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六十六章:真正家庭影剧院

时间:2018-04-0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一帮观战的刀鳅伙伴,见肖尧突然加快身法,绕到刀鳅身后,连忙喊道:

    “刀鳅,注意身后。”

    “吧唧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虽是有了大家的提醒,但肖尧根本就没给刀鳅机会。他一到身后,就抬腿勾住刀鳅的腿杆,再用力一推刀鳅的后背,刀鳅立即就来了个狗吃屎,嘴巴埋在雪地里,光“呜呜”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笨蛋,一巴掌,一拳都没打到,就被人家放倒了,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。二闷猪,你上,别让他绕着你跑。”

    二闷猪长得矮粗矮粗的,脸上挤满横肉,一块一块堆在那,黑的发亮。这要是让非洲人看到了,绝对会说是他们那遗失的后裔。

    二闷猪经过一次观战,知道肖尧滑的跟泥鳅一样,他一上来就对肖尧展开猛攻,不让肖尧又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身材不高,但壮而不笨,且手脚有力,打起来虎虎生风。即使如此,到了肖尧面前,同样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肖尧这次没有跑着闪躲,而是见招拆招,把二闷猪的进攻,全部化解抵挡下来。没打几下,二闷猪已经气喘吁吁的了。

    进攻一方是出力最大的,他知道这样长久下去不是事。于是,他奋力一脚,踢向肖尧腰部,要用这脚建功立业时。可肖尧却反手抓住了他的脚腕,借力打力,把他抛向半空。

    “哎吆。”

    二闷猪双脚尚在半空,后背首先落地,一声惨叫,引得众人哈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蛮狠家伙见肖尧并没有费力,就解决了战斗,在他这边,这两人除他,就是最能打的两人。他有点狗急跳墙了,他一把顺过手里的扁担,作势就要来砍肖尧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没看到我只是把他们放倒,没有伤他俩一丝一毫吗?”

    “看到又怎么样?是你自己说的,要空手对付我们用扁担的。”

    蛮狠家伙被肖尧一喝,虽停下手里的动作,但扁担就是不放手。

    “哼,我是说过,但如果他俩是用扁担跟我打,我敢保证,他俩不会像现在这样完好无损,至少是不能自己走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特么吹牛,你就接招把吧。”

    蛮狠家伙哪有耐心,再听肖尧在那胡咧咧,她举起扁担就砍向肖尧。

    眼看他这一扁担下来,势大力沉,肖尧根本就没敢格挡,闪身让过一旁。没想到他扁担顺势一带,来个横扫千军,肖尧只得又抽身跑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跑开,蛮汉拖着扁担就追。肖尧见他跑起了速度,立即转身迎着他跑来,等蛮汉再次高高举起扁担时,肖尧已经快和他贴身了。

    一人多长的扁担,人一近身,就失去了它的作用。这次轮到蛮汉要拉开距离了,他闪身要脱离接触,可肖尧哪里还会再给他机会?

    肖尧一把抓住他拿着扁担的手腕,双手抱紧,转身一个后背,将蛮汉来个过背摔。

    肖尧这一摔,可是和在火车上摔警察不一样,虽是同一动作,但落地轻重,却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”是受惊的喊叫,“哦”是受伤的疼呼。饶是地上有积雪,身上有冬衣,蛮汉也疼的半天挣扎不起。

    “大根子,你怎么样?没事吧?”

    肖尧到现在,才知道他的小名。肖尧此时也没敢松懈,他一把抓起大根子掉在地上的扁担,防止他们哄上来群殴。孟浪几人也聚集到一起,形成了一条战线。

    可是,肖尧他们的警惕是多余的,这次肖尧空手对付大根子,打倒他,比打倒前面那两人的速度还快,剩下没有参战的五人,已经完全没有了斗志,都急着去看大根子怎样了,哪里有再战的心情?

    “你们别打了,肖公子,我认识你,也认识你爸肖厂长,都是家门口人,不就排队做个豆腐吗?有什么架好打的?”

    人群中传出的声音,让肖尧吓了一跳。他赶紧对人群看去,并没有看到自己熟识的人,他有点郁闷想跑,但他不能就此溜走。

    “孟浪,你们在这继续做豆腐,他们要是还敢乱来,我们追到他家去打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就转身回家,跟来的三人也一起回去,就剩下孟浪一人不能走,他的豆腐还没做呢。不过,肖尧后来得知,那几人也算光棍。肖尧走后,他们没有为难孟浪,反而让他排到原来位置。

