我们这泥腿子?这叫门不当户不对,难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不同意你的看法,现在讲究的是自由恋爱,哪里向我们,还要拉媒妁牵的。就凭咱妹妹那模样,真要嫁给他老板,也不会寒碜了他。”

    田老伯见这几个女人在这议论不休,慢慢晃过来说道:

    “说你们没见识,你们还不服,倩儿老板对她好,那是他会做人。你们没看到和他一起来的那个城里姑娘吗?她和肖老板是什么关系,你们都没弄清楚,尽在这瞎叨叨。”

    田老伯说到这就走了,他这是给她们娘三丢下话了。田老伯不想自己的女儿有个好归宿吗?他这也是在心里为女儿着急。可他作为一个受人尊敬的长者,不好去打听。这差事,就撂给他的两个儿媳妇了。

    “大嫂,爸说的对,你和老妈在这准备晚饭,我去探个究竟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爱躲懒,快去,你要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以后三天都叫你一个人做饭。记着,别直眉楞眼的问,要旁敲侧击探明情况,省得让人家瞧不起咱农村人。”

    人家都说婆媳关系、妯娌关系和姑嫂关系,是这个世上最难处的三大难关,可在田倩家里,却正好相反,她和两个嫂子与母亲,相互之间处的比亲生母女,嫡亲姐妹还要融洽。

    二嫂见大嫂不放心自己,小嘴一撇。

    “大嫂,我的能耐你不是不知道,我能把死人说活了,活人说死了,你就瞧好吧大嫂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瞧你那张嘴,一得意起来就忘了形。你爸在这,又要骂你。赶紧的,别尽说些不吉利的话,我们等着回信呢。”

    婆婆也拿这个二儿媳没辙,她这张快嘴,在家里是稳坐第一把交椅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妹呀,你老板一来,看你都高兴得昏了头了,贵客们茶水都喝完了,你也不知道勤加着点。”

    肖尧和大家正在闲聊,田倩的二嫂提着暖壶,过来给大家倒茶,还是和原来一样,半杯即止。

    “二嫂,瞧你说的,我忘了,不是还有你吗?要不是你和大嫂,平常什么事都不让我干,我哪会忘记给客人倒茶啊?你去后面忙吧,你说一声,我来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你是大小姐,你陪贵客说说话是正理,我和你大嫂,就是劳累的命。这位姑娘贵姓啊?来我给你倒上,慢待了啊。看你这一身装扮,就是城里人,有什么不到之处,请多多见谅啊。”

    二嫂一边和田倩打趣,一边倒茶,来到范芳菲面前时,她好像很随意的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二嫂,你太客气了。我免贵姓范,二嫂叫我芳菲、菲菲都行。”

    面对田倩二嫂的热情,范芳菲都急得站起来解释。二嫂很亲热的把范芳菲的肩膀按住,让她回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芳菲,菲菲,都好听。你是第一次来农村吧?我们这乡村僻壤的,和你们大城市,就是没法比。你和肖老板,要多多担待啊。”

    “二嫂,我没关系。我整天就在农村呆着,我到哪都习惯。芳菲姐到周镇,也是第二次来了,不过,到农村来玩,她还真是第一次,这才走多远,就叫唤脚上打泡了,连静儿都不如。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二嫂对自己也客气起来,连忙解释。他拿范芳菲来打趣,是为了避免二嫂的客气话继续。

    二嫂说了这么多的客气话,只不过是想把肖尧和范芳菲串联起来,这时见到肖尧取笑范芳菲,她心里一乐,赶紧说道:

    “肖老板,你也是,你既然知道她从小到大都在城里,脚下肯定娇惯,你不帮帮她,还来笑话她,你那大男人的气度都哪去了?我们家倩儿,在家可都把你夸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嫂,你胡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田倩被二嫂这一句弄得满脸绯红,娇羞不已。范芳菲却想到在来的路上,肖尧那所作所为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哼,他才不会帮我呢。这一路上,他巴不得我一头栽进农田里才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说话要凭良心啊,那段小田埂,我不是看着你走过来的吗?你真要掉下去,我肯定会去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掉下去就晚了,你站那看着,都不过来拉我一把,不是何姐在后面扶着我,我现在肯定是一身泥土,还不让人笑话死?这时候了,你还假惺惺的说良心。”

    “芳菲姐,肖哥哥不是要照顾我和小爱姐姐吗?”

    静儿见范芳菲一个劲的抱怨肖尧,她要帮哥哥说话。那时候,肖尧站那,还一左一右拉着她俩的手在。

    “是啊,芳菲姐,肖尧哥哥照顾我和静儿,何姐姐扶着你,都平安过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你们俩就是他的小尾巴,摇来摇去都跟在他的后面转。他有你们这么多的姐姐妹妹,有我一个不多,缺我一个不少,我是看出来了,你们都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对话到此,二嫂心里已经完全明白了。她赶忙接过话头,对着范芳菲说道:

    “菲菲妹妹,你也不要怪他,在我们农村,还是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的,他可能是有顾虑吧。你跟我到后面来,我给你看看脚,真要有水泡,我拿针给你挑了,不然,回去走路就太不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二嫂的目的得到,现在好人也做了,她满心欢喜的拉着范芳菲离开堂屋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哦,肖尧,你们别见怪,我二嫂就是家里的快嘴,但她的心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田倩为二嫂解释,她担心肖尧和范芳菲的争执,是由二嫂引起的。可肖尧和范芳菲虽说在斗嘴,但两人都没有生气。田倩的解释,就显得多余。

    按照田倩的心思,她是想让大家在这留宿一宿,明天一早回去。可肖尧说晚上一定要回去,明天还要去周敏家拜年,后天要在静儿家过十五,时间很紧。

    要说晚上在这留宿,一个郢子,这家一个,那家两个,是能够安排下几人睡觉地方的,田倩都想过要把自己的房间让给肖尧,不会委屈了他。

    可他坚持要走,田倩只好去和父母嫂嫂商量,准备把晚饭提前一些。

    田老伯得知几人晚上要走,就跟着田倩来到客厅说道:

    “大家不用担心,能留下最好,我们能安排。即使要走,晚饭也不需要提前,你们刚吃了元宝茶,太早也吃不下。今天天气这么好,晚上有大月亮,等你们吃饱喝足,月亮正好升起来,一点也不耽误走路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晚饭后也和他们一起,我带他们绕大路走,明天也去周厂长家拜个年,好吗?”

    田老伯看看女儿,点点头。他怎能不理解女儿的心思?她这陪着肖尧一去,不等肖尧回城,是不会回来的。只是女儿不在家过十五,他有点舍不得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