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六十三章:道理不明大家摆

时间:2018-04-0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野兔的体力和灵活多变的逃逸方法,在无雪的地面上,一般土狗想追到它,还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但在这雪地上上,它还是跑不过耐力悠长,腿长不怕积雪的狐狸。在多次折返之后,狐狸一口咬断了再次掉转方向野兔的后腿。

    狐狸把野兔叼在嘴里,摇头摆尾的来到肖尧身边。这一场残酷的追杀,以野兔付出生命代价而告终。

    肖尧抓起野兔那一对大大的耳朵,唤着邀功撒欢的狐狸,心满意得的返回家中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野兔,肖尧就想到了妈妈做的红烧野兔肉,不由的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架狗追兔的档口,王佳佳在自家的后院就看到了。虽说离的远,看不清面孔,但那场景,也只有肖尧会去做。那么大的狗,也只有狐狸才具有的身躯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回来,没有及时来自己家告知,王佳佳心里泛起一阵哀怨。这么大雪的天,自己在家替他担惊受急,他到好,回来就去逮兔子,也不来说一声。

    王佳佳心里埋怨,但她没有真的怪罪肖尧。她知道肖尧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主,和他生气,那她还不早就被他给气死了?

    肖尧不来,不代表她自己不能去。王佳佳在经过肖玉的房间时,看到肖玉在房间看书,也就没有打搅。肖尧的姐姐,很少在家,王佳佳和她也很少交流。

    肖玉表面一向比较清冷,不熟的人都很少主动接触。王佳佳也属于性格比较內向、坚毅的人。

    肖玉若是同辈,若不是肖尧家在此地很富裕,也许她会为了肖尧,主动和肖玉接近。

    但这两个条件都不存在,也就造成了她和肖玉,两个同村同年龄的女孩,交往平淡,却和她弟弟肖尧更是熟络,毕竟他两是同学。

    王佳佳来到肖尧的房间,见肖尧还在逗着狐狸玩耍,就不无好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么多天没回来,回来也不去说一声,人家白替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我是昨晚才回来的,在外苦了好久,就想着捉只兔子回来打牙祭。”

    肖尧看到王佳佳那满是哀怨的目光,又赶紧嬉笑道: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,我准备吃过饭就去你家,看看你寒假作业做完了没。”

    这纯粹是无话找话,王佳佳不愿回答,反而问道:

    “郝旭伟老师前段时间来找过你,你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肖尧点点头,这件事,妈妈已经对他说过,但没说来找肖尧啥事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他?他对你说了来找我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他是想在我这里,打听你的下落。我只说你去省城了,其他没多说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说到这里,又补充一句:

    “他来找你,搞得神神秘秘的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你少和他来往,看着就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对皂公中学的英语老师,有着不小的意见。这个郝旭伟郝老师,是王佳佳她们念初三时,才来到皂公中学,教他们英语的。

    郝旭伟很年轻,年龄和王佳佳一般大,只比肖尧大两岁。他是初中毕业考的师范,学习三年毕业分配来的。他个子不高,带着一副近视眼镜,和当时的大多数初三学生,几乎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郝旭伟来到皂公中学执教时,正是肖尧被五洋中学李老师,带到省城念初三去的时候。肖尧教导郝旭伟,是在他从省城回到皂公中学,参加中考前期复习才认识的。

    肖尧那时一回到初中的母校就得到消息,说新来郝老师在班上男女有别。对女同学青睐有加,倍加殷勤,对男生颐指气使,不给颜色。更有甚者,说他对班上英语成绩最好的吴靓媛,有那么点意思。

    但王佳佳为何对郝老师有意见,肖尧至今也没搞明白是为啥?但对于传说郝旭伟对吴靓媛有那么个意思,这是肖尧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肖尧在听说这事的当晚,就和几个同学,来到郝旭伟老师的宿舍,躲在窗下,准备司机给他点教训。可是当时郝老师的妹妹也在宿舍,肖尧等人等了半夜,直到就寝时间到了,也没找到机会下手。

