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六十五章:刀鳅泥鳅有得玩

时间:2018-04-0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肖尧收拾完最后一人,急忙跑下河埂。看到郝旭伟一身污泥,戴着单片的近视镜,十分狼狈,九分搞笑的从水田里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人呢?这帮混蛋,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吧,快歇着吧你,眼睛伤着了吗?”

    看到郝老师半眯在的空镜后的眼睛睁开,肖尧知道他眼睛没伤,就忍住要强烈爆笑的欲望,拉着郝旭伟上岸。

    郝旭伟倔强的甩开肖尧的手,威风凛凛的独自上岸。

    等到肖尧二人上岸,那边五人刚爬到一半,看到肖尧站在上面,几人都吓得不敢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别站着啊,有种你们就上来,看我不打得你们生活不能自理。”

    郝旭伟见他们被自己的叫喊吓,得不敢上来,就扶起他们倒在地上的自行车,端正好车姿就往下推,连续三辆车,只有一辆直接冲入河里,其余两辆,都在半道倾斜,倒在陡坡上的草丛里。

    单车落河,有三人赶紧跳到河里去找车,其余两人扶起坡坎上的自行车,不敢上、不敢骂,也不敢走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走吧,虽说天气不冷,但你要是不尽快回去换衣服,也会感冒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放过他们?”

    郝旭伟指指自己的眼睛(眼镜),又拉拉满是泥浆的衣服,那动作滑稽的不得了,肖尧是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你还想怎样?大不了我再给你配副眼镜。下次打架,你给我躲远点,小胳臂小腿的,还玩命的上,你会打架吗?动手之前,都不知道把眼镜拿下来,这要被镜片扎了眼球,你就成独眼龙了。”

    郝旭伟想想也确实感到后怕,要不是自己自然的往后让了一下,这眼睛搞不好还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学校,有早来的住校生以及老师,见到郝旭伟那古怪的模样,都过来关心问候。郝旭伟看看肖尧,也不解释,连忙跑去洗洗换衣服。他这样一来,不少同学都怀疑是肖尧干的。

    当时和肖尧在皂公中学关系很铁的吴勇,看到郝旭伟的模样就很开心,他来到肖尧身边悄悄问道:

    “你到底把他打一顿啦?我还以为你跟他关系越来越好,不会再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打他了?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吴勇那古里古怪的眼神,肖尧一下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。咱不说他,考完试,我带你到黑水县的一个山上,去找仙人洞,我听人说,那里挺好玩的,你去吗?”

    肖尧也想着放假在家闲着无聊,当场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此事过后,即使在中考结束,郝旭伟也叫着肖尧一起外出过几次。还把肖尧叫到自己的家乡,为他出头打架,报复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人。

    很长一段时间,肖尧就像是郝旭伟的保镖和打手一样。只要他被人欺负或者受到一点气,必定叫上肖尧去找场子,直到把人打服为止。而肖尧也抱着你是老师,你都不怕,我怕啥?你叫打就打呗。

    此时,肖尧见王佳佳提醒自己少和他来往,估计就是她担心郝旭伟又来找自己去帮他打架。可肖尧不以为意,只是在心里觉得她太小心谨慎了。

    王佳佳对肖尧太熟悉了,他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性子,知道多说无益。她喜欢肖尧,爱肖尧爱到骨子里。虽说肖母让她多管管他,可是她哪里就真的忍心限制他?

    有很多时候,肖尧在外做错了事,她都替他隐瞒,还在肖母帮他说好话。这也就更加让肖尧在她面前有点肆无忌惮,但肖尧这次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,也没有对她说出被困湖心之事。

    腊八一过就是年,那时候,虽说生活艰难,食物困乏。但大人孩子,对过年也都是非常注重的。

    每个生产队,都会杀一头年猪过年。村里也会把一口水塘抽干,把里面的鱼,全部抓上来,不管多少,都是按照全村家庭数,均分成同样的堆数,一家一堆。抽签决定,按顺序取走。

    那时,绝大多数家庭,都会早早泡上黄豆,等腊八后,挑到会做豆腐的人家,把泡了几天的黄豆磨成浆,做成豆腐或者白干,放在水桶里养着,隔天换水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只要天气温度不是太高,可以吃到十五过后,这些干子、豆腐也不会坏掉。

    就在年前的两天,家住肖尧家前面的同村酗孟浪,急冲冲的跑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,走,隔壁村的人,欺负我们村没人,我们都在排队,他们来人把我们的东西都拿到后面,强行插队。还说他们几人,就能踏平我们村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家每年也做豆腐,但只要多给点钱,就有人上门来做。所以,肖尧也不用到外村去加工豆腐。可孟浪来说的一席话,却激起了他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八个人?八个人就要踏平我们村子?他当我们村子是豆腐做的?”

