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七十三章 残花败柳醋坛子

时间:2018-04-06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范芳菲询问肖尧去周镇的日程安排,见他半天不语,范芳菲情知肖尧不想带自己一同前往,但她却也因在单位闲着无聊,又不愿去走亲访友,招来无谓的关心,就硬着头皮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你两句,你别就不待见。我昨天刚把宣传画画完,这一周都不会换了,我在这,也是没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这也就是肖尧 ,换个别人,邀请她去,她还不一定乐意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芳菲姐,你去年不认识哥哥,那你整天就关在屋里睡觉?”

    小爱也不想范芳菲同行,可是,听她说的很可怜,就起了怜悯之心。但对她所说无处可去,却又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他,我会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范芳菲说不下去了,如果不认识他,自己是不是还在和秦满江交往,就很难说。但现在,总不能说是肖尧把她男朋友给搅黄了吧?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还在为哥哥搅散你和那家伙的事生气啊?那这样好了,哥哥身边有好多朋友,就让哥哥以后给你介绍一个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是听懂了她没说完的意思,她的想法也很简单,你要是真的和肖尧没瓜葛,只要你答应,那她就信了。

    “他介绍?你哥哥身边的兄弟朋友,除了已婚的老大和老二,都是狐朋狗友,还有好人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了,你是赖上我哥哥了。他把你对象搅黄了,你就让他陪你,你要跟着一起去周镇,是不是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面对小爱的无礼搅闹,范芳菲不想多说。她看着肖尧,等候肖尧的答复。

    肖尧还能说什么?不管秦满江好坏,但毕竟是自己把他俩搅黄了,自己不想带她去周镇的原因,也说不出口,那就是她污蔑肖尧只挑选美丽女孩打交道的谬论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点头,范芳菲也很开心,她知道肖尧对自己说的话,没有存心。于是,她翻箱倒柜拿出被褥,又在房间打起了地铺。小爱既然不走,那就都不走好了。

    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。这句话用在静儿一家现在的处境,那是最贴切不过。即使他们一家,今年没有回家,都在厂里过年。

    但从大年初一开始,就有很多常年没有来往的亲戚,问道邻里,踏雪而至。

    现在的路面,余雪未尽,没有往常的道路好行驶,原本能在上午,早早赶到周镇吃饭的肖尧几人,来到厂里时,钱爷爷一家,是宾客满座,酒已经喝的正在兴头上。

    静儿一见到肖尧,立即放下手的筷子,没有在意任何人的眼光,一下扑到肖尧怀里,亲热的就像十年九不会一样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知道,肖尧他们这时候到来,一定是没有吃饭的。她赶紧起身招呼三人坐下,自去厨房加菜。钱叔叔也急忙给肖尧为家里来客做了介绍。

    在场的这些七大姑八大姨,什么表叔、表婶。二舅爷,肖尧一个不认识,即使钱叔叔介绍完了,肖尧也没分清谁跟谁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就是静儿的哥哥啊,我们早都听说了。今日一见,真真是少年有为,一表人才。来来来,快坐下,一会我们爷俩好好喝几盅。”

    和钱爷爷一同坐在上首的一个黑大个,热情的把肖尧拉到一席,原来坐在这里的两个中年妇女,也急忙离位让座,静儿和小爱,毫不客气的跟着他坐在一方。

    钱叔叔也连忙起身,把自己所坐的位置,让给范芳菲和那两位从一席离开的妇女,范芳菲推辞了一番,也就和那两人一起坐在肖尧的对面。

    按规矩,静儿在一桌最小,原先坐在下首,但现在肖尧来了,她要跟着肖尧一起坐,爷爷和叔叔也没纠正。这样一来,钱叔叔就坐到了静儿原先的位置,和一个小辈同方。

    肖尧落坐,钱爷爷再次介绍了一下坐在身边的长辈,肖尧才知道,这个热情的黑大个,是静儿的舅爷爷,但年龄比钱叔叔大不了几岁。

    肖尧也恭敬的叫了一声“舅爷爷”,从穿着打扮和说话的口气,当是在亲戚中比较有份量的人物,自恃也有点清高。

    早先年,他和静儿一家,几乎没走动过。这还是听人说静儿认了个哥哥,不但为了她家盖个三间大瓦房,还特意为了静儿的父母,在周镇办了哥汽水厂。

    他这才趁着过年,前来拜访表哥,一探虚实。若有机会,也想着撺掇肖尧,到他们镇上联合办一个。没想到机遇巧合,竟然遇到肖尧前来。

    他热情的为肖尧让座,,这是看在想合作的份上。可是,此时他见到静儿和小爱,占据了原本属于和他一起来的侄媳妇位置,心里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他有心让静儿和小爱坐到下首,但肖尧也是晚辈,太挑眼的事,他还不好意思说,再加上他还没搞清小爱和肖尧的关系,只得忍耐下来。