    第二天,吴靓媛的知道肖尧昨晚要对郝老师动手,就严厉的批评了肖尧一顿,并警告他不准伤害郝老师。

    肖尧对娇小的吴靓媛,和对着王佳佳一样,那是言听计从,他当着吴靓媛的面,保证自己再也不会打学校老师。

    吴靓媛哪里知道,肖尧保证不会打学校老师的意思,是不会在学校打老师。他是准备在校外寻找动手的机会,他就不信,你郝旭伟不出校门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吴靓媛对郝旭伟的维护,让肖尧反而更相信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在一次周末考试后,肖尧得知郝旭伟去了另一所中学监考。回来时,肖尧家门口的土马路,是他的必经之路。肖尧就匆忙赶回去,在自家门口的土路上,等候郝旭伟的到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肖尧没等多久,郝旭伟手里提溜着一大捆试卷走了过了,肖尧从马路边站到路中央,双手环抱,拦住了郝老师的去路。

    郝旭伟教了肖尧几天的英语课,他也认识肖尧,他见肖尧从路边冲出来拦住自己的去路,心里不由一慌,赶紧说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打我,但我奉劝你今天不要动手。你也看到了,我手里的是那边学校的考试卷,要是有个闪失,你我都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吴靓媛告诉你我要打你的吧!那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。你把试卷放下,咱俩把事情说清楚,你有理我就不打你,你要没理,我打你一顿活该,以后再不改,我还打。”

    郝旭伟见肖尧这样说,反而把手里的考试卷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他来到皂公中学就听说过肖尧,这几天教他英语课,肖尧老是拿眼睛瞪他,他都没招惹。吴靓媛也曾经提醒他要小心,但没想到今天被他堵在半道上。

    他见肖尧一步一步靠近自己,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你冷静点,有理没理要大家评,不是我们两个人就能说清楚的。常言道:道理不明大家摆,道路不平众人踩。你要讲理,咱们回头找几个人一起摆。”

    他见肖尧戏戮的看着自己不语,再次说道: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人,我知道我打不过你。但你今天只要动手,我就把卷子毁掉。到时候,就说是你毁掉的,我让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”

    不管郝旭伟这句话是恐吓肖尧,还是真的会做,但这句话很管用。

   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肖尧只是想教训他一顿,让他以后不要再纠缠吴靓媛。若他当真把试卷毁了,肖尧有再大的脑袋,也顶不动这个雷。

    郝旭伟见肖尧已经动摇,赶紧又给他一颗定心丸吃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那样说,只是为了保护这些试卷。你只要今天不动手,以后到校,你随时可以约我出来,我保证不会躲着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对他的保证,虽说是半信半疑,但这时候,他已经没了动手的欲望。

    “记着你说的话,我不想在学校动手,就是还想在学校给你留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丢下这句话,就大摇大摆的回家去了。郝旭伟瘫坐在马路上,浑身虚汗直淌。他看着肖尧离去背影,心里捉摸了好久,这才爬起来,拿着试卷回校。

    郝旭伟回到学校,利用星期天一天时间,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都一一安排妥当。晚上,他得意的坐在自己的宿舍,嘴里叼根香烟,脑子里预演着明天和肖尧见面的场景。

    周一上午的英语刚下课,郝旭伟就来到肖尧的座位,对他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肖叔叔让我通知你,叫你中午不要在学校吃饭,他等我们一起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肖尧正掀开桌面,准备从桌子下面拿出一根烟来抽,被他说的一愣。

    “肖叔叔?哪个肖叔叔?你去吃饭,关我屁事,我不去,晚上我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肖厂长,你爸爸啊,反正我信是带到了,你去不去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郝旭伟说完就得意的走了,肖尧可傻眼了。不带这样的,这还没打你呢,你就首先跑到我老爸那去告状,这人怎么一点担当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我就是打你一顿出气,也不会把你打死。你还是个老师,就是同学之间,也不会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肖尧越想越烦躁,他在外做的任何事情,就怕被父亲知道。早知道他会去告状,那就该先打一顿再说。

    这要是父亲下令不准动手,自己哪里还有机会?还要白挨一顿训。

    肖尧想到这里,在心里对郝旭伟万分鄙视。但他又能咋样?别看肖尧在外耀武扬威,但见到父亲,他还不如耗子见猫,跑不都敢跑。

    肖尧气无处出,就过来找吴靓媛,埋怨她不该把自己要对付郝旭伟的事情告诉他。吴靓媛把长长的大辫子往脑后一甩。

    “你都答应我不找他麻烦,你怎么在路上拦着他要打他?我告诉他,就是叫他提防你,就是不你机会。你以为打了他,你还有好日子过?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还不信,只想着教训他,让他不要再骚扰你,原来你们是真的在谈恋爱。你要是愿意和他好,我要再管这事,我就是孙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吴靓媛处处护着郝旭伟,哪里还再怀疑别人说的流言蜚语?他丢下话就走。
小说推荐