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七十四章 孩子是自己的好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静儿的两个表婶,心里泛起的醋意还没发泄完。见到小爱没敢回嘴,就以为她害怕了,学乖了。这里阿姨刚走,她大表婶又把矛头头指向静儿,说教起来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以后,不要动不动就投怀送抱的。你也不小了,一个女孩子,要守本分。你看你表哥,一直坐在那文质彬彬的,你要向他多学学。”

    静儿的这个大表婶,当初只是带着孩子出来玩玩,可一见到静儿,她就被静儿的美丽惊住了,动了要把静儿,说给自己做儿媳妇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刚才见到静儿和肖尧那么亲热,就已经不高兴了,这下正好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那话怎么说来着,叫孩子是自己的好,老婆是别人的好。虽说静儿的这个表哥,一直乖乖的坐在那里,但他很胆小认生。肖尧他们进门,连招呼都没打。

    肖尧见到她俩说完小爱,又把矛头指向静儿,那眉头已经皱了起来,小爱可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没惹你,你是长辈,说我几句就算了,静儿可是肖尧哥哥的妹妹,你说她投怀送抱,这话说的太难听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学他呢,那么笨,老是留级,教我的老师说,我开学就能上五年级了,一年后考初中,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木讷的男孩,被静儿一下揭了短处,他脸臊的通红,但也不敢争辩,只把求救的目光,看向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静儿,怎么这样说你大表哥呢?没大没小的,一点礼貌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钱叔叔为了给大表嫂留点面子,立即喝止静儿。大表嫂还没开口,二表嫂接茬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表弟啊,静儿这孩子,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了。你看她,一桌最小,你都坐在下席,她还坐首席上首老矩矩的。连大表婶的话都敢反驳,在她眼里,哪里还有我们长辈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两位表婶是不知情啊。我家这静儿啊,只要她肖哥哥在,她就像糖丝一样黏着他,一步都不离,才二十多天没见,她都在家念叨好多回了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拿着汽水过来,见到她俩在指责自己的孩子,心里虽是气愤,但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为静儿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大嫂的意思也对你说了,她将来要做大嫂的儿媳妇,怎么能跟别的男孩这么亲热、搂搂抱抱的呢?现在还没什么大不了,再过几年,要还这样,不被别人指着脊梁骨骂才怪。”

    这个二表婶,脱口就把大人背下商量的事,在这酒席上,当着静儿的面说出来。

    静儿一下就傻眼了,自己早就认定是肖哥哥的媳妇,妈妈要把她改嫁,这哪行啊?她一骨碌站起来,狠狠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就别妄想了,我长大了,是要嫁给肖哥哥做媳妇的。就他那呆瓜样,你们还来打我的注意,亏你们能说得出口。妈妈,你要是答应了,我就一辈子都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静儿说完就跑了出去,肖尧连忙起身去追,小爱也跟着赶去。钱叔叔看到好好的酒席,被两个表嫂搞成这样,只得苦笑,钱爷爷也气得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她二表婶,我们背下不是说了吗,静儿还小,这些事,等孩子大了再说,你怎么当着她的面说出来?你看把孩子气的。”

    静儿妈妈这时候也很生气,但为了不扫了来客的面子,她只是轻微的抱怨了一下。其实,小惠阿姨借口等孩子大了再说,那就是委婉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弟妹,我也不想在这说出来,可她的行为,太让人看不下去了,反正这也就是早晚的事,你看她刚才的态度,还幸亏我今天说出来呢,不然,以后就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一直不想和这两个晚辈计较,但这时候他忍无可忍。他把手里的筷子,重重的摔在桌面上,厉声喝道:

    “丢什么人?说她们不懂规矩,你呢?她小哥不在这里我说一句,只要他愿意,我们一家老小都没话说。没有他,我们家有今天吗?没有他,静儿还跟我在外面讨饭叫街呢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说着已经老泪纵横,不是顾着老一辈的亲情,这什么表侄媳妇,他根本都不认识。今天好酒好菜招待,她俩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的犯浑,这让钱爷爷如何不怒?

