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七十一章:兔子窝边光光的

时间:2018-04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..蹉跎惘少

    见到范芳菲站下,不再做无谓的追逐,小爱也站到肖尧的身侧。只见范芳菲冷笑过后,鄙夷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说你是合格的哥哥,你就一点也不脸红?你这话,对静儿说说还可以,要是对小雅和小爱说,那你就是自欺欺人。这小丫头,处处都护着你,她对你毫不设防,可你都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肖尧真是无话可说了,那一晚的旖旎,他说不清、道不明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无话可说了吧?我就搞不明白了,你身边有那么多的女孩子,你还不知足?她还这么小,你怎么下得了手?是不是你们男人,都是见一个爱一个,巴不得全天下美女,都归你所有?”

    肖尧被范芳菲的一席话,犹如醍醐灌顶,又似当头棒喝,他傻傻的呆站着,看着范芳菲无语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不许你这样说我哥哥。他对我做什么,都是我自己乐意的,都与你无关,难道你是吃醋吗?”

    小爱见肖尧被范芳菲批驳的哑口无言,心里非常难受。本来今晚她都想好了,要做他真正的女人。可是被范芳菲跟来搅黄了。这还不算完,她还来斥责肖尧,这让周薇爱对她恼怒到极点。

    小女孩就是小女孩,小爱更是迷失在对肖尧的爱恋之中不可自拔。她情急之下说出的话,让范芳菲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“小爱妹妹,你现在是啥都不懂,太死心眼了。我都对你说了,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你不信我也没办法,我怎么会吃的醋啊?我是不想你被他害了。要不,你问问他,我今晚不来,他会不会做柳下惠?”

    肖尧听到范芳菲说柳下惠,心内无限唏嘘。他真不知到自己能不能做到,像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。他知道自己难以掌控的欲望,会击破那么点脆弱可怜的君子之道。

    肖尧曾经在晚间宿舍和同学一起讨论过柳下惠,在他看来,这柳下惠,要不就和名字一样是个女的,要不就是柳下惠的性取向有问题。

    肖尧认为,这传说中柳下惠坐怀不乱,完全是后人理解错误,因为柳下惠是别称,他的名字叫展获,编这个故事的人是在讽刺。就像水浒里的许多人物,及时雨---宋江(送江),黑旋风---李逵(遇鬼),智多星---吴用(无用)。

    这些别号和名字,都是带有讽刺意味的对冲,再好的及时雨,送到江里毫无意义。再多的智慧,无用武之地,还不是一场空?

    可不管肖尧的谬论,是对与错。但他自认为,自己不是那有坚强意志力的男人。他也根本不信世上有男人,能做到坐怀没反应。

    肖尧还在自我返省,小爱却不乐意了。关于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典故,她也听说过。肖尧真要是能坐到柳下惠那样,那她不是抓瞎了吗?此时,她见肖尧沉默不语,连忙拉着他的手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别听她胡说,我才不要你做什么柳下惠呢,他不是男人。你对我做什么,我都是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见自己把肖尧都说到这种程度了,小爱还是迷途不知返,她真是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小爱,我怎么怎么说你都听不懂呢?我看你才是被他毒的不轻,都快病入膏肓了。这世上,就没一个男人是好东西,你以为他能是好东西?”

    说肖尧不能做到柳下惠,他认了,可范芳菲说肖尧不是好东西,他可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切,你们女的,口口声声说世上没一个好男人,可是,你见过有多少女人不结婚,不嫁给男人的?只要年龄大了一点,就生怕自己嫁不出去。你长得就是个红颜祸水,有本事,你这辈子别找男人结婚。”

    这叫打起来无好拳,吵起来无好言。肖尧这一满口胡言,把范芳菲气得眼泪在眼圈里直转,可没坚持多久,最终还是流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混蛋,我还不是为了你俩好?你和小爱,处的比亲兄妹都好,我不是怕你俩以后反目成仇,才苦劝你俩要保持好目前的关系吗?我长相,是爹妈给的,我哪里就成祸水了?我祸害你了吗?”

    范芳菲这一哭诉,肖尧就傻眼了。他心知自己用词不当,伤了范芳菲的心,但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

    本来嘛,你范芳菲即使在哭,那也是梨花带雨,娇躯乱颤,还是那么的勾引人。若不是小爱在场,不用说不定,肖尧肯定会把她抱在怀里,好好的安慰、蹂躏一番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他真不是好东西,你都哭了,他还在想入非非。你别和他见真捉一的。他要是敢这样说我,我就会想经设法的祸害他,看他还有没有嘴说?”

