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七十五章:宰相肚里能撑船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面对何碧香诱人的娇躯,再加上她软语的诱惑,肖尧真真是忍的难受,他勾着腰说道:

    “哪里是我把她俩打发走的,她俩半道去买花炮了,一会就会回来。你就别再火上浇油了。有水吗?我想喝水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一听,赶紧跑去倒水。

    “还好她俩走了,真要是被她俩发现,我就没脸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接过何碧香递来的开水,在嘴边吹了吹,感觉太烫,没敢喝。

    他看看何碧香,心道:这时候知道后怕了?刚刚咋没想到?

    肖尧的嘴唇,都差点被她当成咸猪拱嘴给吃了,到现在还火烧火燎的。而他对何碧香那娇嫩柔软到极致的嘴唇,可一点也没敢用力去吸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等不急,我再拿个杯子帮你冲冲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天气,一会就能喝了,现在正好捂手。你还没说,你怎么没出去吃饭?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再次提及自己吃饭的问题,她轻轻道:

    “我吃饭好解决,随便买点吃的就行,有时候,吃几片糕点也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说道吃糕点,肖尧脊梁都发凉。年前在果湖中央冰封被困,他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。肖尧为了转移自己那歪心思,就把自己被困在果湖的事,简明扼要对她略微的讲述了一下。

    即使肖尧省去了不少惊险的情节,这也让何碧香跟着担惊受怕了一回。好在没多久,静儿和小爱手里拿着一大摞花炮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还没吃饱,想回去吃饭。不知道那两个讨厌的人,走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小爱和何碧香一见面,新年问好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但她随后就提起自己还饿着肚子呢。何碧香早已经闻到了肖尧的满嘴酒气,听到小爱说还没吃饱,又直接称静儿家的客人,为讨厌的家伙,她不明就里。

    “小爱,你是说,你们吃饭吃的半半拉拉的就出来了?你口里说的两个讨厌的家伙,是静儿的两个表婶吗?”

    看到何碧香拿眼睛看着自己,静儿也不避讳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范芳菲才慢慢悠悠的来到办公室,她见到大家都在,就先和何碧香相互问好,接着才有点担心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来的时候,静儿的爷爷发火了。那里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?我们要不要再回去看看,那两个女的可不是善茬,别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打起来才好呢。走,都没吃饱,我带你们去买点吃的,省得回去听她们说话闹心。”

    肖尧摆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,招呼着大家就要一起往出走。何碧香赶紧问道: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真要打起来,爷爷他们吃亏了怎么办?家里有现成的,干嘛要去买吃?钱多的没地方送啊?走,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用不容置疑的口气,率先走了出去。她着急啊,她早上见到过那四个人,钱叔叔体质弱,爷爷年迈,他们这要是真如范芳菲所说的打起来,那吃亏的一定是钱家三人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和小惠阿姨相处的如同亲姐妹,真要是打起来,她一定会上前,为钱家帮帮场子。

    大家见何碧香急冲冲的往厂里走,也都迈开步伐跟着。范芳菲听着何碧香的口气,心里就泛起了疑惑。

    她对这里还算了解,知道一些情况,也是道何碧香与肖尧的关系。但她用如此语气说话,范芳菲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几个人来到门口,方知道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。刚才的风波,就像没有发生一样。阿姨见何碧香也与大家一同来了,连忙招呼她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静儿和小爱回来,看都不看那两位妇女一眼,直接就去端饭吃。肖尧见大家已经不再喝酒了,也落得个解脱,接过小爱递来的饭就要吃。

    “她小哥啊,我们没喝酒,就是在等你来。她二舅爷说,他还没回酒,也没有喝大团结酒,哪能就吃饭呢?”

    肖尧没接钱爷爷的话,只把眼睛看向何碧香。要不是她,他们去买点吃的多好,他们要等就慢慢等吧。

    可这已经来了,钱爷爷也把话挑明了,自己再要闷头吃饭,就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“静儿他哥,其他话,咱今天都不说,现在大家既然都来了,我们酒席再继续,我还没好好的和你喝几盅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我们还没回酒,弟妹把凉了的菜再热热,我们接着喝。”

    那个大表婶也跟着接腔,小爱与范芳菲都看出了,她可能仗着自己能喝几杯,想要三个人一起把肖尧灌醉。她俩相互使个眼色,又把何碧香的衣角拽了一下,三人会意。

    这次静儿不知处于什么缘故,直接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何碧香去坐,她端着饭碗,让肖尧给夹了一些菜,主动下桌,转身准备到厨房去吃。

