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七十六章:响鼓不用重锤敲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肖尧这次是同样喝干了,但他少做了一个动作,就是没有举杯向大表婶示意一下,正常情况下,这会被认为,是对对方有强烈不满的挑衅行为。

    大表婶这下没有当场发作,而是看着舅爷爷不说话,意思是要他来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舅爷爷为难啊,他今天机会难得,正好巧遇肖尧,他还想在酒后和他谈谈合作办厂的事宜,可他这侄儿媳妇就那么没眼力见,得罪一次不行,还来第二次,他也看出肖尧心里很不爽了。

    舅爷爷对着大侄媳妇眨眨眼,让她不要去计较这些小事。小不忍则乱大谋,自己还想着靠上肖尧这条船发财呢。

    来客回敬完毕,钱爷爷才笑嘻嘻的端起酒杯,对着肖尧笑道:

    “她小哥啊,在我这里,你也是家里人,响鼓不用重锤敲。我只想对你说,千差万差,来者不差。这杯酒喝了,把不愉快,都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的话,表明了肖尧在这个家庭里的地位。他刚说完,就率先把酒喝了。

    按照先干为敬的传统说法,钱爷爷这一举动,让肖尧大为惶恐,而钱爷爷的话里话外,都让肖尧的内心惭愧不已。

    他赶紧一口喝完,并弯腰对着钱爷爷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静儿,坐你爸爸身边去,让你哥哥坐会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见肖尧对着自己鞠躬,知道肖尧听懂了自己话里的意思,他见肖尧老是站着,吃菜也不方便,这才让静儿挪位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坐那去。”

    肖尧伸手按住想要起身的静儿,走到下首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你是贵客,没有坐在下宴喝酒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舅爷爷的道道又来了,肖尧连忙坐到钱叔叔身边。

    “舅爷爷,我哪里是什么贵客?爷爷刚刚才说了,你们才是客。我坐哪吃饭都是坐,我也不注重这些,。舅爷爷,我一个晚辈,心性还不成熟,有冒犯之处,还请您老多多原谅,我这自罚一杯赔礼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些话是对着舅爷爷说的,但也等于同时向两位表婶道了歉,场面气氛一时缓解不少。

    接下来,何碧香带头,范芳菲和小爱紧跟,三人轮流敬酒,一时倒把肖尧晾在半边。静儿一会吃完,她把肖尧拉倒自己的座位,一头就钻进父母的卧室,再不露面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热了几个菜回来,见到桌上喝酒的气氛热烈起来,心里也很宽慰。她一直忙着没停,肖尧也没机会敬她酒,这时候,肖尧赶紧补上。

    原先只有五个人喝酒,然后变成八个,现在加上小惠阿姨,就是九个。这下敬酒、回酒就更热闹了。钱叔叔虽然不能喝酒,但大家敬酒,也不能跳过他。只不过他是以茶代酒,应场而已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何碧香与范芳菲和小爱三人,也喝了不少。一桌都是长辈,她们相互之间也要有所表示。三人的心意是为肖尧助战,效果虽是很明显,但,拉人下水,自己潮衣,这是铁律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小子,咱爷俩再来一……一杯,今天这酒,喝得痛……痛快。”

    舅爷爷虽说酒量不小,但也架不住人多轮流轰*炸,他此时说话,已经有点饶舌了,但他还是不想放过肖尧。

    钱爷爷也喝了不少,但他还是很清醒的。他毕竟年纪大了,在座都一致劝他,每次意思一下就行。

    “她二舅爷,你也差不多了,就别再找他喝了,咱老哥俩慢慢喝,不管小一辈的事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这明显是在保护肖尧,肖尧此时已经是头昏脑胀。一来他是空腹喝酒,再加上先前闹的心情不愉快,这酒,就更加容易喝醉。

    “舅爷,咱们再喝,就……就凭技术喝,这样梨板田(对灌)喝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我也喜欢露几手,你打通关,我俩先来。不会划拳的就敲杠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提议,正合二舅爷的心意,他俩一拍即合。一时间,场面更加热闹活络起来。先前的阴霾,消失干净。已经醉意朦胧的两位表婶,也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一场混战下来,直至大家都喝得不知道东南西北,什么大团结酒,也弃置脑后,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肖尧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办公室的,当他头疼欲裂、口干舌燥的醒来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她翻身就要起来,这才发觉身边还躺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肖尧知道这还是谁,但他现在是既口渴、又头疼、外加尿急,哪有时间来温存?他很随意的摸着黑,在她的嘴上亲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很清脆也很响亮的一个耳光,肖尧被打蒙了。这一巴掌是真的打,绝对不是情侣见的玩闹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肖尧看不清,气得他本已准备下床的动作停了下来,他一把在被子外抱住娇躯,再来一次深吻,他要惩罚敢打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肖尧进攻的舌头,没有攻破紧闭的牙关,而那挣扎身躯和“呜呜”的声音,让肖尧听到了异常。他急忙起身下床,把开关打开。

