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六十九章:杜鹃啼血不知音

时间:2018-04-02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朱晓梅回到房间,顺手在背后关上房门,看着肖尧有点害羞。肖尧被她的一连串动作,搞得一愣一愣的,这唱歌还要如此谨慎?

    “肖尧,如果唱的不好听,你可不许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朱晓梅站在门边,无限娇羞的提醒肖尧。肖尧不愿打搅她的情绪,郑重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朱晓梅清清嗓子,唱起了一首委婉而凄怜《杜鹃啼血》。

    我在春夏不停的轻吟,

    我在彻夜无眠的啼鸣,

    清脆急促的鸣声,

    唤不醒你埋藏的深情。

    娇嫩欲滴的鲜艳,

    等不来你爱怜的晨昏。

    杜鹃鸟始鸣,

    杜鹃花开勤。

    杜鹃鸟啼,映红山岭,

    凄凄呼唤心中爱,何时来临;

    杜鹃花开,袅袅婷婷,

    切切低泣哀伤血,即将流尽。

    阿妹的心,是柔软的心,

    阿哥的心,是铁打的心。

    杜鹃啼血,滴滴含情,

    啼血杜鹃,枝头孤鸣。

    难道是,无奈何,

    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

    难道说,天意绝,

    无缘之爱,注定飘零。

    歌声如泣如诉,肖尧看到了朱晓梅眼里闪烁着的泪光。可肖尧自以为,那是她沉浸在这凄美的歌声里,被歌词所感。

    肖尧听的只是歌词,欣赏的只是歌曲。

    而朱晓梅唱的是心声,是她发自心底里的呼唤。可这傻傻的肖尧,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。而就是这样一个失察,在一年之后的夏天,他终究害了朱晓梅的一生。

    这正是:

    杜鹃啼血不知音,

    莫怨惘少铁打心。

    他日异乡再相逢,

    如花少女毁一生。

    朱晓梅唱完,低眉歇息了好久,才从自己的迷失里转回现实。她见肖尧的目光,在躲避自己的审视,就有点哀怨的娇怒道: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,干嘛闪来闪去的?我即使没你身边的同学漂亮,也不至于长得吓人吧?”

    其实,她这是冤枉肖尧了,肖尧是想看她而又不敢明目张胆的看。

    朱晓梅动情唱着,又借着歌词,表露自己的心声,娇羞得难以自制。此时,她脸上红晕密布,美目含情,活生生现实版的白里透红、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娇艳欲滴,伸手可摘的美娟,若是换个人当面,肖尧怕是没这么淡定,他眼珠都不会挪位,只因为她是好友的姐姐,肖尧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此时,肖尧的刻意躲避,被朱晓梅戳穿,他脸上很尴尬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姐,你尽说反话,你是……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肖尧不敢把真话说出口,怕被她误认为言行不端。朱晓梅实际上比肖尧小一岁,可肖尧在她面前,一直跟着朱习焕喊三姐,就感觉自己没她大一样。

    这和他面对袁鸢时感觉,完全是不一样的心态。

    这也许是环境所致,也有可能是受朱习焕常在自己面前,叫她三姐的影响。

    朱晓梅见肖尧结巴了,也知道了他话里的含义。她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,递给肖尧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喜欢看,就拿回去慢慢看,可不许给别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肖尧把照片拿在手里,仔细的端详一番。这是一章三吋的照片,在那照相全部要去照相馆的年代,这一张野外三吋照,算是奢侈的了。

    肖尧多年后才知道,这张照片,是朱晓梅特意为他去拍照的。她少女时期的相片,仅此一张。

    相片里,一个窈窕淑女,满面笑容,长长的头发斜搭在肩膀一侧。

    女孩的手里,撑着一把淡蓝色的细花阳伞,倾靠在右肩。身上穿着淡青色,带有荷叶、荷花图案的连衣裙。

    纤细的腰上,裙带打着一个标准的蝴蝶结,整个人,站在一颗一人多高的桂花树下,树上开满银色细碎的楔。树美、花美、人更美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!”

    肖尧看得出神,口里由衷的赞叹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真傻。”

    肖尧看相片不说话时,朱晓梅还在边上,紧张的等待着他的反应。他这一开口,朱晓梅气得说一声就走了。

    呃……。肖尧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,看着敞开的房门发呆。想来想去,他觉得是自己不该把心里的夸赞说出来,他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晚间,在朱习焕的几次催问下,朱晓梅又给肖尧做了一顿鸡汤洋米面。最爱吃肉的肖尧,这次坚决不吃一块肉,只吃了一碗用鸡汤下好的洋米面。

    朱习焕家人多孩子小,肖尧哪里吃得下去?吃完宵夜后,朱晓梅把自己的房间,让给肖尧和弟弟睡,她自己带着小妹,睡到朱习焕的床上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肖尧拒绝了朱习焕一家的盛情挽留,趁着早上上冻,急匆匆的赶回家。朱晓梅看着肖尧的身影越走越远,眼里泛起了水雾。

