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六十四章:胡说八道别在意

时间:2018-04-0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肖尧本想到吴靓媛这里,发泄一下心里的郁闷,没想到吴靓媛不但跟自己为难,还完全偏向郝老师,他一气之下,怼了吴靓媛几句,拔腿就要开溜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混蛋,你给我站住,你给我说清楚,谁和他谈……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?敢做不敢说?切,我懒得理你。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吊儿郎当,带睬不睬的要离开时,肖益阳过来拦住他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不要造次,班上这么多同学,你瞎说什么?”

    在这班上,要说哪个男同学敢呵斥肖尧的话,也只有唯有肖益阳一人。他不但和肖尧是小学同学,论起来,他还是肖尧的叔叔辈。

    在皂公中学,王佳佳、吴靓媛、肖益阳和肖尧,只有他们四个是小学同学。若要拉瓜扯藤算起来,就连吴靓媛也能算是长辈,不过那远的都看不见影子。

    肖尧在老家的辈分,就是孙子第八号,睡在萝窝的婴儿,大多都比他辈分,高一到两辈。

    肖尧从来不认吴靓媛的账,吴靓媛也不愿在肖尧面前拽长辈。就这样,肖尧才留有一点自尊。

    肖益阳说他,肖尧只好认。长辈骂你都是该的,他还能咋的?他挠挠头,毫无诚意的说道:

    “对不起啦,刚刚是我胡说八道,你别在意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在意不在意,肖尧说完不去考虑。他现在心里着急的是中午怎么办?他老子那一关可不好过。

    躲是躲不掉的,肖父既然发话,肖尧也没那胆子避而不见。这不,中午放学铃声一响,肖尧就垂头丧气的,向着老爸的综合厂走去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怎么不等我?我俩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来,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老师,什么事没发生,你就跑去打小报告。还告家长,你连个学生都不如,还当我老师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甩肩膀,脱离开郝旭伟搭在他肩上的手。

    “老师?我可没指望当你老师。你没见过我这样的老师,我也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,咱俩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肖尧真是恨不得现在就把郝旭伟很剋一顿,可是,他不敢。虽是恨得牙痒痒,也只好抽烟止痒。两人一先一后,来到肖尧父亲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肖叔叔,我把肖尧给您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难得郝老师看他对眼。我家这小子,老师对他都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,给他三分颜色,他就开染坊。你以后,还是要对他管严点,别对他太宽松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肖叔叔,我和他年龄相仿,我会和他像兄弟一样相处,您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郝旭伟的表现,肖父非常满意,他又转身对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你给我听着,从今往后,你放学不要东跑西颠的,跟着郝老师补习英语。他昨天特意来跟我商议,说你的英语跟不上,他要在放学后,帮你补习补习,你别不知好歹,浪费郝老师的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补习?这话从哪里说起?肖尧被父亲和郝旭伟的对话给弄懵了。没告状,不是来训我的?肖尧还没从补习中反应过来,又听肖父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以后,多向郝老师学学,你看看,比你大不到两三岁,就当老师了,你还在初中晃荡。头十年书,你念了七个学校,整天吊儿郎当的,再不听他的话,看我不揭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什么?自己还成了被他管理的对象,那边母亲赐给王佳佳一把尚方宝剑,这边父亲又给他一柄打龙鞭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?

    可是,肖尧没有自主权,他的意志,改变不了肖父的决定。

    这一顿午饭,郝旭伟和肖父聊得很融洽,肖尧不但如坐针毡,吃的也不知是啥滋味。但好歹一顿饭时间不长,又是午饭,肖父吃完要忙工作,郝旭伟也没敢多喝酒。

    “你葫芦里买的什么药?你拿我爸套我?”

    饭后回学校的路上,肖尧余怒未消。可这时候,郝旭伟对肖尧的态度根本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,以后放学,必须先到我宿舍来补习一个小时英语,然后你爱干嘛干嘛去,不然,你别怪我去你爸那告状。还有,下周去省城,把初中全套英语磁带买来。没多久就要中考了,你得抓紧。”

    对啊,到这时候,肖尧才恍然大悟,不到两个月就要中考,考完试,不在这念书了,谁怕谁啊?