    小爱见肖尧一句话就把范芳菲说的委屈流泪,也知道她是为关心自己,而和肖尧争执。再看到肖尧那不善的眼神,气得她把炮口掉转,对着肖尧开炮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入非非,就是觉得她哭的很好看。哪像你,一哭就龇牙咧嘴,歪鼻子斜眼,就像脸在抽筋似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当真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可范芳菲却被她说的“噗嗤”一笑,刚刚的哀怨,顿时消散无形。可这让她又实在不好意思,她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羞恼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就作孽吧,你尽把漂亮的女孩子,拉拢到身边糟践。物以稀为贵,我看你是太多了,不知道珍惜。其他人我管不着,反正我是要护着小爱,不让你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要凭良心好不好?什么叫我拉拢啊?我拉拢你了吗?小爱也是和小雅在一起,才和我认识的。你们这些女孩子,我心疼还来不及,哪里又糟践了?你别冤枉人好不好?”

    真要细算起来,肖尧还真没有刻意去拉拢结识谁。

    王佳佳和吴靓媛,那是发小加同学;张晓雅和周薇爱,是为小雅出气,教训学校食堂工友,才结成的兄妹。就连周敏、田倩与何碧香,也是办厂的偶然相识。范芳菲说他挑选、拉拢,肖尧当然不能认可。

    其实,这只能说是女孩子自然形成的一种现象。自觉得自己丑的女孩,都不愿在美女面前当绿叶,而漂亮的女孩,都比较有个性,也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交往,如此一来,就形成了扎堆效应。

    对于肖尧的狡辩,范芳菲也不认可,就她目前所知道的,围绕在肖尧身边的女孩子,哪一个不是貌美如花?难道这些女孩子,都是自己追着、撵着要和他认识?

    “呵呵,冤枉你?我就不信你们班,只有王佳佳和黄莉两个女同学。周镇厂里,那么多女的,你怎么就和最漂亮的几个交往?你不狡辩,我都懒得说你,别把别人都当成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肖尧被范芳菲批驳的百口莫辩,现实如此,你肖尧再说不是刻意,那也改变不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别我我的了,把别人都当成傻子,你自己才是傻子呢。小爱,走,睡觉去。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,我看他这兔子窝边,都光秃秃的,老嫩一把滤,都被他吃光了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说完,拉着小爱就往她父母房间走去。肖尧被她说的,恨不得把她就地正法。这谈恋爱和兔子不吃窝边草有关联吗?只有没本事的男人,才会让人介绍对象。

    周薇爱被范芳菲连拉带拽的强行带进房间,肖尧傻坐在客厅,好久都没有去睡觉。

    范芳菲的话,虽说带有一定的片面,甚至还有偏见。但她的话,也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肖尧看向已经关闭的房门,心里非常懊恼,怎么好好的玩耍,最后演变成对自己的攻击?就连小爱到了都站在她那一边,这不得不让肖尧反思。

    周薇爱被范芳菲强行带进房间后,就甩开范芳菲抓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真的讨厌肖尧哥哥吗?你把他一个人丢在外面,多可怜啊?”

    “小爱,我不讨厌他,我只是就事论事。你还小,什么都不懂,可他不小了啊,他应该知道该怎样对你。但是他竟然差点把你祸害了,想想我就来气。你要是有他那么大,我才不管你俩这些破事呢。”

    小爱这次没有反驳,她坐到范芳菲的身边,依靠在她的肩头,喃喃的说道:

    “芳菲姐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。可是,我老是感觉你想拆散我们俩。肖尧哥哥没有对我做坏事,都是我自己想要那样的。你把责任都怪到他身上,这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公平?什么叫公平?国家法律还规定,十六岁以下杀人都不偿命,你还要什么公平?这就是对未成年人的硬性保护,我不是在拆散你们,我就是在保护你这个未成年的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小爱真想说,我就不要不保护,真想丢下范芳菲,出去陪肖尧,可她隐忍了,面对范芳菲如此率性的真情,她不可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周薇爱进去后自始至终也没有出来,肖尧也不知道独坐了多久,才郁郁的去了小爱的床上睡觉,不过,这一夜,他睡得很踏实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