    “大乖子,你也下去,跟静儿一起到厨房吃,那儿一会还有热菜。”

    大表婶的这句话,用意很明显,就是想让他的儿子和静儿搞好关系。可静儿一听这话,那脸色很快就暗淡下来,准备迈出门的脚,也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老实巴交的大乖子,听话的端着碗,从静儿身边径直去了厨房。屋里气氛,一时又陷入了尴尬。不过,静儿没有出门,也没有回来,就站在门边,背对着大家吃饭。

    “大表婶,我做晚辈的,说句不当的话,静儿还小,正是读书求学的时候。以后这些不着调的事,不要再当着她的面提起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静儿被她这个大表婶搞得进退不得,可怜兮兮的站在那吃饭,肖尧怒火中烧,说话的语气令人胆寒若不是有钱爷爷和钱叔叔在场,他都要掀桌子了。

    但就他这话和态度,已经说的大表婶下不来台了。

    “否则怎样?老娘吓大的。你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,不就有几个臭钱吗?还想骑到我的头上拉屎撒尿,你发浑了你。这是我们家里的事,要你在这横挑鼻子竖挑眼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来,就是真的撕破脸了。肖尧被他骂的不怒反喜,嘿嘿一笑: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有几个臭钱,但我不偷不抢,是凭本事得来的,你能耐我何?我虽乳臭未干,但我知道,拉屎撒尿要去厕所,随地大小便,是不文明的行为。舅爷爷,这酒不喝也罢。”

    肖尧骂人不带脏字,说完抬腿离位,来到静儿身边,拥着她就要出门。本来就被肖尧说的话,还没弄明白的大表婶,看到这一幕,更是气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,把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了,事情都给你搞糟的了,你那脾气,就不能忍忍?”

    大表婶还要继续发作,被舅爷爷一声喝止了。她这才想起今天来的目的,这头发长见识短,非她莫属。

    “静儿她哥,你就别和女人一般见识了,咱大老爷们,要有气度,常言道:宰相肚里能撑船,咋能闹得不欢而散呢?”

    二舅爷的一番话,说的肖尧不能离去,他要是硬着性子走了,那这闹得不欢而散的责任,就落在肖尧头上了。要是在别人家,落在他头上也无所谓,可这是静儿家。

    何碧香这时候,反而肠子都悔青了。自己这是干嘛?非要逼着肖尧几人回来,她哪里想到,会有这样蛮横无理的泼妇。

    肖尧拉着静儿一起回到座位,他让静儿坐下吃饭,自己站着,也不再多语,端起酒杯,对着舅爷爷示意了一下,随手喝干。

    “好,爽快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舅爷爷身大力不亏,这酒量也是少逢敌手,他也一口喝干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吃点菜,你们一上午舟车劳顿,应该早就饿了。”

    二舅夜一喝完,就连忙招呼肖尧吃菜。肖尧这时候有点发懵了,自己刚才的话,和喝酒的举动,都带有冒犯的性质。可这特别讲究礼节的舅爷爷,怎么就视而不见呢?

    猜不透,肖尧也难得再猜。他是真饿了,就顺着舅爷爷的话,慢条斯理的吃起菜来。

    那个大表婶,在肖尧和二舅爷喝过后,应该到她对肖尧回一杯,在敬酒的礼节上,这叫有来有往。

    可她拉不下这个脸,二表婶看到了她的难处,就先端起酒杯。

    “静儿她哥,我来回敬你一杯。你们虽是小辈,但礼节不能不顾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,平常听起来,没毛病。可她特别注重的说礼节,这就有带刺的嫌疑。但肖尧没理会,他最怕和女人吵架,能喝一杯酒了事,那就喝吧。

    肖尧把钱叔叔再次斟满的酒杯端起,对着二表婶一举杯,干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一杯按照大小顺序来的话,应该是大表婶先来,所以,肖尧喝完后,就自己拿过钱叔叔要来斟酒的瓶子,给自己倒满。

    “静儿她哥,我这人就是心直口快,刚才的事,我不在意,你也别放在心上,都是为了静儿好。这杯我喝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她在舅爷爷的眼色下,勉强算是道歉,但还是把自己的大度放在前提。末了,还不忘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为自己撑脸面。

    肖尧不能不喝,他位子让给了静儿,本来就是站着的,也就顺手喝干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