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七十七章:要是东西我不偷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小惠阿姨的难心事,没想到被何碧香一口就应承了下来。她也就按照自己的想法,把大家都安排去睡觉。

    小爱有心想等肖尧,可她是被安排和范芳菲一起睡觉的,她一下午酒后没睡,此时也困得不行,就陪着范芳菲一起先走了。

    静儿不想离开肖尧,但她知道,现在不是她可以撒娇的时候,也就很乖巧的跟着妈妈一起,去了女工宿舍。

    大家各自就寝走后,何碧香拉着肖尧,走出厂门,在外面瞎逛了许久,直到她感觉累了,才把肖尧带回到公社大院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要带我到一个朋友家去睡吗?怎么来这里?办公室已经让芳菲姐和小爱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你们不知道。杨姐在回家的时候,把她住处的钥匙交给了我,她让我在天气好的时候,给她打开窗户透透气,也随时打扫一下卫生,没想到这下用得着了。今晚,就我陪你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虽说没有到十五,悬挂在半空中月亮,也很皎洁明亮。银色的月光下,何碧香不胜娇羞的模样,让肖尧情不自禁的捧住了她的俊脸。那俏脸上细滑圆润的冰凉,立即传遍了肖尧的双手。

    何碧香已经闭上了双眼,两片诱人娇嫩的嘴唇,在轻微的颤动,她在等待或者说是期待肖尧的拥吻。可肖尧并没有吻上去,而是搂着她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坏死了,就这么急吼吼的等不及了?”

    没等到那甜蜜的热吻,何碧香有点失落加羞恼,想当然的理解成,肖尧急着要干那事。

    “你都想啥呀?你的脸,冰凉冰凉的,我是怕你在外面冷,赶紧到屋里去。你满脑子都是不健康的东西,还尽说别人,我看,着急的是你才对吧?”

    面对肖尧知冷知热的话,何碧香的心暖暖的,是幸福的,但也是难受的。她明明知道,这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恋情,可她沉迷在其中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她不愿去想什么天长地久,她只想着曾经拥有。她愿意把握好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,把惆怅而未知的未来,远远的丢在脑后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曾经受尽欺凌和白眼的女人,她的要求不高。她把自己的身心,完完整整的交给了肖尧,不管后续如何,只要有现在的一时欢聚,她也觉得值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与其说是属于何碧香的,还不如说是属于肖尧的。初尝爱的滋味不久的他,久别胜新婚。酒醉睡了一下午后的旺盛精力,让他不知疲倦的索取,近乎疯狂的蹂躏着身边的娇媚。

    何碧香也如久旱遇甘霖,肖尧越是疯狂,她越是欣慰。她也极力的迎合着肖尧的疯狂举动,为他付出,为他给予。

    在她的潜意识里,她没有任何其它东西来表达自己的心声,她可以奉献给自己心爱情郎的,唯有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夜,她尽情地呻*吟着,呼唤着,释放着自己的青春。那声音,在肖尧听来,简直就是人间最美妙的音乐,直叫人销*魂。

    只见她粉面含春,秀眼迷离,娇喘吁吁,香汗淋漓。她颠扭着身体,脑后的秀发飘飞,胸前的丰满,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上下颤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何碧香,只能用“一面是天使,一面是魔鬼”来形容。肖尧看着眼前忘乎所以的俏佳人,越发激起他那生命不息、战斗不止斗志。

    在狂风暴雨的间隙,两人亢奋的情绪,渐渐平和了下来。何碧香趴在肖尧的身上,轻轻地吻着他的脸、他的眼睛、他的嘴唇,眼角眉稍,尽是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这情形,又分明是姐姐对弟弟的怜爱,在她的身上,怎么也看不出刚才那个放*浪、淫*荡、风*骚而又美艳绝伦的疯魔。在她那秀丽白嫩的面颊上,一抹羞红始终保留。

    冬日明媚的阳光,高高升起。已经日上三竿,等不及肖尧的众人,已经吃过了早饭。而肖尧与何碧香却始终不见到来,为他俩留下的早饭,小惠阿姨已经热了又热。

    “阿姨,肖尧哥哥昨晚去哪了?怎么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昨晚就要跟着哥哥,你还不让,现在哥哥丢了,我们到哪去找啊?”