    肖尧气不过这太猖狂的话,他要孟浪带路,拔腿就走。孟浪却说要再找几人个,说他们有八个人。肖尧不理,只让他快点带路。孟浪只好一边走,一边喊着在家的几个同龄人跟上。

    说是邻村,其实已经不属于一个公社了。肖尧家的村庄,是和另一个公社的村庄临界,那村里有一家人,会做豆腐。附近郢子,也大多都到哪里做豆腐。

    把孟浪打回来的几人,还在等着做豆腐,他们见到被打跑的孟浪,又带着几人回来要打复架,都早早站在豆腐坊的屋外等着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们都是来打架的?”

    没等肖尧近前,一个蛮狠的家伙,手里横着一根扁担,弹拦住了肖尧这边几人的去路。肖尧这会才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几人,都是本村的的。不过,除了孟浪,只有三人跟来而已。

    自己这边五人,对方八个人,肖尧有点头疼,他不是怕打不过人家,而是担心自己这边的队友。没有他们,肖尧就敢放开手脚,这会还要分心照顾几个本村兄弟,他觉得有点照顾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说,八个人,要踏平我们村子?”

    “是老子说的,你又能怎么样?不服吗?”

    肖尧看他那傲慢的而样子,真想直接上前把他打倒在地。可他没有急于求成,缓缓上前说道:

    “你要想让我服,不是嘴上说说就行,得拿出真本事来。你看,我们是单挑,还是群殴?。是用家伙干,还是徒手?”

    那蛮狠的家伙见肖尧并不是很壮实,个子又不比自己高,就有点瞧不起他。

    “就你?还想和我单挑?没镜子,你也撒泡尿自己照照,想和我打?你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蛮狠家伙说完,回头看看。

    “刀鳅,给我上,给他点颜色瞧瞧。”

    被蛮横家伙喊出来的刀鳅,从体型和身高上,都和肖尧差不多,看来他是不想占肖尧的便宜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们没冤没仇的,只是一些小摩擦,我看就不用拿扁担干了吧?”

    肖尧见蛮狠家伙把手里扁担递给刀鳅,赶紧阻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还没干就怂了,你还是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,我先来和你们打,你们可以拿扁担,我空手,打倒了就算输。双方打倒一个,排除一个,一个一个来,直到最后哪方没人上了,那边就是输家。以后见面,输家绕道走,不许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但你说话能不能算话?”

    “算,当然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团长说了就算。”

    孟浪和三个酗伴,迫不及待的抢着回答。

    肖尧被他们说团长,弄得有点不好意思。那是小时候大家一起玩,肖尧自封的儿童团长,没想到他们现在还拿来说事。

    “刀鳅,你把扁担给我,他们要是敢一窝哄上来,我一扁担一个,都把他们砍倒。”

    刀鳅听到这话,有点不乐意。来做豆腐的人,都是挑着水桶来的,扁担多的是,你干嘛非要把我的拿走?你没看对方都那么信任这个人,他没两下子,难道那四个人都是傻子?

    “你还真想用扁担和他空手干啊?你要是怕,就让二闷猪上,我丢不起这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怕了?我是看他吹牛,就想让他吃点亏。”

    刀鳅不服气的昂着头,那一对小眼,不停的打量着肖尧。

    刀鳅和泥鳅,都是差不多的形状。只不过刀鳅身形要细长一些,攻击性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刀鳅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眼睛特别小。这个叫刀鳅的,眼睛也很小。看来他这个刀鳅的外号,也是按照他的眼睛来取的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让他用扁担?到时候输了,可不要反悔哦。”

    肖尧再次声明,蛮狠家伙气得都想直接自己上了。

    “刀鳅,你要是觉得不行,就换二闷猪,二闷猪不行,就我上,我要是被打倒了,我们就都认输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看到孝打架,不少来做豆腐的人,都过来围观,也有大人在说他们不该打架,这都快过年了,万一打伤了,都没个好身体过年。

    但大家说归说,就是没一人上前,拉开斗鸡一样的双方。

    刀鳅被蛮狠家伙一激,再不啰嗦,挥手就向肖尧打来。肖尧怕他们群殴,不敢太快打倒他,闪身躲了几招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看,这刀鳅遇到泥鳅,可有的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种你别躲啊,还要空手打我拿扁担。我要是扁担在手,你还能躲得掉?”

    肖尧见他已经浮躁,知道可以动手了。他一个错步,就来到了刀鳅的身后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