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六十七章 祝您开门大发财

时间:2018-04-0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这帮人,不多不少八个,那个年龄也都相仿,他们顺着村里房屋的走向,由西向东,逐一拜年问好。

    当来到他东头一个叔叔家门时,他家却还是大门紧闭,从里面插死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提议先走,回来在拜年时,肖尧想起装在口袋里,准备拜完年再放的爆竹。

    他坏坏的拿出*,在两扇门的门环上,一边挂上爆竹,一边拴上拉环。

    等布置好后,肖尧来到窗户外,大喊几声叔叔拜年。叔叔被惊醒,连忙应承着起来开门,而肖尧却赶紧带着众人,跑到草垛后面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叔叔打开门,四处张望看不见人。只看到一个仿制的*,在地上冒烟,还没等他有任何反应,一声炸响,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草垛后面的哄笑声,激怒了肖尧的这位叔叔。

    “二子,你个混小子,肯定你干的。你别以为藏起来,我就不知道是你,一会我找你老子算账去。”

    肖尧很郁闷啊,这么多人,没有一个露头,叔叔一口就咬定是自己干的。看来躲是躲不掉了,他只得迎着头皮出来说道:

    “叔叔新年好,侄儿给您老拜年了。我这是为了庆祝您开门大发财,元宝滚滚来。您还要告我?这不是枉费了侄儿的一番好心吗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说的不错。谁家能一开门就响?我是新年独一份。快进屋,快进屋。”

    叔叔虽说是被吓得不轻,可肖尧这口头彩,说的他心花怒放。他也没有真的生气,只是诈唬一下,没想到还真蒙对了。他见一帮小伙都在,赶紧往家里请。

    这最东头的三户,是他家亲兄弟三人,挨在一起建的。到了这里,这一排就算拜完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我们是去新村,还是把南边几家拜完再去?”

    肖尧所在的村庄,原本是一个比较大的村落,户数在这个大队,也是比较多的。

    但后来,有不少家庭,到马路边建房,也就在那边形成了一个新的村庄。

    这是不能不去拜年的,更何况,拜年只要嘴上说说,就能捞到瓜子、香烟等物。这样既得到实惠,又被大人夸有礼貌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肖尧挥手指向大约一公里左右的新村,带头前行。此时叔叔家的两个儿子也加入进来,人数到了十个。他们一字排开,在窄小的田埂上,向新村走去。

    “肖尧那边有条流浪狗,去把狐狸喊来,抓住它,我们晚上就有狗肉吃了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白雪皑皑的田野里,一只土狗,警惕的东张西望。它可能是受到过年放爆竹的惊吓,那四条腿,每听到爆竹声,都不住的发软,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看它那样,也不是流浪狗。要真是流浪狗,这会早跑得没影了,会跑到远离人家的地方。你看它,被吓得发抖,都不跑远。这是一条很恋家的狗,大过年的,放它一条生路吧。”

    怜悯之心,人皆有之。听到肖尧这样一说,就没人再说要吃狗肉了。肖尧虽说放它一条生路,但没忘记吓吓它开心。他从兜里又拿出一颗*,对着远处的狗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离得很远,*落地,也没吓走那条狗,但紧接着的爆炸声,却把土狗吓得慌不择路,一下跑进雪窝里。肖尧没动,其他人一窝蜂的跑到近前,那狗也没挣扎出来。

    一帮人搬起地上的砖头瓦渣,就是一同乱砸,等肖尧走过来阻止时,土狗已经被砸的奄奄一息。肖尧叔叔家的两个儿子,已经把它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放了吧,大年初一都不让扫地,哪能杀生?”

    “我们抓回家,三天年不杀它,过了初五就能杀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堂弟舍不得,剥了皮就是一顿美味。这土狗很肥,胆很小,一看就是当年养的狗,没听过过年的爆竹声,所以才受到惊吓。

    他们在说话时,土狗那一双惊恐的目光,始终可怜巴巴的看着肖尧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了它,过完年,我让狐狸给你们抓一只野兔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要呢,你以为我们傻啊?一条兔子,还没这半只狗肉多。”

    两个堂弟说着就要把狗抱走,肖尧一步上前,拦住他俩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俩放,你就给我放了,再啰嗦,别怪我对你俩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一向对村里小伙伴很宽容的肖尧,这时突然心情很烦躁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杀过狗,甚至不是一条两条。但今天,肖尧被小狗那乞求的眼神给唤醒了善心,他宁愿得罪兄弟,也要救那小狗一命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这狗是被自己用爆竹吓得掉进雪窝的,如果被杀,那自己也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大家见到肖尧真的发火了,赶紧劝那一对兄弟,把狗放了。堂兄弟在肖尧的淫威下,心里虽然不服,但不得不把土狗放到田埂上。

    土狗虽然被放下,但已经不能独自离开,无力的四肢,撑不起伤痕累累的身躯,黄黄的眼睛里,几乎要流出泪水。肖尧看着,更是心里不落忍,他对伙伴们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去拜年吧,我把它送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鸡皮狗骨,有又是土星,你只要把它放在地上,一会就能走了,你知道它是那家的狗啊?怎么送回家?”