    他俩谁也没有想到,这次一别,就要到二十多年后,才偶然相遇。

    但那时,两人早已是,物是人非事事休,相拥无语泪先流。

    肖尧回到家中,就对母亲嘀咕着,要去省城看望爷爷奶奶。父亲不同意,说等两天都去过十五。

    肖尧虽不乐意,也只好作罢,在家里,他自认为是地位最低的。按他他的小心思,是昨天在朱习焕家,看到他的小妹时,肖尧想静儿了,他想早点去周镇。

    肖尧妈妈见肖尧不开心,中午仅陪来客喝了几杯酒,然后借故身上不舒服走了,一下午都没精神。

    晚上,他也没吃几口饭。肖母知道肖尧心里在闹别扭,她晚饭后,做通了肖父的工作。

    初十的大清早,肖父就去了厂里,趁着路面上冻的结实,把厂里的货车,开到村口的土路上,一家人挤进驾驶室,热热闹闹的去往省城。

    肖尧在车上一改昨天的萎靡,兴奋的说东道西,如非父亲在开车,他恐怕要跑到后车厢大声疾呼了。

    爷爷奶奶也只准备长房长孙来过十五,但在新年,能早点见到大孙子和孙女,两位老人家也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肖尧陪着爷爷奶奶吃过饭,就借口晚上睡不下,他要去找同学玩,晚上就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在省城过年,没有农村那么多的规矩和讲究。特别像肖尧他们这一代年轻人,更不在乎什么礼节。

    肖尧想去看看小爱回来没,在经过码头时,他下了车,又想着顺道去看看范芳菲。春节时,看电影、看演出的人很多,剧场也是最繁忙的季节。

    肖尧找到范芳菲时,她正在宣传栏里描绘彩图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怎么来了?我这还要好久才能画完,你先到我家去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手里拿着油彩和画笔的范芳菲,见到肖尧很意外,也很开心。她伸手把钥匙交给肖尧。身上穿着的新衣服,正是年前肖尧他们一起逛街买的。

    “你忙你的,我在这看会。”

    肖尧是想看她画画,也想看她人,就想赖着不走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必须走,你在这,我不能安心,画不好就要重来。要不,你骑车去把小爱接来,今晚有印度电影《流浪者》,同事都说很好看,我们晚上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听这还行,就连忙来到范芳菲的宿舍,推出单车去小爱家。啥叫忙中有错,肖尧到了小爱家门口,才想起来现在是下午,自己还空手,这是不合乎礼节的。

    没有礼品好办,他可以去买,但这时间倒不回去。小爱的父母,是农村出来的,又是实实在在的长辈,这让肖尧为难了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站在小爱家不远处,想着要不要去买礼品时,小爱家的门打开了。小爱站到门口张望一下,一眼就看到肖尧扶着单车站那发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。”

    小爱一声惊呼,燕子一样飞到肖尧身边,双手紧紧抱住肖尧,差点都把单车给弄倒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就知道你会想我,肯定会来找我的。我来两天了,天天都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这地方不是路口,新正月,也没人过来买机械,四下不见一个人影。小爱抱着肖尧,喋喋不休的说着,久都不愿放开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小爱,我空手来的,现在又是下午,我正准备回去,明天再来看望你爸妈。”

    “啥都不要,我就要你,我爸妈在老家还没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说她爸妈不在家,大大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原来,小爱年前和父母回家,坐车只坐到石子路结束的车站。从车站下来到她家,有一大段土路,都是步行的。

    从年初一开始,小爱家来人不断。所有来客,都在打她的主意,不是这家小子长得好,就是那家男孩有钱。反正一到吃饭喝酒,就是关心小爱对象之事。

    小爱在家呆了几天,实在是无法忍受这样的环境。就在肖尧去朱习焕家那天,她和父亲闹别扭,才独自一人回到省城。

    她知道肖尧会来给爷爷家拜年,只要肖尧来带省城,定会来找她。这两天,她独自一人在家,只要外面有一点动静,她就伸头看看,无数次的失望,换来了今天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在家,怎么不去找芳菲姐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怕你来了找不到我吗?”

    全国都在热热闹闹过年,她一人清冷的在这里无望的等着,心里的苦,只要自己知道。小爱说话时,就委屈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来了找不到你,也会去她那,我刚刚就是先从她那路过的。她在忙工作,让我俩晚上去看电影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就念念不忘那妖精,好是好,不过,我现在要你先陪我睡觉,我都困死了。”

    到晚上还早,小爱可不想现在就走。这两天,她一个人在这提心吊胆,晚上有点声音都一惊一乍的,没有好好休息。要知道,她长这么大,还没有一个人单独在外过夜过。

    现在,她日思夜想的肖尧来了,这机会她可不愿放过,她要先补觉。

    肖尧看到小爱虽是很兴奋,但满脸的倦容还是掩盖不住,娇美的脸上都有点泛黄。肖尧心疼的把她抱起来,放到她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睡,我不困,我就看着你睡。”

    小爱怎么会理睬肖尧这样的说法?她也不说话,直接就把肖尧的外套扒下,又脱去自己的外套,拥着肖尧一起躺到床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