    到了年三十这天,家家户户早饭都是喝汤。这汤都是用猪肉和家禽一起炖的,根据各家的意愿,猪肉配撘鸡鸭鹅不等。只要不是十分困难的家庭,喝汤都是管够。

    喝过汤后,那就是贴门对,贴窗花。包括家里的所有工具,农具,都要粘贴裁剪成正方形小块的红绿纸片。

    所有需要粘贴的都可以无序贴上,但有一样不能提前贴,那就是大门对上的横批,这要等年饭做好,摆桌接祖之后,方能粘贴。

    吃年饭前,都必须要燃放爆竹。然后,一家老小在桌前齐齐团座,儿女祝父母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;父母期待儿女来年好好学习,步步高升。

    压岁钱,孝敬钱纷纷登场,温馨祥和的环境,喜气洋洋的气氛,充满着每一个家庭。

    年饱不知饿,年饭无早迟。周边村庄不断传来吃年饭的爆竹声,可以从正常的午饭前,一直响到天黑。

    肖尧爸爸在吃过年饭后,就吩咐肖尧,把新买的12吋黑白电视机,摆在敞开的三间正屋的东边墙上,然后把家里所有的长板凳,小凳子,全部按照高低不同,一一摆在电视机的前面。

    在当时,周边很大一片区域,只有肖尧一家有电视机。肖父是在为晚上附近的乡亲,来看电视做准备。

    肖尧和姐姐对此事都不感兴趣,一来是人多嘈杂,二来是人多没位置,自己搞不到看,更主要的是来看电视的乡亲们,有时为了你挡着我、我踩着你,往往好发生争。

    曾经有一次,一个后来者,是肖尧的爷爷辈,他个子不高,又来晚了,前面聚满了来自周边几个村庄的人,没有一人让他。

    他一气之下,跑到电视机前面,脱下自己的衣服,罩在上面,让大家都看不成。后来还是大家七劝八劝的,给他弄个位置,这事才得已消停。

    肖尧虽不情愿,但还是规规矩矩的,按照爸爸的要求布置好座位,然后就和姐姐,各自躲到自己的房间去了。没多久,三三两两,七个一伙、八个一群的乡亲,就把三间正屋,挤了个满满那堂堂的。

    肖尧为了大家都能听见,也是为了自己在家听录音机,他在三间房梁上,布置了六个外接喇叭,这时候发挥了作用,即使站在远处的人,看不清楚电视画面,但听起来是一点都不耽误。

    三间敞开的堂屋,这时就成了一个人员爆满的家庭影剧院

    那是时没有什么礼花弹,最多的就是大坠子(很粗的爆竹,放起来响声惊天动地),二踢脚,穿天猴,以及长长的鞭炮。

    不过,肖尧还是从外面,买到了和*一样外形的爆竹。这仿制的爆竹,和*一样,不用点火,一拉环甩出去就能炸响。

    等到看电视的人全部走完之后,肖尧和姐姐又帮着父母收拾一下前厅。把大桌子抬回来,在桌上摆满各类果盘,肖父郑重的关上大门插死,一家人就在客厅说话,不给睡觉,这就是守岁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零时一到,远处就传来开大门的爆竹声,肖尧在父亲的关注下,打开大门,到门口先放三个大坠子,那雄壮浑厚的爆炸声,震得窗玻璃都“哗哗”响,然后,肖尧又把长长的鞭炮点燃。

    放过开门炮后,大门就不能插死,要随时恭候乡亲的前来拜年祝贺。

    不过,在天明之前,是不会有人来的。这段时间,大家都可以抽空休息一会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拜年,这是很隆重的礼节,每一个人,都有自己的团队,每一个团队,人数不能太多,避免同时聚到一家,主人接待不过来,也没足够的空间让人坐坐。

    拜年时,各自呼朋唤友,三个一群,五个一伙,在全村挨家挨户,一个不纳的拜访问候。就连那些平常有了争执、闹了矛盾的家庭,也是一团和气,笑脸相迎。“新年好”之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肖尧家在最西头,不管大人孝,都喜欢从这里开始进行对全村的拜访,这样就有了顺序,不至于有遗漏。

    宁冒一村,不冒一户,就是这样的说道。

    出门拜年的第一梯队,基本上都是肖尧这样年龄的人打头阵,也有一大帮十岁上下的儿童,他们是黑压压一群,分不清多少,全部聚在一起。像一群闹春的燕子一样,飞到家家户户。

    大人都要在家接待一番来客,方可出门拜年,越老者,出门拜年越晚,那也仅仅是拜访一下比自己年龄更大的老人。

    肖尧在家没睡多久,就有酗伴前来拜年,肖父肖母赶紧给大家分派瓜子、花生、糖果,还有抽烟的也给递上一根香烟。这时候,没人会计较孝该不该抽烟。

    酗伴收拾好肖尧父母给予的物品,约上肖尧同行。他在兜里揣上仿制的*爆竹,跟着大伙一起,从隔壁第一家开始,踏上新年第一次出门拜年的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