    “你个臭流氓,你敢偷偷来欺负我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灯光下,真相大白,这哪里是何碧香?范芳菲睡梦中被肖尧偷袭,很自然的挥手打人自卫,没想到遇到肖尧再次强劲的侵袭。

    只见她怒目圆瞪,还没退去的酒红,叠加恼怒的羞愤,更显佳人娇媚无限。

    可肖尧此时却无心欣赏这美丽的尤物,玩笑归玩笑,这下动了真格的,可是有点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以为你是何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混账,就是何姐,你就能这样对待她吗?”

    肖尧一时慌不择言的解释,泄露了天机。而范芳菲在反问过后,也心里恍然大悟。看来他俩之间,不是姐弟这么简单啊。

    原来,在酒宴散席后,何碧香与范芳菲一起把烂醉如泥的肖尧扶到办公室,可范芳菲在放倒肖尧后,再也坚持不住,和衣就靠在床头昏睡。

    何碧香处于无奈,只好把她外衣脱了,让她和肖尧睡到一起。她也听说过范芳菲是“小师娘”的传闻,也没把这让她和肖尧睡在一起当回事。

    既然是误会,又探得了一些隐秘,范芳菲也不想和肖尧纠缠。这事越早结束越好,被别人知道了,吃亏的还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肖尧趁着范芳菲不说话的档口,赶紧穿好衣服跑了出去。看着肖尧远去,范芳菲舌头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娇唇。难道自己的初吻,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他剥夺了?

    肖尧跑出去后,就没敢再回来,他饿了,先去找吃的要紧。

    来访的舅爷爷几人,也没好到哪去,直到肖尧过去,他们还在睡觉。小惠阿姨见到肖尧过来,连忙给他端来满满的一碗鸡汤,让他先吃了再说。

    静儿下午一直就陪着喝多了的小爱姐姐瞎闹,这让她第一次体会到小爱的可爱。原来,小爱喝多了,不睡觉,而是拉着静儿不停的说话,一会笑、一会怒,还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她这样反复说笑,喜怒无常,静儿都被吓得以为她疯了。

    大家陆陆续续的起来,小惠阿姨也就一时不歇的安排他们吃晚饭,看得肖尧都心疼不止。

    “静儿她哥,你这厂子,我都听说了,效益挺好。我这次来拜年也看到了,我想着,你是不是也能到我们镇上办一个,我们合作经营。”

    晚饭后,舅爷爷开始谈正事。他一开口,肖尧心里产生了原来如此的恍悟。

    “舅爷爷,不是我想不想合作的事,我现在还在念书,这里的事,我从来不管不问,舅爷爷要想谈合作,等厂里上班了你再来,跟周厂长洽谈,她只要愿意和你合作,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个甩手掌柜的,可不想给自己揽事,能甩开的包袱,他绝不自己背着。而他的理由也非常合理。

    舅爷爷没有失望,也没有急于求成,只是把合作的众多好处,翻来覆去的向肖尧一一摆明。

    其实,肖尧在问明他具体在哪办厂时,心里就已经断了和他合作的念头。但他牢记钱爷爷的话,没把话一下说死。

    晚饭后,小惠阿姨为了安排大家的睡觉头疼。其实,厂里没有开工,床铺有的是,只是来人身份不同,让小惠阿姨不好安排。

    舅爷爷他们,本来是午饭后就回去的。这两个表婶,如果安排到集体宿舍,她俩肯定会不高兴,再闹一次不愉快,那就太难堪了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阿姨只得把自己的卧室,让给她俩人。舅爷爷和钱爷爷一起睡赵大和赵二的值班室,还算过得去。剩下肖尧和范芳菲,她为难了。

    肖尧的办公室,只能让范芳菲或者肖尧住一人,范芳菲是省城来的客人,人家的身份摆在那,小爱也算是来拜年的客人,安排到集体宿舍,肯定不妥。

    最理想的就是把小爱和范芳菲同时安排到肖尧的办公室,而肖尧就只能睡男员工宿舍了

    可她心里真正的贵客和心疼之人,唯有肖尧。她不愿意把肖尧安排到男生宿舍,她知道那里面床单和卫生状况,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把何碧香拉倒一边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也说出了自己的难处。谁知何碧香一笑:

    “小惠姐,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安排,弟弟你就别管了,我会安排好他的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问她如何安排,可何碧香就是秘而不宣,气得阿姨用指头在她额头点了一指。

    “不说拉倒,虽说是你弟弟,你要委屈了他,我可不依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笑嘻嘻的点点头,她怎么会委屈自己心里的小情郎呢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