    孟浪的话也是道理的,鸡吃了药水稻,只要把鸡胃破开,清除里面的有毒食物,不用把鸡胃缝上,它自己就能痊愈。狗被打断了骨头,只要不是伤的太重,基本都能自愈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送它回它自己家,是送回我家,放在这里,若是被别人逮到,还不是死路一条?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,也不管大家怎么议论,弯腰抱起土狗就回转。他这样一来,其他人就不知道是去还是不去拜年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们等等我,我送回去,让狐狸看着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抱起土狗时,土狗竟然用无力的头,在肖尧的手背上磨蹭了两下。狗通人心,它不知道是肖尧用爆竹吓了它,但它现在知道,肖尧是在救它。

    肖尧抱着土狗,飞快的跑回家,把他放在自己的房间,喊来狐狸看护,严令狐狸不准伤害它。狐狸看着肖尧严肃的面孔,它听懂了,知道这个小同类,主人非常重视,它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狐狸是军犬的后代。又经过肖尧三叔的严格训练,对于人发出的口令,分的很清。

    “狐狸,上。”这口令,是只能恐吓,不能动粗。

    “狐狸,咬。”这是可以动用自己武器的命令,但要适可而止。

    “狐狸,咬死它。”这是最终极的命令,它可以随意发挥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卧倒、坐、跑、跪等日常口令,狐狸根本不会听错误解。

    肖尧放下土狗,就急忙赶回去陪大家一起拜年。等他回来时,狐狸已经把土狗身上的脏,舔的干干净净,土狗的眼里也有了光彩,还能挪动身子,向狐狸靠近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,肖尧就被父亲安排外出,去亲戚家拜年,每年如此,肖尧反对无效,抗议不敢。不是嫡亲,姐姐肖玉从不与肖尧一起前往。

    肖父的理由就是,你是男孩子,将来要撑起一家的门楼,这些事,必须肖尧去做。还说了,这些远房亲戚,不去拜访也不行,那样别人会说我们家有点钱,就看不起穷亲戚,落人口舌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肖玉就占了大便宜。因为在此地,与肖尧家最亲的一个叔叔,就住在肖尧家西边的邻村,比另建驻地的新村还近。

    肖尧家房屋西边内河对面,就是嫡亲叔叔家的田地,你说近不近?

    而那些远房的表叔,二大爷,三姑妈,一表千里的亲戚,就只得肖尧一人踏上漫长的拜年路。

    更让肖尧可气的是,过年时,雨雪天气较多,即使天晴娆娆的,只要年前下过雪,积雪还没融化干净,也没有骑车前往的可能,只能步行。

    近一点的,肖尧还可早出晚归,更远一点的,就只能隔日才回。不过,好在肖尧的舅舅家都在城里。老家这里的亲戚也屈指可数,没有几天便可完结。

    而某天肖尧拜年回来时,不见了土狗,肖母说,土狗的主人,听说狗被肖尧收养,就找来领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条生命被保护下来,这件事对肖尧的触动也很大,那一双带着哀求目光的狗眼,时常在他脑海里泛起。也是自那时起,肖尧决定这辈子不再杀生。

    初五一过,当地农村,趁着农闲过年时期结婚的不在少数。常常会看到两队迎亲的队伍一面相撞。这时就要有一方让道,但往往是谁也不愿认怂让道。

    肖尧这天在家闲来无事,就想起到曾经答应朱习焕,过年去他家玩。

    他在家,每天都要陪着前来拜年的长辈客套敬酒,一桌酒席,就他一人是晚辈,从开席到散席,他要站起来坐下数十次敬酒、陪酒,令他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在当地,这一晚辈面对长辈,要站着喝酒的习俗,由来已久。很多人都已经养成了习惯,只要敬酒,都是恭敬的站立,不敢逾越。

    想到可以脱离尴尬的陪客的环境,还能出去玩的潇洒,他立即行动,找个理由就向父母辞行,急急忙忙的奔向朱习焕的家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