    肖尧的这两个妹妹,早已等得心焦。静儿在厂里厂外来回跑了好多次,不由得埋怨起自己的母亲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纳闷,这肖尧去哪了?就连阿姨也不例外。可是范芳菲却心里跟明镜似的,从昨天晚上肖尧那样把自己误会成何碧香,而此时,又正是她和肖尧一起不见,这一夜,他俩不颠鸾倒凤才怪?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范芳菲在脑海里幻想起他俩旖旎的场景,反而把自己搞的脸红心跳。站在她身边的小爱,见她脸色陡然变红,呼吸带喘,有点担心起她的状况来。

    “啊?我没事,没事。你们别担心,他不会出事的,就凭他那身手,这里少有人能对付他,我估计他是和何姐去哪玩了。”

    小爱见范芳菲言词闪烁,目光游离,而且很快的岔开话题,她真是怀疑她知道肖尧在哪。

    舅爷爷一帮人,想等肖尧来辞行,这时也等不及了,只得让钱爷爷代为留言,盛情邀请肖尧有空前去做客玩玩。

    不说大家等得心焦,只说肖尧和何碧香一夜大战,直到黎明方才睡去。而何碧香一觉醒来,窗外阳光刺眼,她心里发慌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快起来,你看,都快中午了,这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姐,别闹,我还没睡好,什么怎么办啊?睡够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把压下半起身子的何碧香,甜蜜兮兮把脑袋,枕在她那柔软的酥*胸上,还顺手蹂*躏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睡了,他们一定都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忍受着肖尧蹂*躏带来的快感,何碧香起身下床,抓起自己的衣服就穿。她匆忙穿戴好之后,见肖尧还是贪睡不起,又赶忙拿起他的衣服,为他穿戴起来。

    在何碧香的动作过程中,肖尧像个死猪一样,就是不起,任由她翻来覆去的为他穿衣。从一丝不挂到穿好全部内衣,再把他强力扶起,何碧香被肖尧作弄的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何碧香见他终于愿意自己穿外套了,赶紧来到门前,从窗户向外窥视,发觉没有人走动,她这才连忙跑到办公室,拿来洗刷用具,催促肖尧快快洗脸刷牙。

    看到何碧香那就像贼偷了人钱财一样的紧张,肖尧呵呵一笑:

    “姐,你又没偷人,干嘛这么贼兮兮的?”

    “去,我就是偷人了,我不是把你给偷来了吗?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呃……肖尧一下无语了,她这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偷人。可是,她这话,明显把肖尧当东西给比喻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的理解有误,偷人是指偷了别人的东西,我可不是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是东西啦?你快点。你本来就不是东西,你要是东西,我还不偷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越听越不滋味,这话……他是东西不对,不是东西更难听。可是,这无法解释清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总不能对他们说,我俩睡到现在吧?”

    何碧香毕竟是个女人,对于这样的境况,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。

    “你呀,就知道问怎么办,昨晚的劲头哪去了?谁知道我俩睡到现在?就说在你朋友家吃了早饭,然后闲来无事,在镇子外面瞎逛一圈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肖尧一语解开何碧香的愁结,又被他嘲笑了一下。何碧香一把抱住刚洗完脸的肖尧,温情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现在又要……我可是饿坏了,赶紧去填饱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笑话我?俗话说,上床夫妻,下床君子,以后你不能这样说我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何碧香,一袭锦花棉袄,包裹着她健美丰腴的身躯,平日披散在脑后如黑瀑布般的秀发,在头顶挽成一个别致的发髻,露出修长的、象牙般洁白的脖颈。

    她娇艳面颊上,隐隐透出淡淡的红晕,浅浅的笑意如梦幻般迷人。这时的何碧香身上,所体现的是她最女人的一面,是那种让所有的男人,都怦然心动的,惊心动魄的美。

    “姐,你真美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声赞叹,上前把她拥入怀里,何碧香也伸出双臂,环抱住肖尧的腰,一动不动,就这样乖巧的被肖尧抱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跑哪去了?你不知道静儿会担心你吗?”

    肖尧一进厂门,静儿就飘了过来,嘴里抱怨着,双手却已经抱住了肖尧,抬头看着肖尧,眼里流光闪耀。

    “哥哥知道错了,下次再也不贪玩,不让静儿担心了,好吗?”

    肖尧用了“贪玩”两字,全译了自己这么久才回来的缘由。可小爱好糊弄,范芳菲就没那么好骗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只顾贪玩,连何姐也不让回来,害的大家在这里胡猜乱想,你还有点良心吗?”

    范芳菲在说话的同时,一双俏目,在何碧香身上来回的扫描好几下,想看出她的异常。肖尧不敢接腔,昨天的失口,他知道范芳菲不会相信他的“贪玩”一词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