    肖尧对这种场合,可以说是久经沙场。他这刚坐下,就站起来,首先敬钱爷爷酒,喝完也没吃菜,紧跟着就要来敬这个舅爷爷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慢慢喝,先吃口菜。”

    静儿知道他们一定是起早来的,她怕肖尧饿坏了,连忙给拦下,还夹起一块鸡腿肉,往肖尧嘴里塞。小爱也给肖尧夹了一块红烧肉,放到他面前的刚拿来的碗里,她知道肖尧就好这一口。

    正在上宴端坐,欲端起酒杯接受肖尧敬酒的黑大个,见程序被打断,心里又窝火了。但他并没有发作,静静等着肖尧吃完鸡腿和红烧肉。

    “舅爷爷,您的夸奖,实在不敢当。初次见面,有啥不到之处,还请您多多指教。这杯酒祝您新年快乐,健康长寿。”

    这些台词,肖尧是滚瓜烂熟,张口就来,每年都要说好多遍。舅爷爷看着肖尧站那一口喝干,这才慢悠悠的举起酒杯,老气横秋的说道: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年轻人,得志不张狂,失志不沮丧,这才叫沉稳。你快坐,我喝了。”

    舅爷爷一边对着肖尧,坐着下压的手势,一边喝干手里的酒杯。范芳菲看到肖尧带着得意的目光飘过来,嘴角微微一撇。

    “老哥啊,你看看人家的孩子,不但家里有钱,家教也好,到那都讲规矩。你们可不要还没怎样,就把孩子给惯坏了。要教育她们,不管什么时候,到哪都要讲规矩,特别是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舅爷爷在说话时,眼光装作很随意的,看了看静儿和小爱的两人。肖尧听出了他话里,有对静儿不满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以为静儿先前做了什么,或者说了什么令他不满意的话,他可没想到,是因为静儿坐在自己身边的缘故,也就没在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,肖尧把那两位妇女和钱叔叔都一一敬完,又端起就被对着范芳菲说到:

    “芳菲姐,今年我俩还是第一次喝酒,我借花献佛,祝你新的一年,越来越漂亮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句话既是祝福也带玩笑的意思,范芳菲却被他闹了个大红脸,她对站着的肖尧微微欠身,喝了一小口酒,心里虽是美美的,但看向肖尧的阳光却很是诱惑人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 ,你还祝她越来越漂亮?再漂亮,别人还怎么活呀?我也要跟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最是见不得范芳菲那样看肖尧了,虽说她不是有意引诱,但她那天生媚眼,让她很是不忿。

    可她的无心之语,却让坐在范芳菲边上的两个妇女,脸色一下就难看下来。她两直接把这活就听成是小爱在针对她俩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,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?这新正月的,讲什么死呀活的?难道你爸妈没对你说过,过年要说吉利话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今天出门,没看黄历,遇到这么没教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正一门心思纠缠肖尧,要和他喝酒的小爱,被对面突然的连声指责,弄的莫名其妙。自己没招谁惹谁,无缘无故被两人骂,她的眼圈立即就红了。

    女人的嫉妒,是非常可怕的。这两位妇女也许是在家蛮横惯了,这不,舅爷没带两个侄子来,而是她俩跟来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,她俩一到这里,第一次见到小惠阿姨,就自惭形秽。都是差不多的年纪,一个像十**岁的少女,娇艳无限,她俩却是残花败柳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即使来前还好好的打扮了一番,但那本体已经固定,再打扮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一个,已经让她俩很自卑,一下又来两个。这没比较还好,一比就是天地之差。特别是坐在身边的范芳菲,连她俩都不得不在心里骂她是妖精。

    小爱和肖尧说的玩笑话,不过是一个*,炸碎了她俩的醋坛子,她俩也借此来发泄一下心中的憋屈。

    “哎吆吆,大表婶,二表婶,你们这是怎么啦?小孩子说话,口无遮拦,你俩就别往心里去了,来来来,快吃口热菜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正好端着刚炒的菜进门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赶紧来劝慰。这大过年的,她可不想被这两人,坏了家里的气氛。再说了,肖尧他们还是新年头次登门,别闹的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肖尧见阿姨来打圆场,就把小爱的后背拍拍,让她不要再说。做晚辈的,被长辈说两句就说两句,对与错,不必计较。

    静儿见场面很尴尬,故意也缠着肖尧要喝酒,这肖尧可不答应,立即问阿姨还有没有汽水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刚才二表婶问她要不要喝点酒,她还说不能喝酒。这会你一来,她就缠着你要酒喝,我看她就是不让你省心。”

    静儿妈带着假嗔,转身去给静儿拿汽水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