    但是,肖尧的想法,只是他想当然罢了。在此后,他两交往频繁,两人婚后,也保持了多年的来往。就连肖尧与王佳佳情缘的彻底了结,郝旭伟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自此,肖尧不得不在每天晚饭后,到郝旭伟的寝室,补习一段时间英语。而肖尧把英语磁带买来后,在郝老师的解说下,家里也对肖尧使用双卡录音机,彻底放开了限制。

    郝旭伟为肖尧补习,也是尽心尽力的倾囊相授,这也博得了肖尧的认可。中考前的连续几个周末,他们都是在一起度过。

    虽说郝旭伟现在的身份是老师,可他的年龄,也决定了他是一个不安分的角色。在和肖尧几次的外出中,他知道肖尧身手好能打,就想见识见识。有时候,他也会做出一些不符合教师身份的事来。

    那是在中考前夕的一个周日,郝旭伟要去船厂找亲戚办事。他约上肖尧同行,并且把肖父的单车借来,他俩一人骑着一辆自行车,前去船厂。

    船厂的位置,就在五洋镇对岸。从皂公中学过去,无需过河,处在去往思路镇的方向。两人在办完事后,顺着河埂上的两道车闸印,骑车回校。

    那天也奇怪,在那单车很稀缺的年代,在他们回程的河埂上,迎面遇到骑着三部单车的五个青年。他们是按规矩,靠右边车辙行走,而肖尧和郝旭伟则是为了避免失误落水,骑行在左边的车道里。

    按道理是肖尧一方,占用了那几个人的车辙,这车辙虽不是很深,但也有十多厘米,半个拖拉机轮胎的深度,跟在郝旭伟后面的肖尧,已经停下来,搬车让道。

    郝旭伟也不知道是不懂右行的规则,还是出于什么心态,亦或是车技问题。他在肖尧前面,继续勇往直前。

    双方快怼上了,郝旭伟才堪堪将车停下。对面三车五人,前后两辆车都是双人骑行,见到郝旭伟处在对面,还不下来搬车让道,就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不知道挡住我们的路吗?快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我要让?你们就不能让让?”

    呃……面对郝旭伟的强硬态度,肖尧一时无语。他把单车停好支撑住,就要来提醒郝旭伟,是我们占道了。

    “马勒戈壁,别跟他废话,好狗不挡道,把他踹下去。”

    坐在单车后面的一人,没等肖尧到来,就骂骂咧咧的来到还叉在单车的郝旭伟面前,一脚就把郝旭伟,两人带车,踹到在河埂上。

    好在河埂较宽,郝旭伟又是向着河埂中间倒下,这才没有被踹到河埂下面。高高的大河埂,一侧是思路河,一侧是水田,真要被踹下去,两边都落不着好。

    “肖尧,打他们,敢踢我?你们特么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人被惹急了,就是老师也有爆粗口的时候。肖尧并没有立即上前动手,而是先把郝老师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伤着没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这帮小瘪三,上来就动手,还有王法吗?”

    郝旭伟爬起来,拍打着身上的泥土,近视镜后面的眼里,气得要冒火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要是再嘴巴不干净,就把你俩狗日的打到河里洗洗。”

    本来肖尧见到郝旭伟没事,自己这边占道在先,双方都有错,肖尧想省事无事走人。可对方这“狗日的”三个字,却是肖尧接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他慢慢晃到骂人那家伙右边,对方还以为他要赔礼,没想到肖尧突然爆发,一个侧踹,将他踹得踉踉跄跄来到河面大埂边,肖尧不等他身躯稳定,跟着又是一脚,踹在那家伙的前胸。

    骂人者倒卷着,就像一个硕大的人肉球一样,“咕噜噜”的滚下河坎。“哗啦”一声,河面溅起巨大的水花。

    其实,肖尧第二脚刚踢出,另外一个坐车的已经冲了上来,对着肖尧就是一个冲天炮。

    肖尧反手抓住他的手腕,扭曲到背后,使他面对河面,照着屁股就是一脚,还把扭曲他的手,同时奋力往前一送,这家伙用前滚翻的姿势,再次入水。

    剩下三人本来在观望,没想到肖尧这么快就把两人打落下河。他们慌得连单车也来不及支,同时推倒单车,一起向肖尧冲来。

    郝旭伟见三人一起上,他没见过肖尧身手,怕他吃亏,也赶上来拦住一人。

    可老话说的好,百无一用是书生。你教书、办事,脑子都好使,可这打架是要讲究实力的。

    勇敢的郝旭伟,还没到那人面前,就被对方一拳打在眼镜眶上,他立即捂着眼蹲了下去,又被对方跟着一脚,郝旭伟悲催的滚到水田里去了。

    肖尧一看郝旭伟被打下河埂,这下更急眼了,他很快连撞带击,把眼前两人一起打下河埂,同样滚落下河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高高跃起,一个双飞腿,狠狠把打倒郝旭伟的人踢晕在地。他上前抓住那人的双肩,拖到河埂边沿,横着把他推下河埂。这最后一人,顺着大于六十度的陡坡,也滚落水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