    此时一桌上,最为尴尬的就是范芳菲,她走也不是,留也难受。她对坐在身边的两人,已经无语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爷爷,阿姨,你们聊家务事,我一个外人,不方便听,我去看看静儿他们。”

    这种场合,范芳菲觉得还是走为上,她找个借口,也不管大家答不答应,抽身离去。

    公社大院,肖尧的办公室里,何碧香虽说没有回家吃团年饭,但她年后,还是没忍住那份对父母的牵挂,在初二那天,就回家给父母拜年,丢下一些孝敬钱,初三又回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些天,静儿家来客不断,她不愿和不相识的人打交道,就拒绝了小惠阿姨的盛情,自己在这里随便弄点吃的,倒是落个清净。

    她知道,肖尧会来接静儿回去上学,即使一个人在这里静等,她也没觉得寂寞。那一份期待,就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肖尧追上静儿,小爱也到了,他不想再见到那两个蛮横无理的妇人,就带着她俩一起来办公室。

    静儿这些天,也是和何碧香玩的多,她此时心情不好,撒娇的要肖尧抱着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长大了,真的要嫁给肖哥哥做媳妇吗?”

    不管静儿当时说的是不是气话,小爱可是真的着急。她这话,是当着父母和很多人面说的,不像是说着玩的,她能不关心吗?

    “就是!小爱姐姐,你不会也是这样想的吧?要不,你先嫁给哥哥,我以后长大了也嫁给他。这样,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尽胡说,我才不想嫁给他呢。你要着急啊,你现在就嫁给他好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静儿天真的话,小爱心里一下就踏实了。但小女儿家的心性,让她还是回怼了静儿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爱,你怎么能对静儿这么说啊?别带坏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哥哥嫌我小,他不要。你还在装呢?你对哥哥做的那些事,要不要我说出来啊?”

    “小爱,你敢?你要是敢说,我就永远不理你了,我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被静儿的话吓得不轻,她紧忙恫吓静儿。但又怕静儿不接受,赶忙说道:

    “静儿,姐姐带你去买小花炮,等天黑了,我们放小花炮玩,好吗?”

    大爆竹和鞭炮,静儿不敢放,那爆*炸声太响。可是小爱一说放小花炮,静儿是非常乐意的,她很喜欢小花炮在黑夜里,绽放出那五颜六色的奇景。

    周薇爱拉着离开肖尧怀抱的静儿,两人都没有邀请他,就欢快的跑向镇子里。

    肖尧来到办公室,见门关着,就拿出钥匙来开门。他已经知道何碧香在这里,但这时候,他以为她出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听到门上传来动静,何碧香还有点诧异,心说,这时候不会有谁来,她已经和小惠阿姨说过了,自己不去吃饭,要说再来邀请,也过了时候。想到这里,何碧香心里一惊,难道是小偷?

    何碧香顺手把肖尧往日练习棍法的木棍拿在手里,慢慢的靠近门边,准备等小偷进门,就来个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然而,等到门一打开,她高高举起的木棍却落不下来。她哪里料到,自己日思夜想的小情郎,会这么忽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。

    何碧香手一松,高举的木棍应声落地。肖尧还在吃惊,搞不懂她为何要躲在门后,还准备袭击自己。

    而何碧香却已经像风一样,一头撞进他的怀里,抱紧再抱紧,紧跟着挽住肖尧的脖子,凑上娇唇,亲吻再亲吻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肖尧反应过来,他俩就已经两*叠,四唇互相厮杀,肖尧还没问出的话,被围堵在口腔里。

    一阵热情的拥吻,良久再良久,直到两人都快窒息了,何碧香才抱着肖尧的头,轻声的呢喃起来:

    “肖尧,终于等到你了,我都想死你了,你有想我吗?看你这样样子,肯定没想我。”

    等她看到肖尧还没淡去的吃惊表情,范芳菲的热情,立即就变成了嗔怨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阵忘我的旖旎,肖尧已经有了肌体反应,不过,这时候,他只能望美兴叹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想你,我只是没想到你这时候没去吃饭,呆在办公室锁着门,还想谋杀亲夫。你看你把我搞得,你这不是害我吗?”

    一个调侃的“谋杀亲夫”,再看到他那异状凸起,何碧香心里,就像吃了一灌蜂蜜一样甜,也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就是想我,也是想不干好事,怎么你一人来了?”

    何碧香到这时候,才想起来问别人。

    “幸亏我是一人来的,要是静儿和小爱没走,你这样一来,就是现场直播少儿不宜的毛片了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幸福满满,不再理会肖尧的调侃,拉着他的手,急切的问道:

    “你把她俩打发走了,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态度很明确,只要肖尧现在想要,她一定会慷慨的给予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